日子過著過著就淡了,要做一個有顏色的人

微信號:Lens雜誌

微信號:Lensmagazine

你有沒有想過,自己是什麼顏色的人?

有人希望自己是灰色的,那看起來沉著可靠,又不失溫柔;有人像藍色,給人帶去冷靜又堅韌的感覺;也有人執著於粉色,那是時間帶不走的少女心……

很多人對某種顏色是有執念的。比如 Lens 曾經採訪過的設計大師山本耀司。他就是一個對黑色很執著的人。

山本耀司常常戴著一頂黑色的帽子,穿著黑色的風衣。他說,「黑色幾乎成為我的第二肌膚。」

山本耀司對黑色的深愛可以追溯到他的童年時代。父親去世後,守寡的母親此後的衣著總是非常嚴肅。山本耀司說:「她讓我意識到冷靜、節制的美。」

後來,年輕的山本耀司就給自己做過黑色 T 恤,直到他的服裝走上巴黎時裝周,這一切都還未改變。在一片華麗中,他的黑色給人帶來了沉默的震撼。

「黑色擁有謙虛與傲慢兩種特質,黑色是慵懶、隨性卻神秘莫測的。」山本耀司說,「我想黑色應該想說:‘我不去煩你,你最好也別來打擾我!’」

當然,山本耀司也不排斥別的顏色,不過,他所偏愛的大多是內斂的色彩。

「我是在東京的中心長大,許多人穿著許多顏色在大街上行走,這座城市就被污染了。所以我選擇不讓人的眼睛感到疲勞的顏色,也就是單色,比如白色、灰色等內斂的顏色。不是到處宣揚自己存在感的顏色,不去打擾人們的眼睛。這是非常重要的,這也成了我的哲學。」

除了山本耀司,下面,還有這樣幾個對顏色很執著的人。

原研哉的白色

日本設計師原研哉也對樸素的顏色有偏愛。他一手帶紅了無印良品的「性冷淡風」,而他最喜歡的顏色大概就是白色。就像山本耀司大量運用黑色一樣,原研哉的許多設計中都有大塊大塊的白色。

比如這套白色的茶具:

還有他設計過的書,都有著大量留白:

他在《白》一書中寫道:「白的純潔是很難保持的,因為它太容易被玷污。它的美之所以能如此強烈地打動我們,皆因我們痛苦地意識到其短暫性。」

對原研哉來說,「白」除了代表一種顏色,還有更深的含義。他說:「不僅白的質地能強有力地喚起物體的物質性,它還能包含‘間’和‘餘白’這樣的時間與空間感,或是‘無存’和‘零’這樣的抽象概念。」這大概就是原研哉的哲學。

佐伯格的灰色

在大家的印象中,佐伯格好像總是穿著灰色的 T 恤,而他在休完產假後發的一條 Facebook 狀態更是讓人們知道,啊,原來他有好多件灰色 T 恤……

為什麼總是穿一件灰色 T 恤?佐伯格解釋說,他想精簡自己的生活,盡可能地少做一些與 Facebook 無關的決定「很多心理研究都表明,就算是做一些諸如該穿什麼、早餐該吃什麼這樣的決定,都會消耗你的精力,讓你疲憊。」

至於為什麼選擇灰色?而不是黑色或白色?佐伯格只回答了自己選擇灰色 T 恤的心理,英國《衛報》時尚欄目的記者則做了一些顏色分析:

「從佐伯格早年的照片來看……我非常欣慰他現在能改成每天都穿灰色 T 恤,因為他的搭配功力簡直為零,我猜他自己也發現了這一點。」另外一個原因就是,「灰色是我們時代最具代表性的流行色,所以沒意識到這一點的佐伯格也選擇了它。」

不論如何,佐伯格與灰色的背後,是梳理身心的「極簡生活」。

梵谷的黃色

說起標誌性顏色,不得不提到梵谷。

他在那麼多畫作中都使用了大面積的、相互交織的各種黃色。除了那幅著名的《向日葵》,還有《阿爾的臥室》和許多幅關於麥田的作品……

梵谷,《阿爾的臥室》

後來的人們很好奇,梵谷這樣用黃色,是有視覺障礙、精神問題,還是它僅僅是梵谷的表達方式?

有心理學家說,或許是因為抑鬱,梵谷才會用如此明亮的色彩來擺脫絕望感。梵谷自己也曾說過:「即使有時候我們意志消沉,心裡充滿著憂愁,我們的心靈也還要歡樂起來,像雲雀那樣不得不在早晨歌唱。」

梵谷,《播種者》

不論是什麼原因,梵谷確實對黃色有著不一樣的理解。他曾寫信給自己的弟弟提奧說:「我把我最近看到的一次大風暴告訴你好嗎?海是黃色的,尤其在海岸附近,顏色更黃……」

保羅·高更也談論過梵谷對黃色的熱愛:「噢,美好的文森特,那位荷蘭畫家,追逐黃色的人,他的靈魂沐浴在太陽之下。他是一個害怕黑暗的人,他需要光亮。」

畢加索的藍色

如果說梵谷用黃色驅逐自己的陰暗,畢加索則索性讓自己沉浸在藍色中。

畢加索有很多顏色豐富的著名畫作,但很多人就是喜歡他的「藍色時期」。畢加索後來回憶說:「當我得知卡洛斯·卡薩吉瑪斯去世後,我開始用藍色作畫。」當然,還有部分原因來自他在西班牙見到的戰爭失利的悲慘景況。

