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菲有過好幾個男人,可也別忘了她還是某人沒有名分的妻子

微信號:超高能E姐

微信號:super_misse

【超高能E姐(微信號super_misse)】謝絕任何微信號和媒體未經許可轉載!轉載請後台聯繫,但歡迎各位轉PO到朋友圈


泥萌還記得之前討論的王菲「天價演唱會門票」嗎!?山頂都要1800,這個價格可以買到別的歌手的前排!

內場更是足足要7800,抵得過一台腎7~

可是人家是天後耶,就算這個票價也只用了32秒也賣光了!

買到票的網友還在微博上曬出了7800票價的伴手禮,手包+香水+定制項鏈,現在品牌商們只盯著讚助婚禮已經弱爆了好麼

這大概就是傳說中的「姐不在江湖,江湖上總有姐的傳說吧」

就算王菲很久沒有公開活動,但她日常中一點瑣碎的細節都能沖上熱點;

最近被刷屏的新聞是和小謝像老夫老妻一樣牽手遛彎;

然後夫妻雙雙把家還,拿鑰匙開門是真.老夫.老妻的既視感。

然後大家的焦點轉換到王菲的穿著,什麼樸素接地氣,什麼走下「時髦」神壇,畢竟兩個月以前去巴黎看CELINE大秀的時候是這樣的👇

but本組照片的核心不應該是拍拖嘛?誰下樓遛個彎還要穿成去時裝周的style,更何況高冷如天後!

自去年和小謝復合以來,二人被傳結婚、懷孕的消息成了月經貼,王菲的情史也隨之被一遍遍翻出來討論。

不過今天我們想聊的,是號稱「與王菲是沒有名分的夫妻」的一個人,熟悉王菲的人一定也知道,他是林夕

E姐科普

林夕,原名梁偉文,香港著名詞作家,專欄作家。

為張國榮、梅艷芳、王菲、張學友、陳奕迅、張惠妹、張靚穎、周筆暢等兩岸三地歌手的超過四千首音樂作品填詞。

代表作包括《怪你過分美麗》、《我》、《千千闕歌》、《紅豆》、《至少還有你》、《十年》、《雪狼湖》、《北京歡迎你》等。

林夕的原名叫梁偉文,林夕是個筆名,關於這個名字的來歷,網上留言最多的是簡體的「夢」自拆分而得

但問題是香港不用繁體字啊┑( ̄Д  ̄)┍

後來關於筆名的來歷被以訛傳訛,林夕只能自己出來解釋:

「最開始打算填詞的時候,很喜歡林振強,所以選擇了‘林’字,後來的確是看了簡體版的《紅樓夢》,見到林下面有個夕陽很漂亮,於是覺得不如就叫‘林夕’」。

簡言之,林是源自「林振強」,「夕」才是源自「夢」。可見林夕對於林振強的欣賞非同一般。

林振強。林夕曾提過林振強給夏韶聲寫的《空凳》說:「他有一首歌寫空椅子,但其實是懷念他的父親,寫得真的很感人。」

但林振強並非林夕走向詞壇的領路人,讓他走上填詞道路的,是黃霑和盧國沾等更早的填詞人,原因是他們包辦了早期香港大部分電視劇的主題曲歌詞。

中學時候的林夕,聽了電視劇《陸小鳳》片尾曲《鮮花滿月樓》後,覺得自己可以填出更好的詞,就在洗澡時開始了最初的嘗試,「現在有時想不到歌名我也會去洗澡,洗澡能讓我想到比較好的歌名 」。

劉松仁版的古早《陸小鳳》

林夕在接受採訪時闡釋自己如何走上填詞的道路時,將填詞比作「遊戲「我特別佩服他們能把一個特別複雜的電視劇(很多改編自金庸小說)濃縮在三言兩語之中,那麼精準地表達出來。從此,我就愛上這個遊戲了。」

不過二者相比,林夕還是更傾向於盧國沾,他曾在專欄裡拿黃霑與盧國沾的幾首作品比較,認為「如果對壘的話,盧國沾詞作的優勢是壓倒性的。」

1985年,林夕為鐘鎮濤所填《曾經》成為了他第一步發表的作品;1986年林夕正式入行,一邊給樂隊寫歌詞,一邊在《詞匯》上發表作品;

