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年前滅門慘案疑犯竟混入官場,從主管司機一路升到局長!

微信號:新京報

微信號:bjnews_xjb

點擊新京報關注猛料最多的公號!

官員落馬後,卻被查出是兩起多年前離奇殺人案的疑兇…這是一個多麼「強悍」的「演員」…

▲銀行行長全家遭滅門,嫌犯18年後現身系一落馬官員

新京報動新聞(ID:xjbdxw)出品

這可能是最好的小說家或編劇,都虛擬不出的情節。

而現實往往更具戲劇性。

18年前震驚凱裡的中國銀行凱裡支行行長樂貴建一家被滅門案、凱裡市大十字派出所所長安某被殺案鎖定真兇。警方最近將疑犯控制。而疑犯的身份更令人驚訝,其中一疑犯為凱裡市經濟開發區城管局原局長、凱裡市棚戶區改造辦副主任黃德坤…

新京君很好奇,這麼多年,他是如何演好一個官員的?

疑犯黃德坤。資料圖片

據了解,黃德坤被鎖定為疑犯,源於他幾個月前因涉嫌違紀被調查。調查人員在錄取黃德坤指紋及DNA信息後,鎖定其涉嫌當年的兩起命案。

「我可能要雙規了,最多進去四五年,幫我照顧好我的私生子。」

案發前,48歲的凱裡市棚戶區改造辦公室(市拆遷安置指導辦公室)副主任,凱裡市開發區城管局原局長黃德坤對好友王文輝(化名)交待,一臉嚴肅。

果然應驗,2016年7月4日上午11點,黃德坤接到市政府開會的通知,他似乎有所察覺,開車送其女性朋友到租房處,又折返開車回家停好車。

隨後,黔東南州紀委監察局發布「鑄廉行動」第63號通告:2016年7月5日,凱裡市棚戶區改造辦副主任黃德坤(正科級)涉嫌嚴重違紀,正在接受組織調查。

令王文輝不解的是,他也被紀委兩次叫去問話,一次很快出來,第二次在裡頭待了9天,反復讓他介紹與黃德坤的來往。

等他出來的時候,得知黃德坤就是18年前,兩宗案件的嫌疑人,一宗是4人死亡的滅門案,一宗是一派出所長被殺案,他癱坐在汽車後座上。

黃德坤曾將自己的名字編成順口溜「炎黃子孫、以德服人、扭轉乾坤。」

「黃德坤心思縝密,過於自信了,」王文輝認為,這是他的優點,也是最大的缺點,扭轉乾坤成為了笑柄。

12月16日,黃德坤的女兒對新京報表示,在官方認定前她不願意接受採訪,她覺得都是謠言,父親不是兇手。

18年前的兇殺案

12月12日,案發地418醫院家屬樓17棟5樓501室。1998年12月1日,樂貴建一家三口與一名鄰居在此遇害。

12月12日,凱裡市418醫院(現更名為貴州醫科大學第二附屬醫院)家屬樓17棟,是一棟上世紀80年代建成的紅磚房子。

5樓501室的門口另外斜靠著一副鐵門,布滿灰塵。門裡面即18年前的銀行行長全家滅門案的案發地。

今年7月,警車一趟趟頻繁駛入小區,將居民們帶入了18年的那場恐怖回憶裡。

1998年那個中午,陽光溫暖。

「12月1日,星期二。」418醫院醫生孫慧平清楚記得這個日子,她下午交接班,在屋裡洗被單。

她住在18棟三樓,從窗子探出身去晾東西,聽到樂貴建的女兒樂某屋裡傳來一聲慘叫,「啊」地驚叫一聲。

伴隨叫聲,能聽到木地板啪啪啪的腳步聲,孫慧平敲著木板跟新京報(微信內搜尋「新京報」可關注)記者說,要追著小孩打才有這種腳步聲,以為打娃娃這麼兇。

她撐出身體,抬頭看窗子,臥室的窗子是打開的,她看不到人,只能看到一推拉窗,緊接著,窗簾連帶著窗子「嘩-啦」一聲關上了。

孫慧平沒能看清窗簾背後的人。

隔壁有人也聽到了,也把腦袋伸出去,幾個人都開窗子聽。但是誰也沒去管。

一些小區居民介紹,當天沒聽到「救命、哎喲」聲音,只聽到有對話聲、吵架,裡面騷動,不知道說什麼。

有人回憶,1點30分聽到悶響,以為櫃子倒了,現在想起來可能是槍響。

樂貴建時任中國銀行凱裡市支行行長,妻子房某是418醫院人事科科長。孫慧平與他家不熟,當時她上樓找了房某的好朋友劉巧玲去勸架。

孫慧平說,當時,劉巧玲和老公王老四打開窗子,兩人一起看了看,又打了一個電話給樂貴建家,電話接了又掛了。

2點前,孫慧平看著劉巧玲上了樓。

隨後,一切似乎平靜下來。

24個小時過去,第二天下午五點,孫慧平做菜,聽到樓下傳來呼喊「殺人了」。樂貴建、房某、樂璇及前去勸架的劉巧玲被發現死亡。

418醫院醫生羅亞麗第一時間到過現場。

房屋是三室一廳,進門後,先看到的是劉巧玲的屍體,與門檻微斜,躺在地上;樂貴建坐在沙發上,頭耷拉在沙發;房某倒在進臥室的通道;他們的14歲女兒樂某倒在小臥室的床邊。

她還看到兩瓶茅台酒瓶被打開,酒倒入一個小盆裡,盆放在燃氣灶上,開關開著。

羅亞麗給四名受害者化妝,她看到劉巧玲身上21刀,心臟正中1槍,右手手指虎口斷了,連著皮;樂貴建,兩槍,頭正中和右側太陽穴中槍;房某,中了12刀,身上,手腳都有傷;他們的女兒樂某,中7刀,手腳都有傷。

另一名處理屍體的醫生薑峰則回憶,樂貴建眼窩處有個槍眼,靠著鼻梁,眉骨方向,就一個槍傷,並不是太陽穴,;房某9處(刀傷);其女兒7處刀傷;劉巧玲,22處刀傷,右手虎口快斷了。

