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3,千萬別忘這6句血淚啟示!無論你在哪

微信號:三劍客

微信號:jiankesan

★更多精彩盡在微信公眾號:三劍客

來源/三劍客;文/嚴巖;錄音/敬一

核心提示:

①79年前的1937年12月,南京,血流成河,人間煉獄!倭寇屠城,侵略者製造了人類歷史最黑暗的一頁;

②79年後的2016年12月,日本自衛隊2架F-15戰鬥機,對中方正在巡航的戰機實施近距離干擾並發射干擾彈,危害中方飛機和人員安全;

③79年前歷史罕見的災難是如何發生的?當年的日本鬼子到底是怎樣的殘暴?回顧歷史,聯繫今天依舊危險的島國,究竟應該給我們每個人、給我們這個民族怎樣的啟發?

金陵城下祭亡靈,耳畔猶聞怨泣聲。12月13日,無論你在哪裡,請別忘了這段國殤

79年了,歲月可以撫平傷疤,可國殤深入骨髓,怎麼能夠忘懷?!1937年12月,南京,血流成河,人間煉獄!倭寇屠城,侵略者製造了人類歷史最黑暗的一頁;生靈塗炭,雨花石上凝結了中國軍民的碧血!

79年了,那場浩劫中幸存者僅剩百人,均已是耄耋之年。老人漸漸凋零,歷史的見證者漸漸消失。當日本右翼一遍又一遍地張狂翻案歪曲歷史,踐踏人類良知。「正義何在?」的吶喊一次次激蕩我們的靈魂,為了全中國,為了全人類,我們更加要銘記慘痛!

79年了,如今的南京城滿眼繁華,但依舊向世人述說著當年的錐心之痛、蝕骨之痛。當一個民族真正由大變強時,我們更應該不應忘記那些觸動民族靈魂的國殤。只有讓那段刻骨銘心地痛時刻警醒著我們,我們才能永不停歇地奮鬥!

這段人類歷史罕見的災難史是如何發生的?當年的日本鬼子到底是怎樣的殘暴?回顧歷史,究竟應該給我們每個人、給我們這個民族怎樣的啟發?今天,劍客君想說6句話:

第1句:日軍獸行,罄四海之竹不足以書其罪,傾九天之水難以洗其惡!

南京大屠殺的幸存者李秀英,曾被日本兵連刺37刀,體無完膚。面對筆者,古稀之年的她曾無比平靜地說:「58年過去了,皺紋已經掩蓋了刀痕。」

如今,李秀英老人已經與世長辭,連額上的皺紋也被掩埋了。但是,歷史的刀痕依然鮮亮——那不是她一個人的傷和痛!

走進南京大屠殺死難者同胞紀念館,寧靜肅殺,但始終有一個聲音提醒著前來參觀的人群:每隔12秒,會有一滴水從館內高空落下,叮咚,掉進黑色的「水面」,這聲音直扣心弦。這是在告訴世人,那30萬同胞,在持續6周的浩劫中,每隔12秒就有一個生命消失。

紀念館中那面黑色檔案牆,高12米、長20米,從負一層直插正一層,塞滿了密密麻麻得檔案夾,這裡面記載了1萬多名遇難者的資料。相比30萬的數量,這幾乎擋住所有視線的檔案牆竟顯得太過單薄,還有太多遇難同胞的故事無法展現。

利濟巷,從南京城市建築風格來看,是一條再普通不過的小巷。79年來,利濟巷2號、18號反復出現在數十名中國婦女的夢魘中,因為她們在這裡慘遭倭寇蹂躪。走進利濟巷陳列館,首先映入眼簾的是由13顆碩大「淚滴」組成的眼淚牆,凝重悲愴。

「屍體像漂流的木頭被浪沖了過來;在岸邊,重疊地堆積著的屍體一望無際。這些屍體可能有幾千、幾萬,數目大得很。」

「哭喊著的支那(中國)人被裝進郵袋中,西本(日本兵)點著了火,汽油一下子燃燒起來。就在這時袋子裡發出了一種無法言狀的可怕的喊叫聲。袋中人用渾身的力氣使袋子跳了起來,自己滾動……手榴彈在水中爆炸了,水面一下子鼓了起來,然後平靜下去。」

讀著這些當時日本軍官自己書寫下的日記,我全身的血液仿佛因為恐懼而凝結了。實在無法想像,這些暴行在79年前隨處可見。

第2句:沒有血性的民族和軍隊,就會被奴性填滿和左右!

