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出軌上癮?老公微信聊天記錄曝光!

微信號:寶寶相冊

微信號:ibaby233

顧歡躺在冰冷的手術台上,看著刺眼的手術燈。

醫生拿著長長的導管,伸進了她的身體。

「推精-子進入。」

「慢一點。」

「很好,到達子宮,順利著床。」

顧歡聽完醫生的話,心中五味雜陳。

十八歲的她,沒想過自己在花樣的年華,會走上代孕之路。

父親被抓入獄,母親命在旦夕,她需要錢,她沒有退路……

顧歡被護士推出了手術室。

她下意識的撫摸肚子,這未經人事的子宮,荒唐的開始孕育一個陌生男人的孩子了嗎?

還有她的第一次。

眼淚悄悄從顧歡臉上滑落,從此,幸福和她沒有關係了……

一個月之後,顧歡被人帶進一幢別墅。

「小姐,晚上少爺會過來。請你清洗好自己,少爺喜歡乾淨的女人。」別墅傭人說道。

顧歡攥緊手指,微微點頭。

她最害怕的事,終於還是要面臨了……

既然是代孕,就意味著無論用何種方式,她必須要生下雇主的孩子!

上次人工受孕失敗,這次,她必須親自上陣了。

沐浴後,別墅傭人拿了一套情趣睡衣給她。

睡衣是透明薄紗的,穿了幾乎等於沒穿。

臥室裡很黑,只有月光透過窗幔照進來,昏暗而曖昧。

顧歡僵硬著身子,躺在陌生的床上,瑟瑟顫抖。

門嘎吱一聲,開了。

昏暗的光線裡,一具高大的黑影在她床邊停下。

她緊張的心臟都快跳出來了……

男人背著光,她根本看不見他的模樣。

他雙手插袋,身體散發出一陣清冷:「成年了麼?」

「啊?」顧歡愣了下,抖著嗓音,「嗯,剛滿十八。」

他靜默了一會兒。

「竟然這麼小!」他的聲音似是驚訝,似是嘲弄。

顧歡以為他想反悔。

可她錢都拿了一半了,還剩一半沒拿到。

況且,她的子宮已經承受過一次他的精子了,也不在乎這多一次的苦難了……

她急忙道:「不,先生,我、我不小……醫生說我身體很好,我可以的……」

顧歡見他半晌沒回應,忍不住又道:「上次的手術,我很抱歉……我真的已經很小心翼翼了……可是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失敗了……先生,我成年了,我不小了……」

倘若不是為了母親,換做從前的她,又怎肯在陌生男人面前低聲下氣?

顧歡隱忍著酸澀,她痛恨自己此刻的無助和卑賤。

男人依然很冷清的樣子:「我給你後悔的機會。」

「不!」顧歡差點哭了出來,「我不後悔……」

事實是,她不能後悔!

母親的病,容不得她後悔。

男人站在床頭,她這才聽見他解衣扣的聲音。

房間裡很黑,黑得讓她恐懼。

她攥緊毛毯,仿佛那是她最後的依靠。

沒多久,男人高大的身軀傾覆下來,輕輕壓住了她……

九個月後,紐約。

產房內,顧歡快要生了。

「琳達醫生,幫我,求求你幫幫我……」

顧歡漂亮的臉上布滿汗珠。

「放心,我會幫你的!」

「啊……」

顧歡叫的撕心裂肺。

「哇哇——」洪亮的嬰兒啼哭聲。

琳達抱著一個小小的嬰兒,遞到顧歡面前:「恭喜你親愛的,是個男孩兒!」

看著初生兒手舞足蹈,嗷嗷哭著的樣子,顧歡激動落淚。

這是她的骨肉啊。

「孩子,我的孩子……」

懷胎將近十個月,這已經融入她血脈的孩兒,如何叫她割捨得下?

在聽到產房嬰兒啼叫後,產房裡闖進來幾個女護士。

「琳達醫生,把孩子交給我們。」

顧歡一顫,是雇主派來的人!

