仇恨「流行」:愚蠢的底層相殘,還是精明的集體錯誤?

微信號:港股那點事

微信號:hkstocks

>>>> 一、

又到聖誕季節。

美國的聖誕其實是一個悠長的季節:從感恩節(Thanksgiving Day)開始,一直到新年鐘聲敲響。每年從11月的第四個星期四感恩節開始,全美就開始進入一種溫暖、愉悅、興奮的節日氛圍中:親人團聚,交友派對,瘋狂購物,擁抱與親吻,互贈禮物和祝福……

這種氛圍下,你真的會感激生活,哪怕你只是一個流浪漢平時過得其實很艱辛。

這個叫美利堅的民族,只有240年的歷史,或許是這個星球上歷史最短的族群。他們也有過權利不受約束的「類獨裁」,也有過野蠻的對外征伐,也有過對土著印第安人的屠殺,也有過嚴重的種族甚至性別歧視,也有過傷亡慘重的內戰與同胞相殘……

但短短240年的時間,他們跨越了其他民族幾百年,甚至上千年都無法跨越的所有這些陰暗、醜陋的泥沼,同時創造了這個星球上最強大的文明:物質的,以及精神的。

問一個移民美國十多年的朋友,因何如此?他沉思良久,回答說:敬畏和感恩的文化土壤。這是每個美國人一出生就開始接受的教育,它們深入每個人的骨髓。對上帝的敬畏,頭頂三尺有神明,讓每個人的行事都有明確的底線。對親朋的感恩,讓大多數個體都有反思和糾錯的能力,都知道該往哪個大方向走。

他給我發來了川普當選美國總統後,耶魯大學歷史學教授斯萊德在Facebook上給出的20條關於普通人如何活著的建議——這些建議為大多數美國人所接受:

1. 別望風而降——獨裁者的權力往往是免費讓渡的,別望風而降;

2. 保衛制度——因為制度本身是靠不住的,它不能保衛自己;

3.保有職業倫理——政治越荒謬,每個人就越有責任保衛自己的防線;

4. 警惕政治術語——別一聽到「恐怖主義」、「極端主義」就激動;

5. 哪怕極端事件發生,保持冷靜——獨裁者總是利用極端事件集中權力;

6. 重讀經典——讀哈維爾的《無權者的權力》、奧威爾的《1984》、加謬的《叛亂者》、哈倫特的《極權的起源》、波莫蘭切夫的《一切都是假的,一切都有可能》;

7. 站出來——有些時候,總得有人站出來;

8.相信事實——放棄事實就是放棄自由;

9.了解——讀長文章,訂閱有操守的專業媒體,資助調查報導;

10. 社交——站起來,走出去,到沒去過的地方,認識陌生人,交朋友,與他們攜手;

11. 聊天——與周圍人聊天,看著他們的眼睛,要知道誰可以信任誰不能,如果社會崩壞,一切人彼此攻訐,你得知道社會的心理地圖;

12. 做點事——如果看到納粹標誌,把它取下來,別光走開;

13. 投票——不要放棄投票機會;

14. 資助——資助你認同的公民組織。你不資助誰資助;

15. 保護隱私——少發郵件,多當面談話;

16. 學習別人經驗——交海外朋友。現在的挑戰不是哪個國家的事,也沒有哪個國家會單獨拿出答案;

17. 警惕帶槍的人——那些帶槍的人,長期聲稱反體制,現在成為體制本身,這可不是好事;

18. 亂命不從——如果你有公職,願上帝保有你的良心,不從亂命;

19. 保有勇氣——你如無勇氣,誰有勇氣?

20. 留下榜樣——為後代留下真正愛國者的榜樣;

最後他補充了一句:這種底層人敬畏、感恩、思辨、擔當的土壤,深厚而堅固,政客和政府都無法改變。所以,大多數美國人其實根本就不擔心川普會亂來——這塊土壤不支撐。

>>>> 二、

一個月前帶兒子去了一趟雲南騰沖,瞻謁了國殤墓園,回來後,讀初中的兒子問我這樣一個問題:爸爸,我們為什麼沒有感恩節?我隨口回答:沒有就是沒有啊。過什麼節,是要政府來定的。他聳了聳肩,很明顯對我的答案不以為然。

上周吃飯,他很嚴肅地說了他的答案:我們沒有感恩節,是因為我們並不鼓勵感恩。所以才有人為了一個「技術比武」,不去看病危的媽媽最後一眼。就算鼓勵,也都是一種宣教式的,被引導去對那些很容易被證偽的對象的感恩。這種做法其實挺笨的,因為你很容易就發現你被教導要感恩的對象,完全不是那麼回事。

