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們都在假裝正經,我只好假裝不正經

微信號:慈懷讀書會

微信號:cihuai_dushuhui

作者:拾遺

來源:拾遺(ID:shiyi201633)本文已獲授權

我們曾經都認為自己獨一無二,光芒閃爍。

我們拒絕無聊,拒絕無趣,拒絕庸俗。

我們倔強著反抗一切潛規則,反對被同化。

但最後發現,我們還是變成了自己討厭的樣子。

「人總會慢慢變成自己討厭的樣子。」

這句話聽起來很荒謬,但是我們難以逃脫的魔咒。

所以,拾遺君想講講「天下第一不正經人」金聖嘆。

因為在我們活成自己討厭的樣子的時候,金聖嘆活成了自己想要的樣子。

1

金聖嘆是從1618年開始不正經的。那一年,十歲的他進了私塾。

學校教的是《大學》《論語》這類科考必讀聖賢書。

金聖嘆一讀這些書就頭大:「怎麼完全不說人話啊!」

所以一上課就昏昏欲睡。但回家一看課外書就像打了雞血。拿著《水滸傳》《西廂記》手不釋卷。看到癡迷處,竟放下書本,焚香拜伏,久久不起。

父親叫他起來,他說「豈敢豈敢」。《水滸傳》當時被視為「犯上之書」,看水滸,就相當於看「古惑仔」,《西廂記》則被視為「淫穢之書」,看西廂,就相當於看「日本AV」,這個金聖嘆啊,十歲就開始這麼不正經。

2

15歲時,他參加小高考(鄉試)。考中舉人,就有候補當官的資格,還可以免役、免糧、免刑、用婢。反正就是讀書人求之不得的好事。這次考試,考題為「西子來矣」,要求以西施曲線救國的史實為材料寫作文。

金聖嘆稍作沉思,立賦一詩:

「開東城,西子不來;開南城,西子不來;開北城,西子不來;開西城,則西子來矣,西子來矣。」看著這麼不正經的答卷,

考官哭笑不得,批了一句:

「美人來矣,可惜你舉人丟矣!」

3

第二次參加小高考。考題是「如此則動心否乎?」此語出自《孟子》。

公孫醜問:「如果讓您做齊國卿相,您敢不敢接這活?」

孟子答:「不。我四十歲以後,就不再動心了。」

金聖嘆冷冷一笑,立賦一文:

「空山窮谷之中,黃金萬兩;露白葭蒼而外,有美一人。試問夫子動心否乎?曰:動動動(寫了39個‘動’)……」在無人之山谷撿到萬兩黃金,在荒郊野外遇到一絕色美人,夫子會動心嗎?我覺得會動。

考官問:那為什麼寫39個「動」?

金聖嘆答:「孟夫子說‘四十不動心’,那前39年當然就可以動心啦。」

考官臉白了:「滾!」

4

第三次參加小高考。考題是「孟子將朝王」。金聖嘆又開啟了調戲模式,在卷子四角各寫一「籲」字就交卷了。考官一看卷子:「什麼意思?」

金聖嘆答:

「考題40處提到孟子,我沒必要再寫了。說到‘朝王’,從前見梁惠王、齊宣王等,都算朝王,我也沒必要再寫了。五個字,可寫的只有‘將’字了。我看戲台演戲,皇帝要坐朝時,都是先出來四個內侍,口發‘籲’聲,所以我寫了四個‘籲’,代表王將視朝。」