護士走過去,抱起嬰兒。

顧歡不舍萬分,淚如泉湧,「請你們,一定要對他好一點……」

「這是當然!他畢竟是我們少爺的親骨肉!餘款已經打到顧小姐戶頭上了,顧小姐以後不要再惦記為好!」

護士說完,將嬰兒放進了保溫箱,迅速離開產房。

「寶寶……」顧歡抓緊床單哭成了淚人。

母子分離的痛,竟是這般難過……

突然,腹部又是一陣劇烈的陣痛。

「啊,琳達醫生,我的肚子……好痛啊……」

「吸氣,對,親愛的,是第二個寶寶要出來了!上帝保佑,總算瞞住了第二個孩子!來,我們繼續……」

「謝謝你,琳達……」

顧歡感激涕零。

兩個孩子,她總算能留下一個了。

五年後,A市。

老舊的房子裡,忽然傳出小孩的求饒聲:

「啊嗚,媽媽,洋洋知道錯了!」

客廳沙發前,一個小小嫩嫩的男孩兒,揪著自己的小耳朵,可憐兮兮地嘟著小嘴。

顧歡眉心緊擰,細秀的手指握著一張考卷。

「顧洋洋,你看看你的中文考卷!簡直一塌糊塗,你要存心氣死媽媽!」

「媽媽……」小包子委屈地擠著臉龐,好像很難過的樣子。

「這題,天若有情天亦老的下一句,你居然寫:人不風流枉少年!」

「嗚嗚,媽媽……」他軟軟甜甜地喊了喊,希望媽媽別生氣。

「臭小子,別給我裝委屈,什麼叫床前明月光,李白睡得香?嗯?」

「……」小包子嚇得噤若寒蟬,嗚嗚。

這時,顧母於芬從廚房出來,為外孫說情:「歡歡,洋洋從小在美國長大,我們半年前才回國,他的中文成績不好也是正常的,你別給孩子太大壓力。他還小呢,慢慢教就是了。」

於芬將洋洋抱緊懷裡,並不是她溺愛外孫,而是她明白,他們祖孫三人這些年活得比誰都艱難。

「還小?他都五歲了,明年就要正式進學校念書了!中文這麼混亂,我擔心他什麼課都學不好……」

「都怪我,要不是當年我病重,你也不用為了我專程去美國醫病……」

於芬深知當年苦了女兒。

雖然女兒始終都不肯說醫病的錢是從哪兒來的。

甚至連孩子的生父是誰也絕口不提。

但於芬知道,這些年女兒受了不少委屈。

「媽,你的病不是好了麼,我不許你再說這些事了。」

當年,她在美國產子,母親在美國治病,幾年下來,當初那五百萬早已用得一乾二淨。

可看到母親康復,她覺得這一切都值得!

「嗯,我不說了,我就期盼你和洋洋都能快快樂樂的,一起等你爸出獄……」

於芬每每說到這裡,都淚眼模糊。

「奶奶不哭哦……洋洋答應會乖乖的……」

小包子伸出柔嫩的小爪子,輕輕幫奶奶抹去眼淚。

顧歡喉頭有些哽咽,握緊手中的考卷。

她深深明白,必須要更努力的工作賺錢,才能給兒子更好的未來。

才不會枉費當年她私心留下這第二個兒子……

是夜。

「顧歡,酒會開始了,你到哪了?」

「李總,我在酒店樓下了,很快就上來。」

「好的,直接上3樓,我等你。」

顧歡掛完電話,仰頭望了望眼前的奢華建築。

幾個燙金的大字映入眼簾:

夜魔帝國酒店。

今晚,李總要她來這裡應酬。

一想到優厚的獎金,她立刻打起精神來。

為了能讓母親和洋洋過上更好的生活,她必須要掙更多的錢!

她握緊手袋,在經過一輛停在路邊的黑色轎車時,

順道停下來,看了一眼車窗玻璃裡倒映出來的自己,順便整理一下儀容——

烏黑濃密的秀發,妝容精致的臉蛋。

唯獨今晚這身黑色削肩晚禮服有點兒不對勁。

唔,她對著車窗整了整禮服……

ok,搞定!

深吸一口氣,正當她準備對車窗擠出一個自我鼓勵的微笑時——

車窗玻璃竟然奇跡般地自動緩緩下滑……

顧歡石化!

擠出來的微笑僵在半空!

怎、怎麼車裡面居然有人??

車窗全部打開來,露出一張俊逸非凡的臉龐。

棱角分明的輪廓,泛著一絲嘲笑的清冷。

「小姐,這裡不需要‘服務’。」

男子特意加重「服務」二字,透著譏諷的味道,不屑地瞥了她一眼。

盡管這家夥眼神鄙夷,可該死的,他低淳的嗓音卻好聽到令人沉醉!

