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三年不回家,狠心婆婆竟用這辦法讓我懷孕

微信號:洞見

微信號:DJ00123987

蘇簡安洗完手走出洗手間,猝不及防的看見了一對擁在一起的男女。

當紅天後韓若曦,和陸氏的總裁陸薄言!

她迅速躲到牆後,懷著一顆八卦的心探出頭來偷看。

「聽說她只是一個法醫,哪裡配得上你?」

韓若曦定定地看著陸薄言,精致美艷的臉上一片平靜,收縮的瞳孔卻出賣了她的心痛。

蘇簡安努努嘴,法醫怎麼了?法醫也是個相當酷炫的職業好嗎!

陸薄言俊美的臉上一片漠然:「兩年後,我會和她離婚。」

他終歸還是要和那個女人結婚。

韓若曦的唇角牽出一抹苦澀的笑:「我知道了。」

她戴上墨鏡,優雅地轉身離開,陸薄言也邁著長腿向包間走去。

蘇簡安這才從拐角處閒閒地晃出來,眨巴眨巴眼睛:「這兩人果然是一對吧?」

從韓若曦一炮而紅開始,她和陸薄言就時不時傳出緋聞。可是他們從不承認戀情,也未曾否認,觀眾的心被撓得癢癢的。

她要是把這個消息爆給八卦周刊的話,能拿到多少錢呢?

想著,蘇簡安回到包廂,一推開門就又看見了陸薄言。

不得不承認,這個男人真是上帝的寵兒,一雙眸狹長深邃,鼻梁挺直,薄唇如刀削般性|感迷人……他的五官象是最好的藝術家耗盡了一生心血雕琢而成,完美得無可挑剔。

他的輪廓比一般的東方男人要深刻分明許多,透著一股剛硬的冷峻,交織著他生人勿近的氣場和那一身華貴優雅的氣息,讓他看起來尊貴迷人又疏離冷漠。

難怪韓若曦那麼成功又驕傲的女人,都拜倒在他的西裝褲下。

唐玉蘭見蘇簡安回來,輕輕拍了拍兒子的手:「薄言,你看簡安這丫頭,十幾年間出落得更加漂亮了吧?」

陸薄言淡淡地看了蘇簡安一眼,唇角一勾,意味不明。

蘇簡安摸了摸鼻尖,禮貌性地笑了笑,坐回哥哥蘇亦承身邊。

她咬住筷子,想著剛才偷看的那一幕,突然意識到一個問題——忘記拍照了,雜誌社頂多會給她一百塊的報料費,哭……

蘇亦承碰了碰蘇簡安的手:「這是你的婚宴,注意一下形象。」

蘇亦承不說蘇簡安都要出戲了——她就是韓若曦口中那個,只是一個法醫的女人,明天就要和陸薄言領證結婚。

而幾分鐘前,她只是去洗個手回來就目睹陸薄言和他的緋聞女友在一起,他向韓若曦承諾:他會和她離婚。

她的婚姻開始得真是……與眾不同。

唐玉蘭知道陸薄言和蘇簡安時隔十四年不見了,難免會有些陌生,有心給他們騰出獨處的時間:「簡安,樓上的總統套已經給你們預定下來了,你們今晚就住這裡,商量一下明天領證的事情。亦承,得麻煩你送我回家了。」

蘇亦承很解風情,紳士地替唐玉蘭拉開椅子:「薄言,你們不用跟出去了,我會把唐阿姨安全送回家。」

蘇亦承人長得英俊,舉止間透著一股成熟穩重,話永遠說得不急不緩,氣質儒雅高貴,在蘇簡安的心目中,他是這個世界上最好最可靠的男人,讓他來送唐玉蘭回家,她當然放心。

可是,她這就要開始和陸薄言獨處了嗎?

唐玉蘭輕輕拍了拍蘇簡安的手:「簡安,你別緊張啊,你和薄言又不是不認識。」

蘇簡安幹幹一笑。

她十歲的時候和陸薄言見過幾面,那之後陸薄言出國,他們就再也沒有見過了,直到今天,十四年的時間已經過去。

這是世界上最陌生的認識吧?