考官臉綠了:滾。

5

第四次參加小高考,金聖嘆總算從良了。「不要以為老子不行,讓你們見識見識。」這一從良,竟然拿了第一名。既然考上準公務員了,那就老老實實從政唄。

金聖嘆偏不,他「仰天大笑出門去」,挑選了一個最不正經的職業——扶乩!扶乩就是讓「仙佛鬼神」附體進行占卜,流行的碟仙、筆仙就是其中之一。

這個最不正經的行當,竟被金聖嘆做得火到爆表。連葉紹袁、姚希孟等士大夫領袖,都紛紛邀請金聖嘆扶乩占卜。

6

金聖嘆原名本叫張采,1644年,清兵入關後,張采遂改名為金聖嘆,「金人在上,聖人焉能不嘆」之意。真是夠不正經的,敢用這樣一個名字來戲謔統治者。

金聖嘆之舅父,乃文壇領袖錢謙益。錢謙益原是明崇禎手下禮部尚書,李自成進京後,他膝蓋一軟,開門投靠了南明奸相馬士英。清兵南下,眼看南明就要覆滅,他膝蓋一跪,又投降當了清朝禮部侍郎。

錢謙益八十壽誕,金聖嘆母命難違,前往祝壽。酒宴之上,食客們紛紛溜須拍馬。

有人還說:「錢大人,令甥乃才子,今日盛會,正好置酒論文,讓我等開開眼界。」

金聖嘆也不推辭,賊賊一笑:「那我就寫一副對聯吧!」隨即提筆,一揮而就:「一個文官小花臉;三朝元老大奸臣。」

錢謙益一張臉立馬變成豬肝色。

7

滿清王朝建立後,為樹立皇室天威,對知識分子大開殺戒,文字獄接二連三。

金聖嘆心裡很是不爽,決定幹一件極不正經的事——批書。批書就是在書上圈圈點點,寫點閱讀感想,以澆胸中之塊壘。他批註的第一本書是《水滸傳》。

金聖嘆在評點《水滸傳》時,不僅添加評語,還根據心情修改原作詞句,「將原作之妙處揭示得淋漓盡致,令人有清風拂面、醍醐灌頂之感。」

以至於著名史學家錢穆感嘆:「沒讀過聖嘆批《水滸傳》,就不算讀過《水滸傳》。」

《水滸傳》原本有120回,前70回寫108位好漢如何被逼上梁山,後50回寫宋江被招安,征方臘損兵折將。

金聖嘆認為後50回毒害百姓,於是大筆一揮,竟刪得一字不剩。沒想到只有70回合的《水滸傳》,竟完全蓋過原著,在中國火了300年。

周作人說:「小說的批第一要算金聖嘆。」

8

金聖嘆批註的第二本書是《西廂記》。

《西廂記》因描寫張生與崔鶯鶯偷情,而被批為「誨淫之書」。

但金聖嘆偏要為《西廂記》翻案,大讚其自由主義叛逆精神,並稱其為「天地妙文」,可與《莊子》《離騷》《史記》並列不朽。並號召大家焚香讀之、對雪讀之、對花讀之……

其中最為膾炙人口的,就是金聖嘆對此書連批了33個「不亦快哉」,「忽聞城裡心計鬼死,不亦快哉!」「看見人家放風箏線斷了,不亦快哉!」「私密處長瘡,用熱水泡之,不亦快哉!」33個「不亦快哉」,盡顯金聖嘆真性情。

