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新】養豬致富經:豬糞、豬尿竟變”香餑餑”!一年創收2000萬!

微信號:央視財經

微信號:cctvyscj

浙江省西部的衢州市是著名的農業大市,養豬業一直是當地農業重要的支柱產業。而養幾頭母豬,生幾窩小豬,也曾是衢州大部分養豬戶的經營狀態。但是,大規模、散分布、粗放式的養殖,給當地水環境造成了很大的危害。從2013年開始,浙江在全省推行「五水共治」。衢州市也以治水為契機,倒逼污水的源頭之一養豬業轉型升級。

眼下衢州市的情況怎麼樣呢?央視財經《經濟半小時》記者進行了調查。

拆豬舍獲35萬補貼 街上再也不見病死豬

方超飛是衢州市龍遊縣湖鎮鎮大坪村的駐村幹部。11月29日,他和村委會主任戴文榮再次找到村民徐樟富,勸說他拆掉家裡的豬舍。為了勸說徐樟富盡快拆掉豬舍,方超飛數不清來了多少次。

2013年,衢州開始實施生豬養殖轉型提升計劃,劃定了畜牧養殖的禁養區、限養區,強力推進禁養限養區養殖場的關停退養。徐樟富所在的大坪村就在關停退養之列。這裡過去是有名的養豬村。

方超飛:我們大坪是有名的養豬村,有42戶養殖戶,在全縣乃至全市都是比較多,比較著名的。

眼下,政府以距離村莊200米為界,劃分了禁養區和限養區。徐樟富的養豬場剛好在限養區內。他原來有兩座豬舍,今年夏天按照限養區生豬減量40%的要求,徐樟富拆除了其中一座豬舍。但是,如果他要接著養豬,就必須採用工業加農業或生態發酵的零排放模式。徐樟富剩下的400多平米豬舍沒有達標,所以必須拆掉。

徐樟富不願意把剩下的養豬場拆掉。因為畢竟自己已經六十多歲,出去打工不現實,就指望養些豬能賺錢。見老人還是猶豫,方超飛再次幫老人細細算了筆經濟帳。

徐樟富已經拆除的一棟400多平方米的豬舍,每平方米能領到175元的退養補助,共計7萬多元。但是他還需要花費十多萬對剩下的豬舍升級環保設施。而如果他把兩棟豬舍全部拆除,除了可以領到15萬元補助,還可以把他的養豬指標賣給大戶,領到現有環保設備的折舊補助,這樣算下來可以得到35萬元。

所以對於徐樟富來說,養豬或不養豬,他的資金差距接近四五十萬元。現在,縣裡對退養農戶補助的窗口期是11月30日,只剩下一天時間,方超飛勸老人一定別錯過。

35萬元的補助畢竟不是一筆小數目。徐樟富有點動心了。經過一個多小時的商量,徐樟富終於點頭答應拆豬舍。其實,老人的心裡也有本帳,如果過了11月30日,就拿不到政府的補助,豬舍的環保設施不達標,最終也還是要拆掉。這個買賣並不划算。況且養豬似乎並不像他原來想像的那樣賺錢,養豬這六七年基本上是虧多賺少。

接下來,村裡的幹部會幫助徐樟富把他豬舍中值錢的建築物料、設備賣出去,讓他得到更多的資金補償。

從2013年開始,衢州市在整治養豬業的過程中,累計關停低小散養殖場(戶)五萬兩千多個。而養豬曾經是衢州的農業支柱產業,占到總產值的三分之一。

浙江省衢州市生豬退養戶 餘雪洪:我們的廢水全部排到這個水庫裡面,包括在路邊上都不敢走路了,走過都能聞到臭味,蒼蠅都叫,夏天根本不敢走。

2012年衢州全市生豬飼養量突破760萬頭,農戶戶均養豬10頭以上。當時,衢州全市有31條垃圾河、52條黑臭河。III類以下水質近半。

浙江省衢州市畜牧獸醫局局長 程鳴:一頭豬的排泄量相當於七個人的排泄量,所以我們760萬頭豬就相當於我們衢州市多除了四千萬人排泄物的總量。所以,對我們衢州的農業水環境造成了比較重的影響。通過三年的整治,我們保留下來的規模養殖場是948個,目前平均存欄量達到800頭以上,比三年前150頭有比較大的提高。

