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人數被瞞報,洪災究竟有多少人遇難?

微信號:人民日報

微信號:rmrbwx

來源:中國之聲(ID:zgzs001)

記者:任夢巖、管昕

  2012年8月4日,受台風「達維」影響,遼寧鞍山岫巖滿族自治縣普遍受災,當地通報稱死亡5人,失蹤3人。但最近中國之聲收到一份村民匿名寄來的死亡人員名單,稱當地政府瞞報,死亡人數不止5人。這份名單是真是假?究竟有多少人遇難?當地政府是否存在瞞報死亡人數的情況?

  2012年8月5日,遼寧省岫巖縣大隈子村受災情況。圖片來源:新華網

戳音頻,聽新聞!

  2012年,受台風「達維」影響,遼寧省8月3號至4號遭遇入汛以來最強降雨過程,多地出現致災暴雨。其中鞍山市岫巖滿族自治縣普遍受災。當地政府官網8月6號發布消息稱:據不完全統計,目前岫巖死亡5人、失蹤3人。之後,再無死亡人數的公開通報。

  但最近,有當地村民匿名給中國之聲寄來一份死亡人員名單。根據這份名單,共有38人在岫巖「8.4洪災」中遇難,遇難者的姓名、年齡、家庭住址等信息,均被詳細地統計在內。

  岫巖匿名人士給央廣提供的死亡人員名單

  這份名單統計到的遇難者,大多集中在岫巖縣的偏嶺鎮、牧牛鎮、哈達碑鎮等鄉鎮,也就是當年災情最重的地方。為了核實名單的真實性,記者挨家挨戶一一進行了走訪核實。

  資料圖:2012年8月5日,岫巖縣大隈子村村民收拾財產準備離開。新華社記者 潘昱龍攝

  楊福珍是牧牛鎮南馬村於家卜居民組村民,她在那場洪災中失去了三位親人,丈夫、兒子和兒媳,大兒子兩口子死後留下一個4歲的孫女。記者找到她時,她反復念叨,還好有個小兒子,都不知道這幾年是怎麼挺過來的。坐在炕上,她邊包餃子邊給記者講述那個和親人生離死別的夜晚。

「我當時領著孫女在屋裡著急,爬上山,我就在樹林裡,在山邊喊我們家這幾個人的名字。於太銘、於學久、陳美玲….上下鑽著挨個喊,也沒有動靜。」

  楊福珍稱,發大水前,村裡為解決吃水問題在她家屋後,挖了一條深溝填埋自來水管道,但沒及時用水泥澆築或者用土砸實,導致暴雨來臨,其親屬為加固對岸的雞舍而陷入深溝。最後,三人的遺體在村民的幫助下被陸續找到。

「我兒子就被沖到離我們家不遠的地方,被樹攔住了。第二個被找到的是我丈夫,接著第三天,別人就發現了我兒媳婦。」

  一家三口人突遭意外,在楊福珍看來,不僅僅是天災,更是相關部門不負責任造成的人禍。她為此向各級部門反映要求賠償,始終未能得到支持。

  記者查看了於太銘、於學久、陳美玲三人的死亡註銷證明,戶口本登記事項變更和更正記載也顯示,這三人死於2012年8月4日。

  楊福珍在當晚失去的三位親人

  經過記者核實,牧牛鎮共有8人死於洪災。而在哈達碑鎮,至少有11人死亡。這11人的身份信息均和死亡名單上統計的信息一致。

  哈達碑鎮大魏村六道居民組村民張希全告訴記者:

  在哈達碑鎮溝湯村沈河居民組,記者找到了死亡名單上侯穎、唐文東、唐文友的直系親屬唐文生。他是侯穎的丈夫,另外兩人的親哥哥。

  在石灰窯鎮同江峪村大川居民組,村民唐興和向記者證實,他的3歲孫子也死於那場洪災。村幹部對於孫子遺體的處理,始終讓他想不明白。

  根據名單顯示,重災區之一偏嶺鎮在洪災中共死亡7人。記者實地走訪,共核實了其中6人的身份,與名單一致,1人因無法找到家屬而尚未得到核實。

  這7人當中,僅偏嶺鎮豐富村,在洪災中就有5人死亡。豐富村二組村民鞠忠誠告訴記者,2012年8月4號,她的妻子林淑香和叔伯嫂子王興珍,死於當天凌晨大雨導致的泥石流:

「從8月3號的九點鐘我就沒睡覺,開始巡邏,當時在場的,加上死去的和活著的,23個,當場死了2個。」

  鞠忠誠帶著記者來到了四年前被泥石流沖垮的房屋,至今房屋仍舊保留著當晚的場景,泥土、石塊和屋裡的生活用品裹雜在一起。

  梁金鳳和王興珍在這裡遇難

  鞠忠誠說,當時,她的妻子梁金鳳和親戚王興珍,就是在這裡被泥石流掩埋的:

「前後就10秒鐘時間,他倆就沒有了,梁金鳳死的時候才44歲。王興珍死的時候66歲,一直到現在我都不忘這事。」

  通過挨家挨戶的走訪調查,記者核實了死亡名單中的27人,其他死亡人員所在的鄉鎮,由於路途太遠,未能一一走訪。此外,名單中還有三人的姓名不全,無法核實。

  即便如此,通報死亡人數也和實際死亡人數相差懸殊。那麼,死亡名單背後究竟隱藏著怎樣的真相?

