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醒】90%的人不知道的致富經!靠這個,一年輕鬆多賺40萬

微信號:央視財經

微信號:cctvyscj

眼下在農村,土地流轉已經不是什麼新鮮事了,土地流轉後可以讓農業做到規模化經營,解決人多地少的問題。但是在這幾年的農村土地流轉過程中也出現了一些問題,比如土地流轉後,大戶經營不善跑路,小農戶因此得不到租金,或者大戶經營不善不賺錢,撂荒退租的現象也有發生。成都是土地流轉最早試點的地區之一,那麼針對這些問題,當地有什麼好辦法嗎?央視財經《經濟半小時》記者在成都進行了調查。

農村職業經理人 年入30萬僅僅是個起點

11月下旬,正值四川農村的農閒時節,一個月前已經種下的油菜苗,靜悄悄地生長在地裡。田間地頭不僅沒有什麼耕作的景象,連個人都很難遇到。在田裡走了半天,我們終於碰到了一位看起來十分年輕的農民,魏濤。交談中魏濤告訴記者,他是一名合作社的經理人。

2013年,村裡成立起土地股份合作社。鄉 大家把村裡的400多畝土地,以股份的形式匯集起來,通過競聘的方式,選出他們認為滿意的經理人,來幫助他們經營管理這些土地,魏濤全票通過,成為了這個合作社的經理人。

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研究員程國強:就是種田能手或者是懂技術,懂得農業的技術,同時懂得經營,會經營。那麼能夠把握市場機會,具有企業家能力和精神的這些職業經理人他來務農,他來幫農民來打理這個土地。

當時27歲的魏濤是大學畢業生,有知識、有想法,他也同樣是這片土地養育的孩子,深深愛著這片土地。成為一名農業職業經理人,不僅要有鄉 大家的全票通過,他也要通過職業技能考試。魏濤給我們看了他的農業職業經理人證書,中級職稱的他,今年要努力升高級。升了高級,每畝地國家補貼就增加40元錢。

別小看了農業職業經理人這個身份,魏濤去年的收入就接近30萬元。在四川崇州,已經有800多位持證上崗的農業職業經理人,農民是他們的老板,職業經理人要依靠自己的職業技能幫農民一起經營土地。

四川省崇州市農業職業經理人魏濤:合作社有個最大的好處就是,風險共擔、利益共享。

長期關注四川崇州農業共營制的四川省社會科學院副院長郭曉鳴告訴央視財經《經濟半小時》記著,農業共營制解決了土地流轉中最根本的問題,那就是土地到底誰說了算。在農業合作社裡,土地是農民的,種什麼,怎麼種,所有的決定都要舉手表決,農民同意才能執行。

郭曉鳴:農民的地,農民來選擇,農民來經營,農民來管理,農民來監督,這是一個基本。

在魏濤的合作共營的模式裡,每年每畝土地除了要給農戶500元錢的保底之外,多賺的錢,職業經理人拿50%,20%作為合作社的公積金,剩下的30%再次給農戶分紅。由於土地集中了,就產生了規模化效益。在魏濤的高標準農田裡,絕大多數的種田的工作都由機械來完成,大大節約了人工和成本。

留出來的20%的公積金可以在需要的時候對農業基礎設施等進行投資。去年魏濤在水稻田裡養魚時,招了賊,魚被偷了不少。為了加強管理,魏濤就從公積金中拿出一萬多元安裝了錄影頭。

魏濤在稻田裡養的生態魚由於不噴灑農藥化肥,很受市場歡迎。今年養的黑鯽魚,已經被各地超市訂購一空,它們將被運到成都,甚至更遠的地方,出現在城裡人的餐桌上。光這一項,合作社就收入了近4萬元。而按照合同,魏濤每多賺一元錢,農戶就可以多分三角錢。

魏濤:合作社群眾是非常滿意的,它帳戶都是公開的,到時間就拿到了,什麼都是公開的,所以群眾非常滿意。

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研究員程國強:崇州的這樣一個創新,這樣一個實驗的話,為我們破解誰來種地,種怎樣的地,怎麼種地,這樣一個難題提供了一個方案。

建個烘幹倉儲房 一年竟然多收入40萬元

央視財經《經濟半小時》記者採訪期間,魏濤正挨家挨戶要土地經營權證。魏濤說,收完合作社裡所有社員的土地經營權證,他就要去辦理合作社的土地經營權證,方便以後貸款使用。

