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多的惡習,都是因為別人縱容你

微信號:十點讀書

微信號:duhaoshu

點上方綠標即可收聽主播絳染朗讀音頻

文 | 老醜

其實人的許多惡習,恰如其形成,都是一點一滴逐漸積累的結果。之所以可以逐漸累積形成,就是自己沒有意識到這些,其間也並無一人當面指責、加以糾正。而後日積月累,小的習慣變成惡習,惡習變成大病,大病釀成大禍。

大學時我們班一共就兩個男生,一個是「雅姐姐」,另一個是我。雅姐姐是班長,而我是團支書,其餘的女生全部是我們麾下的「小兵」。

的確,當初競選的時候,我是自信滿滿,真的把自己當成高高在上的統治者,把她們當成小兵。因為一來自己身材高大威猛,二來人格魅力無窮,三來在高中時做了那麼多年的班幹部,所以心想管理這些女生應該不成問題。

可想像僅僅停留在想像,一旦曝光於現實,問題層出不窮。

記得第一次全班集體活動,我們計劃去植物園燒烤,早7點集合,各自帶好提前一天分配的爐子、煤炭和食物等等,不許遲到。

當時我和雅姐姐兩個人分別帶隊,各自認領一半女生。

再說雅姐姐——我們這個老班長,真是人如其名,老好人、知心大姐,做事軟綿綿,誰也不得罪的一型。

而我則是很有棱角很有原則的這一類,對就是對,錯就是錯,非要當面掰扯清楚。

當天晚上,分配了相應負責的人員以後,我群發了一遍簡訊,告訴她們集合時間、地點、必帶的物品等等;而雅姐姐這邊,基本上屬於「無為之治」,什麼也不通知,什麼也不說。

臨睡前我不放心,提醒他別忘了通知,他則嗯嗯作答,熄燈了也不知道簡訊發沒發出去。

轉眼到了第二天一大早,雖然我早已想到有人遲到,但遲到的人數卻在意料之外。

我這邊負責的女生有三個賴床沒起來,打電話催促以後,說是十分鐘以後就到。而雅姐姐那邊,只來了三四個女生,更有甚者,打電話過去被提示關機或不在服務區,根本聯繫不上。

這下好嘛!原本打算最起碼會有80%的人出勤,然後我們就可以開車出發,可現在集合的人數,卻連一輛車都坐不滿。

說好的團隊活動呢,說好的個人魅力和管理能力呢,難道我的名聲,要在這第一次的團隊建設中毀於一旦?

這不能怪我,我不甘心。情急之下我把雅姐姐叫到跟前:「你那邊怎麼那麼少人?」

他看著我,不緊不慢地說:「人家不想來唄。」

我反問:「不想來?是你沒有通知到吧?」

他沖著我無所謂地笑了笑說:「大家都成年人了,沒必要什麼都手把手告訴吧?」

我反駁:「通知沒通知到是我們的事,他們聽不聽是他們的事!」

一來二去,我們在這個問題上爭執不休。其間的對話反反復復記不太清了,只記得最後他很殘忍地說了這樣一句:「他們就是沒吃過什麼虧!也沒把這件事當回事!這要是四級考試,你不通知他們,看他們能不能忘?」

瞬間他仿佛占據了所有的道理,把我逼在牆角,讓我啞口無言。

或許吧,如果事情足夠重要,重要到決定著你未來或是身家性命的時候,我們自然就會本能地警覺起來。

後來雖然等到8點多,也算來了一大半的人,最後湊夠一輛車拉走了。但我心裡所想卻完全不是這次活動,而是感到非常無力。

今後這種活動,類似場合,我到底是應該積極地站出來負責承擔一切,擺出一副號令群雄的架勢;還是自此偃旗息鼓,悶不作聲?反正好壞都有大部分人到場,多幾個少幾個又有什麼分別?到頭來,不過是做得好了無人誇讚,而無論怎樣費力,你都永遠不能令所有人滿意。

那是一段很長時間的自我否定與自我反思,每每做事不知所措,力不從心。

很多大小的活動,都在這期間反反復復。我也學著像雅姐姐一樣,逐漸適應著睜一只眼閉一只眼,學著隱藏在每個人中間,像沒有棱角的皮球一樣,轉來轉去,沒有什麼成績,也留不下什麼罵名。

