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少在享受他的快樂,杜蘭特也是

微信號:楊毅侃球

微信號:yangyitalk

威斯布魯克連續6場三雙,直逼麥克·喬丹連續7場三雙的紀錄;迄今賽季場均三雙,比肩「大O」羅伯特森。30年一見、50年一遇的神跡,正在威少的腳下上演。

所以人們又感慨了,說原來都說威少是全世界唯一能防住杜蘭特的人,現在才知道杜蘭特是唯一能防住威少的人啊;還有人說,看見這樣的威少,杜蘭特是不是會後悔離開啊。

看見這句,我特別想反問:為什麼杜蘭特會後悔呢?

威少能做什麼,杜蘭特和他一起打了那麼多年,心裡最清楚。其實我們每個人心裡都清楚。在賽季開始之前,評論員們就都說過,這勢必是威少完全爆發,數據極其變態的一季。事實上,這不是多年以來威少一直在期待的機會嗎?身邊沒有了杜蘭特,威少再也心無掛礙了,現在是我的,全是我的!在這支雷霆隊裡,威少不但擁有無限開火權,還擁有無限持球和無限支配球權。當他在場時,幾乎所有的進攻都由他來發起和創造機會。加上熱衷的後場籃板,威少把所有對數據的吸附做到了巔峰。這就是他的球隊,他的自由,他的一切。當威少不斷上演著那些英雄神跡,瘋狂的三分球追進加時,昂然站立在球場中央,如同雕塑,你能看見世界對他的朝拜,也能感受他內心的滿足感和成就感。

可如果杜蘭特不走呢?威少能有今天這樣的自由和球權嗎?能一場比賽即便失誤10個也照樣是俄城的英雄嗎?能即便出手40次也沒有人提出疑問嗎?完全不可能。

這就是我想說的。這本來是一場最終快樂的分手,兩個人都得到了自己想要的,雖然過程有些糾葛。威少正在享受著他獨往獨來,一人包打天下的成就感和快樂,他在不斷地讓世界驚奇,探測著自己的極限。可與此同時,杜蘭特也是。

杜蘭特在享受的,是他在雷霆從未享受過的比賽方式。每個人都觸球,每個人都能夠創造機會,每個人都在移動和分享。杜蘭特從來就是一個出色的團隊運動員,他的無球進攻和有球進攻都同樣出色。在勇士,他找到了一群志同道合的隊友,他們有能力,也有相同的理念和方式。勇士隊正在上演的,也許是籃球歷史上最有效率和最興盛的進攻,場均得分超過120,助攻超過32次。這不只是由於超級明星們的個人能力,同樣來源於他們打球的方式。杜蘭特迄今為止的投籃命中率是職業生涯最高,他在三分線內的命中率超過60%,對於一個鋒線運動員來說匪夷所思,是勇士美麗的整體進攻,塑造了杜蘭特的超高效率。他再也不用像在雷霆一樣,長時間地等待著威少喂給他球,也不用大量的持球,面對兩三名防守運動員完成孤註一擲的單打了。

站在這個角度上,當杜蘭特看到威少連續不停的三雙神跡,我相信就像他曾經說過的,他仍然喜歡看威少的比賽,仍然會為威少祝福——無論他們之間發生過什麼——但同時,他不但不會後悔,反而會略帶慶幸。因為威少,正把他打球的方式,那種讓杜蘭特已經疲憊的方式,上演到了極致。雷霆的比賽方式,是徹頭徹尾的One Man Show。當我們去分解雷霆的比賽,你會看到大量的沒有傳球的進攻回合(威少一個人持球打完)和一次傳球的進攻One Pass Shot,威少突分,接球者立刻投籃)。正因為這樣的方式,才讓威少的數據如此驚人。可杜蘭特心裡清楚,他不再想成為這樣的簡單進攻體系中的一部分。人們大都認為他背叛了自己的球隊去投靠強敵,但杜蘭特始終流露的是,他投奔的是他青睞的方式。

