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局】岐山之問:誰來監督紀委?

微信號:俠客島

微信號:xiake_island

雖知此山頭 猛虎滿布

膽小非英雄 決不願停步


王書記又一次公開亮相。5日至6日,他在江蘇鎮江調研,並主持召開部分省(區)紀委書記座談會。

在島叔心中,十八大之後的中國,王岐山是一道格外值得珍惜的風景,不常見,但每見必見其高絕。若干年後,諸公批閱黨史國史,當可明了這一節「打虎上山」於中國之意味深遠。

這裡,既有信任的力量,即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對王岐山的信任;也有擔當的力量,即王岐山掛帥中紀委後,「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勇氣和擔當。

但諸位亦不可因此忽略了王岐山近來反復「叨嘮」的一句話:「信任不能代替監督。」換言之,紀委權力來自於全黨和中央的信任,但也是需要監督的。那麼,紀委權力誰監督?怎麼監督?

王岐山給出了答案。

規則

子曾經曰過,好的新聞可以是一句話,但好的解讀,則需要了解很多很多的其它。

「王岐山此次行程中一項重要內容,是就制訂《中國共產黨紀律檢查機關監督執紀工作規則(試行)》征求意見。」——這是一次依規制定規則、以規範紀檢機關監督執紀工作行為的環節。

有點繞?別急。

國有國法,黨有黨規。制定規則,並不是某個主管拍腦袋就可以乾的,它本身就是制度的產物,要「依規」進行。

依什麼規?有分教,《中國共產黨黨內法規制定條例》。這個條例可能大家不熟悉,其實2013年5月就已經公布了,是一部中共黨內的「立法法」。人們經常講,要把權力關進制度「籠子」,這個條例就是為黨內「籠子」怎麼編制立規矩的。

讀了這個條例,我們就知道,編成「籠子」的材料,也就是黨內法規,有7種。最根本、位階最高的是黨章,接下來是準則、條例,然後是規則、規定、辦法、細則。

簡言之,這次征求意見的《規則(試行)》,就是中央紀委針對職權範圍內的監督執紀工作,所作出的具體規定。

征求意見,也是制度所要求的:「黨內法規草案形成後,應當廣泛征求意見。……征求意見可以採取書面形式,也可以採取座談會、論證會、網上征詢等形式。」注意,「應當」是個強制性規範,「可以」則是個授權性規範。因此,王書記在此選擇了以座談會的形式來征求意見。

迫切

還有一個蘊含著信息量的詞語,其實就是括號裡的倆字:試行。

倆字也有學問。黨內「立法法」有非常明確的表述:「實際工作迫切需要但還不夠成熟的黨內法規,可先試行,在實踐中完善後重新發布。」

也就是說,老王征求意見的這份規則,寧可在不夠成熟的條件下也要「試行」,足見其為實際工作所「迫切需要」。

為什麼?因為存在「燈下黑」。

十八大以來,紀檢系統地無分南北、人無分老幼,陣腳擂鼙鼓、馬上抖銀槍,挑落「老虎」若干,拍癟「蒼蠅」無數。數據為證——

「截至2016年8月底,全國共查處’四風’違紀問題近14萬起,處理黨員幹部18餘萬人」;僅中管幹部這樣的高級別,「十八大以來,中央紀委立案審查中管幹部222人,給予紀律處分的中管幹部212人;談話896人次,函詢1863人次,了結2753人次。全國紀檢監察機關共立案100餘萬件,給予黨紀政紀處分100餘萬人。」

這都是王岐山此前透露的數據。如此戰績,為中國政治營造風清氣正環境,實謂立下汗馬功勞。

可是,此次調研中老王透露的一組數據,同樣令他痛心疾首:「十八大以來,中央紀委機關共處理38人,其中立案查處17人、組織調整21人,全國紀檢監察系統共處分7200餘人、談話函詢4500餘人次、組織處理2100餘人。

這組數據,一方面說明紀委系統的「自我監督」在動真格、起作用(包括各級紀委在機構設置上就成立了「紀檢監察幹部監督室」);另一方面也說明,完全自我監督,容易出現「燈下黑」的現象。

