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酷的安迪沃霍爾,是一個萌萌的聖誕節迷

微信號:良倉

微信號:iliangcang

聖誕是不變的熱門話題,即便是在沒有聖誕傳統沒有聖誕假期的中國,聖誕也似乎比三天假期的新年還受歡迎。昨天,國際著名拍賣行Christie’s結束的一場拍賣中有幾件Andy Warhol聖誕題材的作品。而翻回三年前,同樣是Christie’s的名為‘A Christmas Thing’的網上拍賣,帶來的竟是100件Andy Warhol手筆的與聖誕相關的攝影、印刷、繪畫作品。

Andy Warhol和聖誕?這個搭配稍微有點詭異。聖誕,這種傳統市井氣的節慶,Andy Warhol,先鋒、前衛、實驗藝術家,too cool for christmas不是麼?然而好像真不是,這位「Pope of Pop」 波普教父真的和聖誕能無縫連接。

▲ Andy Warhol與作家Truman Capote。Capote是《蒂凡尼早餐》的作者,Warhol的情人。

在他的書《The Philosophy Of Andy Warhol》中有這麼一段話,「聖誕節時你得去銀行領新鈔放在文具店買來的信封裡當小費。等你給門房小費以後,他就開始請病假或辭職,而新的人對你沒印象」,Andy Warhol在1970年代寫下這段話時,已經是極度富裕。介於他的名聲,這或多或少呈現出的是一個守財奴的小氣形象,但這並不影響他準備禮物、創造「禮物」、「包裝禮物」的天賦。

▲ Christmas Card for Tiffany & Co- Andy Warhol 1954年

年輕時的Andy Warhol被《蒂凡尼的早餐》的作者Truman Capote吸引,幾乎每天都給他打電話,然而Capote並不怎麼待見他,覺得他就是那種「不會有任何希望的可憐人」,但卻在一個聖誕節收到Warhol送的一只他畫的金鞋後對他的印象大為改觀。剛到曼哈頓的Andy Warhol成為了一名商業插畫師,除了給時尚雜誌畫那些鞋履、手袋插畫,從1956年到1962年,Warhol一直為蒂凡尼設計聖誕賀卡。

▲ Andy Warhol的鞋履插畫。他的插畫獨特而異想天開,暗藏對照片與圖像的摹寫。沃霍爾時不時使用他母親的可愛而古怪的手寫字體,他古怪的鞋廣告畫為他獲得了最多的名聲,這些畫作漫不經心還有墨跡污點。

▲ Andy Warhol Christmas card

他畫水果構成的聖誕樹;他畫餐桌上的馴鹿裝飾;他畫果籃滿裝的食物和美酒;他畫禮物,打開的或者是沒被打開的,壁爐旁的玩偶、木馬、聖誕糖果……那些美好生活。這些部分商業部分個人的畫面是Andy Warhol美國夢中的完美聖誕,是這位在匹茲堡最貧窮區域長大的Andrew Warhola作為拜占庭天主教徒每年1月6日才能慶祝的錯位聖誕。

▲ Andy Warhol和地下絲絨樂隊(Velvet Underground)。地下絲絨原是在小酒館駐唱的地下樂隊,被Andy當上他們的經紀人後,逐漸登上國際音樂舞台。

即便是不提這些聖誕主題,縱觀Warhol的作品,他的名人情節,他的凝聚力、包裝能力;他的商業天賦、平等意識,都是超級符合聖誕實利卻普遍、通俗卻民主的大眾化集體節慶性質的。

Party Animal

▲ Edie Sedgwick和Andy Warhol

團聚、Party、慶祝、享樂,這些幾乎是聖誕節慶的精髓,而剛剛好,沒有這些也幾乎就構不成Andy Warhol。Warhol是紐約赫赫有名的社交動物,Max’s的夜店執掌門人,Studo 54的社交常客。早年就開始向電影明星寫信索要簽名照片,並且無論在什麼情況下都帶著照相機和錄音機。Warhol不會錯過任何一個慶祝的機會的,不管是被大眾捧紅的偶像celebrities還是值得參與的party,甚至是更進一步地去創造偶像。