早年以本名在《詞匯》上發表作品的林夕

上個星期三,林夕度過了他55歲的生日,也意味著作為一個音樂填詞人,他在過去31年職業生涯裡親歷了一個港樂的黃金年代。

而他和王菲的搭檔,或許就是這其中的一個縮影。

—我是夕爺與菲姐的分界線—

1989年,還沒有成「夕爺」的林夕,和還不是天後的王菲第一次合作,那時候王菲還叫王靖雯。

移民香港後,跟隨戴思聰學習了2年聲樂的王菲,順利簽約新藝寶,並用「王靖雯」的名字發布了同名專輯。

用「王靖雯」是因為這個名字聽起來很「香港」,但後來王菲又義無反顧的改回了「王菲」。

《王靖雯》這張專輯一共收錄了10首歌,其中來自詞作林夕的是《無奈那天》

林夕後來透露,第一次給王菲寫詞的時候林夕心理是有疑問的:「聽說這個女生是從北京來的,唱粵語歌行不行啊?」

王菲的聲線給林夕的答復是肯定的,以至於在之後王菲的大部分專輯中,都可以看到林夕操刀的作品。包括《紅豆》,《開到荼蘼》,《人間》,《給自己的情書》,《約定》等經典。

長時間的合作,彼此的認知不斷深入,自然加深了二人的默契,音樂也就融入了彼此生活中:

比如林夕的詞意境唯美,但不免有些生澀的部分。林夕說,有些歌詞就連唱了歌的王菲也沒弄懂,但她的好處是從來不亂問,所以彼此才能合作十多年。

比如林夕和王菲都對佛教有所執念,王菲皈依佛門不用說,林夕也經常在歌詞和散文裡化用佛教用語。所以就有了《彼岸花》、《阿修羅》、《情誡》、《色誡》等。

林夕曾說:「我發現她信佛以後,我就更放心把多一些那些想法,放在她的歌詞裡面。」

比如1997年,王菲生下竇靖童之後,《人間》這首歌詞是林夕為童童所寫。

但願你的眼睛 只看得到笑容

但願你流下每一滴淚都讓人感動

但願你以後每一個夢不會一場空

——《人間》

再比如到了1998年,王菲與竇唯的感情破裂,恰巧林夕也處於失戀期間,他就寫了《暗湧》、《百年孤寂》等作品,以此鼓勵王菲、也鼓勵自己感情要「拿得起放得下」。

「背影是真的 人是假的 沒什麼執著

一百年前 你不是你 我不是我

悲哀是真的 淚是假的 本來沒因果

一百年後 沒有你 也沒有我」

——《百年孤寂》

生下竇靖童之後,王菲從新藝寶轉到百代唱片公司,林夕也大量的進行一曲兩詞——國語和粵語歌相同的曲但是完全不同的歌詞意境。

E姐科普

而此前填詞界的慣例是,只將文字修改一下,適合另一種語言的發音即可,意思、結構不做更改。

王菲產後復出的第一張專輯《王菲(97)》,她加入百代有個條件就是不再發行粵語專輯。

林夕卻為王菲寫了很多「一曲雙詞」,如粵語《償還》國語《紅豆》,粵語《情誡》國語《色誡》,粵語《笑忘書》國語《給自己的情書》等。

2003年,王菲發行最後一張專輯《將愛》,據傳為林夕布置了一次「命題作文」,就是王菲定歌名,林夕來填詞,這首歌就是《花事了》作為對四年前《開到荼蘼》的一個延續。

「開到荼蘼花事了」原本就是宋詩《春暮遊小園》中的一句,意思是到了最高興的時候卻也是該結束的時候,表示快樂的時間短暫。

《開到荼蘼》對林夕也意義非凡,曾經有採訪讓他在每個年代選一首對自己有影響的歌。他說,「七十年代是《家變》,八十年代是《忘記他是她》,九十年代……《開到荼蘼》,這是我自己的。」