在關停不達標豬舍的同時,針對病死豬的問題,衢州在全國還率先實施和保險公司聯動的病死豬集中處理模式,每頭豬花4至6元投保,一旦病死,就能得到30至600元的理賠。從那以後農戶再也不隨便亂扔死豬了,環境得到了很大的改善。

豬舍變畫廊 藝術家的眼光你想不到

餘雪洪是衢州市龍遊縣一個農莊的主人,我們見到他時,他正在指導員工修剪獼猴桃樹。這片獼猴桃樹林占地五畝。在它附近,餘雪洪正在培育一片新的獼猴桃樹林,原來,這裡是他的豬欄。

餘雪洪告訴央視財經《經濟半小時》記者,他從2010年開始養豬,最剛開始的時候養了600多頭,第一年賺了一兩萬塊錢,到了第二次開始養的時候,結果剛剛豬價掉下來了,也虧了四五萬塊錢。尤其是2013年開始,豬價大跌,從高峰時的每斤8.7元左右,一下子跌到2014年1月的6.1元左右,跌幅近30%,餘雪洪因此虧了將近20萬。

就在餘雪洪猶豫自己接下來還養不養豬的時候,政府出台了整治養豬環境的政策。當時餘雪洪家的豬舍在禁養區,必須拆掉。不養豬能幹什麼?一下子閒下來的餘雪洪開始到處想辦法。看著有其它村民辦農家樂,餘雪洪也學著在自家農莊裡辦起了農家樂。

不過,由於沒有特別的優勢,餘雪洪的農家樂往往只有周末才能迎來大客流,光靠這個賺錢顯然不夠。於是他開始琢磨起多元化的種植。這幾年,除了種蔬菜供客人采摘,他還種起了獼猴桃,甚至引進了東北人參。現在他種了16000盆人參盆景,賣了有兩千盆。

此外,餘雪洪還把人參入菜熬湯,形成了自己的農家樂特色。餘雪洪不養豬的日子過得有聲有色,一年大概收入比較穩定的也就三四十萬有的,比養豬的時候好多的。

除了搞種植業、辦農家樂,衢州退養生豬的農民們也在各自尋找出路。馮坦村的馮增富原來也養豬,退養之後,聰明的他特意從外地學習技術,回來把豬舍改造成了帳篷來料加工廠,眼下訂單忙得做不過來。每年的收入有二十多萬,而且現在看來,工廠還有很大潛力,馮增富已經規劃了未來的發展路線。不僅如此,現在村裡很多曾經的養豬戶在帳篷廠也找到了工作,不出村,每年的收入也有4萬多元。

眼下,走在衢州農村,曾經充斥許多村莊的豬糞味道已經消失,一些養豬戶甚至把自己的豬舍出租了出去,變成了畫廊。

鄭曉雲是一家豬欄畫廊負責人,他把一個1000平米的豬舍改造成畫廊,整個屋子掛滿了畫作,滿是藝術氣息。走在畫廊裡,我們很難想像這在幾年前還是豬欄,而豬欄的主人之一杜煥珍現在主要做信貸保險,每年還有3萬元的房租收入。

2015年,衢州市生豬退養戶累計轉產轉業7萬餘人,大部分轉移到種植業和二三產業,並做到了農民增收10%的目標。

豬糞發電 豬尿變身生態肥 養豬也能山清水秀

衢州對生豬養殖行業的治理,並不是說不讓養豬,而是要讓所有養豬戶在遠離水源、村莊等的條件下,通過適度規模經營,完善環保設施,做到養豬無污染。那麼,究竟如何才能做到養豬無污染呢?

衢州市龍遊縣小南海鎮的杜國祥已經養了8年豬。2013年衢州全市開始推行生豬養殖業整治,要求豬糞豬尿不能再隨便排放時,他也和很多養豬戶一樣一下子有些不知所措,不知道怎麼治理污水。

杜國祥的農場占地280畝。除了養豬場外,有240畝地種植著柑橘,苗木,牧草等作物。仔細思量之後,在當地畜牧局的幫助下,杜國祥開始學著把生豬的排泄物利用起來,轉化成有機肥,替代化肥,給地裡的柑橘苗木施肥,從而做到自我消化。