收好了土地經營權證,魏濤開著他今年剛換的車上了路。雖然這輛車拿到手不過3個月的時間,儀表盤上已經清楚顯示,它已經行駛了超過11000公里。今天他開著車到了一個精米加工廠。想把稻谷加工成精米在網上銷售。

魏濤:我初步可能了一下,大概就是5塊錢一斤。一般的稻谷出來的米,就算你精選下來,最多賣個3塊錢不得了。

魏濤告訴我們,他不僅要把稻谷變成精米,還要建立自己的品牌,做電商,擴大自己的利潤。他甚至連精米的品牌都想好了。之所以有了這個想法,是因為合作社新建了烘幹倉儲房。

烘幹倉儲,是土地規模化生產之後不得不解決的一個問題。原來一家一戶的農田管理方式,烘幹糧食可以在自己院子、門前解決,可是當大規模生產,不僅沒有場地,也沒有人力來進行烘幹。

四川的水稻在8月底就開始收割了,但是國家的水稻收購保護價要在10月份才能出台。由於沒有烘幹倉儲設備,魏濤今年的700噸稻谷不得不在保護價出台之前就低價賣掉,這是一筆不小的損失。

魏濤:一斤稻谷差三分錢,一畝地60元,一千畝地6萬多塊,這6萬多塊老百姓又要分多少?

比魏濤下手早一年的王志全已經嘗到了烘幹倉儲的甜頭。同樣是農業職業經理人的他,帶領合作社在2015年投資建設的烘幹倉儲房,今年已經投入使用。

管理著3000多畝土地的王志全告訴央視財經《經濟半小時》記者,因為有了烘幹倉儲一項,今年的稻谷就多賺了近40萬,算到每畝土地上,老百姓又多分了50元錢。不僅如此這個烘幹倉儲本身使用的是合作社的土地,國家財政給了一定補貼,剩下的合作社社員集資籌款,烘幹倉儲產生的收益也根據比例進行二次分配。

王志全:除去成本有17、18萬淨利潤。分了460多戶。

土地流轉有保險 農民再也不怕土地撂荒了

在崇州,已經出現了越來越多的農業職業經理人。他們有知識,有能力,在資源整合後,讓土地得到了有效的利用,農戶也能從中獲益。目前成都共培訓了7100多名農業職業經理人,他們走上田間地頭,憑借自己的知識和專業技能,在廣闊的農村土地上發揮著自己的一技之長。為成都農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打下了堅實的人才基礎。除此之外,央視財經《經濟半小時》記者在邛崍還聽到了另一種十分新穎的嘗試,就是履約保險制度。

邛崍,成都市下轄縣級市,距離成都市區75公里,成溫邛高速車程約1個小時,這樣的交通狀況也使得外出務工極為便捷。邛崍市冉義鎮73歲村民劉水全劉水全家四世同堂,家裡有近20口人,可是現在只剩下老兩口還在當地,兒子輩孫子輩們有的打工、有的從醫、有的經商,沒有一個人務農。劉水全和老伴兒有3畝3分地。他告訴我們,辛辛苦苦種一年,扣除了成本,也賺不到什麼錢。所以2011年,當劉水全所在的九龍村要進行土地流轉的時候,他毫不猶豫就把土地拿出來交給村集體。

邛崍市冉義鎮村民劉水全:宅基地和原來的土地都承包給業主了,我們根本就不用擔心了。

當時,劉水全所在的村統一把200多畝土地流轉給了一個叫金卓的企業。按照合同,公司每年每畝付給農戶700斤黃谷作為租金。地不用自己種了,吃飯的錢還有人給,這樣的好事聽起來挺划算的,但是實際狀況卻並非如此。由於經營不善,第二年土地就撂荒了,公司找不到人,農民也沒有拿到錢。

當時,小小的九龍村村委會院子裡站了近100人,說好的租金兌付不了,村民只有找政府討說法,時任冉義鎮鎮長的曹光平對那次的事件至今記憶猶新。而這次跑路事件也讓他陷入了思考。

四川省邛崍市冉義鎮黨委書記曹光平:保險之前,我們全鎮流轉率大約50%都不到,而且還有6個村有兩家大的土地合作社跑路的情況。

事實上,土地流轉跑路的情況,冉義鎮不是個例,在邛崍市,2005年出現首例大規模土地流轉單方違約,共計有9宗較大規模的拖欠租金事件,涉及面積約1.7萬畝。在國家規定的18億畝耕地紅線範圍內,邛崍承擔著52.35萬畝的耕地面積。當良田裡長滿蒿草,超過半數的村莊都有跑路現象出現的時候,誰來耕地、如何耕地,對邛崍來說,就成為了一個不得不解決的大問題。2014年,當外來資本一再跑路,本地人黃光倫被政府拉來承包土地。