兒子尚未成年,但我鼓勵他全世界走,我很害怕他陷在每天電視裡不間斷的「手撕敵人」的抗日神劇裡,堆積仇恨、傲慢和偏見,更不希望他以為他眼前看到的,就是整個世界。所以每個假期,我都是竭盡所能,送他去世界各地走走,看看。在我看來,一個中國孩子的成長並不複雜,完全無需高大上的說教,送他去四個地方看看就好了:一個是朝鮮,看看中國以前的樣子,還想回去嗎?一個是美國,看看現代文明能達到的高度;一個是台灣,看看同文同宗的中國可能存在的另一個樣子;一個是日本,看看曾經的敵人,現在已經變成什麼樣子?去過這些地方後,再稍作比較,該怎麼想,該怎麼做,所有疑惑都會有清楚的答案。

在台灣、英國、美國,尤其是日本都多次走過以後,有一次我問他最大的感受,他想了想,一本正經地回答:我在那些地方沒感受到那麼多的仇恨。他們都挺普通、挺正常的,都在努力過自己的日子,他們並沒有關心我們在做什麼,在想什麼,也根本沒想把我們怎麼樣。我們應該沒那麼多敵人。

是的,其實我們真沒那麼多敵人,更無須那麼多仇恨。

之所以有,或許只是我們自己需要為自己找一個冠冕的借口,以堂而皇之地去逾越,甚至踐踏做人和行事的底線。

>>>> 三、

仇恨在中國如此流行,到底是因為文化、教育使然?還是說我們都是真正的實用主義者:我們每個人都需要一個敵人,哪怕是假想敵?

日本是一個天然的靶子,美國很不幸淪為另外一個。一個很有趣的現象是:3.2億美國人,至少有3億人在罵自己的國家,而13.7億中國人,至少也有10億人,天天在罵美國。

我穿梭中美多年,看到的是美國政府乃至眾多民間智庫對中國深入得可怕的研究與了解,而在中國看到的則多是對美國一種並無充足理由與邏輯,條件反射一樣的排斥、抵制甚至幸災樂禍——這種幸災樂禍在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以來表現得特別的明顯——從地方政府官員,到所謂的民間研究智庫,都自我感覺良好,覺得美國在衰落,中國在迅速崛起並替代。在特朗普當選後,這種自以為是的一廂情願再次喧囂塵上:很多人認為特朗普當選是美國人自作自受,是對我們的「神助攻」。

但我們看到了,2008年以來,美國花了8年的時間在做一件事:利用全球的寬鬆環境,迅速堅決地去杠桿、去存貨、調整經濟結構,直到今天順利走出來。而中國在過去8年時間裡則抱著僥幸,甚至幸災樂禍的態度在享受和透支著寬鬆、泡沫以及確定將要消失的傳統產業市場。

誰在利用這8年,誰在浪費這8年,顯而易見。上帝給過所有人機會。

其實最簡單的問題是:不去努力學習其身上的優點,卻去嘲笑甚至敵視一個GDP是我們的1.67倍,戰機速度是我們1.5倍(本世紀初就已列裝的F22 VS尚在研制中的殲20),貨幣在全球使用比率是我們的差不多20倍的國家,到底是妄自尊大,還是無知無畏?就算我們真的要和美國人打一架,總不能靠盲目的自信、影子銀行、城投公司,以及磚頭瓦塊去迎戰?

仇恨流行和泛濫,最終必然反作用於自身:所以我們看到越來越多扶老被訛、大眾肆意嘲笑甚至惡毒詛咒一個因女兒得白血病而想賣文掙點零花錢的,名叫羅爾的父親,諸如此類的底層相殘事件。

>>>> 四、

仇恨流行,說到底,還是與教育以及個體的思辨有關。教育方式塑造人格,人格的擴大就是文化,文化的結果就是文明——這些決定了底層人的思維邏輯與行為模式,自然也決定了社會運行的土壤。

但凡六、七十年代踏進校門的學生,應該都讀過以下文章:《寧死不屈的李敏》、《收租院》、《白毛女》、《半夜雞叫》、《草原小姐妹》等等,這些文章,說的都是地主階級的如何殘忍,反動派的如何窮兇極惡。這些在仇恨教育中長大的青年,之後很順利地淪為紅衛兵暴徒,一邊喪心病狂地破壞中國傳統文化,一邊用粗暴、令人髮指的手段,將不順從的「異類」狠狠批鬥,甚至活活打死。

作家李君貌如此評價這種仇恨教育:它倡導的價值觀,是一些反人性、反人類的東西:只講仇恨、不講仁愛;以牙還牙,冤冤相報;崇尚武力,打打殺殺;只講國家利益,輕視個體生命的價值。所有這些,都是與文明社會的價值底線,完全不相容。它培養出的,不是有愛心、尊重常識和理性的正常人,而是是非不分、人性泯滅的暴徒和打手。」