羅亞麗說,劉巧玲有個槍眼在心臟部位,肉內陷,周圍有血跡,「洞有1cm左右」。

羅亞麗回憶,刀比較快、比較猛,應一尺多長的匕首,太短的話紮不了很深,這裡殺一刀,那裡捅一刀,身上到處都有。臉上脖子上沒有傷。

羅亞麗猜測,可能劉巧玲是進去就發現一家人死了,逃命反擊,她塊頭大、反抗激烈,所以傷是最多的。

羅亞麗被叫去辨認,看到公安畫了很多圖像,圖像不是很清晰,鉛筆,素描畫的單眼皮,平頭,1米7左右。

「殺手跑到國外去了,我們猜測是有人拿錢雇兇。因為是行長,有錢嘛。」孫慧平說。

事後,小區舉行了跳大神,放溝火,在屋裡散黃豆,貼符驅鬼。

小區居民逢年過節還給受害者燒紙錢。

受害者

12月12日,樂貴建家鐵門上布滿灰塵。

樂家在案發前經濟富裕,是小區裡第一個買空調的,如今這台三菱空調的外掛機老化,掉漆,但還留在窗台上。

事發當天中午快12點,羅亞麗還看到樂貴建領著女兒在小區門口吃飯,他們打了招呼。

吃飯途中,接到了電話,樂貴建匆匆回家了。

當天,她的女兒感冒了,原本不用回家吃飯,在爺爺奶奶家吃的,樂貴建接回了家裡;而在當天,原本房某要出差貴州開會的,她卻找人替代了。

「結果這一家人都糟了。」羅亞麗說。

樂家兩口子大概55歲左右,樂貴建是貴州丹寨人,最初在626無線電廠當學徒,被推薦工農兵上學,學了金融,分配在農機廠上班,在籌建中國銀行凱裡支行,被調去當行長。

房某家是山東的南下幹部家庭,父親曾是凱裡某局的局長。

他們的女兒樂某圓臉,像她爹,活躍。一喊她就笑、嘴甜。其成績也不錯,考上重點中學一中。

一位與樂貴建一起籌建支行的同事介紹,事發當天上午,樂貴建還在行裡開了中層會議,大家樂呵呵的。

樂貴建比較優秀,他幾年後就當上行長,帶領一群20多歲的年輕人建起了氣派的凱裡中國銀行大樓,當時行裡的存款比其他銀行都多,如果不出事,他應該會調走高升。

樂家三口的屍體在第二天被擺在了中國銀行的地下車庫,凱裡許多市民圍觀;劉巧玲的屍體擺放在418醫院。

12月12日,418醫院家屬樓,顯得冷清。

三天後送往火葬場,樂貴建的弟弟在遺體告別儀式上哭著說,希望公安盡快破案,給家屬和親朋好友一個交代。

「這是刺痛心靈的事情,我不願意提這個事。」房某的一位弟弟對新京報(微信內搜尋「新京報」可關注)記者說。

為此,家屬們壓抑了很多年,每年去祭奠的時候都非常難過,「這是石沉大海的東西,現在官方也沒有通知家屬。」