不少港樂愛好者將這兩首歌視為二人之間感情的一種連結,《花事了》唱完後,王菲隨減少露面,經歷轉移到家庭,逐漸進入半隱退狀態。

現在王菲依然把大把精力投註在李老師身上

林夕與王菲的成長軌跡幾乎是同時的,相逢於微時,彼此成就走向各自事業的高峰。

當然,也不是誰離不開誰,或許只是一種因緣,成就了更好的彼此。

正如林夕所說:「王菲的氣質,性格是我偏好的類型。王菲對我的信任,也是千金不變的。」

—我是林夕與哥哥的分界線—

林夕與王菲相識時,林夕雖然已入行幾年,也遠未達到在詞壇呼風喚雨的程度;王菲更是剛出道。

但張國榮不同,林夕年第一次為哥哥寫的歌是1986年的《妄想》。那時林夕初出茅廬,但哥哥已經是天皇巨星。

一張舊照

1986年,經過倪震的介紹,林夕與哥哥相識。但是這次相識並不是晚輩的林夕去拜訪大明星張國榮,而是張國榮親自來林夕家裡。

林夕還在《天天向上》中回憶過這個初次相見的場景:「一部紅色的跑車,敞蓬的,他一個人開,fung的一聲就停在樓下。這個鏡頭,我這輩子都記得,太帥了。」

感覺夕爺當年也是小粉紅的迷弟啊

但是哥哥進林夕家第一句話卻是「你的屋子這麼小,怎麼住啊」,林夕還默默的怨恨了一下,心想「為什麼你要提醒我呢,房子真的是很小,很難放得下東西,可能那個時候我還沒有那麼多東西。」

後來林夕去張國榮家回訪,看到位於淺水灣寶華大廈的復式豪宅,覺得特別大,甚至林夕看樓盤的習慣,也是從去哥哥家的這個經歷開始的。

因為林夕除了填詞之外,從1988年開始投資房地產——這才是林夕最重要的收入來源,有「地產小王子」的花名。

用上千萬的投資收入養著填詞的愛好,可能也是林夕對填詞不會膩煩,一直保持熱愛的一個原因吧。

不過,談起和哥哥的第一次合作,林夕對自己的作品並不滿意

他曾說,「現在回來聽(《妄想》),不如不要聽,因為填得實在太差了,但那時我很開心,很盡力,當時我實在未成熟」

但是哥哥依然對林夕依然抱以很大的信任,1987年找林夕寫了《無需要太多》,這首歌在十大勁歌金曲中獲了獎。

不過二人的後續合作沒有進行太多,因為不久後張國榮選擇了退出歌壇。

1990年,在哥哥的「告別歌壇演唱會」上,林夕哭的最傷心的就是聽到《明星》這首歌。

看完演唱會之後,倪震開車接林夕離開,倪震一邊勸林夕別哭了,一邊在車上繼續放《明星》,惹的林夕抱怨倪震在「捉弄」自己。

不過好在1995年,張國榮又重回樂壇,在回歸之作《寵愛》中,林夕奉獻了總共十首歌中的三首詞作,其中包括經典的《追》。

在張國榮後來的所有作品裡,幾乎都有林夕的詞作。

1991年,張國榮第21張專輯《紅》。有種說法是,張國榮中後期的經典作品,大多數來自林夕的填詞,比如《追》,比如《春夏秋冬》,比如《最冷一天》。

其中《紅》這張專輯中的《怪你過分美麗》,在榮迷心裡有至高無上的地位。

哥哥和舒淇的MV,尺度不小,但女神真的好美~(舒淇後半段才出場)