接著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大學英語四級考試了,因為關乎學位證能否拿到。

關鍵時刻,班主任自然又把這件事交給我和雅姐姐兩人負責,並再三叮囑:「臨考前一天晚上,你們務必通知到班級所有人,考試時間,考場地點,必須帶身份證、準考證、鉛筆、橡皮……」

這次我和雅姐姐的舉動,和以往班級活動的表現沒什麼區別。我老老實實,晚10點臨熄燈的時候,簡訊群發告訴大家各類注意事項;而雅姐姐,依舊不作為。

當然唯一的區別,就是我沒有主動站出來提醒雅姐姐,別忘了給你負責的同學發簡訊雲雲。

是啊,我也在逐漸變得圓滑,不當面提醒,不做費力不討好的事兒。關鍵正如雅姐姐所說,當時我也無比確信,像這樣規模的考試,應該沒有人會忘帶準考證,或者沒帶鉛筆橡皮什麼的。

接著第二天,大家都被混到了不同的考場,誰來沒來、考得怎麼樣都不知道。可剛出考場的時候,我就不小心聽到了我班女生的抱怨。

五個同行的人,有三個是沒考好破口大罵的。

其中一個說自己起來晚了,到考場的時候再三求監考官,才得以進門;另一個是忘帶準考證了,結果跑回去取耽誤了時間,差點沒進去考場;最後一個是帶的鉛筆忘了削,沒想到管鄰桌借的時候,居然被監考老師發現,最後解釋半天才證明自己沒有打小抄,如此自然影響到了考試的心情。

我緊緊跟在她們身後,想聽聽到底最後發生了什麼。沒想到正當她們仨抱怨得起勁兒,另兩個人實在忍不住說:「難道雅姐姐沒告訴你們要帶這些嗎?」

「啊?通知?」「沒有啊!」「什麼通知?通知什麼?」三個人對視一番,沒有結果也沒有答案。

「醜哥昨晚熄燈前,特地還囑咐我們,要準時啊,要帶準考證啊,要帶2B鉛筆啊這些,雅姐姐難道沒告訴你們?」

「沒!」三個人異口同聲。

過了幾秒鐘,三個人恍然大悟,從一開始的給自己找理由,開始轉嫁到雅姐姐身上。

聽完這些,我突然放慢腳步,等她們離開,自己對空氣揮舞了兩拳。

原來自己一直沒錯,有棱角沒錯,明辨是非沒錯,知曉是非以後把它告知眾人也沒有錯。當然,那次當面指責你也沒有錯。

其實人的許多惡習,恰如其形成,都是一點一滴逐漸積累的結果。之所以可以逐漸累積形成,就是自己沒有意識到這些,其間也並無一人當面指責、加以糾正。而後日積月累,小的習慣變成惡習,惡習變成大病,大病釀成大禍。

例如遲到,很多時候總是強調說因為事情不夠重要,所以才遲到,自己每次都借著這個理由,每次都比約定時間晚幾分鐘。久而久之,遲到變成了一件無所謂的甚至理所應當的事情。而後遇見大事,這種習慣仍然會持續下去。

畢竟是行為的慣性,一旦累積成疾,它便不取決於事情的大小了,覺得任何事遲到都沒有什麼大不了。而當遲到這件事變成了不以為然,所有的事情也就沒有大小一說了。

如何改變?因某件事的突然自我覺醒恐怕很難。人本身就是很難看清自己的生物。

該當如何?恐怕就要靠身邊人的忠告、當面指出,或是一點點的糾正,讓一種習慣代替另一種習慣。

職場無小事,如果當初沒有一個很好的領路人,告訴我們什麼該做什麼不該做,他們或是圓滑地和我們相處、睜一只眼閉一只眼,或是縱容我們的一切行為、不一點點指出而是秋後算帳,那麼將來的某句錯話,都很可能使我們丟掉飯碗。

工作以後,隨著工作年限和經歷的提升,自己逐漸爬到了管理層。當站在高處,才逐漸認識到第一份工作所在的平台、所遇的主管是多麼重要。

在我剛來公司做經營經理的時候,市場部有個年齡與我相仿的女生坐我對面。

一開始熟悉工作環境的時候,我就覺得她凡事挑三揀四,言語刻薄冷漠,對人毫不客氣也不懂得尊重。誰也不熟的時候,我甚至以為她是總監級別的人物。

後來工作有交集的時候,我才知道她不過是個市場專員。這樣的行為,她老大不管不問;之前的工作,興許也是眾人都不願意搭理她,給了她足夠撒野的機會。

有次對接工作,我下面的某個編輯找她在微博上推廣一下,沒想到她半天沒回復。實在不行找我出面,我在QQ上晃了她一下,等了半天,回我一句:「可以來我工位上說嗎?」

當時心裡無比窩火,心想我就坐在你對面,還裝什麼大爺?