1937年11月20日,國民政府宣布遷都重慶,12月初,政府機關全部撤離。碩大的南京城,民國的首都,竟然將行政責任委托給了包括德國人約翰•拉貝在內的十幾個西方人組成的「國際委員會」,這樣的政府談何保護國民?

12月5日,南京保衛戰打響了!可蔣介石此時依然寄希望於德國大使陶德曼從中調停,甚至向德國人表示「中國接受日本的所有要求」,這樣的戰爭談何堅守?

當時守城的主力是素有「中央軍精銳力量」之稱的三十六師、八十七師和八十八師,可國民政府怕這支王牌軍被圍殲,蔣介石以政府最高主管人的身份做出指示:「如情勢不能久持時,可相機撤退」,這樣的戰爭談何勝利?

不能忘卻,那是民族精神的沉淪。南京保衛戰中,全城宵禁,一些漢奸竟然用火把、手電筒引領日軍飛機轟炸中國軍人的彈藥庫、宿營地等重要目標。

南京淪陷,倭寇初入,漢奸竟然把藏身於民眾之中的守城官兵一個個指認出來,致使那些已經繳械的中國軍人活活被日軍刺死,為何漢奸如此昏聵?

城內處處是十幾名日軍士兵看守成百上千中國民眾的景象,南京城內幾十萬麻木的民眾面對倭寇燒殺搶掠不知反抗,只知無助地哭喊。

抗戰勝利後,那場在南京舉行的投降簽字儀式上,小林淺三郎鞠躬30度遞交投降書,何應欽鞠躬60度接過那一紙降書,到底誰向誰投降?為何民族如此軟弱?

第3句:實力並不是單純的數字對比,還需要氣勢如虹的精神刀鋒!

1936年底,中國陸軍220萬人,世界第一;日本陸軍25萬人,世界第八,但那場戰爭中,「世界第一」幾乎亡於「世界第八」。

南京保衛戰打響的時候,國民政府派出15個師11萬餘人,再加上城內憲兵和其他武裝總計14萬中國軍人,甚至還稍多於攻城倭寇,為何守軍迅速崩潰?

就連撤退的時候,號稱嫡系精銳部隊的高級將領們竟然棄軍先逃,談何保護腳下的國土和身後的百姓?

南京城破,8萬多身強體壯的城內守軍竟然放棄抵抗,脫下軍裝,任人宰割,為何要棄械接受殺戮?14萬守城大軍,如風吹塵土一般散了。

翻看當年約翰•馬吉保留下來的膠片,十幾個日本兵驅趕1萬多名中國軍人到長江邊進行屠殺,膠片記錄下了那一張張充滿恐懼的臉,中國軍人的眼神中滿是無助,滿是悲情,毫無生機,為何沒有一人奮起反抗?

如果當年守軍誓與陣地共存亡,城內外軍民一致抗擊倭寇,還會有30萬同胞罹難麼?可是,沒有如果……

第4句:日寇的變態行徑,究竟是如何產生的?

翻開世界近現代史,還沒有哪座城市像南京這樣慘遭異族軍隊的殺戮和蹂躪。德國駐南京大使館在發給國內的電文中稱:「犯罪的不是這個日本人,或者那個日本人,而是整個的日本軍隊……它是一副正在開動的野獸機器。」

世界在叩問:為什麼發生這場浩劫?為什麼日軍集體性的人性泯滅,行同獸類集團?

明治維新以來,日本脫亞入歐,割斷了源自中國的文化臍帶,態度也由仰慕轉為蔑視。在日軍眼中,「支那」根本就不是人,是征伐與消滅的對象,不需要有任何的憐憫和同情。

攻入南京城區後,日軍懷著征服者的瘋狂和為戰死者報復的仇恨心理,野獸般「實施徹底性掃蕩」,妄想「發揚日本的武威而使中國畏服」,從精神上摧毀中華民族的抵抗意志。

翻看近代日本侵略中國的歷史,日軍的暴行與侵略戰爭如影隨形——

甲午戰爭中,日軍曾對旅順屠城,五天內殺盡全城男女老幼約2萬人,只留36人埋葬屍體;庚子年八國聯軍入侵時,日軍首先攻入北京,燒殺搶掠;北伐戰爭期間,日軍在濟南製造「五三慘案」,屠殺我同胞5000餘人……

第5句:為避免邪惡的侵略戰爭再一次爆發,我們必須有抵抗侵略的強大實力!

