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再現石家莊的「小敦煌」,他蝸居陋室,耗盡十年心血百萬積蓄

微信號:北洋之家

微信號:bypm2016

十年意味著什麼呢?

嬰兒變成少年,

樹苗長大參天。

他,耗盡十年心血和百萬積蓄,

用手中的畫筆

傳承了老祖宗留下的寶貝……

關注「北洋之家」的小夥伴可能還記得,北洋君曾經為大家介紹過石家莊三環邊上的「小敦煌」(復習前文請戳這裡➔➔➔石家莊竟藏著一個「敦煌」!就在三環邊兒,還不趕快去……),沒錯,就是離市區不遠的毗盧寺,這裡的壁畫和敦煌壁畫一起入選中國四大壁畫之列。

神仙、羅漢、帝王、商販……壁畫上的508位人物色彩鮮艷、栩栩如生。從上古傳說「女媧造人」,到民間故事「貍貓換太子」,每個人都有來歷,每幅畫都有傳說,這堂壁畫仿佛有著洞穿世間一切紛擾的魔力,看上一眼,便為之著迷。

和北洋君一樣被毗盧寺壁畫的魅力深深折服的有很多人,而莊裡有位名叫姚淑龍的大叔絕對是最特別的一位,為這一眼,他付出了十年光陰。

姚淑龍花了十年時間,用傳統壁畫的技法將毗盧寺六面牆的壁畫全部臨摹,等做成這件事的時候,他已經年過半百了……

1

當北洋君來到位於石家莊高東街的燕趙藝術市場,幾乎不能相信姚淑龍復原的整整一堂壁畫就在這座看上去非常破敗的二層樓上。

沿著樓梯走上二樓,雖然看上去兩側的門上都落了很多灰塵,但姚淑龍的畫室就是其中一間

走進畫室,立刻會被滿屋子的壁畫震撼,復原後的壁畫被固定在木板上,把這些高兩米八、寬約70公分的木板拼起來,就是毗盧寺六面牆的所有壁畫,總共28塊,二百多平方米,甚至寺中損毀的部分,姚淑龍也一一補齊了。

這間畫室不大,沒有暖氣和空調,只是生著一個小蜂窩煤爐子,上面燒著水。屋外寒冬已至,屋裡的溫度也不過十來度,姚淑龍穿得很厚,有些臃腫,北洋君待了十分鐘,已經凍透。他正在畫畫,想把以前畫的一些草稿完善起來。

除了畫畫的工具,屋裡還堆滿了各種書籍資料,門口的小方桌上放著一疊生花生,一疊小棗,一壺茶,這可能是姚淑龍十年臨摹生涯的一個縮影,寒冬酷暑,日復一日, 簡單、平淡,但胸中有執念。

2

姚淑龍是石家莊人,從小就喜歡畫畫,尤其喜歡傳統人物畫。他小時候經常去毗盧寺玩耍,一直對那裡的壁畫念念不忘。

四十多歲的時候,經商多年的姚淑龍雖然小有成就,但已身心疲憊,非常希望能靜下心來做一件喜歡又有意義的事情。

最終,他決心幹一件大事:用傳統壁畫的技法將毗盧寺六面牆的壁畫全部臨摹下來,還要復原損毀的部分

姚淑龍臨摹壁畫作品

這當然不是易事,首先,出於保護文物的考慮,毗盧寺壁畫是不允許個人臨摹的,但姚淑龍在機緣巧合下得到了一堂毗盧寺壁畫的粉本稿,那是上世紀七十年代末幾位老師傅用兩年時間從毗盧寺的牆上臨摹勾勒下來的。

姚淑龍臨摹壁畫作品

去過毗盧寺的小夥伴應該知道,那裡的壁畫雖然人物眾多、內容龐雜,但並不凌亂。全壁分成了不同的層次,若干個組合,最下面那層的人像高約一米,最為精美,中上層人像依次減少,多為大半身,每層以祥雲分割,看上去非常和諧。

  

姚淑龍臨摹壁畫作品

自從下定決心做這件事,姚淑龍就決定把其他的事情全放下,靜下心來畫畫。多年經商的積蓄,仿佛就是為了在等待這一刻的到來。

姚淑龍在燕趙藝術市場租了兩間房子,每天去了以後把卷閘門拉下來,一個人在屋裡頭畫畫,每天最少畫八個小時。

十年多的時間,姚淑龍幾乎和外界斷了聯繫,姚淑龍說,畫這畫需要靜下來,不能想錢,不能想名,否則就畫不下去了。

夏天,屋裡溫度達到41度,冬天,洗筆池裡結的冰有三公分厚。他說只有把生活水平降到最低,才能靜下心來,真正激發內在的力量,如果特別舒適的話,就做不了任何事情了。

3

姚淑龍也並不是每天關在屋子裡閉門造車,有時候畫不明白了,就走出畫室,去毗盧寺看看。

依稀可以看出,當年外出做調研的姚淑龍還是很年輕的,歲月不饒人

清同治年間,毗盧寺大殿漏雨,門口兩側的壁畫部分損毀。姚淑龍查閱了很多專業資料,請教了國家文物局專門研究水陸畫的戴曉雲教授,最終確定了復原方案。

姚淑龍按張大千先生臨摹敦煌壁畫之法,在嚴格尊重原作的基礎上,補繪殘缺部分。為此他每年要去兩次山西,進深山、尋古寺、摹古畫、查文獻。姚淑龍說:「古寺大多在山溝,人跡罕至,草長得比人都高。」