甚至,還有些許熟悉感……

遙遠、陌生,卻又有著仿佛在哪裡聽過那般。

「成年了麼?」……「竟然這麼小?」

這嗓音,和記憶裡的某個聲音重疊起來,讓顧歡的心臟猛然跳漏一拍!

不不不!這怎麼可能!她猛地甩頭。世界上怎麼會有那麼巧的事,是她想多了!

然而——

服務?

顧歡這才回過神來!

瞪大眼睛,怒火立刻沖上腦門。

這家夥說什麼?

服務?!

這家夥當她是什麼?!

顧歡咬咬牙,依舊維持好得體的表情,朝他假惺惺地甜美一笑:

「喔?先生看來誤會了,我是來‘尋求服務’的呢!」

一邊說著,她一邊故意也用鄙夷的眼神上下打量他幾眼。

還誇張到作勢從手袋裡拿錢,一副姐姐我買服務的樣子:「嘖嘖,真是可惜啊,先生你看來還不太符合我的標準呢!」

男人似乎並不生氣,只是冷冷地挑了挑眉,抿唇道:「正好,不三不四的女人我也不喜歡。」

不三不四的女人?

他竟敢說她是不三不四的女人?!

她瞪大眼睛,死死瞪著這個男人!氣得牙癢癢!

長得俊就可以欺負女人麼?

開著豪車就可以輕視女人麼?

握緊氣得發顫的拳頭,瞥了他一眼,趁他要關上車窗之前——

顧大小姐做了她此生最瘋狂也最爺們兒的舉動——

她忽然俯下腰來。

故意湊近他的車窗,裝作風情萬種的樣子。

一手擱在玻璃窗上,阻止他關窗。

笑瞇瞇地伸出另一只手,趁他做出反應之前——

她的手似是八爪魚那般,一把揪住他那張帥到人神共憤的臉!

啪啪啪!

她用力打了他三下臉!

「喲~,小哥哥,我看你是玻尿酸打多了吧?不然怎麼保養得一根皺紋都沒有呢?韓國整的吧?」

她笑得一臉得瑟,暗暗使力地揉搓他的臉,就像是揉面那般毫不留情!

還不忘挖苦兩句:「嘖,整一面癱似的,越看越滲人呢。要不,等小哥哥哪天面癱好了,姐姐再來關照你吧,拜拜嘍~~

她又故意將「關照」二字說得一語雙關,活似他就一牛郎。

趁這廝即將發火前,她趕緊縮回自己的爪子。

一股陰沉的冷氣撲面而來。

她嚇得身子一抖。

不敢與他那雙深戾到近似陰霾的眸眼對視!

幾乎是反射性的,她拎起手袋就往後退。

捧著噗噗直跳的心臟,帶著一絲報仇的痛快。

根本不敢回頭看車裡那男人的表情。

她啪嗒啪嗒踩著高跟鞋,鑽入了夜魔帝國酒店……

酒店三樓。

顧歡一進場,一陣夾雜各大品牌的香水味兒撲鼻而來。

偌大的會場裡,衣香鬢影。

五光十色,金碧輝煌。

一看便知是上流社會的交際晚宴。

「小顧,你可來了!」

李鼎盛一回頭,便看見會場門口站著的女子。

快速朝她走過去,他眼神裡閃過一抹驚艷。

「李總。」顧歡微笑著點點頭。

「小顧,今晚你真漂亮!」李鼎盛嘴角笑出一抹深意,伸手拍拍她的肩膀,「不瞞你說,今晚這場宴會,實際上就是‘映’工程競標會的前奏。今晚只要你好好表現,獎金少不了你的。來,把這杯酒喝了,預祝我們競標成功。」

顧歡接過李鼎盛遞來的酒杯,有絲躊躇。

「怎麼不喝啊,小顧?別告訴我,你連香檳也會醉喔,呵呵呵……」

顧歡有些臉紅,搖搖頭,「讓李總見笑了,那麼,我祝公司競標成功。」

她不再遲疑,舉著香檳與李鼎盛碰杯。

一飲而盡。

李鼎盛盯著她將酒喝光,細長的眼裡閃過一絲算計……

顧歡將酒杯放下,喉頭有些許嗆辣。

突然,會場一片寂靜。

所有人的目光此時都齊齊望向會場入口處——

一個身型高大俊美的男子優雅地邁進會場。

他一襲純手工打造的全球限量版白色西裝,將他那精壯的身形勾勒得堪稱完美。

仿佛天生的王者,他的身後還跟著一群畢恭畢敬的下屬。

烏黑的短髮,疏得一絲不茍。

透出沉穩嚴肅的氣息。

俊美如神祗的臉,冰冷得沒有一絲溫度。

是他?!

