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霸道小姨欺辱了10年,我這樣做出反抗……

微信號:百思不得姐

微信號:bsbdjie

  我父母因為一場意外走的早,九歲那年,一個陌生男的把我接回了他家,他對我說的第一句話就是對不起,以後他會把我當至親對待。

  後來我年紀大了,漸漸懂事了,才知道我父母的離開完全是因為他,至於具體緣由,我卻一直找不到答案。

  他讓我叫他舅爺,說他比我爸大一輪,輪起輩兒來就是這樣。

  我違心的叫了八年,這八年來,舅爺對我很不錯,饒是如此,我依然恨他,還有她那個寶貝女兒……

  舅爺對我再好,也好不過自己親生的吧!

  每次舅爺出去給人跑貨車,他的寶貝女兒都會欺負我,有次她把給狗吃的剩飯扒我碗裡,等我吃完了,她才告訴我那是狗吃過的。我捏著喉嚨在廁所吐了半天,等我想質問她為什麼這樣做時,她驀地給我一巴掌,冷冷的說你還真把自己當個人了?我捂著火辣辣的臉龐,竟然不敢反駁,不怕別的,我就怕舅爺回來,她一告狀舅爺就把我給攆滾蛋了!

  我一直有個夢想,就是完成大學,然後當一名合格的白領,娶妻生子,過上正常人的生活!

  而一旦我離開舅爺,或者說舅爺不打算再養我,我就是沒日沒夜去工地給人搬磚,也付不起昂貴的大學學費!

  於是我忍,一直忍,到後來,竟成了一種習慣……

  那天,舅爺外出務工。

  小姨帶了個男人回來,那男人年紀約莫三十來歲,穿的挺洋氣,一看就是社會上混的不錯的那種。我剛進屋,就聽見倆人在臥室嚼耳朵,房門都沒關,剛開始我沒注意,自顧自回房間辦作業。小姨比我大六歲,交男朋友再正常不過,可是把男人帶回家,還是頭一次,盡管如此我也沒有過問的權利,假裝看不到是最好的選擇。

  冷不丁的,我聽到一種奇怪的聲音從隔壁傳來,像是小姨的叫聲,而且夾雜著小姨喊話急促的喘息聲,我趕緊站了起來,以為那男人欺負她,推開房門就要過去。

  沒等我捏緊拳頭,站在門口的我霎時間震住了,身材性感的小姨被那男人壓在身上,男人的手不斷遊離在她的腹下,我看著呆住了幾秒,心跳不禁加速。

  忽然間,小姨了一聲,反手給了那男的一巴掌。

  那男的立馬停住了,頓了半天說:琳琳,對不起,是我太著急了,我就是想……」

  他話沒說完,些許是注意到小姨的目光不對,猛地回過頭,剛好看到站在門口手足無措的我。

  中年男人罵了句媽的,舉起手就要揍我,我做出要擋的姿勢,然後就聽到小姨喊了句住手,她嫌隙的看著我,感覺就像是看一坨屎似的。

  我低著頭,知道自己又幹了件愚蠢的事情,接下來不用想就知道會得到應有的懲罰……小姨連抽了我三巴掌,問我是不是精蟲上腦了,敢偷窺她了。我想解釋,但忽然覺得很無力,一直以來我沉默慣了,這一次我依舊放棄回擊,任憑她打,等她打累了,罵了個,我再捂著腫起來的臉默默的回屋。

  我不會哭,也從沒哭過,覺得一個男人活成我這樣沒有資格還手,更沒資格哭泣。

  令我沒想到的是,舅爺大晚上回來後,不知道什麼原因。

  一腳踹開了我的屋門,二話沒說從床上揪起我就是一頓暴揍,等他把凳子摔我身上的時候。我忍著痛半跪在地上,剛好看到小姨坐在客廳裡抽泣,然而眼睛裡卻透著狡黠的目光,仿佛什麼心頭大事終於得逞了似的。

  我瞬間就明白了,舅爺疲憊的打開屋裡的燈,點著一根煙,盯著我時臉上劃過一抹錯愕,他頓了頓說你臉怎麼了?

  我沒回答,而是淡淡的說:打夠了嗎,打夠了我就睡覺去了,明天還要上課。

  舅爺傻住了,看著我一時說不出話,本來怒氣沖沖的他忽然抱著頭走了出去,看著他略顯駝背的背影,還有臉上的滄桑,我沒有絲毫同情和感激。

  你打我一巴掌,給我一個糖,我還得說謝謝了?我不是傻子。

  那晚我失眠了,不是因為整晚舅爺都在和她的寶貝閨女大吵大鬧,也不是因為家裡那只賴狗狂吠不停,而是覺得心裡空空的,這是舅爺第一次對我動手,打他把我從床上揪下來的瞬間,我仿佛失去了什麼,好像是尊嚴?可這玩意兒我什麼時候有過呢?