讓我們再說簡單一點,凱文·杜蘭特,知道威斯布魯克有多棒,但他和威斯布魯克打夠了,他再也不想和威少一起打球了。

杜蘭特從未給過他的前隊友和球隊不好的評價。那我來做這個惡人好了——這也不算是不好的評價,而是籃球這項運動的規律和事實。杜蘭特已經知道,按照雷霆和威少這樣的比賽方式,他們是不可能去競爭冠軍的。他們看上去曾經離冠軍那麼近,他們打進過總決賽,他們把勇士逼入了絕境,但就是差那麼一點點,如同天塹,咫尺天涯。你看到過去20年,或者這項運動百年以來的那些冠軍球隊,湖人,馬刺,凱爾特人,熱火,小牛,沒有任何一個球隊能夠靠雷霆的簡單進攻方式贏得冠軍。走到那個階層的球隊,需要的是整體、判斷力和穩定性。而這些關鍵詞,與雷霆和威少在比賽裡展現出的特質截然相反。

我知道,又有人要說我黑威少了——這樣的思維就像草履蟲一樣簡單。在兩三年以前,他們還認為我是威少的球迷,因為我和楊健經常說,看威少打球,你人生裡就沒什麼愁事兒。到今天為止,我依然這麼想,我依然愛看他的比賽。你沒法強求一個人用什麼方式打球,就像你沒法強求別人的生活方式,任何人的生活方式,都是由他的人生階段決定的。當杜蘭特決定加入更好的方式去競爭冠軍時,威少享受的是把他的方式做到極致。在他的這個階段,威少追求的並非是帶隊贏得冠軍,而是看看自己到底能掄成什麼樣。威少正在歷史上追擊偉大的喬丹,而事實上,喬丹完成連續7場三雙的壯舉,連續11場比賽裡10場三雙,是在1989年——距離他贏得第一個冠軍還有2年。那一年,公牛在季後賽裡被活塞再次4比2擊敗。在後來喬丹率領公牛贏得6個冠軍,成為真正的戰神的過程裡,喬丹再也沒有上演過同樣的神跡——他皈依了三角進攻,菲爾·傑克遜不再允許他那麼做,並且用冠軍說服了他。

因此,這也許是威少這樣的天縱奇才在人生裡必經的階段,就像2004年奧尼爾走人之後的科比,滿腔的欲望,英雄的壯志,終得伸展。科比幾乎所有令人記憶最深刻的個人表演,都來自於那之後的幾個賽季,他的場均35分以上的得分王,三節62分,單場81分,都來自於那個階段。我們喜歡看那個時期的科比,我們熱衷於回憶,但你必須清楚的是,那個時期是盛年科比球隊成績最差的一個時期。科比的個人表演華麗至此,湖人也僅僅是一支季後賽邊緣球隊——和如今的雷霆一樣。當科比再次與菲爾·傑克遜相聚,他對傑克遜的認同感,比幾年前多得多。

威少和雷霆續簽了兩年,2018-19賽季是球員選項,意味著包括這個賽季在內,威少可以再用他的方式好好掄兩年。這兩年之內,他可以創造大量的個人極限紀錄,完全滿足個人的夢想和成就。

但在那之後,我猜神龜也會像當年的科比一樣,會厭倦,會有更高層次的追求,會開始嘗試改變。到那個時候,他也許也會像杜蘭特一樣離開雷霆,也許會在某個更有競爭力的體系裡去重新學習怎麼打球。作為一個觀者,你很難講他哪個階段的比賽方式更好看,這就是不同的人生階段,不同的選擇。

不同的年齡和階段,不同的性格,你選擇的方式不同,快樂的來源也不同。

威少正在享受他的快樂,其實杜蘭特也是。

▼長按圖片識別二維碼

每晚9點半聽小姨媽親口講故事

學會認同挺好的

讚賞

人讚賞

閱讀原文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