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文藝女青年掙不到錢

微信號:十點讀書

微信號:duhaoshu

點上方綠標即可收聽主播邱晴朗讀音頻

文 |李筱懿

-01-

文藝女青年的時間花到哪兒去了

如果一定要區分,我的時間軸分為兩段:30歲之前,和,30歲之後。

30歲之前,我是一個矯情女青年;30歲之後,我才勉強向真正的文藝女青年靠近,哦不,此時已近中年。

矯情女青年時期,我有三個堅定而錯誤的價值觀:

第一,賺錢很惡俗,不值得掛嘴上放心裡。

我看不上賺錢這種與我高潔的文藝氣質不融合的行為,我喜歡的是詩和遠方,至於怎麼一輩子讀詩和拔腿到達遠方,我沒有具體考慮過。

我沉浸在《月亮和六便士》、《一封陌生女人的來信》、納蘭容若和倉央嘉措的詩裡,體會語言如音律般的美麗,和字裡行間流淌的充沛感情。

我覺得,一個談錢和惦記錢的女人,是粗鄙的。

因為我不惦記錢,所以錢也不惦記我。

第二,幻想能力強,動手能力差。

我並非完全不考慮賺錢,比如,我也曾經創過業。

那時,我和別人合開過一家叫「一打餐飲有限公司」的飯店,名字挺洋氣對不對?為什麼叫「一打」呢?因為有12個合夥人,全部是文藝女青年,湊起來正好「一打」啊。

可是,這個無厘頭的安排最大的問題是,每次開股東會都湊不齊人,12個人都能寫詩畫畫,卻不能端盤子刷碗,搞不懂客流量、翻台率、營收和利潤之間的關係。

於是,半年後,「一打」散夥了,我又成了「一個」。

我還註冊過一家叫「壹次心」的公司,什麼是「壹次心」呢?「李筱懿」的「懿」拆開來可不就是「壹次心」嗎?一生只動一次心,多麼文藝,多麼起架式。

可是,一點都不文藝的工商登記處聽不懂我的意思,把這麼美好的名字登記成了「一次性」,公司當然順理成章地開不下去了,我忿忿地認為,公司的倒閉完全由於這個不吉利的名字,你聽過哪個世界500強叫「一次性」嗎?

但是,至少我明白了,太文藝的人,連工商登記處都不理解你。

第三,被愛情耽誤了太多時間。

像所有文藝女青年一樣,愛情是當年的我生活最重要的內容:我喜歡過王大陸一樣痞裡痞氣的陽光少年,喜歡過眼鏡比啤酒瓶底還厚的學霸,喜歡過文藝氣質爆棚的清俊小生,喜歡過匪氣十足的霸道總裁。

只是,我沒有真正喜歡過自己,我喜歡誰就掏心掏肺全力以赴,恨不得把自己硬裝進他喜歡的模型,我完全忘記有「自我」這件東西,一旦愛起來,我的世界裡全部都是對方。

我迫不及待地希望得到別人的祝福,一次又一次給我媽看不同的男朋友。

從那時起,她就開始信佛了——她覺得我的行為已不再是人力可以解救。

遺憾的是,這樣的愛情,沒有一次善終,我每一次都傷心傷肺,元氣大傷。

更遺憾的是,我把精力都拿去談戀愛了,哪還有力氣賺錢呢?

-02-

什麼樣的文藝女青年掙到了錢

阿加莎·克裡斯蒂,推理小說女王,這個文藝女青年居然掙了那麼多錢。

金氏世界紀錄統計,阿加莎是人類史上最暢銷的作家,把她所有形式的作品加在一起,只有聖經和莎士比亞的總銷售量在她之上——她的書被翻譯成超過103種語言,賣了超過20億本。

她1956年榮獲「不列顛帝國勛章」和埃克塞特大學名譽文學博士學位;1971年獲封女爵士。她取得的榮譽加在一起,超越了「福爾摩斯」系列的作者柯南道爾。

阿加莎年輕時同樣酷愛文藝,甚至專程到巴黎學習演奏和聲樂,嗓音一度被認為相當有前途,她喜歡新鮮感和自我突破,但,她同樣具備關鍵時刻的理性,反復練習之後,她依舊無法克服表演恐懼症,於是理智地放棄了音樂家之路,轉而開始文學、小說、劇本的創作。

