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痛苦的刻意追討,是第二次傷害

微信號:靈魂有香氣的女子

微信號:lixiaoyilhyxqdnz

本文配圖影視《孤獨又燦爛的神》。

點擊下方音頻即可收聽朵兒的溫情朗讀

由於職業的關係,很多人會喜歡和我聊天,都是一些看上去過得很不錯的人。然而很多時候聊著聊著,就會聊到自己背後的不為人知。

精幹爽利的女強人,與自家先生已經分居三年之久;呼朋喚友的帶頭大哥,家裡還養著一個患腦癱的孩子;受過良好教育的女生,正天天被一個不學無術的官二代上級刁難;知性溫柔的女高知,有個患抑鬱症的弟弟,她每晚不敢睡踏實,時時擔心他跳樓割腕;德高望重的知識分子,與妻子相處起來就像魯迅與朱安。

周圍人裡公認最圓滿的人是玫瑰姐,從小在充沛的愛中長大,背景優越,老公能幹,有一雙可愛的雙胞胎,自己事業也很好。可是有一天四下無人,她忽然撩起後背的上衣給我看,背上長著牛皮癬。

年輕的有迷茫,年長的有危機,還有一地雞毛猝不及防飛起。

他們坐在我對面說啊說,說得咖啡都涼了,再起身離開。望著他們的背影,我心裡常常沒來由泛起那句話:這世間誰不是帶病生存。

村上春樹說:「我驀然注意到一個事實:每個人無不顯得很幸福。至於他們是真的幸福還是僅僅表面上看上去如此,就無從得知了。」聽起來好像是:「這世上沒幾個人真的幸福,大家都在表演幸福。」

對這句話我沒法茍同,他的觀察太膚淺片面也太主觀了,怪不得他拿不到諾貝爾獎。

我的觀察是:盡管每個人都有不幸福的理由,但並非所有的人都會被這點理由牽著走。一樣的傷痛,有的人會自此被牽住手腳,有的人則在傷痛之後,較快地適應「新常態」。

最近見到的比較嚴重的一例是Helen,她在母親過世之後沉溺於自己的痛苦不能自拔。每天半夜三四點要把先生叫起來,說:我跟你說說我媽媽。六點起床,起來第一件事是先對著空氣喊十幾聲媽媽。整整兩年多天天如此,先生苦不堪言,勸太太該節哀順變,Helen流著淚說:你不體諒,你媽死了你試試?

我有個長輩則屬於另外一類人。她年輕的時候是大家閨秀,嫁給了一個國民黨軍官,新婚不久軍官出征陣亡,此時她已身懷六甲,後來生的女兒一歲時得了痢疾夭折。她再嫁,成了一大堆孩子的後媽,自己再也沒有生養。老伴十幾年前沒了,她又淪為孤家寡人。

這一生按理說算是很倒霉了吧?但是她永遠笑容和藹姿態雍容,說話不急不緩,從不抱怨。多少年過去不見蒼老,腰板挺直聲音洪亮,頭髮梳得整整齊齊,耳朵上的銀耳環閃閃發光。去年,她過九十大壽,穿著我媽給買的紅花中式夾襖,哪兒哪兒都合適。這位長輩,在我心裡那就是神一般近乎妖的存在。

對這一類人,我關注了好久,得出的個人結論是:真正決定一個人幸福指數的是ta的心理兼容度,或者叫對現實的接受度。

我有個知心姐姐是出版界精英,清雅脫俗,溫柔婉約,我說她看上去就像沒經過一點風吹雨打的花朵,她細聲細氣地糾正我:「你怎麼知道我沒受過挫折,我生不如死的時候你看到了?記住,每個成年人都是千瘡百孔。但是你只要別盯住不放就沒事兒,你又不是張愛玲。」

嗯,我也不想當什麼都要拿著放大鏡看一番的張愛玲,看生命是「一襲華美的袍,上面爬滿了蚤子」;看愛,就成了「這世上沒有一種愛不是千瘡百孔」;看海棠恨它無香,吃鰣魚嫌它多刺,讀紅樓又氣殘缺不全,高鶚妄改死有餘辜。雖然文人寫作誇張一點也正常,但是會下意識地流露自己的思維習慣,張愛玲太求全了。任何事情,在她筆下都要反高潮。就像一個人本來說話說得好好的,臨了總要給人添點堵。

