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想再呆在「格子間」,想要一份「自由職業」

微信號:良倉

微信號:iliangcang

你是不是又想辭職了?是不是想要跳出你的 「格子間」 沖向戶外?是不是又要去追求你理想中的自由職業了?從 「格子間」 到 「自由職業」,我們來聊一聊。

《Play Time》的格子間

▲ Jacques Tati 《Play Time》劇照

在法國導演Jacques Tati 1968年拍攝的電影《Play Time》中,通過主演於洛先生 Monsieur Hulot 這個無法融入現代生活的笨拙角色在玻璃鋼筋的現代都市中的一系列經歷,用一個無比經典的鏡頭記錄下了一個極其典型的現代辦公空間形式——格子間。

枯燥的空間格局下彌漫著一種荒誕的氛圍,與自然脫節,與自由不沾邊,工作本身看起來完全如同是運轉中的機器,這如何能是該有的工作環境呢?於是,毫不意外的便有了1999年電影《Office Space》中,主角砸碎自己格子間的場景,標誌著開放式自由辦公時代的到來。

開放空間的 Play Time

▲ 荷蘭建築團隊RAAAF在他們一個名為End of Sitting的辦公裝置中探索了一個概念化的開放空間形式。和 「格子間」 一般也是統一的空間分隔形式,卻以坐姿為切入點而讓整個空間有著無限的可能性和流動性。

脫離 「格子間」 之後工作環境的發展,最讓人興奮、最令人羨慕的想必是散布在全球各地的創意公司的工作室以及他們的新創意了。區別於60年代 Monsieur Hulot 經歷的那個諷刺意味的《Play Time》,在這些工作室中,有更加實際意義的、形式化的Play Time。

▲ 樂高丹麥工作室的滑梯

這些工作室有的有主題公園一般的配備,空間中融入的極大程度的 「fun facts」;有的挑選到戶外及其難得而愜意的空間環境,讓身處工作室的那些時間本身變得更有意思的同時,也被認為是更有利於激發靈感與創意的。

▲ 馬德裡森林中的Selgas Cano工作室

可見工作方式本身是一個不斷變遷的過程,與工作習慣有關,也與時代、科技相關。擅長辦公空間設計的建築師Clive Wilkinson認為,個人與世界之間的聯繫始終都是最重要的,而未來的工作模式也將極大程度地被我們所使用的工具重構。

在越來越注重生活品質,越來越多新創意,越來越講究生活方式的當下,很多人開始羨慕那些不拘束於辦公室的人,那些看上去比自己更自由的人,那些 「別人的」 生活,那些有詩和遠方的生活,那些我們羨慕的 「自由職業」。

「自由職業」 的 Play Time

總有人給我們的感覺是,他們為什麼總 「在路上」?為什麼他們做到了 「說走就走」?總在去往自己 「遠方」 的途中?而且不怕迷失,荒郊野外也都自信能找準自己的方向,去往自己想要探索的未知的地方。

即使是一個人旅行,他們也從來不會覺得孤單,因為他們還是能隨時和朋友們分享他們碰到的新鮮事兒,偶遇的新景致,分享他們的新生活;或者是隨著心情挑喜歡的電影、音樂,玩熱衷的影片遊戲,自斟自飲,享受獨處的時光。

他們似乎總 「在遠方」,朋友圈裡總有藍天白雲,好場景好天氣,有一份令人向往的愜意。

每一次出行,他們都會選擇最合適的出行方式,為心靈留一份時間和空間,潛心閱讀或者靜心冥想。不趕時間,他們更願意選擇便捷舒適的高鐵出行,不用經歷飛行升降的顛簸和開關機,伴隨著沿途窗邊的風景,能安靜地閱讀期待已久的新書,有音樂相伴的同時,無時無刻和世界保持著聯繫。

在我們的印象中,這些人的生活總顯得輕輕鬆松而令人羨慕,好像只需要一台輕薄便攜的高品質筆記本,他們的生活就能運轉,連Wi-Fi都完全擺脫掉,內置的4G模塊就能將他們和整個世界無縫連接。

然而,我們不知道的是,同樣的那台筆記本在陪伴他們 「去遠方」 的同時,也是陪同他們工作的好夥伴。那些我們所羨慕的他們在我們眼中的生活狀態,也是他們自己所珍惜的那段時光。因為他們只是剛加完班,剛熬完夜,剛享受完自己忙碌的工作,剛處於停下來的準備狀態,好迎接下一場挑戰,他們只是心在 「格子間」 之外。

理想中的 「自由職業」 其實我們都可以擁有。選一份自己熱愛的工作,加班熬夜也都甘願的;安排好自己的時間,工作、娛樂能平衡的;把 「當下」 過成 「遠方」,忙碌、閒暇兼備的。自己 Play Time,享受自己心的 「自由職業」,即便是身在 「格子間」。

聯想小新Air 13 Pro LTE版

內置4G模塊 贈送1年48G流量

點擊閱讀原文了解更多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