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滅有苦難言的這群神秘人!改革後!

微信號:三劍客

微信號:jiankesan

★更多精彩盡在微信公眾號:三劍客

來源/三劍客公眾號;圖/唐建平

這群人到底是怎樣神秘的存在?

這群人的工作效率驚人,他們長期寄居在要害部門、重要機關,他們最善於完成急難險重任務,他們常常一個人幹幾個人的活;

這群人的工作熱情驚人,他們有青春的朝氣和活力,有沖勁和幹勁,點燈熬油,通宵達旦,他們無所不能,他們擅長到中流擊水;

這群人的前途卻那麼迷茫,猶如北京的霧霾,說來就來,鋪天蓋地,黑雲壓城,猶如浮萍一樣,當一個通知,當一個電話來時,他們不得不卷鋪蓋走人。

這群人有一個動聽的名字:借調人員;當然,在地方,稱呼就簡單很多了:臨時工!

改革席卷,鬥膽請求,能否消滅這群有苦難言的神秘人群?!

1

中國有句老話叫:有借有還,再借不難。什麼意思?借了別人的東西要及時還,以後再找人借東西就不難,意思是要講信用。

部隊裡有借東西的嗎?當然有。豈止東西能借,人也照借不誤。而且,借人嘛,總是上級向下級借,這種行為有個好聽的專業術語,叫做「借調」、「代培」。

軍改到了基層,各級都要清人清物。這些被借走的官兵,一個通知,一個電話,是到了該還回來的時候了。

2

這是一個邊防團最普通不過的早晨。

我匆匆忙忙趕往機關,在一樓的走廊裡,我遠遠地看見兩個人,他們站得像青松一樣。

走近一看,是張參謀和崔幹事,是從我團借調到師機關的張參謀和崔幹事。

「回來啦?」我微笑著向他們示意。

「回來啦。」他們也微笑著。

場面一度非常尷尬!

回來是必然的,軍改的靴子落地,連最偏遠的基層都已經聽到靴子的聲音了,更何況於師機關。

沒有在師機關落編的官兵,面臨軍隊改革逐步深化,用一句中國的老話來形容,自然是「各回各家,各找各媽」。

「找主任呢?主任交班去了,你們等一會兒吧。」我善意提醒兩位之後,馬不停蹄地趕往辦公室。

3

今年六月份,我曾到師機關出差,足足待了有半個月的時間。

說是出差,其實乾的工作跟本團一丁點兒關係都沒有,實際上就是幫師政治部宣保科幹一些活兒,而這些活,本該由宣保科的科長幹事來完成。

我這樣的行為,連「借調」「代培」都稱不上,充其量算作「幫忙」。相信大家夥兒都有過這種經歷吧。

4

是啊,借調,代培,有過這種經歷的官兵,心中總有說不盡是苦是甜是酸的滋味。

我不太明白借調或是代培的具體政策是什麼,我也不知道什麼樣的官兵可以被借調或是代培。但是,在我的印象中,只要上級需要,下級肯定要迅速把官兵送到上級手上。

我是革命一塊磚,既然上級需要,搬去就是。

當然,被借調或是代培的官兵,心中自然也是高興的。誰都明白,人往高處走,水往低處流。到師機關,自然比團機關要好,到軍機關,自然又比師機關好了不少。

而且,現在的借調代培對象又趨於年輕化,不少在連隊的排長,就這樣被師機關借調走了。這對年輕的幹部來講,無異於天降喜事一樁。

那感覺有多爽?就像鯉魚躍了龍門一樣,好像從此之後,前途便一片亮光。

可是,鯉魚躍過龍門之後,會不會再被大水沖下來?

5

「師兄,你是不知道呀,借調的不太容易!」

一次在師機關食堂吃飯時,張參謀恰好就坐在了我旁邊。在別人都吃完飯走了之後,張參謀才悄悄地跟我嘮起了心中的想法。

「不是吧?大機關,大衙門,多好啊,你這到團裡都是上級下來的主管。」我安慰著張參謀,其實,無論是通過自己的了解,還是通過網上品讀過的文章,我對借調官兵的苦衷是有了解的。

「師兄啊,我這借調的吧,不屬於師機關,人又不在老單位,真是奶奶不親舅舅不愛,兩頭都落不著好呀。」

「師兄啊,你說,我在師機關裡算新人吧,我得好好表現爭取留下吧,多苦多累都無所謂,可是一到落編的時候,總是難啊。」

「師兄啊,你說說吧,我這樣的,如果留不到師裡,以後回團,不是,以後回到連隊,不好辦呀。」

張參謀把我當親人,向我吐露著心聲。然後,他就接到電話,然後,他向我陪著笑說自己馬上要去處理一個文件,然後,他就走了。

半個月轉眼而過,我在師裡的任務完成的不錯。

快走時,科長神神秘秘地跟我說:你呀,別待團裡啦,我跟主管說說,把你借調到師裡吧。

我一愣,而後馬上表現出一番受寵若驚,我陪著笑說:謝謝科長好意,我這兩下子還不行,到師裡有點兒小材大用啦。

科長沉思良久後說:先別這麼說,等改革完之後,如果師裡還管你們,你可一定得來呀。

6

忙完了一上午的活兒,在中午去食堂吃飯的路上,我問組幹股的李幹事:李哥,看見張XX和崔XX了沒?

李幹事微微一笑說:看見了呀,上午跟主任報到完,就下連隊去了。

我也微微一笑說:師裡這是有借有還呀,這一下從上級機關的參謀幹事回到連隊,真有點兒……

我還沒想好怎麼說,李幹事就接話說:有點兒什麼呀?你沒看前幾天,從軍機關還回來幾位排長嗎?

哎,這些個被借走的官兵,終於「物歸原主」了。

7

只所以要求消滅這群神秘的人,是因為,他們有苦,這苦衷猶如浮萍,沒有根,不知漂向何方;

還因為,他們難言,他們不知道是留下了,還是不留下,留下了,留下了,多了同行一個「能力適其位」的判斷,卻多了基層一個「不想吃基層之苦」的罵名;留不下了,多了同行一個「能力不足」的判斷,但也有回到基層被人另眼相看的尷尬!

畢竟,灰溜溜回來的場面,一度非常尷尬!

改革席卷,對於借調這塊要有明確的規定,應當出於兩種考慮:無納編崗位,請別談一場「不為納編只為幹活」的流氓借調;有納編崗位,請規定好期限,與地方用人辦法,與《勞力法》接軌起來,到了期限,是用是留,請給個明確答案,別模棱兩可!

改革真的來了,希望別把這群人再繼續尷尬地存在!

投稿|聯繫:[email protected]

請別再讓他們尷尬!

讚賞

人讚賞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