顧歡一眼便認出——

這廝不就是方才豪車裡的面癱小哥?

「呀,北冥總終於到了!」李鼎盛驚喜地低呼,盛興奮道:

「小顧啊,北冥總可是大人物!A市首富北冥家族,認識吧?」

「北冥家族?」

顧歡猛然一愣!

在A市,誰不知道北冥家族四個字背後的影響力?

富可敵國!翻雲覆雨!只手遮天!

‘映’工程,就是北冥集團旗下的一個子項目。

前幾個月才放出來公開競標。

業內各個企業,為了能爭奪這個耗資幾千億的‘映’工程,無不是使出渾身解數,就盼能得到北冥氏的青睞。

鼎盛公司也不例外。

「是的,他就是北冥家少爺北冥墨,北冥集團的總裁!」

北冥墨?

顧歡忽然有些心慌。

好黑暗的名字。

早就聽聞過,在A市得罪神得罪鬼,千萬不能得罪北冥家的人。

她沒想到這家夥竟然這麼有來頭!

情不自禁垂下眸子,看了一眼自己嫩白的爪子。

方才她還得意忘形地抓過北冥墨那廝的臉!

顧歡背脊升起一股寒意。

夜魔帝國酒店。

專用電梯‘叮’的一聲,在酒店最高樓開啟。

北冥墨快速踏出電梯。

畢恭畢敬跟在他身後的,是個粗獷的壯漢,名叫刑火。

他小心翼翼看著北冥墨:「主子,您今晚真不回去了麼?老爺子說裴小姐會來,請您務必回去……」

北冥墨沒接刑火的話碴,繼續往房間走。

「主子,您不為自己考慮,也該為程程小少爺考慮一下,他才五歲,沒娘的孩子多可憐哪,您……」

空氣驟冷!

北冥墨深冷的眸子斜睨一眼刑火。

刑火為難地低下頭,看來主子今晚是不打算回去了。

「對不起主子,是屬下多嘴了。」

刑火趕忙掏出房卡,「屬下給您開門。」

咔~嚓。

厚重的紫檀木雕龍大門自動開啟。

北冥墨俊朗的身影走進房間。

刑火站在門口,吱吱唔唔有些閃縮。

「那個,主子,還有一件事……程程小少爺讓我提醒您,這個月他已經修完小學六年級的課程了……所以,主子您應該放小少爺的寵物出來了,您已經關了它一個月了……」

才五歲的小孩子啊,別人家的娃兒,小學都還沒進呢。

他家程程小少爺就已經小學畢業了。

這個天才小少爺,小小年紀便承襲了北冥家優異的血統,刑火深深崇拜。

北冥墨眉眼微挑。

轉眸睨了刑火一眼。

「既然一個月期限到了,那就放他的寵物出來——」

刑火大喜,「是,屬下這就去……」

「半天!」北冥墨又冷冷地拋出兩個字。「只讓他玩半天,再關回去。」

刑火的臉瞬間僵硬。

額,好苛刻……的主子。

唉,程程小少爺好可憐。小小年紀沒有媽媽,連最愛的寵物都不能多陪他……

房門被闔上。

奢華的總統套房裡,回歸一片寂靜。

鼻中聞到一股似是熟悉卻又久遠的清香……

這清香夾雜著酒氣,讓北冥墨微微皺起眉頭,這香氣,是什麼時候,他在什麼地方聞到過?

「啪嗒。」他打開燈。

沙發上,躺著一個女人。

一個醉酒的女人。她穿著黑色削肩晚禮服,雪白的肌膚大半袒露在外。

凹凸有致的軀體,被禮服包裹著。香艷又誘人。

北冥墨挑眉。

這個女人他認識。剛才在路邊抓他臉的那個。

他人人艷羨的容貌,竟然被她形容為玻、尿、酸、打、太、多!

北冥墨的目光盯著她白皙修長的大腿,緩緩朝沙發走過去。

未完

北冥墨會怎麼對付羞辱過他的顧歡?他和顧歡什麼時候才能知道對方是自己兒子的媽媽爸爸?分離的雙胞胎兄弟,什麼時候才能相認?

由於篇幅限制,本次只能發到這裡啦,

點擊下方閱讀原文,後續劇情高潮不斷!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