卡洛斯·卡薩吉瑪斯是一位西班牙詩人,畢加索最初與他在巴塞隆納的一間咖啡館相遇。1901 年,卡薩吉瑪斯陪著畢加索一起去了巴黎,也是在這一年,卡薩吉瑪斯不堪忍受單戀一位女子的痛苦,在一間咖啡館扣動扳機,結束了自己的生命。

好友死去時,畢加索只有 20 歲,名氣不大,畫作賣不出去,窮困潦倒,他陷入了嚴重的憂鬱症之中。於是,畢加索畫出了「藍色時期」的第一幅畫作:Casagemas in His Coffin,也就是上面那張圖。

後來,畢加索又畫了許多藍色調的作品,主角有妓女、乞討者、酒鬼、老吉他手……看起來悲傷、孤獨又迷人。

畢加索,The Old Guitarist

23歲時,畢加索遇到了模特費爾南德·奧利維耶,第二年兩個人便住在了一起。

或許是因為這段感情,畢加索走出了「藍色時期」,他的抑鬱症也慢慢減輕了,畫作裡出現了粉色、紅色、橙色、大地色……這是畢加索的「玫瑰時期」。

正如玫瑰溫暖的顏色一般,畢加索的境況也逐漸好轉。他的名聲變大,繪畫風格也從具象派中走出,朝著更抽象的方向發展。不過,他和費爾南德的感情如同紅色一般,充滿嫉妒、熱烈與暴躁,最終沒能走到最後。

除了費爾南德為畢加索帶來的玫瑰色,下面還有……

她們的紅色

在庫布裡克的電影中,納博科夫筆下的洛麗塔身穿紅色泳衣,戴著愛心墨鏡,嘴邊是紅色唇膏與紅色棒棒糖……少女的純真中帶有一絲挑逗的意味。

難怪亨博特會這樣形容讓自己沉淪的少女:「洛麗塔,我生命之光,我欲念之火。我的罪惡,我的靈魂。」

確實,紅色常常讓人想起欲望,正如《美國麗人》的電影海報:

不過,演員伊蓮娜·雅各布對紅色有不一樣的理解。

在電影《藍白紅三部曲之紅》中,她扮演了模特瓦倫丁。那身著紅衣在鏡頭前吹著泡泡糖的模樣,讓很多人過目不忘。

雖然身處一部顏色熱烈的電影中,伊蓮娜·雅各布對「紅」的理解卻是孤獨的:「瓦倫丁的母親遠在他鄉,她的男朋友也不在身邊,而她自己的工作也只是浮於外表。她覺得很孤獨,卻無能為力。」

紅色可以是純真、欲望、孤獨……而對於不同的人來說,紅色,遠不止這些意味。

雷克薩斯的色彩設計師宍戶惠子就說,紅色貫穿了她人生不同階段的回憶

「我在七五三(日本節日)時第一次穿著的和服顏色是飽含父母濃濃愛意的紅。上小學時背的是大紅的雙肩背書包,無論什麼時候,它都有一種魔力,始終給我滿滿的正能量。在我成年後,它又變成了表現愛的紅色。那是情人節向心上人表達愛意用的巧克力外包裝上絲帶的紅,還有為將自己形象鐫刻在對方心中而使用的亮色唇紅,成熟、充滿魅力、優雅……婚禮上穿的也是紅白兩色的禮服。」

於是,在為雷克薩斯做色彩設計時,她想創造出能讓人「一見便為之感動的紅」。最終,那變成了雷克薩斯 RC 上的炫紅色。

很多人會覺得車就是一台冷冰冰的現代機器,雖然買車時總會在意代表車主個性的顏色,但大多數人都沒想到,雷克薩斯車漆的背後,可以有那麼多感性的故事。

雷克薩斯的另一位色彩設計師田中彰就說:「在色彩設計過程中,我們非常注重感性的力量,致力於讓設計充滿魅力。」

再比如雷克薩斯 GSF 的藍焰色。設計師介紹說,人們對於火焰的認識通常是橙色的,但在溫度達到 1500 攝氏度時,火焰就會變成藍色,那是兼具熱情與理性的顏色

還有雷克薩斯 NX 的超音速石英白,它的創意來自日本北海道札幌的雪。設計師說:「我老家在北海道札幌,那裡的雪在陽光下明亮耀眼,在陰天色彩柔和,我也想打造出這樣一種鮮活動人的顏色。」

為了達到預期的顏色效果,雷克薩斯色彩團隊會在不同的光線下反復觀察一種顏色,確定後再採用多層噴塗工藝,通過可模擬人手動作的噴塗機器人與大師級技師的手工操作,最終才能打造出理想車身顏色。因為車漆技術的強大,雷克薩斯也獲得了「漆廠」的稱呼。

正是出於這種追求,雷克薩斯的車漆顏色從來就不是標準潘通色。雖然說起來也是紅色、白色、藍色……但它 30 種車色都是經過兩年多自主開發後才得到的,是與標準色有差別的獨一無二的顏色。戳下面影片,來感受一下色彩的美好:

這是雷克薩斯的「一車一色一世界」,你是否也找到了屬於自己的顏色?

讚賞

人讚賞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