張愛玲自己也知道自己的毛病,在散文裡說「凡事想的太多是不行的。」當一個人不接受目光所及之處任何破損,兼容度不夠,養成消極苛責的思維習慣,恐怕這一生都很難快樂。

在醫院工作時,遇到過不少確診癌症和腫瘤的病人。他們的第一反應幾乎都是:「還能做手術麼?」等熬過手術關,便前赴後繼開始了一輪又一輪的化療和放療,用 「殺一棵草連殺十棵苗」的方式與腫瘤不共戴天,那個過程對人體真是嚴酷的考驗,生還者寥寥。

更令人沮喪的是,即使暫時打贏了這場慘烈的體內生化戰,但「師之所處, 荊刺生焉。大軍之後,必有兇年。」人體的正常免疫系統重建十分艱難,這又給了癌細胞們死灰復燃的機會,能不能熬過5年存活率又是個未知數。

每一張空下來做全面消毒的病床,都在訴說著往生者的不甘。

目前學術界又提出了一種新的癌症治療理念:人體與腫瘤和平共處。不再執著於徹底剿滅癌細胞,因為它們本身就是我們自己身體的產物,與其玉石俱焚,不如在適當的治療以後不再窮追猛打,將腫瘤視為身體的一部分,寬容接受它的存在。與此同時提高身體免疫力,注意監控復查。

這聽起來是不是有點太一廂情願了?我不知道。但是如果把那些「放不下」的痛苦當做心理上的腫瘤,這種方式未嘗不是提供了一種借鑒和啟發。

幾年前,我鄰居家有個阿姨在高房價的壓力之下遠走俄羅斯做生意,她把掙來的錢源源不斷匯往國內,房子買下了,她也回來了,但是鵲巢鳩占了。她氣不過,和丈夫打官司,把房子要了回來;還氣不過,找小三評理結果被對方打了,她報了警,但是警察的處理她不滿;於是開始到處告狀,中間種種狗血;最後,因為行為過激被以「擾亂社會治安」的名義關了起來,再出來頭髮白了一半。

「我這麼多罪不能白受!」她悲憤難抑。親友們也氣也痛,但還是勸她就此罷手,別再和渣人渣事折騰,那個無底洞不值得我們用自己的人生去填充,有人甚至勸她去電影院看場《我不是潘金蓮》,出來什麼都想通了。但是她不肯,堅決到處討要說法,只好隨她去。最新聽到的消息是她因為忙於四處上訪,把新找的工作又丟了。

有時候,對痛苦刻意的追討會成為對自己的二次傷害。

陳文茜說「記得人生有兩條路,一條用來惜福,一條用來遺憾。如果你總是風聲鶴唳地看過去,生活只好讓你四面楚歌。」原生家庭的隱痛,成長中遺留的傷害,無辜遭遇的背叛惡行——命運向每個人花式發送傷痛,它們讓我們鬱悶憤恨,背人處黯然自傷,暗夜裡咬牙切齒輾轉難眠。紛紛然黃葉連天,不覺間起了霧霾,要警惕在怨恨不甘之間,漸漸變成一個心理亞健康甚至不健康的人。

我們常勸別人要「放下」,要「釋然」,但是療愈的過程卻必須是先接受,而後才是放下和釋然。

看過一部紀錄片,心懷奧運夢想的女運動員被瑣碎家務和殘疾孩子羈絆,對神父哭訴:這不該是我的生活!

