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在五分鐘的時間裡認出一個哈佛商學院的畢業生」

微信號:假裝在紐約

微信號:mr-jiazhuang

1、

忘了在哪裡看到一個笑話,「如何在五分鐘的時間裡知道對方是哈佛商學院畢業的」。

答案是,他自己會告訴你。

這個笑話的本意,大概是嘲笑哈佛商學院畢業生身上那種不可抑制的優越感和虛榮心。就像是剛買了名貴奢侈品的女孩,總是有意無意要展示那個醒目的標籤。

但是根據我的經驗,要判斷對方是不是哈佛商學院畢業的,其實不需要等他們開口告訴你,甚至都不需要五分鐘。

不光是哈佛,許多商學院學生身上通常都有一種獨特的、與眾不同的氣質——或者更確切地說,不是氣質,是氣場。這種氣場強大到,只要他們站在你面前,你就會接收到其中不一樣的訊息,敏感地覺察到他們和其他人不一樣。

你會發現他們的目光是堅毅的,語氣是堅定的。當他們說起自己正在做的某件事或者想要做到的某個目標時,你能聽出他們內心澎湃的激情。你也許不認同他們的目標,甚至不認可他們做事的方式,但你不得不被他們的激情所折服和感染。

用一個英語單詞來形容,就是「driven」。

2、

「Driven」這個詞,和英語裡其他許多概念一樣,很難在中文裡找到一個完美的對應。你可以把它理解為有抱負、有雄心、有企圖心、志向遠大、心懷夢想,但把這些詞全都放在一起,也不能概括「driven」的全部內涵。

你也可以把它理解成拼命的「拼」,但「拼」和「driven」還是有點不一樣。當我們說某個人「很拼」的時候,通常強調的是他們外在表現出的鬥志昂揚,但「driven」更多的是強調那種來自內心深處源源不斷的動力。有些時候,「蠻拼的」還帶著一絲揶揄和不屑,但「driven」就很少有這樣的貶義語境。

有一篇叫《那些driven的年輕人》的文章裡有一段話,把「driven」說得很形象:「大概可以想像一個人,不知為何認準了一個終點,從此風餐露宿,跋山涉水,披荊斬棘;不看周圍的風景,也不願駐足停留;生病腐爛的軀體,可以自己下狠心砍下,曾經的夥伴手足,也能突然遠離;哪怕拼到氣息奄奄,也唯有到達,才能獲得一個平靜滿足的微笑。」

從詞源的角度可能更容易理解一點。「Driven」是「drive」的被動語態,而「drive」的意思是「駕駛」、「驅動」。每一個driven的人,都是一台自行驅動、動力永續、高速飛奔的自驅車,「不計氣力,不論過程,不怕等待,不擇手段,專心一致,只為抵達」。

當然不是只有商學院的人才稱得上driven,你去看看這世上各行各業的成功者,大到喬布斯和馬雲,小到你身邊每次考試都拿全年級第一的同學、公司裡那個每天早上4點鐘給你發工作郵件的老板、或者在全世界跑了幾十個馬拉松的朋友,除了極少數天賦異稟或者運氣奇佳的人,大多數成功者都有這種driven體質。

套用一個已經用爛的萬能句式,「不是每個driven體質的人都能成功,但成功的人必然有driven體質」。

3、

舉一個我最近看到的例子,法拉利的創始人恩佐·法拉利,就是一個具有典型driven體質的人。對恩佐·法拉利感興趣的,可以去看一部傳記片,2003年的《法拉利傳》(Enzo Ferrari),這是一部應該和喬布斯傳放在一起看的作品。

這部片子虛構了一個記者的角色,他不請自來去採訪晚年的法拉利。對著記者,法拉利先生回憶起了自己漫長而傳奇的一生。

片子的巧妙之處在於編劇設計的兩次反轉和懸念。第一次反轉是在採訪的過程中,法拉利發現這個來採訪的年輕人並不是真正的記者,於是逼著他說出了自己真實的身份。

第二次反轉出現在電影的後半部分,法拉利再次發現這個假記者撒了謊,他聲稱的第二個身份,仍然是假的。

在電影的結尾,那個年輕人回過身意味深長地看了法拉利一眼,然後消失在茫茫的迷霧裡。至於他的真實身份到底是誰,我這裡就先不劇透了。

除了這個巧妙的結構,電影好看的地方還在於展示了法拉利如何白手起家,如何一手打造曾經創下無數輝煌的法拉利車隊和法拉利的汽車王國——其中提到的許多細節,都體現著恩佐·法拉利身上的driven體質。

