厭食症:驚情四百年的少女殺手,仍然在我們身邊遊蕩

微信號:果殼網

微信號:Guokr42

很難想像一只討厭水的魚怎樣生活,可有些人卻不能和維系自己生命的食物和平相處。厭食症就是通過這樣殘酷的手段一點點地蠶食生命(尤其是年輕女性的生命)的。但,對於厭食症,你了解多少?

厭食症是誰?

提起厭食症,顧名思義,你大概能推斷出他的作案手段:年輕愛美的女孩子,在他的慫恿下,節食減肥瘦過頭,終於被他陷害。

其實你只說對了一半,神經性厭食症分為兩個亞型:限制型(restricting type)和暴食型(binge-eating/purging type)。限制型厭食症最符合我們的印象,精神疾病診斷手冊第四版(DSM-IV)規定,限制型厭食症的診斷標準為:

  1. 成人體重低於期待值的85%,生長期兒童體重增長減慢或停止,導致其體重低於期待值的85%

  2. 即使在體重偏低的情況下,也對增重非常恐懼。

  3. 對體型體重的認知扭曲,將體型體重與個人價值相關聯,否認目前體重偏低情況的嚴重性。

  4. 已有規律月經的女性停經超過三個周期以上(使用激素才能維持其月經周期者也視為停經)[1]。

而暴食型厭食症除了以上症狀,還可能有一次性吃下大量食物、自行催吐、過度鍛煉或者使用利尿劑、瀉藥等等行為,容易導致厭食症症狀被掩蓋,或與貪食症等其他攝食障礙混淆而不易診斷。

厭食症最早有據可查的病例始於1689年[2],在當時被認為是上流社會少女因為心情煩悶而引發的「神經性消耗症」。但其實,控制飲食直到皮包骨甚至香消玉殞的案例,在這之前就已有之。

能否超脫口腹之欲的享受,擺脫來自本能的限制,成了各種宗教靈修的著力點。13世紀的歐洲,信仰天主教的女孩子們為了表現自己的虔誠,常年僅以一點點食物果腹,視饑餓為洗脫原罪,誠心侍奉上帝的善舉。她們稱之為「神聖節食(Holy Anorexia或Anorexia mirabilis)」。就算因此而死,也是件值得褒獎的事情[3]。文藝復興之後,這種傳統才慢慢消失。

可隨著20世紀初時尚業的蓬勃發展,瘦削如平板的身材被所有潮人追捧,厭食症也再次借屍還魂,隨著芭蕾舞女、體操運動員和時尚模特一起席卷東西方世界,成為時尚界的「流行病」。目前全世界約有0.3%-3.7%的人患有厭食症,高發年齡在14-19歲,其中90%是女性。

如果說中世紀的姑娘們節食是為了追求信仰,那麼當代的信條就應該是完美主義。聚光燈下,所有瑕疵都無所遁形,觀眾們越來越刁難你在螢幕上的大餅臉、粗象腿。「好女不過百」、「要麼瘦,要麼死」——這個口號還真不是誇張,厭食症致死率高達10.5% [4],讓本是咬牙切齒的勵志語錄,多了幾分「壯士一去不復返」的悲壯。

疑幕重重:基因還是大腦?

若不是因為傳媒提供的各種「天後女星保持身材的秘籍」,你很難想到可以扣喉引吐來平復剛才吃掉一塊奶酪蛋糕的內疚;不是那些穿著清涼,纖腰不盈一握的封面女郎,你大概也不會對肚子上的遊泳圈如此恨之入骨。

心理治療師和大眾媒體之間的戰爭,從此愈演愈烈,從專業探討一直蔓延到社會生活領域,封殺過瘦模特,譴責宣傳蔬菜代餐、排毒飲食。似乎沒有了時尚圈,厭食症就能跟著銷聲匿跡。可事實上,這位少女殺手背景複雜,至今還讓人捉摸不透。

美國姑娘Rachael Farrokh飽受厭食症所苦,體重最低時只有18公斤,她在家人鼓勵下漸漸康復,並建立了FB主頁Rachael的康復之路來幫助其他患者。

童話裡拯救公主的騎士靠的是利劍BMW,21世紀拯救公主的科學家靠的是基因分析和功能性核磁共振(fMRI)技術。厭食症雖然跟家庭環境,親子關係,社會媒體影響都有脫不開的關係,但一直保持穩定的發病率和家庭病例的紮堆出現,說明它的發病機制必然有生物學證據