  十年時間,姚淑龍用過的毛筆已經數不清了

剛開始,姚淑龍用了國畫色,但是怎麼也調不出毗盧寺壁畫的神韻,他去請教河北博物院專家郝建文,對方告訴他,得用礦物質色,當年老祖宗就是用礦物質色作畫。

礦物質色顏料特別貴,最貴的佛頭青,在六年以前已經一萬三一斤,姚淑龍說,僅顏料這一項,就花了20萬。但他說,這錢必須花。礦物質色特別艷,但是不跳不躁。

幾位佛祖頭髮用的色就是佛頭青

現在學院派很多都是西方繪畫理論,講究紅綠黃三種顏色不能同時出現在一幅畫上,太俗。但是中國人的老祖宗就是能夠把這三個主要顏色運用得特別大氣協調,歷經幾百年滄桑歲月,依然鮮艷。

天王的臉部是佛頭青和其他顏料調制成的

你能想像,畫這一堂壁畫,還需要金子嗎?畫中人物金色的鎧甲、飾物,就要用到金箔了,這也是老祖宗留下來的一項傳統技法——瀝粉貼金。

相比西方壁畫,東方壁畫是立體的,就是因為用了瀝粉技法。瀝粉貼金是最後一道工序,當時姚淑龍的積蓄已經花得差不多了,到底做不做,也曾經很猶豫。

人物的鎧甲和配飾都是用金箔完成

後來,他看了一些學院派臨摹、修復的傳統壁畫,深受刺激,因為傳統的東西幾乎沒有了。姚淑龍決心哪怕借錢也要瀝粉貼金,用真金箔,「堅決不糊弄,好東西才能出來好效果。」

十年下來,姚淑龍為了這堂壁畫總共花費達百萬。

北洋君第二次去姚淑龍的畫室,正趕上他在對以前的畫稿進行瀝粉貼金的工序,機會難得,趕緊拍下來:

4

2016年1月30日下午3點半,

耗費十年的工程,

結束了。

姚淑龍坐在畫室,一下子愣住了,突然不知道後面該幹什麼。畢竟在之前的十年裡,他只做了這一件事。

對比一下這幅「清源妙道真君」也就是二郎神,左邊是姚淑龍復原作品,右邊是毗盧寺壁畫

北洋君去的那天,姚淑龍剛剛找人把這28板壁畫覆上薄膜,挨個拍了照片,在電腦上拼在一起列印了出來,他拿給北洋君看了下,覺得效果不好,顏色不正,還得再換一家列印社。

壁畫已經完成,圍繞壁畫的工作卻一直都在進行。去年11月,他受國家文物局邀請,帶著部分臨摹的壁畫到台灣地區參加在佛光山佛陀紀念館舉行的「以法相會——寶寧寺、毗盧寺 明、清水陸畫展」。

星雲大師對著姚淑龍復原的水陸道場壁畫娓娓道來,講述他對水陸畫的認識

星雲大師與姚淑龍合影

受社會學家梁勇的啟發,姚淑龍開始著手整理壁畫中所有人物背後的故事,他說,雖然水陸壁畫的產生與宗教緊密相關,但其中的文化價值不可忽視,應當有人來做這件事,把它傳承下來。

「現在壁畫保存下來是508個人物,每個人物有朝代、有姓名、有故事,他做了什麼事情,為什麼把他畫到壁畫裡,可以用現代的語言整理出來,講給大家來聽。」說這話的時候,姚淑龍一如既往地語氣輕緩,但異常堅定,仿佛看到十年前他下決心臨摹壁畫時的樣子。

「在古代,遇到大災難或者戰爭,老百姓很窮很困苦,皇家就要出面,做水陸道場,超度亡靈,水陸畫就是在這個儀式中應運而生的。

在水陸畫中,除了一些宗教人物,還有很多老百姓熟悉的形象,比如李世民、薑子牙、諸葛亮、尉遲恭、秦瓊。

▲毗盧寺壁畫,左一為李世民,右起分別為秦瓊、尉遲恭、諸葛亮、薑子牙

我們還能看到番邦使者,帶著珊瑚等禮品朝拜,還有反映某種社會現象的,比如典當人口,還有九流百家,唱戲的、寫劇本的、拿樂器的、打把式賣藝的,還有木匠、石匠、農民、貨郎、算命的……一切生物都包容進來,包括狗、老虎、獅子、大象、駱駝……」

姚淑龍已經開始做這件事了,他按照題榜,把人物的身份一一記錄下來,再查閱資料,依次補充,筆記本上,已經密密麻麻寫了十幾頁。

姚淑龍還有個心願,他希望能收幾名學生,按傳統畫班的做法教授他們傳統壁畫的技法,把傳統壁畫延續傳承下去。

圖片來源:北洋君、姚淑龍及網路

~

「北洋之家」投稿信箱:[email protected]

「北洋君」tel:0311-88641093


文化 · 新知 · 閱讀

最值得你關注與分享的手機端文藝雜誌

沁潤心靈的精神家園

分享,是一種積極的生活態度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