我起身探過頭對她說:「我就是。」

她看都沒看我一眼說:「哦,你啊,找我做什麼?我很忙的。」

知道她沒看我,但我繼續撐出一個微笑對她講:「是這樣,我的編輯找你推廣,郵件發了,QQ也找了你半天,你都沒有回復,想問一下是什麼情況。」

一聽見「我的編輯」,她恍惚覺得我是個主管,於是抬頭看了看我,笑臉相迎地說:「哦,誰找我來著?我剛看郵件和QQ,還沒顧上呢。」

「沒顧上看QQ,那你怎麼偏偏回復我的呢?」天,見她還是個欺軟怕硬的主,我更加生氣,心想必須以毒攻毒。

她開始起身,反復解釋,並向我道歉。

但那天我的確沒有給她任何機會,惡人做到底,把她以往不配合我們部門工作的劣跡斑斑全部晾曬出來,並一一指責。

那天她跑出去哭了,但辦公室裡沒有一個人出去勸她,反倒是當我坐下來,發現一堆人私下給我消息說我教訓得好,早就應該有人出面指責她了。

一方面是餘火未消,另一方面是擔心是否言語過重,真的傷到了她。所以我當時心情沉重,並沒有在意輸贏,也沒有搭理這些起哄捧場的圍觀群眾。

那一天整個辦公室都很消停,沒有人大聲喧嘩,也沒有人跟我請假或者溝通工作。當然,那個姑娘也沒有再回來拎包,下班回家。

莫非我真的言語過重了?還是我做得過火得理不饒人?難道我不應該站出來指責她嗎?此類問題我想了一宿。

沒想到第二天,我來到辦公室的時候,發現這姑娘也來上班了,坐在我對面。

看我坐下,她起身向我鞠了一躬,而後雙手遞給我一張卡片。

卡片裡寫著:謝謝你,工作四年半,你是第一個指責我的人;謝謝你,讓我第一次知道,原來的自己是這樣不受人待見;謝謝你,站出來指責我並讓我成為更好的人。

原來我沒有做錯。而縱容,卻是一種甜蜜的錯。

對別人現在的縱容,就是對他未來的殘忍。對別人現在的嚴苛,卻是對他未來的負責。

你要知道:當初站出來指責你的我,並不是有意和你過不去,讓你顏面掃地,而是幫你除去戾氣,清除惡習,讓你在今後的道路上可以少犯些類似的錯。

或許你如今並不能理解我的嚴苛,但多年以後,當你因為我的指責而成為更好的人,相信你會感謝我。

回復「晚安」,十點君送你一張晚安心語,祝好夢

-背景音樂-

趙成宇《愛在四月雪》

Robert Bonfiglio 《Looking with Cely》陳粒《光》

-作者-

老醜,85後作家,攝影師,知名自媒體人;新書《你所羨慕的一切,都是有備而來》全網熱銷中。他是寫詩的戲子,說書的旅人。他是猶如你我一般被生活欺負過,又能成功逆襲的同齡人。同名微信公眾號:老醜( weixinlaochou )。十點讀書經授權發布本文,轉載請聯繫作者。

-主播-

「你有故事嗎?我有美酒與聲音」絳染,電台主播一枚;配音愛好者。新浪微博@音之無恙風之絳染;個人微信公眾號:染家鋪子。

前幾天一個史上最萌面試的影片收割了好多人的心,當家長們在苦苦尋覓合適孩子的外語老師時,卻忽略了一個問題:外教好不好,只能由孩子說了算。

點擊觀看影片

今天十點君來給大家補發福利啦,點擊底部【閱讀原文】即可免費獲贈VIPKID試聽課專享福利包(總價值288元)。讓學英語真正打動孩子的內心,你還等什麼呢?

專享福利包包含:

1.VIPKID在線英語水平測試 1節;

2.VIPKID純正北美外教一對一英文體驗課1節。

閱讀原文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