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薦|44歲軍轉幹部失業、離婚、負債,如今他成為世界第一

微信號:軍報記者

微信號:jfjbdzzy

2016年11月17日凌晨,美國傳來捷報,在決定全球通信技術標準的5G方案大戰中,中國華為以絕對優勢擊敗歐美列強,主推的PolarCode成為5G短碼最終方案。

這一刻太突然!這意味著5G的半壁江山被中國拿下;3G、4G被法國Turbo統治十多年的日子宣告結束;未來的全球通信技術標準,將由中國企業參與制定,甚至主宰!

這還不夠

華為在日本宣布推出業界首個石墨烯電池,可將電池壽命延長兩倍,耐熱程度提高10度,未來充電或許只需十幾秒就可以搞定。

華為中央研究院瓦特實驗室在第57屆日本電池大會上,宣布在鋰離子電池領域做到重大研究突破,推出業界首個高溫長壽命石墨烯基鋰離子電池。

實驗結果顯示,以石墨烯為基礎的新型耐高溫技術可以將鋰離子電池上限使用溫度提高10 ,使用壽命是普通鋰離子電池的2倍。

其實,這只是引子,今天,我們要給大家講這麼個故事:

  1983年,隨著部隊建制調整,39歲的他從部隊轉業到地方,44歲在經營中被騙了200萬,被國企除名,曾求留任遭拒絕,還背負200萬債務。老婆又離婚,他一個人帶著老爹老娘弟弟妹妹在深圳住棚屋,創立華為公司。沒有資本、沒有人脈、沒有資源、沒有技術、沒有市場經驗,看起來誰都比他強的一個人,成功逆襲,用27年把華為帶到通訊行業世界第一的位置!這樣的人生,不知道該怎麼形容!你還在為沒有成功找理由嗎?

  1944年,任正非出生於貴州安順地區鎮寧縣一個貧困山區的小村莊,靠近黃果樹瀑布。

  任正非的父母是鄉村中學教師,家中還有兄妹6人。任正非中、小學就讀於貴州邊遠山區的少數民族縣城。

  因為父母對知識的重視和追求,即使在三年自然災害時期,任正非的父母仍然堅持讓孩子讀書。所以,任正非的童年雖然是在貧窮中度過,卻是快樂美好的。

  1963年,任正非就讀於重慶建築工程學院(已並入重慶大學)。在校期間,他把電子計算機、數位技術、自動控制等專業自學完,接著還學習了邏輯學、哲學和幾門外語。

從軍隊轉業到深圳,事業低谷,婚姻破裂

  大學畢業後,任正非當上了建築兵。那時法國一家公司向東北遼陽市出售了一個化纖成套設備,這是任正非當兵後監守的第一個工程。從這個工程開始,一直到建完生產,任正非才離開。1983年隨國家調整建制,撤銷基建工程兵,任正非從部隊以團副的身份轉業,來到成為改革試驗田的深圳,在當時深圳最好的企業之一——南油集團下面的一家電子公司任副總經理。

  在這裡,任正非遭遇了人生的第一個「陡坡」:任正非在一筆生意中被人坑了,導致公司200多萬貨款收不回來。那時,內地城市月薪水平均不到100元。在這種情況下,任正非在大國企南油集團的鐵飯碗端不住了,安逸的日子似乎已經到頭。

  這一年,任正非的家庭和事業都出了狀況。他的夫人轉業後進入南油集團主管層,而他在南油下屬企業時由於連續虧損,再加上父母與弟妹和他們同住產生的生活壓力,最終導致家庭解體。任正非在這一波又一波的滑坡中,直達人生低谷。

  此時的任正非,下有一兒一女要撫養,上有退休的老父老母要贍養,還要兼顧6個弟弟妹妹的生活,正值上有老下有小、青春不在、未來尚長的中年之際的任正非,前行之路陷入無際的迷茫與昏暗。

不惑之年開始創業,肩負重壓,毅然做出抉擇

  處於中年危機之中的任正非沒有時間去感傷,家庭的責任、事業的急迫,令任正非迫不得已,走向了一條下海幹實事的道路。就這樣,深圳少了一個國企幹部,中國多了一個高科技企業的「教父」。

  創業初始,任正非的所思所想並沒有太多的理想主義,僅僅只是為了糊口、為提高家人生活品質。而這是一個扛著壓力向前、被逼無奈的創業故事。可以說,任正非的創業初期帶著些許悲情色彩。

  一個偶然的機會,一個做程控交換機產品的朋友讓任正非幫他賣些設備,有過幾次經歷,任正非萌生自己乾的想法。

  1987年,任正非以2.4萬元資本註冊了華為技術有限公司,成為香港康力公司的HAX模擬交換機的代理。

  在賣設備的過程中,他看到了中國電信行業對程控交換機的渴望,同時他也看到整個市場被跨國公司所把持。當時國內使用的幾乎所有的通訊設備都依賴進口,民族企業在其中完全沒有立足之地,43歲的任正非,在這個時候突然表現出了他的商業天才,決定自己做研發。

  軍人出身的任正非似乎天生具有比一般人更加強烈的愛國熱情和保衛領土的敏感和決心,而他在那個時候能夠認識到「技術是企業的根本」,便從此和「代理商」這個身份告別,踏上了企業家的道路。

在困境中找到希望,倚靠深圳,公司發展迅猛

  1991年9月,華為租下了深圳寶安縣蠔業村工業大廈三樓,開始研制程控交換機。最初公司員工僅50餘人。

  當時的華為公司既是生產車間、庫房,又是廚房和臥室。十幾張床挨著牆排開,床不夠,用泡沫板上加床墊代替。

  所有人吃住都在裡面,不管是主管還是員工,做累了就睡一會兒,醒來再接著幹。這也是創業公司常見的景象,只不過後來在華為成為了傳統,被稱為「床墊文化」,直到華為漂洋出海與國外公司直接競爭的時候,華為的員工在歐洲也會打起地鋪,外國小夥伴無不驚呆稱讚。