拿破侖說:「世界上只有兩種力量——利劍和精神。從長遠看,精神總能征服利劍。」軍人不能沒有勇氣,不能沒有血性,更不能喪失精神。

在強敵面前,如果連抗擊的勇氣、拼殺的血性和犧牲的精神都沒有,潰敗勢必如大堤崩塌,一瀉千里。昭昭前世,惕惕後人。戰爭從不講道理,只講實力。

當年,我們的國家積貧積弱,注定困於黎明前的黑暗。如今,中國那段任人宰割、飽受欺凌的時代已經一起不復返了,我們從百年苦難史的踉蹌中站了起來,追逐著民族的輝煌。

當一代代從未經歷過災難的中國人不斷返躬內省,誰還能毀滅這樣的民族?誰還能遏制這樣的民族走向復興?這民族的自信,來源於大陸軍事實力的不斷提升,從如今中國軍人那炯炯有神、滿是英氣的眼神中,我們仿佛看到了這支人民的軍隊正在由大變強。

為了勝利我們一無所求,除了勝利我們一無所惜。這勝利,正是我們新一代軍人的使命。「脖子以下」改革的大幕已徐徐拉開,這改革就是為了勝利!

改革強軍的吶喊聲回蕩在中國軍人的心中,我們背負著30萬同胞的苦痛,為了捍衛和平而努力前行!

第6句:從現在開始,時刻警惕可能隨時發動襲擊的惡狼「日寇」!

10日晚,中國國防部罕見地對外主動發布消息,日本自衛隊2架F-15戰鬥機,對中方飛機實施近距離干擾並發射干擾彈,危害中方飛機和人員安全。

長期以來,日本在釣魚島附近海空域,以及進出西太平洋的國際航道上對我艦機實施跟蹤監視,並主動對外炒作發布虛假消息,挑動輿論渲染中國威脅論。

我們將79年前的國殤刻在心頭,為了維護國家主權、安全、發展利益而繼續前行,我們更需要時刻警惕可能隨時發動襲擊的惡狼「日寇」!

我們願為早日做到黨在新形勢下的強軍目標、建設世界一流軍隊的偉大勝利,抓住改革機遇,一鼓作氣,乘勢而上,砥礪前行。

軍人的最高標準是勝利,為了勝利,這國殤,我們不能也不敢忘卻。

79年前,如今被稱為「和平之花」紫金草,是南京城內很常見的一種紫色小花,它耐寒、耐旱,在貧瘠的土地上也能頑強生長,蘊含著無窮的草根力量。這小花見證了1937年倭寇屠城的暴戾!如今,她在戰爭的廢墟上頑強盛開,就像我們的國家,我們的民族!

79年後的今天上午,大陸自行設計製造的某新型導彈護衛艦保定艦、菏澤艦入列命名授旗儀式在江蘇連雲港某軍港舉行,標誌著兩艦正式加入人民海軍戰鬥序列。兩艦裝備了多套大陸自主研發的新型武器裝備,信息化程度高,隱身性能好,可單獨或者協同其他兵力攻擊敵水面艦艇、潛艇,具有較強的防空、反潛和對海作戰能力。

在雄壯的國歌聲中,鮮艷的國旗、軍旗、海軍旗分別在兩艦桅頂、艦艏、艦艉緩緩升起……

我們的征程是星辰大海,當人民軍隊的戰車、戰艦、飛機馳向遠方,那一刻,一定是紫金草盛開最美的時刻!

|三劍客微信公眾號原創;作者:嚴巖;錄音:敬一;資料提供:慕佩洲;轉載請註明來源

投稿|聯繫:[email protected]

無論你在哪,勿忘血淚史!

讚賞

人讚賞

閱讀原文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