真性情,也正是他一生之所求。此版本一出,頓時洛陽紙貴。大家表面惡之,背地裡卻愛之。

清代王應奎記載:「幾乎家家皆有一冊金聖嘆。」最後連皇帝順治爺也愛上了「聖嘆版《西廂記》」。

9

批註完《西廂記》後,金聖嘆到蘇州報國寺度假。夜裡睡不著覺,便去找方丈借經。

方丈問:「半夜借佛經幹嘛?」金聖嘆說:「也想點評點評。」方丈不許,怕他亂塗亂畫。於是金聖嘆便和他爭執起來。

最後方丈說:「我出一聯,若你能對出,即給你佛經;若你對不上,請馬上離開。」

金聖嘆說:「一言為定。」方丈立馬說出上聯:「半夜二更半。」

金聖嘆苦思半響,竟無言以對。

「我輸了。」他灰溜溜離開了報國寺。

10

1661年,金聖嘆所住之蘇州吳縣,來了一位新縣令任維初。任維初極其貪婪,搜刮無度,還打死了一名「據理抗糧」的百姓,引起金聖嘆與多位士人的憤怒。

這時,恰好順治皇帝駕崩。江蘇大小官員都到蘇州知府衙門「哭臨」。金聖嘆等士人借機帶領百姓聚集孔廟,要求江蘇巡撫朱國治罷免任維初。

豈料朱國治與任維初是一根繩上的螞蚱,所以不但告狀不成,反被誣陷為「哭廟抗糧,鼓動謀反」,

金聖嘆等18名士人被抓,並被判處死刑。這就是歷史上著名的「哭廟案」。

11

進了大牢,判了死刑,其他士人都一臉淒淒慘慘,只有金聖嘆毫無悲戚之色,他只是喜歡面對牆壁發呆。

有一天,他突然欣喜若狂,叫住獄卒:「請叫我兒子來一趟。」兒子來了,以為父親要交代要事,結果只是讓他給報國寺方丈帶一句話:「中秋八月中。」方丈聞之,連聲稱讚:「妙對!妙對!」

行刑前夕,金聖嘆又叫住獄卒:「可以給我紙和筆嗎?」

獄卒問:「用來幹嘛?」

金聖嘆說:「想給我兒子留一秘方。」

金聖嘆寫完後,獄卒趕緊上呈任維初。任維初一臉興奮,以為截得了什麼寶貝,誰知展開一看,上面寫著一句:「花生米和豆腐幹同嚼,有火腿的味道。」任維初的臉都氣白了。

12

行刑日,淒涼肅穆。金聖嘆披枷戴鎖,巋然立於刑場上。劊子手遞上一碗熱酒,金聖嘆邊喝邊說:「割頭,痛事也;飲酒,快事也。割頭而先飲酒,痛快痛快!」

然後,他悄悄對劊子手說:「請第一個斬我的頭。」

劊子手說:「憑什麼?」

金聖嘆說:「我耳中藏著二百兩銀票,你若第一個殺我,就歸你。」

劊子手立馬手起刀落,第一個斬了金聖嘆的頭。

金聖嘆耳朵裡滾出兩個紙團,劊子手打開一看,氣得差點吐血,一個寫著「好」,一個寫著「疼」。這就是金聖嘆,死也要死得不正經。

13

記得初中時,班主任對我們說過一句話:「你們以後都會變成更像自己討厭的那個人。」當時我不信,覺得這怎麼可能。

很多年後,看電影《致我們終將逝去的青春》,陳孝正留學回來後與鄭微重逢,曾經討厭抽煙的他也終於點上了煙,鄭微說:「想不到你也會變成當初你最討厭的模樣。」

我才陡然驚覺,原來我也變成了自己討厭的樣子。

這個世界就像一場盛大的假面舞會。我們總愛給自己戴上一張又一張面具。

可面具戴久了,就長到了臉上。我們終於忘記了自己原本的模樣,終於變成了嚴肅的一本正經的人,那麼庸俗,那麼無聊,那麼無趣。

前幾天,和一位朋友閒聊時,他突然感嘆:「我好羨慕金聖嘆,他可以撕下虛偽的面具,做一回自己。」

我們都在假裝正經,只有金聖嘆在假裝不正經。我們都在假裝別人,只有金聖嘆在認真做自己。我們,活出了別人的滋味。

而金聖嘆,活出了自己的滋味。

慈懷新書

《把生活過成你想要的樣子》

你入手了嗎?

長按識別二維碼 可直達京東網購買頁面。

當當、京東、亞馬遜、天貓全國各大書店均有銷售

回復「置頂」,小慈告訴你如何一鍵找到「慈懷讀書會」。

回復「線下活動」,了解慈懷讀書會線下活動最新通知

特別推薦:

這可能是最好的讀書方式!

慈懷共讀活動,每15天共讀一本書!

戰勝惰性,行動起來

和數萬書友一起讀書,一起進步

在慈懷讀書會菜單欄「報名共讀

加入慈懷共讀

↓↓↓點擊閱讀原文報名參加慈懷共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