黃光倫:這個塘今年早就把錢賺到揣包裡了。銷售額1000萬以上,利潤大概這麼多,200萬。

黃光倫是村裡的能人,像這樣的魚塘,他承包了60多個。而看著黃光倫長大的村民們希望他可以把村裡的土地流轉下來。為了讓黃光倫更有信心接受土地,農民們自願把流轉土地的租金從每畝700斤黃谷降到了500斤。就這樣,黃光倫接下了村裡的800多畝土地。可是村民們最擔心的跑路風險問題又該怎麼辦呢?

2015年,黃光倫跟村裡簽定土地流轉合同時,村裡為了避免風險,除了繳納8000多元的擔保費外,還要求黃光倫上交租金的30%作為押金。黃光倫先後承包了4000畝土地,每畝土地他需要付給農戶800元的租金,30%作為押金,就是96萬元。一下子付出近百萬元做押金,黃光倫的壓力一下子大了很多。加上第一年賠了200多萬,家裡非常不支持黃光倫繼續在種地這件事情上做下去。

如何讓土地流轉既保護村民利益,又能兼顧大戶的利益呢?邛崍市開始探索以市場化方式破解農村土地流轉的金融風險。2015年,《邛崍市農村土地流轉風險防范機制實施意見》出台,在冉義等鄉鎮試點土地履約保證保險。具體來說,就是引入保險公司,由保險公司開發土地流轉履約保證保險產品,保費按土地流轉交易額的3%收取,其中農戶承擔20%、業主承擔80%,政府對自願參加履約保證保險的行為採取以獎代補的方式分攤50%的保費。

四川省中華財險成都邛崍支公司經理胡斌:我們採用無兜底、無抵押,是全額賠付的,租金假如說是100畝,我們需要800一畝,需要8萬租金我們是全額賠付,賠款等待期60天過完以後,我們保險公司直接把款打到農民的帳戶上面,也解決了農民不放心把地去租給企業老板規模化種植的念頭。

土地流轉履約保證保險出台之後,以黃光倫的4000畝土地為例,每畝地3%的保費就是24元,其中的50%由政府以獎代補承擔。剩下的50%就是12元,黃光倫作為土地流入方,需承擔其中的80%,就是9.6元,農戶作為土地流出方需要承擔剩下的20%,2.4元。在人均不足兩畝地的邛崍,每人只需要承擔不到五元錢,就可以保證第二年1600元的租金,而像黃光倫這樣的大戶,只需要承擔32000元就可以不用繳納近百萬元的押金。

3萬多元的保費盤活了近百萬元的押金,這大大的緩解了黃光倫的資金壓力。不僅如此,有了履約保險之後,農戶更願意跟他簽訂更長的流轉合同了。

黃光倫:今年我有了這個履約保險過後,把合同延伸了十年。今年我就投入了十多萬,打了六口深水井,我就把我所有的灌溉可以保障,就不誤農時。今後每畝的產量最少提高50斤以上是這樣的。

黃光倫2014年從400多戶手上接過800多畝土地,2016年已經承包了1000多戶的4000餘畝土地。在邛崍,僅僅一年的時間裡,規模化經營的36萬畝土地中就有超過18萬畝參加了土地流轉履約保險。2016年,全市農村土地確權面積68萬畝,承包土地流轉面積25.1萬畝,適度規模經營比重達36.78%,比2012年增長了16.5個百分點。

半小時觀察:土地流轉 利益共享

土地作為生產要素,只有流轉起來才能提高效率。引導土地逐步向種田能手流轉,發展適度規模經營是農村經濟發展的方向。

但土地流轉並不是單純地把土地向大戶集中,而是要在流轉中促進土地的集約高效利用,同時保證雙方利益的,能夠從而讓農民和經營者獲得更多的利益,保證農業的健康可持續發展。由此可見,農業職業經理人和履約保證保險都是土地流轉實踐中有益的嘗試。

你會喜歡

【提醒】 已經出事!愛用手機付款的人注意了,現在看還不晚!

【健康】冬吃蘿蔔正當時!學會這些吃法,省了自己的藥錢!


來源:央視財經(ID:cctvyscj)《經濟半小時》

本文編輯:薑美羊

閱讀原文重磅驚喜等著你!↓↓↓歡迎分享

閱讀原文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