不過林夕寫歌時並沒有意識到這首歌的重要性,當時聽到了旋律,「過分美麗」幾個字就跳進了他的腦海裡。

而寫這首歌的原因,只因林夕見別人都稱讚張國榮「靚」,所以想寫個更「厲害的」。

他說:「黃霑讚張國榮‘眉目如畫’,倪匡同樣讚他‘眉目如畫’,兩大高人都讚他‘眉目如畫’,我怎麼就不能寫一個更加厲害的《怪你過分美麗》?」

直到1997年才在演唱會上承認與唐生的戀情,後期作品也有了更多大膽的突破

2000年熱情演唱會上,張國榮請來了法國鬼才設計師讓.保羅.高緹耶為他量身打造了雌雄同體的造型。

可惜這次的造型遭到一些媒體「亂寫」,最主要的評語就是「妖」。

面對這些緋言緋語,讓.保羅.高緹耶一怒之下揚言不再給亞洲歌手做演唱會造型,直到十多年之後的李宇春,當然這些都是後話。

面對媒體的亂寫,張國榮曾在林夕面前破口大罵,林夕安慰並奉勸哥哥,找一家中肯的媒體接受採訪,爭取讓更多的人理解自己。

E姐科普

關於性向,林夕曾問哥哥為何不公開自己的性取向,哥哥的回答是:「我不喜歡在記者逼問之下說出來,我自有我的分寸。」

但林夕2006年倒是在杜琪峰的追問下婉轉坦承了,在香港商業電台的節目中,杜琪峰問《女人心》的創作。

林夕與杜琪峰

林夕答:「我寫時當自己是女人,望著床邊自己愛的男人,心裡面想和他安穩過一世。」

杜琪峰追問:「你以為自己是女人?」

林夕回應:「我可以做一個女人。」

《怪你過分美麗》之後,另一首經典《我》也在林夕筆下誕生了。

林夕曾毫不客氣的說:「我這輩子最光榮的一件事是幫張國榮寫了一首歌,名字叫《我》,有廣東版,有國語版,國語版還可以傳到內地呢。

關於這首歌,林夕還原過哥哥和他之間的一場對話:

「喂,你有沒有看過一出戲,叫作《假鳳虛凰》沒有?」

我說看過,怎麼?

「意思就是‘I am what I am’」。

我說「這樣啊,好,你等我來啦」

「你知不知道寫什麼啊?」

「哦,你想寫gay嘛!知道你威風,很驕傲的!行,像你一樣驕傲!」

《我》問世三年之後,哥哥縱身一躍,結束了一個時代。

消息傳來時,羅大佑正在接受一個訪問,記者問想說什麼,羅大佑說:「我最擔心林夕,他是張國榮的好朋友,我怕他感情上接受不了。」

羅大佑和林夕曾在音樂工廠共事,林夕曾表示自有機會跟台灣樂壇交流並開展寫國語歌生涯,羅大佑的幫助很大。

林夕曾自白:「有時候很後悔,在他病況比較嚴重的時候,我還寫一些很悲慘的歌給他。比如《玻璃之城》,就用玻璃比喻一段感情,很容易破碎。我為什麼還要寫這些呢?……」

但林夕也安心,自己平時拖延症上身,欠許多歌手的「歌詞債」無數,只有張國榮的歌,全部都完成了,不曾留遺憾。

—我是林夕終成夕爺的分界線—

1995年以後,林夕在香港樂壇的地位日益穩固,和wyman一道成為詞壇雙霸,慢慢變成「夕爺」。

歪門和幾分嬌羞的夕爺,2011Cash金帆音樂獎「最佳填詞人」由二人共同獲得

也是在1995年,香港同一屆歌唱新秀大賽,一次性選出兩位日後香港樂壇的重量級歌手——陳奕迅和楊千嬅。

無雙黨又可以牽出一段往事,各自安好不說也罷

林夕與Eason的合作無需多言,從《愛情轉移》到《十年》(當然真歌迷更愛所長的粵語歌,但不可否認這兩首歌對他的重要性);