這也就是王岐山放出「以堅決的態度清理門戶這種狠話的由來。

六中全會之後,全面從嚴治黨踏上新的征程。國家監察委員會開始試點,而且這個機構將與紀委合署辦公,這也意味著紀委權力可能將得到進一步加強。因此,在鎮江,王岐山就對紀檢系統發出了明確地警示信號:「沒有制約的權力是危險的,制度應起到制衡的作用。

同時,對紀委權力的監督,也以這次「黨內立法」作為信號,走入制度化軌道。為什麼要制定規則?就是要把紀檢系統監督執紀的權力,也關進制度籠子。

公開

對紀委權力的監督,一直以來是道難題。所謂「再鋒利的刀,也砍不了自己的刀把子」,監督紀委的難題被許多專家概括為「同體監督」的制度性缺陷。紀委系統自我約束當然必不可少,但全靠自我約束也是必然要出問題的。

十八大後落馬的「老虎」中,四川李崇禧、山西金道銘,都是長期在紀檢系統任職,最後身居省委常委、紀委書記高位。這些人,「上級很難管、同級不好管、下級不敢管」。你要是指望這些人靠自我約束,那就叫做「與虎謀皮」,別說老虎皮了,就是片蒼蠅翅子,也恨不能給你扇出好大的妖風。

所以,王岐山說,對紀委的監督,首先在於各級黨委。紀委要把自我約束同接受黨內監督、民主監督、群眾監督和輿論監督結合起來,把制度的籬笆紮緊,建設「忠誠、乾淨、擔當」的隊伍,回答好「誰來監督紀委」的問題。

既然要監督,就要有所本。我想監督你,總得知道你哪些事兒可以幹哪些事兒不可以幹吧?總得知道你做一個事兒在程序上的依據吧?監督本身也是制度的產物,這個本,從全黨而言,就是《黨章》領銜的黨內法規體系;就紀委而言,尤為有針對性的,就是即將出台的《規則(試行)》

這部黨內法規的高明之處,在島叔看來,其實就是「公開」二字。

必然

怎麼公開?

比如,「查找各環節的風險點,明確請示報告、線索處置、審查審理、涉案款物管理工作規程,建立審查過程全程錄音錄像、打聽案情和說情干預登記備案等制度」。

前陣子很火的中紀委大片《永遠在路上》,裡面周本順就曾有這樣一段獨白:「哪個主管幹部有問題,數額不大的話是不是就稍微放一放,這些都是我跟省紀委做的一些指示,一個市委書記本來應該早抓的,但是一直拖著不抓,中紀委催問了才抓,還有幾個市級主管、廳級主管本來都應該抓的,最後都在我所謂的把握之下沒有抓,沒有貫徹中央’有腐必反’的決策。」

像周本順這樣,直接給省紀委打招呼、做指示的,以後都要登記備查。紀委審查的全過程,也都要錄音錄像,沒什麼可以藏有貓膩的地方。環節清晰,責任才可能到位;責任到位,才可能杜絕監督執紀問責過程中發生糊塗帳。

通稿裡的這段話就亮明了,這套規則的要義,就是要把必要的工作程序,以及可能發生執紀違紀風險的關節點,向黨內同志乃至社會公眾交代清楚。如此,才能「把制度蘊含的力量充分釋放出來」。

而一旦在具體操作中違反監督執紀工作規則,老王則點明:「對執紀違紀、失職失責的嚴肅查處,對不願為、不敢為、不會為的要調整崗位,嚴重的就要問責。」

《黨內法規制定條例》明文規定:「黨內法規經批准後一般應當公開發布。」「一般應當」,這是個介乎「應當」和「可以」之間的措辭,意思是,存在例外;確有特殊性的黨內法規,不公開發布亦可。但王岐山怎麼說?「規則要向全社會公布,昭示執紀者有更為嚴格的紀律要求,表明監督者必須接受監督。

所以,約束紀檢系統權力,也要動真格的。在這個問題上,沒有例外,而是必然。

文/東郭栽樹

編輯/公子無忌

註:微信群已滿,你可以加島妹的微信(15911166061),讓她幫你拖入,註明是想加學生群、公務員群、企業員工群、媒體群、經濟金融群還是海外人員群。同時,我們也歡迎大家加入俠客島微社區。很抱歉,島妹每天微信加人數量有限,手機常常癱瘓,造成一些島友排隊等候時間過長,我們深表歉意,希望耐心等待叫號。麼麼噠。

明月映山岡

讚賞

人讚賞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