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鬼神更可怕的,是人的私心

微信號:獨立魚電影

微信號:duliyumovie

大家好,我是魚叔隔壁小妹馬香玉,今天又出來溜達了。

說到國產驚悚片,大家的內心一定浮現出兩個字:

爛片。

這個國產類型片向來慘不忍睹,除了劇情漏洞百出外,還喜歡賣弄色情

所以從去年開始,這個類型片開辟了一個拯救路線:

跟韓國合作,或翻拍韓片。

結果,都不太理想。

於是又迎來了這一部:

《捉迷藏》

同樣翻拍自同名韓國電影。

香玉雖然是站胡霍這對CP,但之所以會看這部片,還真不是因為霍建華。

而是導演劉傑

他執導的《青春派》,可以說是國產青春片的驚喜之作

所以對他首次執導商業電影,還是抱有一份期待

《捉迷藏》講的不是鬼怪,當然廣電也不允許有鬼怪。

它講的還是人心在作怪

老幹部霍建華一直和家人過著平靜的生活,直到有一天被告知,他的哥哥失蹤了。

心懷不安的他前往哥哥租的房子查找,一無所獲。

但他發現了一個奇怪的現象。

哥哥的房間裡,標記著一些意義不明的符號。

當他回到家時,發現自己家裡也出現了一模一樣的符號。

沒過多久,他的妻子和女兒被一個神秘人襲擊。

令人意外的是,這個神秘人就靜靜的藏匿在他家中。

並逐漸占據了他的家。

這個故事,取材於真實事件

相信大家一定對類似的事件有所耳聞。

比如日本某男子發現,自己家中的衣櫃裡住了一個女人。

而這個女人竟然在他家住了一年之久,都沒有被發現

她每天趁著男子上班時,出來覓食上廁所。

是不是很可怕?

趕緊檢查一下自己家衣櫃床底好嗎?

當我們遭遇恐懼時,總會習慣以拉開距離的方式,將自己排除出危險範圍

但如果這個恐懼是發生在自己家中呢?

家中藏匿著一個人,是第一層恐懼。

而第二層恐懼,是這個人準備隨時取代你。

所有人工智能的電影,也都繞不開這第二層恐懼

你製造了一個與你一模一樣的機器人,然而它卻有了自己的思維,想要取代你。

《捉迷藏》的故事,正是借由這個神秘的寄居者,揭開了霍建華看似幸福美滿生活下的滿目瘡痍

他與妻子萬茜飾共同生活了幾十年,養育了一個可愛的女兒。

但實際上,妻子總是通過電話,向第三者抱怨著她熟悉又陌生的丈夫。

要知道。

夫妻之間最可怕的,莫過於同床共枕多年,卻對彼此一無所知。

不止是妻子。

霍建華與哥哥,雖然有血緣相連,卻疏遠如陌生人

而且,兩個人的生活境遇,也天差地別。

他住在富麗堂皇的高級小區;

而他哥哥住在逼仄、臟亂的出租屋內。

如果不是因為哥哥突然失蹤,兩人可能不會再有交集。

造就這一切的,不是別人,正是他自己。

霍建華因為幼年時的一句證詞,徹底斷送了哥哥的前途。

從而獨得父母寵愛,並繼承全部家產。

這份對哥哥的愧疚,成為了他全部恐懼的根源。

每當發生不同尋常的事件時,他都會即刻條件反射的認為,是哥哥的報復。

他的懦弱,他的逃避,他的偏執,他的噩夢與幻覺…

都因為這份殘缺的手足親情。

在他偏執的幻覺中,哥哥企圖奪回本該屬於自己的一切。

所以他害怕,逃避,恐懼。

另一方面,他為了得知真相,追著線索不停尋找哥哥的行蹤。

電影從一開始就消解了「家」這個符號

「家」是我們所居住的房子,是我們最後一道防線。

日常生活中,無論外面的世界有什麼風浪,哪怕天翻地覆,只要關上房門,立刻歲月靜好

然而。

在《捉迷藏》中,反而是外面的世界更安全,家中才是恐怖集中營。

這樣顛倒的設置,增加了恐懼感。

無論是影片中的人物,還是銀幕前的我們,都會不由得思考:

到底那裡才安全?

到底誰才能救自己?

片中有兩個細節讓香玉印象深刻。

一是霍建華小時候向媽媽抱怨:

為什麼別人都沒有哥哥,只有我有,大家都笑話我。

二是霍建華的女兒對媽媽說:

我不想要弟弟,因為有了弟弟,你們就不愛我了。

孩子懵懂無知的話,反而證明了,我們生而為人那份與生俱來的自私

喜歡這篇文章的人也喜歡· · · · · ·

這部新片跟去年最好的電影比,不差

11月的全球好片都在這,每一部都想刷

豆瓣9.2,今年最搞笑的動畫非它莫屬

這部關於性愛的電影,一點都不色情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