▲ Andy Warhol-Marilyn Monroe

▲ Bob Dylan在Andy Warhol的Factory,1965年,Dylan手上是Walhol畫的《雙面貓王》Double Elvis(Ferus Type)。

當1951年金色夢幻小姐月歷上的那個金髮裸體女郎瑪麗蓮.夢露登上《生活》雜誌封面,Warhol便通過復制Gene Komman在電影《飛瀑欲潮》拍攝期間拍下的夢露半身照,完成了《藍色夢露》,並進一步通過絲網印刷復制出一系列以夢露為主題的作品。而後,Warhol將流行偶像批量運進他的工作室——「工廠」Factory:貓王、馬龍.白蘭度、伊麗莎白.泰勒、奧黛麗.赫本……1970年代,尼克松訪華,中美關係大幅改善,毛澤東的形象頻繁出現於美國報紙,這位東方的共產主義領軍人物,「在世者中最有名的人」,Warhol當然也沒有錯過的可能。

▲ Andy Walhol-Mao-1972年

▲ Andy Warhol 的Factory既是紐約市的一所普通房屋,也是整個美國波普文化的風暴眼,在這裡匯集著來自世界的靈感、金錢和聲名,從明星到政客到作家詩人。

Warhol的「工廠」內部被刷成銀色,本身便如同是一件裝置,這裡是Party狂歡的場所,是毒窩,是影棚,是批量生產偶像的廠房。基於Warhol最為人熟知的名言「每個人都能成名十五分鐘」,在「工廠」運作的鼎盛時期確實創造了不少明星偶像,Edie Sedgwick和Viva便是最典型的例子。Warhol花大量的時間與「工廠」的演員們進行交流,演員也花大量的心思取悅他,因為他可以決定誰能成為他電影中的下一個明星。

▲ Warhol以膠片制版和絲網印刷,為明星們製作的肖像。他的作品往往同美國的名人和商業緊密相連,反映商業社會下人們的迷茫。

▲ Andy Warhol拍攝John_Lennon寶麗來1971。主動來到「工廠」等她的「15分鐘」的Solanas在與Andy Warhol一次交涉未果後,朝Andy連開三槍。因為槍傷不得不住院的Andy發現了即拍即得的寶麗來,他用這台寶麗來Big Shot拍攝下了大量名人的冷峻表情。

同時,他的名人肖像捕捉到他們的特質,怒目而視的滾石主唱米克.賈格爾;戴著橙色墨鏡沉思的約翰.列儂;留著絡腮鬍子的史泰龍;掄起拳頭準備出擊的拳王阿里……名人的形象也變得符號化概念化商品化。

▲ Andy Warhol-After The Party

Commercial Artist

平等民主是聖誕作為傳統節慶的本質,而商品化、消費主義,是聖誕的歡慶脫不掉的一層外衣,這也是Andy Warhol這個商業藝術家所堅持的。上層名流是他的創作題材,日常生活、平民消費同樣也是。Warhol的民主與平等思想是徹底的,藝術從來就不是高高在上的。

▲ Andy Warhol. Coca-Cola [3]

正如他所描繪的:「這個國家的偉大之處在於,在美國開始了一個傳統,在那裡最有錢的人與最窮的人享受著基本相同的東西。你可以看電視喝可口可樂,你知道總統也喝可口可樂,麗斯·泰勒喝可樂,你想你也可以喝可樂。可樂就是可樂,沒有更好更貴的可樂,你喝的與街角的叫花子喝的一樣,所有的可口可樂都一樣好。」

▲ Brillo Box,1964。沒有做任何加工改造,Andy Warhol 只是將超市的肥皂盒復制並放大,這被看作是對傳統藝術的嘲諷與顛覆,表現了大眾文化的通俗性與流行性。