唐玉蘭語重心長:「兩個人好好聊聊,明天就是夫妻了,要過一輩子的。薄言,好好照顧簡安。」

說完,唐玉蘭就和蘇亦承離開了,包間裡只剩下陸薄言和蘇簡安。

蘇簡安想起陸薄言對韓若曦的承諾——兩年後,他會和她離婚。

她和陸薄言能過一輩子?嗯,有點玄……

兩個人都不出聲,寂靜詭異地在包間裡彌漫開。

「為什麼答應和我結婚?」

半晌後,陸薄言冷硬的聲音響起。

「咦?」蘇簡安意外了一下,「唐阿姨沒跟你說?我爸要綁架我威脅我哥,所以唐阿姨想讓我和你結婚,成了陸太太,我爸至少不敢輕易對我下手。」這樣,蘇亦承就可以放手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了。

這個理由,夠充足了吧?至於真正的理由……似乎沒必要告訴陸薄言,她也不會讓任何人知道。

「跟我回房間。」陸薄言冷冷地命令。

蘇簡安愣了愣,下意識地問:「回房間幹什麼?」

陸薄言勾了勾唇角:「回房間,你覺得能幹什麼?」

富有磁性的男中音,加了特技一般分外妖冶魅惑,曖|昧的若有所指。

duang~

蘇簡安迎著風凌亂了。

總統套房內。

五官比妖孽還妖孽的男人,交疊著他修長的腿坐在沙發上,氣質華貴優雅,一身強大的氣場不容置喙地壓迫著周圍的一切。

簡直要讓人心跳爆表!

蘇簡安目不轉睛地看著他,看著他輕啟性|感的薄唇,吐出冰冷無情的話。

「我對你沒有感情,和你結婚,只是為了滿足我媽多年的願望,但我們不會成為真正的夫妻。」

「懂?」

蘇簡安眨巴眨巴眼睛,揚起唇角:「唔,好巧,我對你正好也沒什麼感情。薄言哥哥,我們握個手?」

十歲時,她總是這麼叫他。十四年後,她再吐出那四個字,卻沒有了兒時的那份親昵,只是她的笑容依然明媚,看著他的眸子靈動得仿佛能洞察人心。

陸薄言無視她的插科打諢,向下屬交代公事一樣:「明天把行李搬到我家,住客房。」

蘇簡安撇了撇嘴角——說得好像她很想跟他睡一樣!

這男人也太狂了,她要做點什麼討回尊嚴!

「你害怕跟我住同一個房間?」她輕輕戳了戳陸薄言的心臟,「害怕你會控制不住自己嗎?」

她的語氣裡全是挑釁,動作卻帶著挑|逗,偏偏她皮膚白皙五官又小巧,一雙桃花眸亮晶晶的滿是純真,看起來單純無知極了。

可是單純無知的小丫頭會說出這種話?

陸薄言微微勾了勾唇角,似笑非笑,蘇簡安從他的眸底看到了幾分魅惑的邪氣。

這個俊美的男人,仿佛在瞬間張開黑色的翅膀變成了一個狂肆的邪魔。

危險!

蘇簡安長長的睫毛撲閃兩下,防備地後退。

「想跑?」

陸薄言把蘇簡安逼到房間裡的牆角,張開雙手抵在牆上困住了蘇簡安。

兩人的距離一下子拉得又近又親密,蘇簡安能嗅到陸薄言身上淡淡的香味,再看他俊美立體的五官,心跳莫名的開始加速。

但看美男哪裡有逃跑重要?

「唔,薄言哥哥,你不用靠我這麼近,我看清楚了,你還是和以前一樣帥帥噠~」

她堆起奉承討好的笑容,緩緩地往下蹲,想蒙混過關落跑。

陸薄言識穿她的伎倆,拎住蘇簡安輕而易舉地把她提了起來:「在你薄言哥哥的眼皮底下,你能跑到哪去?嗯?」

他那個尾音,充滿了戲謔。

蘇簡安生氣了——她也是有骨氣的,軟招不行,來硬的!

「放開我!不然我就告訴唐阿姨你欺負我!」唐玉蘭是這個世界上唯一能威脅到陸薄言的人。

陸薄言風輕雲淡:「說我們睡在一起的時候,我控制不住自己欺負你?嗯?」

「呃,這麼說太邪惡了,唐阿姨會承受不住的……」

蘇簡安想哭——為什麼沒人告訴她陸薄言原來這麼邪惡?這樣還怎麼玩?!

