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竟然漏看了這麼好的一部電影,太不應該

微信號:獨立魚電影

微信號:duliyumovie

最近,黎明有一段自黑在網路上瘋傳:

當然,這只是玩笑話。

《甜蜜蜜》、《玻璃之城》就足夠把黎明捧上王座,更別說那幾首驚動全亞洲的暢銷金曲。

黎明能成為「天王」,靠的可不是僅僅是「一般」。

但無可否認的是,一個人的功敗垂成,還是要看你所處的時代。

時勢可以造英雄,英雄也可能被時勢所淹沒。

今天魚叔要推薦的電影,講述的就是這麼一群試圖與時代反抗的末路英雄。

最後的武士

The Last Samurai

武士,以效忠於貴族生存,曾經是日本封建歷史上的特權階級

然而到了江戶末期,往日的貴族大戶難逃落魄的命運,那些下層武士的生活也急劇惡化。

很多都不得已而去從事農業和小商業。

山田洋次的《黃昏清兵衛》就是那個時期下層武士很好的寫照。

倒幕運動之後,日本進入了明治維新時期

然而作為維新主力的下層武士們,非但沒有得到應有的肯定,甚至被取消了曾經享有的特權。

到了1876年3月,明治政府頒布了「廢刀令」

禁止民眾帶到出戶,等於從實質上終結了武士的身份。

這一事件直接引發了一系列下層武士的暴亂。

而這部影片的故事,就發生於1876年至1877年之間

這一年,在美國南北內戰中退伍的納森上尉,受政府委派來到日本為天皇訓練日本的第一支現代火器軍隊。

趁此機會,明治天皇決定徹底廢除掉武士這個階層。

而在一處偏僻的小山村裡,集中躲藏著一批武士

他們對於天皇將軍隊西化培訓的做法十分反感,於是以自立為政的方式向明治政府表達反抗。

顯然,這一做法引發了天皇的大怒。

他下令讓新訓練出來的現代化軍隊去圍剿這群叛變武士。

然而令百戰百勝的阿湯哥沒有想到的是——

火力強勁的熱兵器在這群訓練有素、組織嚴密的傳統武士面前如同一堆廢鐵

現代化軍隊全軍覆沒,阿湯哥也淪為了階下囚……

然而身為一名「俘虜」,阿湯哥非但沒有被囚禁,反而得到了座上賓的待遇,生活在渡邊謙飾演的武士首領勝元家中。

在武士村生活的日子裡,阿湯哥看到了日本傳統文化中謙遜克制的禮儀文化

爭強好勝、自尊自立的武士道精神。

正如露絲·本尼迪克特那本最有名的著作《菊與刀》中所言,日本文化是極具複雜性和矛盾性的:

愛美而黷武、尚禮而好鬥、喜新而頑固、服從而不馴。

在與勝元的交流中,阿湯哥對日本武士道文化生發出了深沉的敬意……

作為本片的主演,阿湯哥原先就對日本文化充滿好奇,尤其崇敬黑澤明那些刻畫武士的電影作品。

據稱,他是零片酬出演了這部片子。

而渡邊謙則是第一次說英語

不過有一點值得注意的是。

雖然影片中暗示是由負責訓練日本軍隊,實際上當時日本陸軍的建設和學習方向是德國。

影片的導演愛德華·茲威克,《燃情歲月》、《血鑽》、《光榮戰役》等影片已經帶給他足夠多的榮譽。

魚叔一個有趣的發現是,這位導演很有「男神緣」

《燃情歲月》收了安東尼·霍普金斯布拉德·彼特

《血鑽》收了小李子

《反抗軍》收了丹尼爾·克雷格

《愛情與靈藥》收了傑克·吉倫哈爾

他執導的很多影片,大多是表現宏大歷史背景下,個體的掙扎和無奈。

而這些,恰恰又是最能夠感染觀眾的。

攝影師約翰·索爾,也是愛德華的老助手了。

《燃情歲月》、《勇敢的心》、《細細的紅線》、《雲圖》等都出自他之手。

他是唯一一位連續兩年獲得奧斯卡最佳攝影的攝影師(1995年《燃情歲月》、1996年《勇敢的心》)。

從情感上來講,觀眾往往更偏向於同情帶有悲劇色彩的那一方。

在武士道精神熏陶下的武士群體們,隱忍克制的性格和對完美的極致追求,都能夠在很大程度上令觀眾產生敬畏之心。

此時銀幕前的觀眾和阿湯哥的心情可以說是一樣複雜。

然而,個人的意志再強大,也終究抵抗不了時代的洪流。

即使粉身碎骨,也終將被裹挾著前進。

在影片的最後,「最後的武士們」抱著一種赴死的決心,與明治政府進行最後的決鬥。

一邊是殺傷力巨大的槍火巨炮;

一邊是金戈鐵馬的肉體之軀。

勝負,早已定下。

槍林彈雨中,身著盔甲的武士們穿梭於現實,但那神情和身形又分明帶著古風。

在陽光的照射下,恍惚迷惑,不知究竟身在何處。

他們心中只有一個信念,去尋找那曾經存在存在,卻再也不曾見過的那些場景,和那些人們。

當勝元最後倒下的時候,看著周圍奮戰而死的同伴,他流著淚說:

他們……都很完美。

而之前圍剿他們的軍隊,都集體脫帽行禮

天皇之命不可違,但所有人都知道,這些人真正配得上「武士」二字

日本的武士,可以說就是這麼一個被時代推到巔峰,又被時代所淹沒的特殊群體。

每個人的命運,當然都要靠自己奮鬥。但遺憾的是,還要看你所處的時代。

在歷史向前的車輪面前,沒有人能夠阻擋。

這是來自最後的武士的悲涼,也是感動。

就像現在這個端遊不如前的時代,很多玩家還在堅守著一份戰鬥的熱血,對端遊的情感,保留著對古人的風骨。

一直沒有從遊戲中走出來的俠客就和《最後的武士》一樣,他們的熱血一直都在。

大漠、孤煙、鷹隼、駱駝……類似《東邪西毒》的經典鏡頭在這支影片中重現

在重返黃金時代的道路上,他走過了荒村老店,看到一尊英雄雕塑的坍塌。

只一位鑄劍人,仍在堅守著理想。

他走過一片古戰場,周遭只傳來圍觀者置若罔聞的冷漠。

現實太沉默,甚至讓我們一度忘了過去那股揮灑不盡的熱血。

但抬頭望去,那面熟悉的戰旗,依然在不遠處的山崗上飄揚。

現實中的我們大多是沉默的,我們把熱血和所有「不為我而戰”的付出,似乎都放進了遊戲。

也許只有回到那裡,現實中的沉默才容易宣泄。

一起戰鬥的黃金時代的執著追尋,正是每個「武士」讓人為之折服的原因吧。

《大唐無雙》手遊今日正式公測,重逢,熱血江湖。點擊閱讀原文不妨一起到遊戲中體驗#不為我而戰#的激情。

敬大唐無雙六年5000萬「武士」,願所有堅守那份感情的兄弟能夠再次重逢,在黃金時代。

喜歡這篇文章的人也喜歡· · · · · ·

我被這部播放量超200億的韓國動畫,笑出了八塊腹肌

中國太需要這樣的電影,可惜拍不出

2017年一整年的大片,全在這裡了!

好一場鹹濕的春夢,讓每個清醒的人都高潮了一把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