她的弟弟認為,消息還未正式宣布,聽到一些東西,總之有些慰藉,總算是有一個說法,家裡人覺得事情來得太晚了一點。

家屬介紹,這個案子得到了高層主管的批示,專案組一直都沒撤。

他們經常去市公安局,一些老公安調職了,換了好幾撥,一開始去的多,後面去覺得沒意義了。

另外據新京報(微信內搜尋「新京報」可關注)記者了解,在樂貴建一家被害前一個多月,凱裡市還有一受害者安某,時任凱裡市大十字派出所所長,1964年出生,在下班途中被殺,配槍丟失。而公安機關在樂家發現了安某配槍的彈痕,兩起命案隨後並案處理。

被查與私設小金庫有關

新京報記者從當地政法系統了解,目前該案疑犯可能為2人。

一黃德坤的朋友表示,案發後,警方去了另一疑犯潘某家搜查,潘的老婆對朋友說,以為是潘聚眾賭博被抓了,她去警方,警方說還有其他事。

潘某是黃德坤的同學,曾因盜竊工業白銀,服刑8年,曾在黃德坤的歌舞廳售票,案發後,在浙江打工當保安,並不好混,被黃德坤叫回來了,在開發區運管部門上班。

凱裡市政府網人事任免顯示,市人民政府決定(凱府任〔2015〕6號)黃德坤同志任市棚戶區改造辦公室(市拆遷安置指導辦公室)副主任(保留正科長級)。

而調動需要查帳,此時黃德坤很鬱悶,他開車喊了王文輝,帶著一女性朋友去深圳玩了一天。

王文輝曾陪黃德坤到台江縣檢察院處理單位經濟案件,王文輝回憶,辦了一個小時,黃德坤描述,城管局一名財務挪用公款被抓,在台江縣檢察院立案,黃德坤說,可能他也要被雙規了。

黃德坤另一名朋友向新京報(微信內搜尋「新京報」可關注)記者透露,黃德坤在城管局崗位上的成績不錯,此番黃被紀委調查可能是和他在單位私設「小金庫」有關。

黃德坤原本計劃給上述女性朋友買一套房,還沒行動。

王文輝表示,黃德坤似乎有高利貸,每個月要支付的利息就要1萬多。

他有一套別墅,3層樓,300多平方,後面有一個羽毛球場,前面是一個魚池,有葡萄架,噴了黃色的油漆。

打架從沒輸過

黃德坤1968年出生,侗族,身高1米7左右,身體結實。

黃德坤的老家在鎮遠縣,直至案發前,戶籍地址在凱裡市環城北路沙田壩。

他的父親是駕駛員,在凱裡運輸公司工作。住址為凱裡市某處商品房,2010年左右修建,分配給其父。其父去世後,黃德坤繼承並留給後媽賈某居住。

一位同班同學介紹,黃德坤從小學習成績中等,經常逃課。性格孤僻,喜歡單獨行動。他自學過南拳,也拜了當地武術界高手學習。早晨跑步,邊跑邊打。同班同學王文輝說,他打架兇,下手重,「要麼不動手,動起手來對方絕對躺下。」