陸薄言挑挑眉梢:「這樣就算邪惡了?」

他的手忽然貼上了蘇簡安的腰,一路沿著她的曲線緩慢又挑|逗地往上撫——

「那這樣呢?又算什麼?」

蘇簡安腦子裡有什麼炸開了!

她第一次,被一個異性這樣親密地碰觸!

精致好看的小臉臉騰地紅了,蘇簡安呼吸急促地瞪著陸薄言:「你……」

你了半天,平時伶牙俐齒能屈能伸的她就是你不出下文來。

「我什麼?」陸薄言的唇角上揚出一個迷人的弧度,笑得十分愜意,「還是你打算告訴我媽,我這樣欺負你?」

「流氓!」蘇簡安抓起了陸薄言的手就朝著他的手腕咬下去,卻發覺口感不對,仔細一看——

他帶著一只價值上百萬的Piaget手表,她咬的是那只表。

囧了個囧的……

她摸了摸鼻尖,訕訕地鬆開陸薄言的手,假裝若無其事。

「大可放心,」陸薄言收回手冷視著蘇簡安,「我對小女孩沒興趣。」

小、女、孩?

這簡直從頭到腳把蘇簡安侮辱了一遍,她怒了:「你才小呢!我24歲了!」

陸薄言瞥了眼蘇簡安的胸口:「摸起來像14歲的。」

蘇簡氣得咬牙,不甘示弱:「你摸起來像四歲的!」

「哦?」陸薄言挑了挑眉梢,「你什麼時候摸過了?」

「……」蘇簡安哪裡真的摸過陸薄言,頓時汗噠噠。

邪魅倨傲的笑意又在陸薄言的眼底彌漫,他說:「忘了?沒關係,現在給你摸。」

說著,他就抓住了蘇簡安的手往他的襠部探去……

他他他居然敢這樣!

蘇簡安大腦空白之際吼出了一句:「給我摸算什麼英雄好漢,有本事你脫了給我看啊!」

她也不知道自己說了什麼,看見陸薄言動作優雅地脫了西裝外套才反應過來,雙頰的顏色頓時從粉紅變成了緋紅,幾乎能滴出血來。

「陸薄言!」蘇簡安憤憤地說,「你太流氓了。」

陸薄言冷冷一笑:「真以為我會給你看?出去!」

她被耍了?

蘇簡安更加憤怒了:「主臥憑什麼是你的?這酒店你開的嗎?」

陸薄言看了看蘇簡安,讚賞的眼神還含著分明的戲謔:「還算聰明。」

蘇簡安:「……」見了個鬼!

剛才已經被陸薄言占了不少便宜,蘇簡安這回是怎麼也不肯讓步了,飛速運轉著腦袋想辦法。

陸薄言看蘇簡安這古靈精怪的樣子就有不好的預感,當即想下手把她拎出去,就在這個時候——

蘇簡安動作迅速地跳到了床上,橫躺著霸占了整張床。

她得意地笑:「陸薄言,現在應該誰出去,不用我說了吧?」

陸薄言瞇了瞇眼,危險地看著蘇簡安。

蘇簡安被看得直發顫,幸好,陸薄言放在客廳的手機很及時地響了起來。

那是專屬鈴聲,意味著有急事,陸薄言蹙著眉轉身出去了。

蘇簡安松了口氣,馬上翻身下床反鎖了門,美滋滋地享受了一夜總統套的大主臥。

一夜好眠,第二天,陸薄言和蘇簡安按照計劃去民政局。

在酒店門前看見陸薄言的座駕那一刻,蘇簡安愣住了。

阿斯頓馬丁ONE77!售價近五千萬,全球僅僅77輛,國內限量5輛。

陸薄言居然擁有一輛,大神啊!

震撼一直伴隨著蘇簡安到了民政局,兩人正準備進去辦理手續,突然有人叫她:

「簡安!」

是一道男聲。

陸薄言回過頭,看見了一名年齡和蘇簡安相仿的年輕男子,長相俊朗,姿態悠閒地站在一輛BMW760的車門邊看著蘇簡安。

「江少愷?」蘇簡安意外地跑下去,笑吟吟的看著來人,「江大少爺,你怎麼會來找我?」

江少愷愜意的倚著車子,雙手環胸看著蘇簡安:「真的就這麼結婚了?他是你喜歡的那個人?」

蘇簡安臉上的笑容一僵。

江少愷知道的忒多了。

「心裡裝著一個喜歡的人,卻和另一個人結婚,你會幸福嗎?簡安,趁還來得及,我帶你走,你不必和這個男人結婚,我也能保護你。」

蘇簡安糾結地絞著雙手——乾脆告訴江少愷她喜歡的那個人是誰算了?