雙生子研究和家庭基因分析給科學家的假說打了一劑強心針,那些內疚的父母終於可以解脫了。研究證明,1,3,4號染色體上某些基因的多態性表達與限制型厭食症有顯著關聯[5,6]。而掌管饑餓信號感受和傳遞的一系列激素及其相應的基因調控——如生長激素釋放激素(Ghrelin)和刺鼠肽基因相關蛋白(Agouti-related protein ,AgRP)——將為我們深入理解厭食症的發病機制開辟新的方向[7]。

除了基因之外,大腦功能的變化也被科學家們密切關注。是什麼讓這些已經骨瘦如柴的少女還要拼命減肥,完全不顧自己可能因此活不下去的事實?腦功能失常引起的體象扭曲(Body Image Distortion)就被排在了黑名單的第一位。

借助fMRI,科學家已經鎖定了大腦背側頂葉系統和額前皮質-島葉-杏仁核系統這兩個功能區域。前者負責感知自己或他人的身體形態,尤其是其中的外紋體身體區,在厭食症病人治療前後明顯更活躍,說明這一區域可能是引起體象認知扭曲的關鍵區域[8]。而額前皮質-島葉-杏仁核系統與喜悅、恐懼等感情密切相關,它就像白雪公主裡的魔鏡,反復告訴你這世界上還有比你更瘦的人,讓你對自己的身體越看越不滿意 [9] 。

那些年,一起「瘦」過的傷

許多人減肥的初衷是為了身體更健康,殊不知卻害慘了大腦。我們的大腦其實是最挑剔的吃貨,它嗜甜如命,所有能量只靠葡萄糖供應;它還囤積了大量脂肪,包裹在神經細胞外圍。一旦營養短缺,大腦也無法幸免。厭食症患者在體重過輕時,腦組織出現萎縮,我們剛才提到的外紋體身體區(EBA)大腦灰質密度也有所下降[10]。

對,大腦也要吃東西

雖然經過治療,體重增加後,腦容量也會恢復正常,但更細致的研究顯示,這種損傷似乎並不是完全可逆的。文藝青年總說,傷過了的心無法復原,大腦受了虧待,也會在大腦灰質上一五一十的記錄下傷口,甚至痊愈後超過半年還能探測到灰質減少[11]。科學家們似乎挺欣賞這種傲嬌,於是命名也連帶文藝起來:疤痕效應(scar effect),說的就是那些曾經「瘦」過的傷。

雖說是少女殺手,厭食症的影響卻不僅局限於少女時期。體重過低會引起骨質疏松,卵巢早衰,不孕不育等問題,給未來的生活增添麻煩。與厭食症如影隨形的,還有其他心理疾病。厭食症患者伴隨抑鬱,焦慮等情緒問題和強迫行為的情況相當普遍,人格障礙的共病率也高於普通人。厭食症如果不及時治療,除了可能轉為慢性,還有大約40%的人從厭食症轉為神經性暴食症(bulimia nervosa),治療起來就更加困難。

自診小貼士:

懷疑自己有厭食症?

對照問題看看自己吧。

  1. 計算自己的BMI=體重/身高^2。如果小於17.5kg/m2,請繼續往下看。

  2. 覺得自己很胖,哪怕別人都覺得你體重正常或者已經很瘦了;無法想像自己增肥十公斤;保持清瘦的身材對你來說絕對是自信源泉。

  3. 有意控制自己的飲食,回避一切高熱量食物:蛋糕,巧克力,奶油,肥肉等等。

  4. 成年女性停經超過三個周期,成年男性性欲低下。

如果上面四條都符合,那可能你真的要考慮是不是該找個醫生問問了。至於吃嘛嘛香,減肥屢戰屢敗的姑娘們,你們可以偷著樂了。

慢慢恢復健康的Rachael Farrokh。

一個AI

……並不是在鼓勵你馬上叫個全家桶當宵夜,把手機給我放下!

美麗也是技術活

ID:PrettyNow

你們活兒姐換新Logo了!

還不趕緊關注起來!!

本文來自果殼網,謝絕轉載

如有需要請聯繫[email protected]

(歡迎轉PO到朋友圈~)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