  第二天,小姨走了,據說是跟那個中年人去了帝都,那個地方我想都不敢想。而一夜之間,五十多歲舅爺看起來老了很多,像個花甲之年的糟老頭。

  那幾天我和舅爺如往常一樣,看起來不鹹不淡,雖然他不說,而且表面上對我更加好,但我知道,他寶貝女兒是因為我離家出走的,他如果不是覺得對不起我,一定也會把我攆滾蛋。

  舅爺出車後,我過上了一個人的生活,但很自在,就是偶爾看不見小姨,會覺得這個家其實並不屬於我。晚上洗澡的時候,再也不用等她把熱水用光,用冷冰冰的淋浴沖身上,然後瑟瑟發抖的跑被窩取暖,我想洗多久就洗多久。

  不知道是不是青春期的緣故,小姨走後,我竟然開始對女人產生了幻想,特別是那天無意間撞到小姨和中年男的在屋裡幹壞事,我心跳就忍不住加速,腦海裡總不自覺地浮現那日的畫面。

  那天晚上洗完澡,我突然冒出個念頭,找到小姨屋的鑰匙,然後做賊心虛的走了進去,屋裡仍然有小姨那特有的體味……光是聞聞,都覺得遐想翩翩。

  或許是長期壓抑的緣故,那晚我沒回自個屋,而是睡在了小姨的床上,然後做了個很長的春夢,醒來後床單還被我弄髒了。

  放學回來,心情難得放鬆下來,距離高考還有一個月,一個月後我就能考上大學,到時候做做兼職,再也不用別人施舍過日子了!想到這些,我對生活再次充滿了希望。

  一回家,我就感覺到不對勁,等看到客廳有一堆行李的時候,就立刻猜到小姨回來了。

  渾身打了個激靈,但我馬上安慰自己,還有一個月了,再堅持一下,都會過去的。

  小姨穿著蕾絲短裙,我連忙裝作自己剛進屋的樣子,低著頭回自己房間。

阿黃,你過來!

  我一個冷戰,忽然想到昨晚在她床上乾的壞事,尋思這要是被發現了,跳進黃河也洗不清了。小姨胸口起伏,喘著氣兒道:一點眼色都沒有,過來幫忙。

  我連忙說好,然後悄悄瞄了眼小姨紅撲撲的臉蛋,心裡七上八下的。

  感覺到小姨對我說話的口吻有些改觀,我尋思八成是她跟那男的沒處到一塊,要不然怎麼會沒待一個月就跑回來了,心想那男的不是什麼好餅。小姨注意到我的眼神,怒道:你看什麼?我連忙搖頭,心虛的說沒什麼。

  小姨的上衣領口比較大,我不經意的看了一眼,小姨發現了,索性坐在床上看著我幫她收拾,奇怪的是,她竟然沒有發怒,或者打我。

阿黃。

  我愣了下,很膈應這個稱呼,家裡的狗叫阿虎,她卻經常用叫狗的口吻叫我!我忍著怒意望向她,誰知小姨指著床單道:你待會幫我把床單洗洗。

  我霎時間覺得後背涼颼颼的,趕忙說好好。

  小姨趴在床單聞了聞,皺著鼻子道這是什麼東西啊?她忽然盯著我道:阿黃,你是不是進我屋子了?

  我趕緊搖頭。

  小姨切了聲道:諒你也不敢!

  我害怕被她發現,連忙試著轉移話題道:小姨,你在帝都過的怎麼樣?

  小姨一怔,臉上劃過一抹難以察覺的表情,淡淡的說:挺好的。

  我連忙過去把床單撤下來,灰溜溜的扔到洗衣機裡,然後長舒了口氣,再次見到小姨,我反倒沒有了以前那種敬而遠之、又恨又怕的感覺,相反竟然敢正視她了,尤其是趁她不注意,偷看她的那種感覺實在是太爽了。

