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北航碩士,曾考進北大光華,卻因為帆船改寫人生,遠洋航行至今未歸……

微信號:灼見

微信號:penetratingview

01

提起航海先驅,人們大概會想起鄭和、哥倫布、達伽馬、麥哲倫、白令和巴倫支等,他們在人類的航海史上演繹出了無數段傳奇的故事,激勵著一代又一代的航海人奮發向前。

郭川就是其中一位。

少有人知的是,這個今年51歲的中國水手充滿傳奇,80年代他就以優異成績考上北航,7年後獲該校飛行器控制專業碩士學位,畢業後順利進入一家國企大公司。

90年代他又考進北京大學光華管理學院,是該院第一批MBA畢業生。僅30多歲,他已成為公司副總,有著副局級待遇。

在常人看來,郭川無論是在學業還是事業上,都可謂人生贏家。

然而,偉大的人之所以偉大,正在於他們能不斷挑戰極限,開拓新天地。

郭川不願庸庸碌碌地活著,「單調的生活」讓他厭倦,他開始拼命拓展生命的外延,學開滑翔機、學習潛水、學習滑雪……用一切可能的方式挑戰自我的極限,用常人難以想像的意志力和「與年齡不符」的熱情,瘋狂填充自己生命中的空白。

終於,因為帆船改變了他的人生,讓他放蕩不羈的內心找到了皈依的地方。

02

在郭川10多年的航海生涯中,他創造了諸多第一:

第一位完成沃爾沃環球帆船賽的亞洲人。

第一位單人帆船跨越英吉利海峽的中國人。

孤身一人,駕駛「青島號」,在波濤洶湧的大海上航行138天、21600海裡,創造40英尺級帆船單人不間斷環球航行世界紀錄。

率領國際團隊,駕駛「中國·青島」號帆船沖過白令海峽終點線,歷時12天、航行3240海裡橫穿北冰洋駛入太平洋,創造人類第一次駕駛帆船採取不間斷、無補給方式穿越北極東北航道的世界紀錄。

……

他是名副其實的中國職業帆船第一人,向世界證明了:中國人也能在世界航海界占有一席之地!

他所取得的成就在國際帆船界、尤其是帆船運動航海文化發達的西方國家受到高度認可。

他們把郭川視為東方的航海領軍人物。

12月15日,2016中國十佳勞倫斯冠軍獎頒獎,郭川獲最佳體育精神獎。

妻子肖莉上台登場代丈夫領獎,她語氣平和緩慢,面帶微笑,但是,卻讓大家都淚目了…

建議在WiFi環境下觀看

03

郭川的成就令西方航海界嘆服,但在國內鮮有喝彩。

2016年10月25日15時,郭川在夏威夷附近海域失聯,至今杳無音訊。

於是有人高呼「有錢作死,自作自受」,毫不掩飾對先行者的麻木,也有人甘做吃瓜群眾,把自己的生活與航海做切割。

郭川的航海到底有何意義?與我們有何關係?

這又回到了類似「登月無用,不如改善民生?」這樣的問題。

面對此類發問,知乎網友「太空精釀」一條不足500字的回答,發人深思!

600年前,我們擁有世界上最大的艦隊。但當時中國人認為探索海洋無用。

我們失去了海洋,讓給了葡萄牙、西班牙、荷蘭、英國這些未來的海洋霸主。

結果我們今天在南海頂著別人唾罵造島、撿別人的破爛造航母,只為交上晚了幾百年的作業。

100多年前,我們就有了中國第一輛汽車,但當時的皇室不能忍受司機竟然要坐在他們前面,就算司機跪著開,也覺得這奇淫巧技根本無用。

我們又錯過了陸地,坐等德國、法國、日本、美國占完了市場。

現在中國這個世界第一大汽車市場被國外蠶食,多少可能的民族汽車工業被摧殘得不成樣子,直到100多年後還未曾趕上來。

80多年前,國民政府就打算發展空軍,但後來覺得太貴飛機換代也快,不如軍費放在銀行吃利息。

結果被日本空軍打得趴在地上不成樣子,最後還得跪求美國人支援。

直到現在中國的航空業才剛剛趕上來,但依然被美國逼得加班加點依然感覺難以望其項背。

我們失去過海洋,失去過陸地,失去過天空!

現在有人告訴我們,那個全人類都只認識了一萬萬萬萬萬萬萬萬萬分之一的太空沒什麼意義,別費錢了吧?

我們還要失去更多麼?

船舶、汽車、飛機、太空器,都讓人類的身體得到了極大的延伸。

然而,如果思想不願意延伸起來,又怎麼會有未來呢?