神父說:孩子,這就是你的生活。

心靈想通往安寧所處,必經一條隧道,隧道口掛著的牌子上寫著「接受」。

我有個朋友,一生下來生父母嫌她是女孩,就把她送了人。我以為她一定會記恨他們,但是沒有,她現在與生父母的關係特別好,逢年過節還上門探望,他們病了她也會去醫院照顧。提及那段往事,她說:「一開始我心裡也有疙瘩,但是有什麼用呢?事實已經無法更改。父母那一代人有他們的局限,要接受,否則我自己餘生也會鬱憤難安。與他們和解也是與自己和解。

我又一次想到張愛玲。她學貫中西,能寫會畫,除了天賦超群,當然要得益於她所受的教育。 父親給她打下了深厚的中文功底,母親帶她見識西洋文化。

在父母離婚以後,她與父親發生矛盾,本來沒有撫養義務的母親還是下定決心把她留在身邊,出錢供她去香港讀書,卻回絕了弟弟,理由是她是女孩子性別上會吃虧。父母縱然各有各的毛病,她也依然從他們那裡得到了很多人一生都難望其項背的資源。

但是從張愛玲的字裡行間,很難看到她對父母特別是對母親的一點感恩體恤,細節回憶裡滿滿都是耿耿於懷的委屈,說白了就是記仇。不否認她的天才,那天才令她俯視人間的同時,卻也放大了情緒負能量。

張愛玲至死與父親不曾和解,母親臨終前寫信來想見她最後一面,她終究沒有去。她在《小團圓》裡講過不肯要孩子的理由:「如果有小孩,一定會對她壞,替她母親報仇」,看來也覺得自己過分了。

若要較真,這世上誰不是帶病生存,誰不是苦大仇深,有些難治的過往之傷,在無法清除之前,不妨先接受下來,再交給時間和未來更強大的自己去療愈。

盧梭有言:「順從使我獲得了安寧,一種在艱難又無意的反抗掙扎中不可能有的安寧,也正是這種安寧,讓我所有的傷痛都得了補償。」

當人開始接受現實,救贖與改變才會真正開始,你停止了哀怨與申訴,理智思考,客觀對待,務實解決,生活才會一點點轉向明朗。

更何況,就算被生活這個小賤人欺負了無數遍,但她的迷人之處還是時時吸引著我們不計前嫌,要臊眉耷眼地湊上前:

忽然被一句走心的歌詞打中,忍不住給一碗好吃的麻辣燙點讚,為了一支新買的口紅顏色去添置新衣,清早路過街道的櫥窗玻璃時會悄悄欣賞自己,對著晨跑型男的背影輕輕吹出一聲口哨。

那一刻覺得生活真美——親愛的這才對啊,當我們享受了生活的美,也要接受她給的罪,就像鬱鬱蔥蔥的田野接受一場霜凍的降臨,像廣闊沉默的天空接受洇漫上來的積雨雲,像樹木、花草、昆蟲、飛鳥等一切一切生靈萬物那樣,去欣然地接受四季的輪回。

● 電台配樂:小柯《輕輕的放下》 ●

妍妍的嘮叨:

為什麼今天配的是這部韓劇的圖?因為最近入了孔侑歐巴的坑,爬不出來,哈哈。一直很喜歡他,特別是他退伍後的幾部戲,處理的相當細膩,是一個敏感又有深度的演員。昨天看他一個採訪,說,當演員這事,9成的生活都不喜歡,唯一讓他高興的事只有一件,就是站在鏡頭下的那種興奮感,他就是為了那一點不斷說服自己,堅持下去。

不知道為什麼,聽到這段眼眶一熱。年輕時,做一件事,只要有一個指標不滿意,就能拍拍屁股抬腿走人;現在卻是,只要有一個指標真的熱愛,就要說服自己堅持下去。

這是人生的無奈嗎?換個說法,是我們慢慢都學會了惜福嗎?

人生不易,心放寬點,且行且珍惜。

作者介紹

百合,雙魚座。學醫出身,心理咨詢師,文史類專欄作家,現居山西太原。夢想成為一個得過且過的人,來一場無知卻靠譜的人生遊歷。出版有紅樓評論隨筆集《夢裡不知身是客:百看紅樓》,該書被媒體評為「2015年最不能錯過的十大紅學書」之一,當當、京東、天貓、亞馬遜各大網站有售。

主播介紹

朵兒,媒體人,網路電台主播。微信公眾號(新浪微博):主播朵兒。每晚和你說晚安。她的聲音,不聽睡不著。

● 聽說點讚的人會更美 ●

閱讀原文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