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只做一件事,從極簡到極致

微信號:視覺志

微信號:QQ_shijuezhi

你覺得人生最酷的是什麼?

很小的時候,我們可能會迷戀一陣所謂「叛逆」的時光。

渴望擺脫枯燥而乏味的生活,那些能把骰子搖的很帥氣的、把酒瓶晃的叮當響的、那些紋身的、抽煙的、不可一世的人,成為了我們心目中最酷的對象。

後來有一天,當我們也學會了這些,卻發現做到這些事,其實一點難度都沒有,只要你願意,就可以馬上就做。

而成長之後才發現,更酷的應該是那些不容易做到的事

讀書、賺錢、專業研究……這種在常人看來很無趣的事,成為了難度最大的挑戰。突然發現,這些領域能做到最好的人,慢慢變成了最酷的人,而這恰巧石我們當年不屑去成為的「自己」。

這個世界有太多特立獨行,富有才華的人,而這其中,只有少數人能夠保持住風格,在自己堅持的路上一直到專業、到極致……

人生最酷的,不是放縱自我,而是約束自己。一生只做一件事,承載住歲月的反復,孤獨而勇敢地堅持著。

楊福東

中國當代最受國際矚目的影像藝術家之一

卡塞爾文獻展的《陌生天堂》令他在國際藝術界聲名鵲起、《竹林七賢》更是成為影像藝術史的經典之作。

楊福東作品《竹林七賢》之五 劇照

一個擁有極高藝術天分和感知裡的藝術家,也同樣是一個懂得堅持的人。曾有者問及他從事攝影藝術初期的辛苦,楊福東只是笑笑:「那不叫苦啊,那是你活該,你願意做這個事兒。想做的事,就別嫌苦,也別老叫。但凡想做點事的人,肯定要有堅持的態度。」

自學攝影,經歷了反復的試驗和挫折,但隨著拍得越多,對攝影機就越有感覺。從一個不羈的熱愛藝術的青少年,成長成為史上第三位入選古根海姆Hugo Boss當代藝術獎的華人藝術家。

勞斯萊斯汽車與楊福東合作藝術短片《愚公移山》拍攝現場

藝術需要惺惺相惜,完美極致也需不斷追求。在這種融匯下,楊福東受到邀請,為勞斯萊斯汽車藝術項目打造出了全新藝術作品《愚公移山》。

《愚公移山》的靈感源自一個古老的傳說,人稱「愚公」的老人窮其一生力圖移走大山。

46分鐘的黑白電影,展開了對人性和不斷變化的價值觀的詩意反思。重新解讀了這則有關毅力和信念的中國神話傳說,將人們自幼熟知的古老故事與現代精神融合、碰撞,試圖引發新的思考。

藝術之所以引人入勝,是因為它能傳遞出這個社會的現狀。或讚頌、或批判,或反思……而藝術家們的酷,在於他們看世界的角度和日復一日的堅持。這種追求與勞斯萊斯所倡導的精神如出一轍:不斷反思,不斷追求藝術、追求美。

如同藝術家在藝術世界中遊走,用影像和音樂去打造最完美的作品一般,每一台勞斯萊斯汽車的問世,也都是從極簡到極致的過程,不亞於一件藝術品的誕生。

藝術與現實,在人文精神中,已經變成同一種追尋、同一種堅持。

正如曾獲金球獎並感動無數人的美國電影《少年時代》裡的台詞一樣。梅森的繼父對梅森說:你染了指甲、上周剛打了耳洞,這一點也不酷。我十幾歲的時候打工賺錢擁有了自己的車,這才叫酷。

你的每一樣堅持

都會將你和普通人區分開

守得住寂寞,卻能創造出繁華,這才是世界上最酷的事。

一生只做一件事

從極簡 到極致

閱讀原文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