比如,他在十歲的時候就迷上了賽車,並且夢想要造出「世界上最快最漂亮的車」。他甚至用木板塗上紅漆做了一輛簡易的木板車,並且在和其他小夥伴的比賽中遙遙領先。

坐在這輛木板車上,他大聲叫著「faster than you」沖向終點的情景讓人印象深刻,「faster」從那時起就成為了他窮盡一生所追求的目標。

年輕時他因為家道中落,一度過得非常落魄。最困難的時候,他一個人在冬天寒夜的公園裡坐了一個晚上。他曾經在自傳裡這樣寫:「在都靈,我坐在公園的長椅上,沒有工作,失意萬分。家庭沒有了,父親死了,哥哥死了,萬念俱灰,徹底絕望。我就坐在長椅上,哭了,哭得很傷心。」

哭完以後,還得找工作。

經人推薦跑到菲亞特公司去求職,對方說,「我們剛剛解雇了幾百個人」。普通人遇到這樣直接的拒絕,可能馬上就放棄了,但他說,「那正好,我可以加入進來。」

對方說,我們沒有車隊。法拉利回答說,那正好,我幫你們建一個。

Driven的人正是這樣,遇到困難,他看到的反而「正好」是其中的機會。

但現實是殘酷的,最後菲亞特仍然沒有給法拉利機會。在走出菲亞特公司的那一刻,法拉利回頭用不容置疑的語氣說:請你們記住我的名字(有意思的是,幾十年後,法拉利公司和菲亞特並購,法拉利的名字成為了菲亞特的一部分)。

再後來,幾乎一無所有的法拉利又跑到Alfa汽車公司,提出要接管對方整個賽車部門。對方帶著懷疑問他:你有錢來支撐這一筆投資嗎?

法拉利說,沒有,但我能讓你的車成為世界上最快的車。

對方說,你完全是空談。法拉利說,不,我不是空談,我有抱負,有夢想。

對方說,你的車不可能成為世界上最快的車,因為最好的汽車設計師維托瑞·加諾在菲亞特,我們給他開了最優厚的條件,仍然沒有把他挖過來。

法拉利說,那是因為你們的條件不包括夢想,夢想是會傳染的。

這一次,法拉利用自己的夢想說服了Alfa,得以成立了法拉利車隊,並且真的挖來了維托瑞·加諾和其他一批最好的汽車人才,從此開始創造出一個又一個輝煌的成就。

支撐法拉利這個傳奇的,就是恩佐·法拉利會傳染的夢想,是他身上的driven體質。

所以你看,有driven體質的人,他們的動力來源其實無非是兩點:第一,是堅定不移的目標,也就是夢想;第二,是不達目的誓不休的強大意志,也就是激情。

有了夢想和激情,driven體質的人就有了成功者的心態,我把它稱為「勝者人格」——堅信自己能夠成功,即使是處在逆境乃至絕境的時候也絕不懷疑自己,並且善於從逆境中找到機會。

也許並不是每個人都能成為法拉利、喬布斯那樣的傳奇,但不管做什工作,有怎樣的人生軌跡,driven一點,拼一點,總是沒有錯的。

至少,有一點激情和夢想,給你前進的動力,人生的路總會走得順利一點。

恩佐·法拉利先生的driven特質,是法拉利公司的靈魂,並且延續到了今天。

在他們最近請馮紹峰為剛上市的全新GTC4Lusso T拍的一則短片裡,我也依稀看到了那種「勝者人格」的閃光。

短片裡的馮紹峰,和他的好友、賽車手高華陽各自駕駛著一輛售價358.8元的GTC4Lusso T,在賽車場展開了一場巔峰對決。

馮紹峰輸了。但是他說,我們再比一局,目的地我來定,路線自由發揮。

這一次,他們把比賽的場地放在了上海的街道和江南水鄉的巷弄。不管是寬敞的通衢大道,抑或濕滑的鄉間小路,GTC4Lusso T超凡的全路況性能都能完美駕馭,及時的油門響應、強勁的加速性能和完美的抓地力讓所有操作進行得行雲流水。

最終,馮紹峰如願以償地取得了勝利。

你看,這不就是當年法拉利先生的夢想,「faster than you」嗎?

新浪微博 / 微信 @假裝在紐約

聯繫郵箱:[email protected]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