04

其實,每次行動結束,總會有人問郭川為何選擇航海。

郭川也特別感慨,「如果我是一個法國人或者英國人,我不會遇到這樣的問題,更多的人可能會對我如何完成這樣的挑戰的細節感興趣……問問題的角度不同,而觀念之間的距離卻是一個幾十年的差距。」

面對這些提問,郭川曾寫下了文章《執著的人是幸福的》, 給出了自己的答案。

也有很多人問郭川的妻子,為何會支持丈夫航海。

她的回答特別簡單卻讓人無比動容:就是愛他,愛他生活的熱情,愛他做事情的執著,愛他的樸實,愛他對人的誠懇,還愛他對我的寬容。

執著的人是幸福的

郭川

寫於2015年4月5日

今天是我完成單人不間斷環球航行上岸兩周年的日子。

在我上岸後,我接受了很多媒體的採訪。他們都會問我同一個問題,就是你為什麼要做這樣一個挑戰。雖然大部分人對我做的事情表示欽佩,但是也會有人對我的冒險表示不理解,認為我太自我。

如果我是一個法國人或者英國人,我不會遇到這樣的問題,更多的人可能會對我如何完成這樣的挑戰的細節感興趣。

事實上,從你為什麼要做這件事,到你如何做到這件事,問問題的角度不同,而觀念之間的距離卻是一個幾十年的差距。

在過去的20年,我們在物質上的進步可謂神速,然而精神上的追求卻似乎陷入了迷茫和困惑。

2013年5月10日,正在美國舊金山參加美洲杯帆船賽訓練的瑞典船隊阿特米斯號意外傾覆,船上北京奧運會帆船星級賽冠軍英國人安德魯-辛普森不幸身亡。36歲的辛普森是兩枚奧運獎牌得主,除北京奧運金牌外,他還在2012年的倫敦奧運會上獲得一枚銀牌。國際奧委會主席羅格當年曾代表比利時參加過奧運會帆船比賽,他在一份聲明中說:「辛普森是一位非常有成就的帆船運動員和奧運選手,他是在對帆船運動的激情的追求中離世的。」

獨立的思想,自由的精神,始終是我追求的一個境界。

從我的履歷看,我與常人的想法並沒有什麼不同:獲得北京航空太空大學飛行器控制專業碩士學位,我有自己的學術追求;考取北大光華管理學院,我也有向職業經理人躍升的職業規劃。如果不是因為帆船,或許在我接下來的個人簡歷上,會寫上某某公司總經理,首席執行官之類的頭銜。

然而,突然有一天,這種單調的生活讓我厭倦,我開始拼命拓展生命的外延,因此我去學開滑翔機、學習潛水、學習滑雪……用一切可能的方式挑戰自我的極限,用常人難以想像的意志力和「與年齡不符」的熱情瘋狂填充自己生命中的空白。

應該說,是帆船改變了我的後半生。感謝帆船,讓我自由的靈魂得以釋放,而我放蕩不羈的內心也找到了皈依的地方。十五年來的帆船生活,讓我對人生有了全新的思考, 但這一切都要基於一個科學的態度和方法!

有人說中國人傳統,習慣沿著父母或者社會鋪就或者認可的人生軌跡前行,在與內心深處那個真實的自我糾結多年之後, 我沒有選擇背叛夢想,背叛個性。在這個傳統的循規蹈矩的社會,我的所作所為更像是個另類:放棄富足的生活和成功的事業,投身於自己熱衷的充滿風險和挑戰的高危競技活動,而這一切,除了帆船的魅力,就是因為忠實於自我的勇氣。

我在法國訓練的這幾年,生活非常簡單。每天吃的東西都是千篇一律,我的團隊到法國來看我的訓練,非常吃驚。而我卻感覺不到是在吃苦。因為我非常享受這個過程,這種做自己喜歡的事情,全情投入的感覺。

有人說中國人保守,什麼年齡做什麼事情,我已過不惑之年,似乎應該循規蹈矩。但是在我看來,人生不應是一條由窄變寬、由急變緩的河流,更應該像一條在崇山峻嶺間奔騰的小溪, 時而近乎枯竭,時而一瀉千里,總之你不會知道在下一個彎口會出現怎樣的景致和故事,人生本該立體而多彩。

我也想對所有心懷夢想的人說:我今年50歲,十年前開始改變自己的人生,只要想改變,什麼時候都不算晚。只要內心保留住真實的自我,保留住那份對生活的執著。

茫茫大海,漫無邊際,在長達數月的航行中,我需要忍受著孤獨、抑鬱和恐懼的煎熬,我的冒險行為,在常人看來無異於「瘋子」。而我和別人的不同就是多了一些執著。所謂執著,就是不怕吃苦,不怕前面是未知還要把它當作追求的目標。我認為我是一個幸福的人,因為執著,我成就了我的夢想。

好奇與冒險本來就是人類與生俱來的品性,是人類進步的優良基因,我不過遵從了這種本性的召喚,回歸真實的自我。

希望不久的將來,中國人在精神上的進步會像物質上的增長速度一樣快,也希望我的所作所能激勵更多的中國人,走向海洋,勇於冒險,不要輕易被安逸的生活所困,讓我們共同努力,重塑中國人的民族精神!

老船長,我們等您回家!

—THE END—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