Eason與夕爺

林夕耗時最長的一首作品就是給陳奕迅唱的《Shall we talk》。

2000年之後的林夕深陷焦慮症,某次打電話後與母親因瑣事發生爭吵,掛掉電話後又為爭吵而懊惱,就寫下了這首將父母與子女溝通的歌。

孩童只盼望歡樂

大人只知道期望

為何都不大懂得努力體恤對方

—— 《Shall we talk》

前幾年,香港某機構讓香港大學生票選最喜愛的十首粵語歌,《Shall we talk》位列其中。

而林夕將一首懷念哥哥的歌《不求人》也交給了陳奕迅演繹,林夕的解讀是,希望到了另一個世界的哥哥,可以無欲無求不求人。

Eason也曾在許多不同的場合表示,自己是哥哥的粉絲。

楊千嬅更是被林夕譽為「自己身上的一塊肉」。

林夕早期給楊千嬅寫的歌裡,傳唱度最高的就是《再見二丁目》。

這首歌是源起林夕的某次日本旅行,他與某位「密友」脫離了原本約定一起的其他朋友,打算成雙在日本街頭漫步,但是這位密友卻失約了。

原來我非不快樂,只我一人未發覺

—— 《再見二丁目》

林夕曾表示,這句是他寫過最傷感的一句話。

但多年以後,他出了一本書叫《原來你非不快樂》,似乎是之前的心結解開了。

坊間曾傳言與林夕相約遊日本的這個密友是黃耀明,黃耀明多年以後也翻唱了這首歌。

至於二人有否歌迷YY的曖昧,也只有自己知道了

但是把自己最私密的情緒寫給楊千嬅唱,足以證明林夕對她的喜愛了。

夕爺與fa

2010年,楊千嬅與丁子高舉行婚禮,夕爺致辭的一段話惹得fa大哭

林夕說:「當年,自己一把眼淚一把鼻涕,投身在千嬅身的感覺,寫了《姐妹》這首歌。舊年寫《真命天子》,我才醒起《姊妹》這首歌實在是為自己而寫,一方面我好高興千嬅由姐妹升級變新娘,另一方面我發覺,剩下的姊妹原來是我自己。」

據傳有一次王菲和林夕去唱K,林夕唱了一首楊千嬅的《愛人》,王菲還開玩笑說:「怎麼給她填得詞比給我的好?」

到楊千嬅的生日,他們也會一聚,圖為夕爺、華星三寶(梁漢文、楊千嬅、Eason)與DJ雲妮。

值得一提的是,林夕後期越來越放飛自我了,填詞的思路也更加開闊,偶爾搞搞重口味。

比如為「不走尋常路」的麥浚龍寫過一首《超生培欲》,開頭四句是這樣的:

沿著你早已絕版的臉抹下去

神情如鐵石從不累

難道你知我易哭所以笑下去

這一張嘴 隨地老天荒 不下垂

——《超生培欲》

對,沒有看錯,這首歌寫的是陰陽相隔的戀情,何言將其直接解讀為「戀屍癖」。

當然,林夕與他們的合作是彼此事業的錦上添花,這些故事我們有機會慢慢說。

只是林夕終成夕爺,哥哥與林夕的合作卻已是絕唱。

某年哥哥冥誕,林夕寫下了這樣的話:「散聚有時,風光無限。感激完美主義者哥哥為我們吹遍千嬌百媚的風潮。有空氣就會有風,風會繼續吹。」

另一方面,王菲的復出,讓我們有機會看到她與林夕的再度攜手。

《匆匆那年》裡「如果再見不能紅著眼,是否還能紅著臉」,空靈的唱腔和縹緲的歌詞,不知道會不會喚起二人多年前合作的回憶。

2010年,王菲復出後在香港的演唱會,林夕不僅前來捧場,還去後台留下了這張探班的合影。

今年王菲在上海又要開個唱了,雖然時不時就出個演唱會炒出天價票的新聞,但還是要期待一下,夕爺會不會前來。

畢竟林夕談王菲,酸起來也是肉麻到不要不要的,比如👇:

「王菲不唱了,我如失半臂」

「王菲是國寶,不知道幾十年能不能出一個」

「「王菲是我的皮」

「王菲是我的大女兒」

「我和王菲是無名分的夫妻」

酸歸酸,倒也希望兩位拍檔能再多奉獻一些佳作;

林夕說,他和王菲「誰成就了誰根本不重要,因為這就是一場因緣。」

其實他們與歌迷又何嘗不是如此,音樂沒有對錯之分,他們的歌會一首一首唱下去,林夕的詞會一句一句寫下去,我們也會一遍一遍聽下去。

一張林夕,雷德頌,王菲,黎明,張學友,陳潔儀的舊照

今天的這期就到這裡,有句話叫「林夕引入門,皈依黃偉文」,一代鬼才黃偉文又有哪些故事呢?留待下回分解。❤️


微信號:super_misse

資深記者狼小蓓傾力打造

做有深度的娛樂和有格調的八卦

喜歡請分享哦!麼麼噠!

E姐換新Logo咯!各位閨蜜認準正版↓↓↓

以學術的嚴謹看八卦

最有料的八卦研究者

資深記者狼小蓓
八卦也要有格調
超高能E 姐
微信號:super_misse微博:超高能E姐

·關注E姐立馬瘦十斤·

超高能E姐

八卦也要有格調

微信號:super_misse

讚賞

人讚賞

閱讀原文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