同班同學旅某說,他從小喜歡刀、棍,自己動手用銅管做手槍,注入火藥、鐵球,玩耍、打鳥。那時,他隨身帶著一把「卡子刀」,甩出來卡住很難合上,有時也帶著一把牛角刀,鋒利無比。

初中畢業以後,他展現出性格暴躁的一面。如果朋友在一起吃飯,一言不合就動手打人。打群架時,他曾將一個交警鼻梁骨打斷。

王文輝說,黃德坤手臂比普通人長,身體也比普通人寬大,全身有一塊塊肌肉。在沙田壩那帶,有朋友打架,他看到了,二話不說就沖上去。如果見到誰欺負同學王文輝,黃德坤一定會挺身而出。

初中時,他還成為小城裡最早的「倒爺」。同學旅某說,黃德坤利用運輸公司有車輛往返廣東的機會,讓司機帶大城市的商品回來。

一塊電子手表商品進貨價5元,他翻倍賣出去。一幕讓同學們印象深刻的形象是:他的兩只手臂纏滿了電子手表,衣服內側插著許多英雄牌鋼筆。

不成功的商人

初中畢業後,黃德坤繼續做生意。他收購自行車,還買賣三輪摩托車、雲雀牌小汽車,倒差價賺錢。

後來,他被安排在凱裡運輸公司上班,在凱裡劍河車站做隨車售票員,又在老汽車站當過裝卸工、修車工、搬卸工。他還開過一段時間的中巴車。但是,沒幹幾年,就辭職了。

「他是凱裡運輸公司第一個辭職創業的」,王文輝說,他不願意掙那份數得上數的死薪水。

辭職後,黃德坤承包了運輸公司的俱樂部,經營錄像廳、台球室。錄像帶是專門去廣東購買,有武打片,有時候也播映一些違禁的情色錄像,生意較好。

俱樂部後來改為了保齡球館,這是全城唯一的保齡球館。球館有8個球道,收費昂貴。

當地一位商人表示,曾在黃德坤的俱樂部見過樂貴建去玩,這是關於兩人交集的最早描述。

此外,黃德坤還經營了兩家冰棒廠。門面在夏天賣冰棍,秋冬季賣早餐。他把業務擴大到市中心地帶,開了一家錄像廳、一家「樂曼樂歌舞廳」。

不料,1996年,可能因電路老化,一把火燒盡了歌舞廳,還欠了一些債務。「這把火把黃德坤10多年來苦心經營得來的積蓄燒盡。」王文輝說。這一度讓他心灰意冷。

生意失敗後,黃德坤開卸貨車,往農村拉磚頭、泥沙。妻子朱某原來在工商銀行上班,舞廳生意好時辭職幫忙,大火後去了樂貴建所在的中國銀行上班。

一些同學分析,作案時,黃德坤應該在開農用車。

這段時間,王文輝曾向黃德坤提出借5000元買車,黃德坤說沒有錢,雙方很尷尬。

大十字派出所原所長安某被殺正是在其派出所的轄區內,如今的凱裡市中博商業廣場附近。安某被殺那晚,全城戒備,所有計程車不能出城。

黃德坤的朋友稱,黃跟安某早就認識,那時候關係不錯,舞廳也在安某所在大十字派出所管轄範圍內。

而樂貴建所在的中國銀行與大十字派出所僅一牆之隔。

12月13日,被殺的安某所在派出所,與樂貴建單位一牆之隔。

主管司機與局長

2000年左右,凱裡市修建中博商場,成立了建設指揮部,黃德坤在指揮部開車,工程完結後,跟隨主管到開發區。

多位黃德坤朋友、凱裡官場人士證實,他給時任貴州省凱裡經濟開發區工委書記、管委會主任楊某開車。

每次吃飯,黃德坤在主管酒桌旁的小桌上吃飯,默默無聞。

開發區成立了專門給主管開車的小車班,黃德坤是負責人,調配車輛。楊某走後,黃德坤還給另一名主管開過車,直到後者退休,總計開車的時間是10年左右。

