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上「最有影響力」的100張照片,中國有3張,但我只能放1張

微信號:杜紹斐

微信號:shaofeidu

從未後悔拍了這張照片。」——Richard Drew

2001年「911」事件,攝影師Richard Drew沒有拍攝轟塌的世貿大廈,而是聚焦在一個遇難者的墜樓身影。它將其取名為「Falling Man – 墜落的人」。

他一定沒想到,這張照片會被載入史冊,成為全人類歷史的見證。

前些日子,全球最權威時事雜誌「Time – 時代」雜誌評選出「歷史上最具影響力100大照片」,上面的照片就是其中之一。

毫無疑問,這100張見證歷史的照片「背後的故事改變了世界」。其中有3張照片發生在中國。

「The Terror of War – 戰爭的恐懼」,越南戰爭中被美軍炮火嚇得驚慌失措的孩子,女孩赤身裸體是因為被燃燒的汽油彈擊中。

「Starving Child and Vulture」,1993年蘇丹,因饑餓而匍匐在地的孩子,在一旁靜靜等待她死亡的禿鷲。

這是我拍照十年來最成功的一張照片,但我不會把它掛在我的牆上。我恨它。」——Kevin Carter

「JFK Assassination,Frame 313 – 肯尼迪遇刺第313幀」,美國總統肯尼迪遇刺事件影片中的一幀,那一瞬間子彈擊中肯尼迪,一片血霧。

那場悲劇之後,出於某種原因——不知你會如何稱呼它,我失去了對拍照的胃口或欲望。」——Abraham Zapruder

「Saigon Execution – 西貢槍決」,1968年越南戰爭期間,南越警察在街頭對一名越共戰俘的腦袋開槍。

「兩個人的生命在那天被毀了,將軍的以及這名越共的。我不希望毀滅任何人。那不是我的工作。」——Eddie Adams

「The Falling Soldier – 倒下的士兵」,1936年西班牙內戰,一名士兵倒下的瞬間。

「我頭上的那架相機正好拍到一個男人被擊中倒下的那個時刻。這可能是我拍過最好的一張照片。」——Robert Capa

「Soweto Uprising – 索韋托起義」,1976年南非,抗議種族隔離制度的學生遭到警察開槍鎮壓。圖中為被擊中的學生和他悲傷的父母。

警察在我面前飛奔,槍擊一旁的學生。」——Sam Nzima

「Iraqi Girl at Checkpoint – 檢查點的伊拉克女孩」,2005年,伊拉克女孩兒Samar與父母開車回家,在檢查點被認為他們攜帶炸彈的美軍襲擊,全家人只有Samar幸存。

盡管在伊拉克時有發生,但幾乎從未被拍下來,因此我意識到自己正在進行一組重要的拍攝。—— Chris Hondros

「Grief – 悲痛」,二戰中的前蘇聯,納粹屠殺後的凍土。

「Boat of No Smiles – 沒有笑容的小船 」,1977年,越南戰爭後選擇偷渡到美國的越南人。

「這是我人生中第一次遇到沒有人微笑,甚至連孩子也沒有。 」——Eddie Adams

「Firing Squad in Iran – 伊朗的行刑隊」,1979年伊朗伊斯蘭革命,因「反革命」被槍決的庫爾德人。

「Munich Massacre – 慕尼黑大屠殺」,1972年慕尼黑奧運會,巴勒斯坦恐怖分子襲擊以色列奧運代表團,並最終導致代表團全部成員遇難。攝影師拍攝到戴著面具的恐怖分子。

「Kent State Shootings – 肯特州立大學槍擊案」,1970年,美國大學生肯特州立大學遊行抗議美軍進入柬埔寨,俄亥俄州國民自衛隊向他們開槍射擊。