  1991年12月,首批3台BH-03交換機包裝發貨。當時公司已經沒有現金,再不出貨,直接面臨就是破產。幸運的是,這三台交換機很快回款,公司得以正常經營。

  1992年,華為的交換機批量進入市場,當年產值即達到1.2億元,利潤則過千萬,而當時華為的員工,還只有100人而已。這樣的成長速度,響應了深圳速度的口號,而這樣的盛況只屬於那個時代。

  華為像一匹來自深圳的狼,撲進了這個正在高歌猛進的行業。

從軍人到商海精英

  硬朗、堅韌、吃苦耐勞、雷厲風行……在普通人看來,這些都是軍人的氣質。在如今商界世界中,不少大佬級企業家都曾有過一段軍旅生涯。從昔日軍人到如今明星企業家,當初那段看似平淡無奇的軍旅成長過程,早已在潛移默化中培植了他們思想的、精神的、素質的強大「根系」。

王健林:從轉業軍人到中國首富

  1970年,15歲的王健林成為吉林省軍區邊防四團最年輕的一個戰士。到了28歲那一年,王健林已經成為全軍最年輕的一名團職幹部。1987年,響應國家「百萬裁軍」的號召,32歲的王健林告別了他的戎馬生涯。

  轉業後,王健林來到大連市西崗區區政府任辦公室主任。但一年後的一個偶然「機會」使得王健林的人生軌跡發生了重大轉變。負債數百萬元的西崗區住宅開發公司瀕臨破產,區政府為了拯救這個「爛攤子」,面向全區公開招賢。本來被他人認為仕途無量的王健林竟出人意料地主動請纓,自願去擔任西崗住宅開發公司經理。從此,王健林踏入了房地產這個圈,建立了萬達集團。17年的軍旅生活,在王健林身上打下了深深的烙印。

柳傳志:一往無前的「教父」

  1944年4月29日生於江蘇鎮江市。1961—1967年在西安軍事電訊工程學院學習。1984年創辦了中科院計算所新技術發展公司(聯想前身)。現任聯想控股公司總裁,聯想集團董事局主席。截至2003年12月,聯想控股有限公司共上繳國家各種稅收54.5億元人民幣。

  對於軍營生涯,柳傳志,當今這位中國企業界「教父」級人物從來也不諱言:是軍營塑造了他。

  柳傳志說,「企業成功跟我有一定的關係,但不是全部;這一定的關係之中,跟我在軍隊裡養成的性格又有一定的關係。」

  柳傳志在多個場合講述到:「我在軍事院校時的班主任講的一些故事,對我有非常大的影響。在遼沈戰役中,班主任所在的部隊總覺得自己是戰鬥力很強的一個團,有一次到黃永勝的總隊裡去配合作戰。黃永勝跟該團團長約定好占領某制高點的時間,到達目標時,全軍發動總攻。但在真打起來時,該團卻怎麼也拿不下來,眼看時間快到了,再不行的話就要影響總攻了。黃永勝大怒,當場就把團長給撤了,換上了自己的精銳部隊,結果快速拿下了這個制高點。他的那些戰士根本不怕死,一個個往上沖,部隊這種沖的勁頭不得了,為達到目標不顧一切。我們在聯想辦企業的時候,也有這樣的口號—‘把5%的希望變成100%的現實’。就是說當你全心要做某件事的時候,就得一往無前,不顧一切。」 

王石:不愛當兵的兵

  1951年1月出生於廣西壯族自治區柳州市,蘭州鐵道學院給排水專業畢業。17歲時入伍到徐州,從軍5年後,復員。1983年到深圳,後在深圳萬科企業股份有限公司歷任公司董事長兼總經理,在房地產市場上叱吒風雲。  

  王石跟別的老總不一樣,雖然他承認「部隊生活的磨礪對我日後的成功是有巨大價值的」—但,從骨子裡,王石是不怎麼熱愛軍旅生活的:「到了部隊以後,我發現我的個性特徵可能不大適合當兵,因為我比較喜歡出風頭,喜歡有自己的獨立見解,但軍人是以服從命令為天職的。所以在當了5年汽車兵之後,我就離開了部隊。」 

  然而,不管願意與否,部隊的經歷卻已注入了王石的血液直至影響他後來的生活及事業,脫下軍裝的王石反而顯得嚴肅、生硬。 

塗子沛:軍旅如同阿里巴巴打開寶藏的鑰匙

  本科畢業於華中科技大學計算機系。後在武警部隊和政府部門工作十年,期間開發過全國第一個反偷渡遣返信息管理系統,擔任過邊防巡邏艇的指揮官,多次立功受獎。

  「那是一段激情燃燒的歲月,如同一杯水,沒有先前的預熱,怎麼能達到沸騰?無論走到哪裡,我都不會忘記在部隊服役的日子!」說起從軍的經歷,塗子沛非常興奮。

  後辭去公職赴美讀書,獲卡內基梅隆大學公共管理碩士、信息科學碩士學位。在美期間,先後擔任軟體公司的數據倉庫工程師、數據部門經理、數據中心主任、亞太事務總監、首席研究員等職務。2014年12月任阿里巴巴副總裁,分管大數據方面事宜。

軍報記者微信發布

綜合軍報記者微博微信、人民日報;

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轉載請註明來源

閱讀原文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