可仔細想想,蘇簡安還是作罷了。

她後退了一步:「嘿嘿,不用啦,我後天去上班,後天見哦。」

江少愷和蘇簡安相識七年,知道她說出這樣的話就代表她絕對不會改變決定了。他說不清楚自己什麼什麼心情,點點頭,上車離開了。

蘇簡安轉身回去,發現陸薄言已經沒在民政局門口了。

「咦?人呢?」

她滿腦子疑惑地走進民政局,在一個辦事窗口前看見了陸薄言,走過去在他身邊坐下:「我還以為你逃婚了。」

陸薄言在文件上簽下自己的名字,唇角掛著一抹冷笑。

「看起來,似乎你更像要逃婚的那個。」甚至有人來接她走了。

蘇簡安沒心沒肺的,自然沒意識到陸薄言已經聽到她和江少愷的對話了,拿過文件來簽名:「我不能逃。」

不嫁給陸薄言的話,她就會成為蘇亦承的累贅,她不願意,更何況……

簽好文件,拍照,一通折騰下來,紅本本終於到了陸薄言和蘇簡安的手上。

兩個人就好像是約好了一樣,誰都不看結婚證一眼,陸薄言直接扔進了外套的口袋裡,蘇簡安隨手放進了包包。

陸薄言看了看時間:「你住哪裡?我送你回去收拾東西。」

「常德公寓。」

一室一廳的小公寓,蘇簡安收拾得簡單清新,她禮貌性地給陸薄言倒了杯水:「你先坐會兒,我一個小時內會把東西收拾好。」

「我們不會當太久的夫妻。」陸薄言突然說,「這裡的東西,你沒必要全部搬過去。」

兩年後,不管他願不願意,他都必須結束他和蘇簡安的婚姻。否則,「陸太太」這個名頭給她帶來的就不是庇護,而是無盡的危險了。

「噢。」蘇簡安笑瞇瞇地問,「和我離婚,是要和韓若曦結婚嗎?」

她和陸薄言離婚是必然的事情,相比之下,她對陸薄言和韓若曦的八卦更感興趣。

陸薄言瞇了瞇眼,深邃的眸子裡湧出寒光。

蘇簡安打了個冷顫:「幹嘛這個表情?你和韓若曦的事情,大家都心照不宣啊。」

「心照不宣?」陸薄言危險地逼近蘇簡安,「你都知道什麼?嗯?」

「我……」他俊美的五官近在眉睫,蘇簡安忍不住咽了口口水,「我只知道你們是一對。不過你放心好了,我不會向媒體爆料的!你不要靠我這麼近啊嗚嗚嗚……」

「咚——」

陸薄言忍無可忍地在蘇簡安的額頭上彈了一下。

「嘶——」

蘇簡安被敲懵了,愣愣地看著陸薄言。

「去收拾東西。」陸薄言冷冷地命令。

蘇簡安揉了揉額頭,竟然忘記還手了,「噢」了聲,乖乖去打包行李,跟陸薄言走。

陸薄言住在A市最昂貴的別墅區——丁亞山莊。

山莊依山傍水,天空蔚藍如洗,空氣清新乾淨,跟市區比起來這裡簡直就是天堂。

阿斯頓馬丁開上了陸薄言的私家公路,路兩旁都種著高大的法國梧桐樹,這個時節正是梧桐翠綠的時候,遠遠看過去蒼翠欲滴的一片,美不勝收。

驚嘆中,陸薄言的車子停在一幢別墅的門前,他拔了車鑰匙:「下車。」

蘇簡安推開車門下車,打量著四周的一切,最後目光落在了那幢三層別墅上——往後很長的一段日子裡,她就要在這裡生活了。

一名五十歲左右,穿著三件套西裝的大伯從別墅裡走出來,還帶著一名傭人。

傭人從接走了蘇簡安的行李,而那位大伯走到了蘇簡安的面前:「少夫人,我是少爺的管家,你可以叫我徐伯,歡迎你。」

「少夫人」三個字忒瘆人,蘇簡安不太自然地笑了笑:「徐伯,你……你叫我簡安就好。」

「那怎麼行?你和我們少爺領了結婚證,就是陸家名正言順的少夫人。」徐伯見陸薄言已經進屋了,朝著蘇簡安眨眨眼,「老夫人交代過了,讓我好好照顧你。以後有什麼需要,你盡管跟我說,反正少爺有的是錢。我們少爺要是欺負你,你也跟我說,我立馬……就給老夫人打電話!」

蘇簡安看了眼陸薄言的背影,撇了撇嘴角:「我才不會讓他欺負呢!」她又不是包子,她人稱小怪獸好嗎!

徐伯愣了愣,旋即就笑了——看來以後的日子裡,這座大別墅不會像以前一樣沉悶了。

「少夫人,我帶你去房間。」

陸薄言交代過蘇簡安單獨住,徐伯給她安排了一間白色為主調的,溫馨又乾淨的臥室,距離聶少東的房間不遠。

蘇簡安很喜歡這間房,打開行李箱整理東西。

就當兩年的陸太太吧,兩年不長不短,足以……讓此生無憾。

陸薄言拿了份文件就去公司了,徐伯替蘇簡安打抱不平:「少爺應該留下來陪你的。」

「唔,不用。」

蘇簡安覺得,她和陸薄言應該是達成了一種共識:拿著結婚證,掛著夫妻之名,住在同一個屋簷下,各過各的各玩各的,互不打擾。

這樣的共識……

棒棒噠!

下午,蘇簡安無事可做,她請了假又不能去警察局上班,只好坐在客廳的沙發上看偵探小說。徐伯悄無聲息的給她泡了茶準備了點心和水果。新婚的第一個下午,蘇簡安過得舒適又愜意。

