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晨:沒事跳跳槽,挺美好的

微信號:東七門

微信號:dongqimen

邱晨有一個外號,叫柯基。

原因很簡單,腿短。

在朋友中,調侃邱晨腿短是家常便飯,邱晨自己和周帥兩人樂此不疲。別人以為這是她的痛點,然而對於她自己來說卻是G點。

在家人眼中,她是頻繁跳槽的孩子。

她曾在《奇葩說》中說過:「小時候我們總是問爸媽一個很簡單的問題就是,咱們到底是從哪來的呀,現在父母想知道的也非常簡單,就是孩子,你到底要往哪去呀。」

父親希望她擁有穩定的工作和生活,而偏偏她生來好奇心重,畢業之後跨行又跨業。在一次活動直播中,她問父親:

「我總換工作,你是不是特別不開心?」

爸爸回答:

你去追求自己喜歡的生活,去做自己喜歡的事情,我們父母在旁邊,就關注著,就看著,就分享,或者說是欣賞。我們自己覺得也是一件很快樂的事情。

邱晨哭得泣不成聲。

她獨立、堅持自我,但她也像所有的兒女一樣,期待和父母平等對話,不想讓自己的「任性」傷害家人。這條獨木橋很難走,是我們每一個人必須面對的,「自我」與「關係」的平衡。

在邱晨問到「你是不是真的相信我不結婚也可以有很好的人生」時,爸爸說出了父母對子女最好的期冀。

「我和你媽媽和天下父母一樣,都希望你到該成家,該生孩子的時候,正確時間做正確的事情,這是生存的規律。但是,我們相信,憑你的智商和情商,你肯定有你的原因。婚姻雖然是美好的,但人生還有很多美好的東西值得我們去追求」

她永遠在做自己人生的主人,無論去哪,她內心都堅定地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麼。

所以,她的居無定所,並沒那麼可怕。

在邱晨媽媽六十歲生日的時候,她在微博上寫了一篇文章,其中說到:

上年紀後,老爸開始沉迷於大提琴,老媽則愈發喜歡電影和旅行,這相伴一生的興趣,以及對世界永不磨滅的好奇,都是我從他們身上繼承的最好的東西。

馬東東也曾經在採訪中說到:

「我扛不住自己的好奇心,我的彷徨和猶豫,最終都會敗給我的好奇心。」

邱晨也是這樣的人,對世界永不磨滅的好奇,這也可以當成我們對她的一種理解。

好奇心驅使,她從記者跳到編輯,再半路出家去做設計師。

她這樣評價自己:沒底線的辯手和不靠譜的記者,幹不下去的編輯和半路出家的設計,沒動力的創意人和穿拖鞋的創業者。

看似分心,看似不專,但她卻在每一行中都做得風生水起,當記者時很早期就開始寫封面大稿;半路出家做設計師,現在都仍自己做著「設計急診室」;熱愛辯論,從各種辯論賽一路打到《奇葩說》。

在辯論場上,冷靜觀測,熱切勘察,讓邏輯也能有趣、有理、有用。

在第二季《奇葩說》決賽時,馬老師宣布她奪冠後,薇薇姐上前和她擁抱。這個擁抱,總感覺除了「恭喜你奪冠」之外,還有更深的感情。也許是多了一份「我就知道是你」,但又好像是「我就知道是我們」。

就這樣,她閃著光芒,一舉拿下第二季《奇葩說》的冠軍。

當知道薇薇姐和蟲仔是多年好友,再被科普「活潑老僵屍」的精彩事跡後,終於知道老友的相伴,那種精神上的互相欣賞是多麼的有趣。

終於,在今年活潑老僵屍如了多年前的願,一起創了業,做了自己喜歡的事。邱晨也又多了另一個身份,她口中的「穿拖鞋的創業者」。

關於辯手和創業者的兩個身份,她自己這樣解讀。

她在多種身份之間切換,她是朋友中的幽默柯基,她是親人身邊的大英雄,她是事業中的探索者。

在我們的世界裡,她是腿長一米八的「邱晨蟲仔」。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