  其實說實話,小姨的身材、臉蛋,就算是放到我們學校也是數一數二的美女,尤其是成熟女人的那種風韻感,都是一般女生不能比的。

  在廁所的時候,我接了個電話,是同桌小徐的,在班裡我們關係是最好的。小徐為人仗義,而且從來不會歧視我是個孤兒,把我當親哥們,因為他的緣故,我在班裡也沒什麼人欺負。他給我打電話,是通知我參加晚上的同學會。眼看畢業到臨,大家各奔東西的時候也到了,趁著這個時候,在班導默許的情況下,班長組織了一次同學聚會,算是高考前最後的放鬆。我本來不打算去,一來在班裡我很少說話,人緣有限,有我沒我,大家早就習慣了;第二,就是參加同學會要AA制,統一的結果是男生逃100,女生掏50,主要是女生喝酒的少。

  然而100塊錢對我來說,也是個天文數字,我每周的生活費才50塊,拿出100塊出去消遣,太浪費了。

  小姨走過來問我誰打的電話。

  我頓了下說是同學。

  她沒再搭理我,而是一把推開我說滾一邊兒去,然後就把廁所門關上,緊接著我就聽到裡面傳來電話聲。我心裡挺來氣的,特別是聽到小姨發出嗲嗲的聲音,更是冷笑了兩下,忽然間我聽到一個熟悉的名字,立馬猜到她是在跟中年男人打電話,我尋思原來她倆還沒散呢!小姨一邊嬌滴滴的問他什麼時候能見面,一邊賭氣的說你怎麼這麼忙,連陪我的時間都沒了。

  我心裡好笑,心想原來你也有低三下四的時候。

  回屋的時候那條癩皮狗對我齜牙咧嘴的,記得小姨不在家的時候,它老乖了,這不主人一回來立馬變樣,我二話沒說就給了它一腳,踢的這傻鳥嗚嗚叫。小姨從廁所出來後,黑著臉道:又怎麼了?

  我說阿虎不小心把凳子撞到了,摔了一跤。

  小姨皺了皺眉頭,捏著手機道:怎麼變得跟你一樣蠢了,真沒出息。

  我咬著牙沒吭聲,憤怒的低下了頭,拿我跟一只狗比不是一次兩次了。

  我故意道:小姨夫他人呢,你們不是準備去帝都發達嗎,怎麼又回來了?

  小姨驀地回過頭,先是吃驚,大概是沒想到我會出言諷刺她,緊接著她上前給了我一腳,差點踢到我要害,她穿的高跟鞋,而且是那種根底很高、很尖的,就算沒踢到要害,也疼的我立馬蹲在了地上。我冷笑了下,忍著痛沒說話。

  小姨一字一句的道:張阿黃,你給我記住,你不過就是我爸收養的一條狗而已,你給我記住了,別以為我不在兩天,你就翻身做主人了,告訴你,在我眼裡,你連阿黃都不如,阿黃見了我都知道搖搖尾巴,你個白眼狼!

  小姨冷聲道:還有,我沒有去帝都,只是暫住在朋友家而已。

  我心想是那個姓林的老男人家吧,這些日子你們翻雲覆雨,可把那個老男人伺候好了,要不然人家怎麼會不鳥你了,八成是玩膩了。這種話我也就只能在心裡裝著,如果說出來,小姨一定會把我轟走的。

  在屋裡復習的時候,我注意到小姨一直在發微信語音,那個埋怨的眼神,淒幽的聲音,活像個深閨怨婦,然而對方回應寥寥。基本上是小姨發了五六段語音,人家才回個我現在在XXX,回去再說……或者是好的,嗯,知道了。我雖然覺得這男的混蛋,但想想小姨也不是什麼好東西,有句話說的好,表子配狗,天長地久。

  我忽然覺得不甘,姓林的那個人渣都能玩的女人,我竟然只能在他面前低頭哈腰,願打願挨。我告訴自己,總有一天,我會抬起頭做人的。

  那天晚上,我喝的有點多,加上人生中第一次身邊圍著那麼多人,我沒把持住,喝高了。去廁所的時候,還是小徐背著我去的,吐了半小時,小徐又給我買了瓶牛奶,腦子算是活動了。

  小徐五大三粗的,又能喝,在廁所門口陪我抽了兩根煙,就又回去繼續戰鬥了。我一個人坐在廁所台階上,來來往往的大都是喝的有點高的,此起彼伏的噪音讓人神志不清,時不時還有幾個左擁右抱的從我身邊走過。KTV的美女很多,不一會我就看的眼花繚亂了,覺得暈乎乎。直到一個聲音把我叫醒,我一抬眼看到一個穿著白襯衫,摟著個身著暴露的女人往廁所裡面擠,我坐在旁邊還被他踢了一腳。

