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A | 共產黨收編的偽軍為何大都跟國民黨跑了?

微信號:國家人文歷史

微信號:gjrwls

1940年,百團大戰期間的淶靈戰役中, 八路軍晉察冀部隊在淶源三甲村殲滅日偽軍80餘人,俘虜70餘人。圖為戰後歡迎日偽軍投誠大會

轉自北京日報,摘自《我的抗戰:300位親歷者口述歷史》,中國友誼出版公司2010年。

想了解偽軍並不容易,至少目前沒有人願意站出來承認說:是的,我曾經是偽軍。對於偽軍,人們大多覺得他們可恨,是背叛了民族、背叛了國家的人,是一群懦夫。

那麼,偽軍到底是一支什麼樣的軍隊?它由什麼人組成的?又有什麼特別之處?

據曾於1942年受黨派遣打入汪偽部隊,任偽7師中將師長——偽34師參謀長的「臥底將軍」施亞夫回憶說:「偽軍一部分人是沒有組織、自發地抗戰,國民黨覺得收編他們不行,於是他們最後走了偽軍這條路;另一部分就是工人,其中少數是被日軍俘虜過來的。」

在華日軍對各地政策不同,導致偽軍的組成人員各有差異,偽滿日軍頒布了強制征兵規定,滿19歲的壯丁,需入伍服役3年,除投降的部分東北軍,偽滿軍隊中也有少數抗聯叛徒。彭施魯時為抗聯二路軍第四軍留守處主任,九十多歲高齡的他回憶道:「在困難的時候,叛逃是很難避免的。楊靖宇的部隊受損失,就是因為有叛變的人,是一個師長,這個師長叫陳斌,他投降日本以來,帶著日本人拼命地打我們。」

隨著戰事的發展,一些國民黨正規軍,在反共第一、抗戰第二的原則下,投降日軍。1941年,國民黨少將參議林建五曾公開表示:敵後堅持確實不易,萬不得已時,可以考慮投偽問題。

此外,一些與蔣介石不合的「雜牌軍」為保存實力,也舉起了降日的白旗。

曾打入敵人內部的惲前程老人說:「偽軍從國民黨部隊出來,名義上叫曲線救國。原來在國民黨中,他們的任務是反對共產黨,叛變之後還是反對共產黨。因此,同日本人一起,三家集合起來共同對付我們。」

據1946年統計,僅魯西北一地被日偽軍殺害者就有47335人,被暗殺者1518人,由於日偽軍導致的病殘致死者,為319162人。

在新四軍左勇的印象中,偽軍的戰鬥力不行,他們膽子小,只會趴在地上打仗。左勇說:「盡管我們的裝備差,但是和他們一接觸、一近戰,就把他們消滅了。他們不敢接近我們,我們往上一沖,就把他們的隊伍沖散了。他們愛逃跑,好幾次打仗我們光追擊他們,就把他們的隊伍追垮了。」

偽軍的戰鬥力低,除了不是正規軍外,還在於日軍對偽軍處處提防,日軍對偽軍的槍支、彈藥和重武器的保有量有嚴格的限制,而且每個班都配有日本人,監視偽軍的舉動。施亞夫回憶說:「日本人把中國人關起來打死,所以偽軍對他們也不是絕對相信的,不保險,要防范。」

一個夏日的夜晚,時為暫編五十一師上尉連長的戰士易慶明曾經和一個汪偽士兵在戰地上說過話。在易慶明的記憶中,這個汪偽士兵還是有點良心的,他回憶說:「這個兵大喊,我是中國人,你別打中國人,別打中國人。我說,你為什麼打我們呢?他說,我們也是被逼得沒辦法,不打你們不行,我們只能在打槍的時候,瞄得高一些,不像你們有本領,能瞄得準。我說,你們不知道調軍去倒戈一擊嗎?為什麼不去打日本人?」

作為一個中國人,為什麼要加入侵略者的軍隊?八路軍戰士任旭東也曾問過被俘偽軍同樣的問題。他說:「他們只講自己的福利,能吃飯,偽軍好歹能掙點錢養家,而八路軍沒什麼軍餉,連飯都吃不飽,連衣服都穿不上,生活很艱苦,所以他們寧肯去當偽軍,也不願意當八路軍。」

惲前程當時是南通清鄉區行動大隊副中隊長,他通過和偽軍相處,找到了另一個原因。他說:「就我們部隊來說,當時一些人掛著偽軍的牌子,心態很無所謂。這些人害怕離開家,不用離開家,發的錢還多一些,他們覺得很好,被收編了也無所謂。」

隨著在太平洋戰場上的失利,日軍抽調部分在華軍隊,許多敵占區主要靠偽軍維系。見大勢已去,很多偽軍從1944年起,開始紛紛撤逃或反水。任旭東老人說:「我們對偽軍俘虜,只要是繳槍投降,就表示歡迎。他們大多數還是願意參加八路軍,有些不願意的,我們就放他們回家,給他們開個路條。如果有人還想當偽軍,我們也放他們回去繼續當偽軍。」

抗戰勝利後,擁有絕對軍事優勢的國民黨並未在後來的戰爭中獲得勝利,國民黨內有人認為,這與國民黨軍政部部長陳誠在日本投降後不主張收編偽軍有關,陳誠也因此背負了罵名。其實八路軍當時缺乏軍費和物資,大部分偽軍投降的首選是國民黨,更有大量「明八路暗中央」的偽軍,先假降八路,再大量叛變轉投國民黨。時為新四軍的左勇說:「共產黨收編的偽軍後來大多叛變,跟國民黨跑了。對偽軍來說,國民黨全部都是美式裝備,是國軍。」

1945年9月下旬,國民政府下令,在全國各地對漢奸進行大逮捕。此項工作主要是由軍統特務機構執行。1946年4月1日,高等法院即在南京朝天宮正式成立。據統計,1946年4月至1947年2月,高等法院共審理漢奸案530餘件,終結381件。其中判處死刑14人,無期徒刑24人,有期徒刑265人。

本文摘自

《我的抗戰:300位親歷者口述歷史》

崔永元 著

中國友誼出版公司

2010年11月

好 文 推 薦

毛澤東一家首次登上了美國《時代》雜誌

1946年2月11日出版的《時代》,「外國新聞」欄目中的「中國」報導,有一則簡短通訊——《毛的一家》。該通訊依次報導了中共領袖毛澤東之子毛岸英從莫斯科飛抵延安的消息及毛澤東的婚姻情況等,並配發了毛澤東與江青在延安的一張合影照片。

點擊圖片進入文章

樸槿惠被停止執行職務,為什麼韓國總統的下場都很慘?

父親被暗殺,女兒辭職,這是樸氏父女的宿命嗎?不是,這是韓國總統的宿命……

點擊圖片進入文章

他是一名拒絕帶武器的軍人,沒有任何殺敵記錄,卻獲得二戰最高榮譽

美國大片《血戰鋼鋸嶺》正在國內公映,它改編自美軍軍醫戴斯蒙德·道斯(Desmond Doss)的真實經歷。

點擊圖片進入文章

△點擊圖片,獲得本期雜誌

國家人文歷史

微信ID:gjrwls

長按關注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