▲ 被拍賣的Andy Warhol美元

高中時期的Andy Warhol, 父親的離世讓原本就一貧如洗的家庭生活更為困難,為減輕母親的壓力,他利用課餘時間兼職打工。他在小超市裡當收銀員,每天往貨架上壘千篇一律的可口可樂玻璃瓶、金寶湯罐頭和簡易包裝洗衣粉,清點成沓的美鈔現金。曾經是收銀員的Warhol對於鈔票的親近程度超過任何標榜拜金的現代藝術家,他不止直接繪制鈔票,還用近似偽鈔製作的刻印方式,製作1美元的整版200張顏色深淺不一的「鈔票排列」——《200張1美元》。

▲ 《金寶湯罐頭》Campbell’s Soup。當Warhol想要尋找一種與眾不同的主體形式,開畫廊的穆裡爾·拉圖建議他畫一些他最愛的東西,幫他想出了湯罐頭和美元標誌的點子。1961年11年23日,Warhol給拉圖寫了一張50美元的支票,作為她為他想出湯罐頭點子的報酬。沃霍爾為他的首個主要展覽繪制了他著名的金寶湯罐頭,他號稱他幾乎一生都在午餐時喝這種湯。

和美國其他孩子一樣,Warhol從小喝媽媽做的金寶湯,看電視、報紙、戶外廣告上的「金寶娃娃」廣告,金寶湯罐頭便是他對於藝術的理解:通俗、快銷、廉價、靈活、大量復制、有生命力、幽默、性感又迷人。他也愛可口可樂,在佳士得拍出了將近六千萬美元的《可口可樂》單色畫作,簡潔、機械、富於廣告意味的畫面已經醒目的商標,便是Warhol「藝術即商業」的直接表達。

▲ Andy Warhol的剪貼簿,童年是形成的習慣。童年的Andy Warhol不幸患上西登哈姆氏舞蹈症,被迫休學一年。母親擔心Warhol會因自卑而出現社交障礙,便找來各種流行電影雜誌、舊報紙和漫畫作為素材,提供工廠紙箱、剪刀、膠水等工具,鼓勵Warhol剪切、拼貼,以及他想要得到的任何方式來創作。

Catholic

▲ Skull – Andy Warhol, 1976。Warhol在1976年以骷髏頭為主題創作了一大批作品,並瘋狂迷戀上這一主題,並且會經常頂著骷髏頭自拍。

聖誕本身是一年一度的宗教節日,慶祝耶穌的誕辰,而教徒祈禱的儀式感源自定期不斷的重復,作為虔誠拜占庭天主教徒的Andy Warhol,一直以來都保持著去教堂的習慣。這或許是Warhol會熱衷於聖誕最不可忽略的一個原因。

▲ Andy Warhol the last supper系列之一 1986年。這一系列也是由美國藝術家所創作的規模最為龐大的宗教題材系列作品。

他絲網印刷的畫作中顏色與構圖不斷變換,造型卻從未改變的的明星被不斷重復,夢露的紅唇、貓王的臀部、毛澤東的臉部輪廓。Warhol認為重復可以讓人發現新的樂趣,當無趣的主題被不斷重復,美感應運而生。而重復性同樣也是工業生產的特質。

▲ Andy Warhol The Last Supper (The Big C), 部分 1986。畫作中Andy Warhol將神性與凡俗並置。

Warhol的最後一個系列,可能也是他最為宏大的一系列《最後的晚餐》最是他宗教熱衷的體現,就像他會選擇名人、政客、明星作為他的創作素材,達文西最具知名度的蒙娜麗莎也曾是他的創作靈感,當然不難想像,耶穌在這裡便會是他的創作對象。

▲ Andy Warhol (from The School of Life)

人本就是多面的,即便是先鋒、前衛藝術家也有他大眾形象背後的另一重身份,就像Warhol說的「To be living ‘Life Between Roles’ that’s my favourite」。然而同樣也如他所說,「你只需要看著我的繪畫、我的電影和我的樣子,這就是我。在這些表面之下什麼也沒藏著」。

▲ Andy Warhol,Christmas Tree(ca. 1957)

👆最好的聖誕禮物都在這裡

點擊圖片查看

良品推薦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