五點多的時候,洛小夕打來了電話,讓蘇簡安出去一趟。

蘇簡安的車子留在警察局,這裡打車又不方便,只好讓徐伯給她準備一輛車。

徐伯想了想:「少夫人,不如你自己去車庫挑?」

到了車庫,蘇簡安目瞪口呆——五輛跑車,加起來價值近億。另外還有好幾輛轎車和越野車,隨便提一輛出來都堪稱豪車中的豪車。

她艱難地吞了口口水:「徐伯,有沒有低調點的車子啊?」

徐伯指了指那輛賓士SLK350:「這輛……應該是最低調的了。」

沒辦法,蘇簡安只能開這輛去找洛小夕了。

洛小夕和蘇簡安是高中同學。

高一的時候,洛小夕莫名其妙的跑來找蘇簡安,拿著一罐酸奶誘惑蘇簡安說:「我們當好朋友吧!」

蘇簡安的第一反應就是這女孩子有點問題,但是後來在洛小夕的多番糾纏和誘惑下,她們最終還是成了朋友。

後來的後來,蘇簡安才知道洛小夕的糾纏和誘惑,都是因為她一個巨大的陰謀。但是她已經擺脫不掉洛小夕,一不小心就和她當了快要十年的好朋友。

這次,洛小夕約蘇簡安在市中心的一個酒吧見面,她一就洛小夕就朝著她招手了:「這邊!」

洛小夕五官精致,且長得高挑,如果不是她經常不按牌理出牌的話,身為系花的她早已成為大學裡的一代女神。

可最終,她只成了一個空前絕後的女神經。

蘇簡安一坐下,洛小夕就給她倒了杯鮮榨果汁:「新婚的第一天,和你老公怎麼樣?」

「唔,我和我老公不熟。」蘇簡安拿了顆葡萄丟進嘴裡,「所以新婚的第一天,不怎麼樣。」

洛小夕沉默了片刻,拍拍蘇簡安的肩膀,一本正經地說:「躺下來聊一聊,用幹|柴烈火把生米煮成熟飯了,到時候,你想要多熟有多熟!」

「你太邪惡了,不認識你5分鐘。」

蘇簡安抱著水果拼盤一起離洛小夕遠了點。

洛小夕笑瞇瞇地湊過來:「都已婚婦女了,還害羞什麼?」

「我是替你這個未婚少女害羞!」

「我們誰都別害羞了!看看少女我是怎麼和一個男人熟起來的,你給我學著點!」

洛小夕起身朝著吧台那邊走去了。

蘇簡安笑了笑,捧著果汁靠著沙發,遠遠地看著洛小夕。

洛小夕腿長腰細,往吧台前的高腳凳上一坐,不到半分鐘,一個男人就上來搭訕了。

「小姐,」男人躍上高腳凳坐著,和洛小夕隔著一個凳子的距離,「我想請你喝杯東西。」

洛小夕打量著男人,長得不錯,而且說的是「我想請你喝杯東西」這種堅定的陳述句,而不是問「我可以請你喝杯東西嗎」這種容易被拒絕的問題,明顯的泡妞高手。

就他了!

「好啊。」洛小夕揚起燦爛的笑容,「我比較喜歡長島冰茶。」