黃德坤的弟弟隨後也與哥哥有類似的升遷軌跡。他的弟弟黃某軍給時任凱裡開發區主管洪金洲開車。當時,洪金洲還沒有駕駛員。

據《東方早報》報導,洪金洲從鎮遠縣到凱裡經濟開發區後,一路升任黔東南州副州長、凱裡市市長。2015年,檢方指控洪金洲涉嫌受賄4000多萬元。

多名人士透露,黃家兩兄弟給主管開車,在凱裡是公開的。

隨後,黃德坤成為凱裡市開發區城管局長。如今,其弟弟黃某軍也當上凱裡市某局局長。

前幾年同學聚會,同學知道黃德坤當上城管局長,還感到意外。

而黃德坤對同學們自稱是考上的。

一位跟黃德坤要好的朋友總結,黃德坤做開發區小車班主管時,面對拆遷戶用斧頭砍人時,黃德坤曾制服拆遷戶,為此,他獲得了見義勇為稱號。

黃德坤的一位同學旅某介紹,黃德坤在開發區當局長後,他的三哥也跟著去做房地產生意,搞工程。

黃德坤的妻子朱某是11月30日被警方帶走的,一位同學表示,朱某是深圳龍城監理公司在凱裡的負責人,負責工程發包、監理,也有同學的妻子在公司工作。

「有些事不敢和我講」

「他真正的陰暗面並沒有表現出來。」王文輝說,在好友面前,黃德坤並不設防。

他應酬多,經常醉酒,喝酒來者不拒,有時一天要3、4個地方,喝完還去參加同學聚會,醉到連走路都要背著走。

王文輝沒聽他說過胡話,「我佩服他心理素質好。」

直到事發前,他仍然和朋友們出來唱歌和跳舞。王文輝說,他唱歌聲情並茂,喜歡閩南歌,愛唱《愛拼才會贏》、《男兒當自強》;他唱李玉剛的歌,女生部分也拿捏到位;他跳交際舞,中場休息時自己一個人也能跳一段。

出事前,他還堅持鍛煉,有時候跑步,有時候打一套拳,拳法流利、有力。

他喜歡健身。做伏地挺身要做到撐不下去為止,48歲的人,還可以用三根手指頭做10多個伏地挺身,彎腰可以頭挨腳,身體柔韌性出色。

王文輝親眼看見他和一名退伍老兵切磋,對方被打倒四次。

王文輝說,黃德坤也表現出一個好幹部的形象。兩人一起上街,王文輝扔了一個煙頭,黃德坤要求他必須撿起來扔進垃圾桶。

他也被拆遷戶砸得滿頭是血,他還是提出要按法律程序去辦,沒有過激行為。

「他更加守法了,也更嚴謹。」王文輝說,「安排事情縝密,計劃周全。」

朋友去黃德坤家,看到黃德坤拖地,下廚。愛人朱某當眾誇他好丈夫。

黃德坤認為自己要有一個兒子,並且還找了一名關係密切的女性朋友。

一位去過黃德坤這位女性朋友家的朋友介紹,這名女子給黃德坤生了一個兒子。

「他說有個兒子傳承,就算第二天被槍斃了,也是笑著死的。」一些細節在案發後,王文輝回味起來,倒抽一口涼氣,「黃德坤曾不止一次說,有些事不敢和我講,也不能和我講。」

新京報記者 曹曉波 實習生 張笛揚 貴州凱裡報導

好文薦讀:

副縣長倒在女能人裙帶下,為求升遷曾花1500餘萬

初中生賣淫案」辭職校長:靠學校一方解決不了問題

記者臥底新型傳銷!數千人租住同一小區做發財夢

本文未經授權不得轉載使用

歡迎朋友圈分享

閱讀原文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