沒有作家只靠想像就能寫出優秀作品,阿加莎一戰時期在醫院做了兩年志願工作者,從病房護士成為擁有合法資質的藥劑師,她的藥物和毒物知識突飛猛進,同時,工作地點附近僑居的比利時難民們給了她靈感,她塑造出一個完全不同於福爾摩斯的比利時偵探:赫爾克裡·波洛。

動蕩而奇幻的生活,被她變成了紮實的文字。

她的愛情也並非一帆風順。

1912年,阿加莎與年輕的少尉阿奇博爾德在一次舞會上相識,兩人彼此間「陌生的新奇感」強烈吸引住對方,突然爆發的第一次世界大戰促成了他們於1914年聖誕節前一天完婚,丈夫隨即奔赴法國戰場,匆忙的新婚之後就是久別。

激情而倉促的婚姻注定不能長久,1928年,這對夫婦經歷了出軌、戰亂、親人去世之後,最終離婚。中年失婚,也許是阿加莎一生遭遇的最大傷痛,此後,她看世界的角度逐漸改變,作品風格更加深沉和內斂,她說:

人生有溫馨甜蜜,人生有長夜漫漫。

好在,一次失敗的婚姻打不垮她。

阿加莎繼續創作,在情感低谷期塑造了簡·馬普爾小姐這個終身未婚的可愛老太太太形象。猶如生活的補償,在朋友的考古研究中,她結識了比自己小16歲的考古學家馬克斯·馬洛溫,1930年再婚。

這段婚姻非常幸福,阿加莎甚至說了一句幽默的名言:「我再也不用擔心自己老去,我的丈夫是考古學家,越老的女人他越愛。」

他們的愛情持續了45年,直到阿加莎85歲時在馬克斯懷裡安詳離世。

一個掙到錢的文藝女青年,往往能夠把「文藝」直接變現,「文藝」不是她與現實割裂的刀片,而是在有點硬冷倔的世界裡自我取暖的慰藉,她像一個蒸不爛,煮不熟,錘不扁,炒不爆,響當當的銅豌豆,圓潤地支撐著自己的小宇宙。

-03-

真正的「文藝」,不會阻擋你的「錢途」

現在,我終於樹立了三個未必絕對正確,卻適合我的價值觀:

第一,生活除了遠方的詩意,更有眼前的茍且,眼前茍且不下去,遠方根本無法到達。

第二,有變現可能的才是夢想,無法做到的都是幻想;即便是夢想,也要有時間表和路線圖,腳踏實地一步一個腳印地走過去。

第三,愛情是人生的要素之一,但不是唯一,愛情情景劇最大的難度在於要找到一個能夠和你演對手戲的人,這個人或許在眼前,或許在天邊,或許得之我幸,但不得也要不了我的命,即便沒有心愛的「別人」,我自己的生活都將好好繼續。

自從有了這樣的價值觀和行動力,我的錢途逐漸好起來。

我慢慢從一個掙不到錢的矯情女青年,變成了心裡有理想,手上有現金的文藝女中年。

-背景音樂-

李宇春《會跳舞的文藝女青年》

安又琪《對味》陳楚生《經過》

-作者-

李筱懿,女性主義作者、媒體人。著有《先謀生,再謀愛》、《美女都是狠角色》、《靈魂有香氣的女子》、《百煉鋼成繞指柔》,公共號「靈魂有香氣的女子」。十點讀書經授權發布本文,轉載請聯繫作者。

-主播-

邱晴,一枚安靜的電台女主播。我在一座美麗的海濱小城,為你傳遞有溫度的聲音。微博:@晴晴晴晴是哪個情。

回復「晚安」,十點君送你一張晚安心語,祝好夢

↓點擊本文底部閱讀原文查看【十點讀書招聘】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