  這份有著38人死亡的統計名單可信度極高。從記者實地核實到的27人來看,無論是姓名、年齡,還是家庭住址均和實際一致。

  多位村民告訴記者,當地政府瞞報洪災死亡人數的事情,在岫巖早已不是什麼新聞。

  家住岫巖縣城附近的一位村民說:

「當時報的是8個人,差距太大了。我們知道的就不只這個數。我們大夥都有親戚,住牧牛鎮的、哈達碑鎮的,誰家親戚死了,攏一塊就不只這個數。」

  記者檢索相關資料發現,在論壇、貼吧等社交媒體上,至今可以看到2012年、2013年網友質疑岫巖8.4洪災死亡人數的相關貼文。當地對死亡人數的通報情況是怎樣的呢?

  圖片來源:百度貼吧

  記者查詢了當地權威媒體8月4日到9月1日的新聞報導,對死亡人數的通報提過一次,只是在8月6日的一則報導中稱,「據不完全統計,目前岫巖死亡5人、失蹤3人。」8月12日,遼寧省防汛抗旱指揮部通報稱,「據初步統計,遼寧省有59個縣(市、區)、259.4萬人受災,截至目前,暴雨導致10人死亡、4人失蹤。」

  檢索查找岫巖縣人民政府網站,如今只有一條災情新聞通報。

  該新聞稱當時全縣1人死亡,1人失蹤。

  當地政府官網2012年8月6日通報的死亡人數,之後查詢不到死亡人數的公開通報。

  之後,在各級媒體的報導中查詢不到對當地死亡人數的通報。此外,無論是2013年岫巖縣的政府工作報告還是鞍山市的政府工作報告,對2012年的工作回顧中,均未提及「8.4洪災」死亡人數。

  一位遇難者親屬說,通報死亡人數和實際人數差別這麼大,他們也不知道上級到底撥下來多少救濟款,他們應該領到多少喪葬費和安置費。

「我就想,為什麼欺下瞞上?如果岫巖縣發生的這些事,死的這些人都報上去了,國家說給我補多少,我得著多少算多少。為什麼不往上報?是什麼原因?」

  國務院2011年修訂頒布的《國家自然災害救助應急預案》和民政部制定的《自然災害情況統計制度》,均對自然災害的應急響應和信息報告、發布有明確規定。其中規定,信息發布堅持實事求是、及時準確、公開透明的原則。災情穩定前,受災地區縣級以上人民政府減災委或民政部門應當及時向社會滾動發布自然災害造成的人員傷亡等情況。

  但從當地政府官網和權威媒體發布的消息來看,對洪災死亡人數的信息並未及時發布。北京師范大學公益研究院院長王振耀曾參與大陸救災制度的起草,他表示,一般的自然災害,不涉及行政問責。

「災情信息沒有保密這一說,這麼多年第一次聽說有人還不報,死亡38人報8個?死亡30個人以上的災情,要啟動四級應急響應,民政部得去人。」

  王振耀分析,瞞報自然災害的死亡人數,要麼是地方主管對相關問責規定不熟悉,要麼就是有其他因素。根據相關規定,「對在自然災害救助工作中玩忽職守造成損失的,嚴重虛報、瞞報災情的,依據國家有關法律法規追究當事人的責任,構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其刑事責任。」

  清華大學公共管理學院副院長彭宗超認為:

「地方完全可以公布或者上報實際的死亡人數,獲得足夠的救助。但他們為什麼不報呢?因為一旦到30個人以上,就變成特別重大的自然災害,這裡面說不清楚有沒有人為的責任。除了天災,可能會有防災減災的疏忽。他害怕上面追責。」

  岫巖縣政府為什麼要瞞報死亡人數?8.4洪災,當地究竟有多少人遇難?災難預警是否及時有效?是否有人玩忽職守?雖然事件已過去四年多,但社會依然需要一份負責任的權威通報。


綜合央廣新聞(ID:cnr_cnr)

本期編輯:田豐、蔣波

覺得不錯,請點讚↓↓

閱讀原文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