男人給洛小夕點了杯長島冰茶,順理成章地和洛小夕聊了起來,洛小夕有意配合,所以兩人之間的氣氛很快變得輕鬆愉快,男人自然而然地坐到了洛小夕的旁邊,不再隔著一個高腳凳的距離。

洛小夕察覺到男人的動作,笑了笑,看向蘇簡安,仿佛是在說:看到沒有?熟了!

蘇簡安舉了舉手中的果汁,向洛小夕致敬。

洛小夕眨了眨一只眼睛,表示收到了。

男人注意到了洛小夕和蘇簡安之間的互動,問道:「那個女孩是你朋友?」

「嗯哼。」洛小夕笑著點點頭。

「我也是和朋友一起來的。」男人指了指不遠處的一個卡座,那裡坐著一個穿著白襯衫,頗為養眼的男人,「不如,讓你的朋友和我朋友也認識一下,我們幾個人一起坐下來聊聊?」

洛小夕纖長的手指敲了幾下吧台的桌面,然後她從高腳凳上跳下來,笑容燦爛:「好啊!」

蘇簡安專心地喝果汁吃水果。

吃完了,她得把洛小夕拉走去逛逛,免得她和那個男人真的「煮熟了」。

把一個草莓送進嘴裡的時候,有人拍了拍蘇簡安的肩膀。

蘇簡安抬頭一看,果然是洛小夕那個死丫頭。

洛小夕笑得燦爛又風情,指了指剛才請她喝長島冰茶的男人:「這是秦魏!」又指了指另一個男人,「這是秦魏的朋友,趙燃。」

趙燃朝著蘇簡安伸出手:「你好,很高興認識你。」

蘇簡安淡定地把草莓咽下去,吃水果吃得濕漉漉的右手在褲子上抹了一把,這才不緊不慢地握上趙燃的手:「你好。」

趙燃心底一動。

蘇簡安抹手的那個動作在他眼裡,實在可愛至極。

他自然而然的坐到了蘇簡安的旁邊:「你一進來,我就看到你了,可惜一直沒有機會知道你的名字。」

穿著白襯衫的男人,看起來格外的乾淨有魅力,一般人或許早就拜倒在他的西裝褲之下。

蘇簡安卻只是禮貌性地答道:「我叫蘇簡安。」

「你的名字很好聽。」

他微微笑著,語氣裡聽不出絲毫哄騙和刻意的奉承,只有真誠的讚美。

蘇簡安感覺舒服不少:「謝謝。」

就在這個時候,陸薄言和蘇亦承從門外進來了,他們怎麼都沒想到,會在這裡看見那兩個熟悉無比的人。

兩人男人的腳步,不約而同地頓住。

蘇亦承的目光停在洛小夕身上,她和一個來路不明的男人靠得很近。

他的瞳孔微微收縮了一下,一抹危險掠過去,但隨後,他黑沉沉的眸裡只剩下厭惡。

跟在兩人後面的沈越川見陸薄言突然停下腳步,疑惑地問:「我們去包間還是坐卡座?」

「卡座。」陸薄言徑直朝著某個方向走去。

沈越川察覺到異常——他是陸薄言的助理,最了解陸薄言不太喜歡酒吧之類的地方,來了也只會在包廂裡,可是今天……,而且蘇亦承也有點不正常!