  我一抬頭,看到的是一張胡碴臉,有點熟悉,戴著個眼鏡,看起來斯斯文文的。

  倆人一股腦紮進廁所,不一會兒就聽到輕微的哼唧聲從裡面傳來,大概過了五分鐘不到,倆人就從裡面出來了。那女的化著濃妝,細長的大白腿惹人註目。我順著白腿往上瞄了一眼,剛好看到那張胡碴臉,我頓時一驚,那人喝的有點多,也看了我兩眼,沒說話,摟著那女的就走了。

  我忽然有種幸災樂禍的感覺,心想怪不得小姨在家裡獨守空房,無論怎麼傳呼,人家姓林的都對你愛答不理,敢情是有了新歡,想到這兒,我更加覺得小姨是個不要臉的賤女人。

  回去的時候,班長讓男生分別護送女生回家,最好是兩兩一起,最後我和小徐還有校花蘇小歆、張敏一塊走的,小徐對校花有意思不是一天兩天了,加上他在學校混的好,盡管蘇小歆說了好多次不喜歡他,班裡依然沒人敢跟他搶。這種護花任務,除了小徐,也沒有別人的份。

  路上我和張敏走在後面,小徐守在蘇小歆旁邊,路上我和張敏有一搭沒一搭的說了幾句話,我不愛說話,張敏也是書呆子,等她到了家,蘇小歆突然提出要自己走,小徐舔著臉說不放心,怕遇到壞人,這個點出租都沒了……蘇小歆氣的臉都白了,最後她突然指著我說,讓他送我回去。

  眼看蘇小歆真的怒了,小徐也有點不知所措,看著我說那也成。

  小徐一個勁給我使眼色,然後小聲給我說了幾句話,意思是讓我多幫她美言幾句,最好能套出蘇小歆以後準備考哪個大學,我糊裡糊塗的點點頭。

  我打小就有自卑感,和蘇小歆走在一起,我習慣性的跟在後面,有時候看到她那美麗的背影,只覺得我們根本不是一個世界的,好像兩個平行空間。她偶爾回過頭看了我一眼,而我就低著頭不緊不慢的跟著,也不敢看她,蘇小歆快到家的時候,突然回過頭問了我一句張寧你以後準備去哪兒上學?我愣住了,她狐疑的看了我一眼,我這才結結巴巴的回答道:不知道。

  蘇小歆說以你的成績,可選擇的學校應該很多,然後就走了,空氣中彌漫著清淡的香氣,酒精的刺激仍然讓我感覺暈暈的。

  回到家,小姨還沒睡,客廳、廚房、臥室的燈都在開著,我輕手輕腳的走進去,然後把燈關閉,以前我晚自習回到家小姨都是不允許我開燈的,理由是費電,每次我都是摸著黑沖涼。

  你死哪兒去了?

  我打了個冷戰,這時小姨從屋裡走了出來,穿著薄薄的睡衣。

  問你話呢!

  我說:同學聚會。

  小姨上來就給了我一巴掌,我當時沒注意,回過神時,小姨的眼睛裡充滿了憤怒,我咬著牙道:你幹什麼?

  我包裡的五百塊錢呢?小姨質問道。

  那種尊嚴被踐踏、再踐踏的感覺再次襲來,我想吼,但忍住了,低聲道:不知道。

真是個賤坯子,豬狗不如的玩意兒,我爸把你的良心都養給狗了嗎?竟然敢偷錢了!?小姨沖我喊道。

  我攥著拳頭,默默的強忍著這種突然襲來的壓抑,小姨又給了我一巴掌,我動都不動,把腦袋扭到一邊。

  好啊,你膽子肥了,敢偷錢去良辰KTV玩了是吧?

  我心裡一震,尋思她怎麼會知道我到良辰KTV聚會?轉念一想,肯定是姓林的說的,我又無奈又恨,這狗日的一定是害怕自己背著小姨出去偷吃被我告發,然後趕緊擺了我一道。

  小姨舉起手又要打我,她個子比我矮一頭,每次打我都要踮起腳,而這次不等她揚手下來,我已經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小姨大吃一驚,沒想到我會反抗,隱忍了十年的我。

  在她眼裡連阿虎都不如的我,竟然抓住了她!

  小姨一急,猛地推了我一把,我因為喝高的緣故,沒站穩,一下跌倒在地,而小姨也順勢倒在了我的懷裡,那種熟悉的味道撲面而來,想著她一直欺負我,虐待我,還有她和林記在一起時候的賤樣子,我心裡就氣不過,一把抓了上去……

未完待續,後面的內容更精彩!

「↓↓↓」繼續閱讀請點擊下方「閱讀原文」觀看哦!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