眼下,在他的農場裡,豬的幹糞發酵成了有機肥後,杜國祥把它們鋪在農場的樹下。一方面,可以肥沃土壤;另一方面,幹糞可以保持土壤水分,減緩土壤中水分的蒸發流失。剩下的豬尿變成沼液,轉化為液態肥。杜國祥還在他的200畝農田裡安裝了噴灌系統,噴灌系統把液態肥噴灑在果樹、毛竹、苗木、牧草上。其中,牧草收割後,成為母豬優質的口糧。

豬場環保了,杜國祥的養豬生意也越來越紅火,他特意把這套養殖場加種植基地的小循環模式稱作「吉祥模式」。杜國祥說,今年他養豬的年收入預計能達到270萬元。

杜國祥通過自己的農場自我消化了豬糞豬尿,不過,對於大多數的養豬戶來說,他們的豬糞豬尿又怎麼處理呢?

每天,衢州市龍遊縣開啟能源公司的15台全封閉吸糞車,就會穿梭於龍遊縣的各個規模養豬場。龍遊縣超過一半的豬糞豬尿,都被這些吸糞車帶走了。在老板朱有標看來,又臟又臭的豬糞便,是不可多得的「寶貝」。

朱有標告訴央視財經《經濟半小時》記者,經過一系列處理,豬糞便固液分離後的固體成了有機肥。液體成了沼液。沼液濃縮形成液態肥和清水,液態肥全部供給朱有標自己的農場使用,未來還要推向市場;處理後的清水已經達到了飲用標準。90%的水都可以飲用。

眼下,公司通過回收豬糞便,不僅幫助全縣過半的養豬場做到零污染,公司也獲得了可觀的收入。豬糞制成的固體有機肥,每年能為公司帶來七八百萬的收入。在豬糞便兩級發酵中產生的沼氣,被朱有標用來發電,每年可獲得1600多萬元收益。未來豬尿制成的液態肥也將產生可觀的收益。

朱有標也是個養豬戶,早在2007年,他就開始建沼氣池搞環保養豬。當時他被大家狠狠地嘲笑過。

浙江開啟能源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長 朱有標:2007、2008年這幾年,我們要比人家的養豬場,一年多花三十萬,就是為了治理環保,但是很多的人也不理解,還在這裡笑,我就說了,以後不是把豬養好,而是要把環保搞好,這不光我先交學費,你們還是要補交這個學費的。

2007年,當大多數人都在拼命多養豬多賺錢的時候,朱有標決定開始治理自己的豬場。但是,超前往往是有代價的,旁人的不理解,不配合,是橫亙在朱有標面前的一道難題。首先是三個股東退出去兩個,然後資金就成了一座難以逾越的大山。無奈,朱有標抵押了自己的房產從銀行貸款。

2011年,朱有標的開啟能源正式經營。當生意正在慢慢起步時,2013年,國內生豬價格連續下跌,朱有標的企業已經運轉不下去了。一籌莫展之時,當地政府開始整治養豬業,朱有標的公司一下子看到了希望。因為所有養殖場的豬糞豬尿都要進行環保處理。

提前布局環保的朱有標終於嘗到了甜頭。而在衢州,通過對生豬養殖業的整治,越來越多的養豬戶找到了新的致富之路,而曾經渾濁不堪的河流、水庫也變得清可見底、風光宜人。遊客紛紛跑過來休閒釣魚。

半小時觀察:

養豬業對環境造成的污染使其長期被詬病,規模化,零排放的生態轉型已經成為大勢所趨。隨著《畜禽規模養殖污染防治條例》和新環保法的出台,全國都掀起了史上最嚴的豬場環保整治行動,許多豬企因為環保整治,被迫拆除。衢州的養殖戶們同樣如此,目前他們無論是升級,還是轉產,都在順利度過行業陣痛期。

不過,我們也應該警惕,養豬業目前剛剛走出長達三年的虧損期,豬價正在穩步上揚,這可能會誘發一些新的養殖戶再次養豬,而對於環保的忽視可能會帶來新的水體污染。我們希望通過生豬養殖業的這次整治能夠看到行業進一步的可持續發展。

你會喜歡

▶【創新】重大突破!血管再堵了,一台列印機就能搞定👍

▶【熱點】金價這麼低,大嬸坐不住了…看完這個再出手!


來源央視財經《經濟半小時》

本文編輯:李天路

為農業創新點讚!↓↓↓歡迎分享~

閱讀原文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