他朝著他們走去的方向看過去,就看見了蘇簡安和洛小夕在跟兩個陌生的男人聊天。

以沈越川縱橫江湖多年的經驗看來,蘇簡安洛小夕和那兩個男人是剛認識的。男人對男人的了解又告訴他,和蘇簡安在聊天的那個男人,百分之百對蘇簡安有興趣。至於那個和洛小夕靠得很近的男人,嘖嘖,他絕對想帶洛小夕去開|房。

有好戲看了!

沈越川笑呵呵的跟上了陸薄言的腳步,坐到蘇簡安後面的卡座。

他們能聽見蘇簡安的聲音,可是蘇簡安看不見他們。

這個時候,洛小夕正想方設法地給蘇簡安和趙燃獨處的空間,好讓蘇簡安學學怎麼迅速和男人熟悉起來,她問秦魏:「要不要去跳舞?」

秦魏似乎知道洛小夕的用意,而且他也想和洛小夕這個尤|物獨處,笑著點點頭,帶著洛小夕走了。

隔壁卡座,蘇亦承起身,面無表情地走到吧台坐下。

吧台可以看見整個舞池。

這邊的卡座裡,只剩下趙燃和蘇簡安。

趙燃很久沒有遇到這麼令他心動的女孩了,迫切的想和蘇簡安熟悉起來,神色還有些局促,但是出乎他意料的是,蘇簡安的神色動作都淡定自然,而且,她還主動開口了。

「趙先生,你從事哪個行業的?」

趙燃很高興地答道:「金融方面!你呢?看你的樣子,一定做著一份簡單美好的工作!」

「唔,我是法醫。」蘇簡安喝了口果汁,認認真真地和趙燃比劃著,「就是每天都和屍體打交道的那種。用刀解剖屍體啦,化驗啦,案發現場驗屍啦之類的。」

趙燃的臉色僵了,蘇簡安卻越說越興奮:「對了,前幾天世紀花園那單殺人案你聽說過嗎?我們接到報案趕過去的時候,屍體都已經腐爛生蛆了,滿屋子的屍臭……」

趙燃幾乎要從沙發上跌下去,給他比現在豐富一百倍的想像力,他也無法想像看起來單純無害的蘇簡安會是法醫!

「抱歉,我去一下洗手間。」他需要冷靜一下。

洛小夕暫時甩掉秦魏回來,見到蘇簡安一個人坐在沙發上,瞪大眼睛:「你的趙燃呢?」

蘇簡安咬了口哈密瓜,風輕雲淡地說:「被我嚇去洗手間了,可能……不會回來了。」

洛小夕瞬間全都明白了:「你又用那招了!」

蘇簡安攤手,一臉無辜:「我只是在描述我的工作內容啊,而且我都只說到蛆和屍臭……」

「我……勒個去!」洛小夕坐下來,猛搖著蘇簡安的肩膀,「你怎麼不和人家說屍變呢!」

蘇簡安點點頭:「下次可以說。」

洛小夕被噎到了:「蘇簡安,你真的是小怪獸變得嗎!?」

「你說的啊,我是已婚婦女了。」蘇簡安邊吃水果邊認真地說,「所以我覺得我要恪守婦道從一而終,不能做對不起我老公的事情。」

洛小夕咆哮:「滾你!接觸下別的男人又不會懷孕,不過你這算是為了你喜歡的那個人守身如玉嗎?但是你已經和陸薄言結婚了啊!」

蘇簡安剝葡萄皮的動作頓了頓,頓時頭疼。

早知道的話,不管江少愷和洛小夕怎麼逼問她不交男朋友的原因,她都不告訴他們因為她有喜歡的人了。

不過,幸好她隱瞞了那個人是誰,否則的話……她和陸薄言結婚了,按照洛小夕的性格會做出什麼來,她不忍想像。

「蘇簡安。」

一道男聲從蘇簡安的身後響起。

蘇簡安覺得這聲音有些熟悉,等想起來是誰的聲音時,她今天第二次覺得腦子裡有什麼炸開了,猛地回過頭,果然——陸薄言。

「砰——」的一聲,蘇簡安手裡的杯子滑落,在地上砸成了碎片。

陸薄言聽到什麼了!!!

洛小夕也是目瞪口呆,指了指陸薄言:「簡安啊,那……那不是你老公嗎?」

點擊「閱讀原文」閱讀後續精彩情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