社會的輪回也就由此而來。

當然,這種「自我培育和縱容」的仇恨,會理所當然地反噬仇恨者自身。文革中多少人今天鬥完了別人,第二天自己就成了被批鬥對象。哪怕文革結束四十年的今天,這種殘餘影響依然未能消除——有朋友這樣回答為什麼倒地訛人的大都是老人:不是老人變壞了,而是壞人變老了。這批人大多數就是文革那種仇恨教育裡長大的,他們根本沒有底線,沒有尊嚴感和羞恥感,而且他們習慣了叢林法則,天然接受和熱衷底層相殘,所以他們訛的,往往也都是和他們一樣的底層人。

你真的認為羅爾是一個心地陰暗,十惡不赦的小人?以他那點可憐的財產,哪怕擱深圳,都絕對只是一個中下階層,我完全相信,他只是在女兒得了白血病後,想通過網路弄點零花錢補貼家用緩解壓力,然後絕無其他更大野心,更沒有傷天害理的惡意與破壞力。

但無數人在以正義的形象惡毒詛咒他:所謂的快意恩仇,一幅無比滑稽的底層相殘圖。

事實上,無論是俄國內戰中的水兵和工人、伊朗伊斯蘭革命的世俗青年,抄家的紅衛兵,屠殺猶太人的納粹沖鋒隊,甚至南美委內瑞拉福利政治的受益者。最終結局來看,他們不過是一群被無情操縱和玩弄的可憐人,這些破壞性群體在政治家眼裡都是只能用來摧鋒的炮灰,而非建立秩序的基石。在打垮政敵之後,此類群體要麼被鏟除,要麼被自己營造的環境窒息。

群眾都很難意識到自身長遠的利益在哪裡。全球石油儲量最豐富的委內瑞拉是最經典的案例:查維斯用短期的高福利許諾和誘惑,有效激發了民眾對政敵的仇恨以及對自己的支持,接受並放縱自己的仇恨與暴力邏輯。

這讓這個南美最富有的國家如今瀕臨破產。

實際上,直到今天,重慶還有很多人在感謝薄,所謂「為人民辦了實事」,但他們沒有看到,他「為人民辦實事」的錢,來自於整個重慶多少人一輩子打拼的財產被一夜沒收,人命被草菅,商業生態和契約原則不復存在,暴力剝奪成為紮根人民內心的天道原則。

至於這種扭曲生態下,下一個會不會輪到自己,沒有人在意。

如果我們內心始終充滿的是仇恨,那我們必然會永遠陷入互相傷害的囚徒困境,一直輪回,永遠也不會有走出來的那一天。

>>>> 五、

我並不懷疑國民心中天然有向善的那一塊土壤。我只是擔心的是,長期的仇恨文化如魚得水的示範下,我們會不會明知道這種做法是錯的,但出於需要,我們仍很精明、很刻意地去維持它?

錯誤如果是基於人們的愚蠢,雖然可能造成很大損失,但畢竟還有希望。人是會學習的動物。當他們不再愚蠢時,那些錯誤就會被調整和改正。

可是,如果錯誤是建立在人們精明的基礎上,那就真的是無計可施,束手無策了。人們越善於學習,越精明、越能幹,這些錯誤就越堅固,越難以撼動。

歷史上很多盛極一時文明的衰落,其實都源於此。

124日報導,歐盟資深官員Ladenburger19歲女兒Maria被一名17歲的阿富汗難民奸殺。Ladenburger在歐盟一直致力於幫助難民,女兒Maria生前也相當關注難民議題,常利用課餘時間到附近的難民中心提供志願服務,如今卻毀於難民之手。

Ladenburger怎麼做的呢?他強調不能把這件事和整個難民掛上鉤,他和他的妻子Frederika在一當地報紙上發表了一份宣示愛意的通知:「19年來,瑪麗亞是我們家庭‘奇異的陽光’,她將被我們銘記。我們感謝上帝賜予我們這份禮物,我們永遠與她同在。」

這,或許是一種真正的強大?

而仇恨的另一面,或許一直都是自卑和軟弱。

格隆匯聲明:格隆匯作為免費、開放、共享的海外投資研究交流平台,並未持有任何關聯公司股票。轉載本文,請務必註明來源「港股那點事」及作者。

峰會報名

由格隆匯打造的「決戰港股」海外投資嘉年華系列峰會自2016年10月19日(周三)至2016年12月30日,在全國8大核心城市隆重召開(深圳、杭州、上海、南京、北京、成都、廈門、廣州)!

首次將中國境內的海外投資這個特殊群體(海外上市公司,擬在海外上市的公司,海外投資者、機構、監管層)聚攏在一起,結朋交友,共商全球資產配置大計。

格隆匯真心誠邀所有對海外投資感興趣的朋友參加這次巡回峰會——這將是一次港股的「長征+北伐」盛會。期待您的參加!

第七站將於2016年12月20日(周二)廈門召開。

了解活動詳細內容以及報名方式請點擊閱讀原文,到場參會者均會獲得由「格隆匯」精心準備的精美禮品!

閱讀原文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