The Dead of Antietam – 安提塔姆戰場上的死者」,拍攝於美國南北戰爭期間的安提塔姆會戰後,這是美國歷史上日傷亡最大的戰役。

「Bosnia – 波斯尼亞」,1992年,前南斯拉夫國內種族矛盾到了不可調和的地步,照片中塞族士兵在踢被擊中的穆斯林婦女。不久後,波黑戰爭開始。

「Lunch Atop a Skyscraper – 摩天樓頂上的午餐」,1932年大蕭條時期的美國,「安全」並不是人們找工作時會考慮的。

「一旦看過這張相片,你再不會忘。」——Rockefelle中心歷史研究員Christine Roussel

「D-Day – 登陸日」,二戰諾曼底登陸中的美軍士兵。

直到後來我才意識到,為了拍這張照片,Capa不得不遊到那個士兵前面轉身。」——Capa當時的編輯John Morris

「The Face of AIDS – 愛滋之臉」,80年代末90年代初,美國陷入對愛滋病的恐慌之中,這張照片第一次把愛滋病人及其家人真實、脆弱的面孔呈現出來。

我當時並不知道,這會是一張改變人們看待愛滋病的照片。」——Therese Frare

「The Pillow Fight – 枕頭大戰」,1964年,正是Beatles火遍全球的時節。沒有人會想到,在未來他們會鬧得不歡而散,更沒有人會想到,他們中的列儂會被槍殺。

披頭士再也不會進行一場枕頭大戰,而我也不可能再次拍到那樣的照片了。——Harry Benson

「Muhammad Ali vs. Sonny Liston – 穆罕默德阿里 vs SONY利斯頓」,被人銘記的,不只是那個與帕金森綜合症鬥爭的老年阿里,更是1965年的壯年阿里,真正的拳王。

「Famine in Somalia – 索馬裡饑荒」,1992年的真實非洲。

「Black Power Salute – 黑權禮」,1968年墨西哥城奧運會,Tommie Smith和John Carlos 在領獎時高舉戴著黑手套的拳頭,以抗議美國種族不平等。此後二人被國際奧委會禁賽。

「Emmett Till – 愛默特・提爾」,1955年黑人青年愛默特・提爾被2名白人男青年殺害後拋屍河中,但2個兇手卻被宣判無罪。此事是黑人民權運動興起的契機之一。

「當人們看見發生在我兒子身上的事後,那些從來沒有站過隊的人站了出來。」——遇害者Emmett Till的母親Mamie Till-Mobley

「The Hindenburg Disaster – 興登堡災難」,圖片中的德國興登堡號飛艇,是當時世界上體積最大的飛行器,它在1937年於美國新澤西州墜毀。

「我真的就是在那個剎那按的快門,一切很快結束了,沒有什麼其他可以做的。」——Sam Shere

「Cotton Mill Girl – 紗廠女孩」,這張拍攝於1908年的照片,揭露了當時美國童工泛濫的現象。

「攝影可以照亮黑暗,暴露無知。」——Lewis Hine

「Jewish Boy Surrenders in Warsaw – 在華沙投降的猶太男孩」,1943年德國納粹驅趕華沙猶太人進入隔離區,照片中是猶太人隊伍中舉起雙手的男孩。

「Bloody Saturday – 血色星期六 」,1937年中國抗日戰爭中的淞滬會戰戰場,一個嬰兒的母親在戰爭中死去,只留下他自己絕望地哭泣

這是可怕的景象。人們仍然試著站起來,死傷者四散在火車軌道和站台上。到處都是人的肢體。只有我的工作讓我忘記所見到的情景。」——H.S. Wong

除了這張「Bloody Saturday」,還有另外2張拍攝於中國的照片,入圍了「Time」這次評選的「歷史上最具影響力100大照片」。但由於某些原因,我只能出這一張。

想看全部100張的觀眾老爺可以去「Time」官網的專題頁面觀看,網址在這裡:

100photos.time.com

1978烏托邦慘案:如何洗腦並謀殺909個社會精英|真實故事

多數人認為自己從不會殺人,直到他們妄斷別人的「性」

在銀行,不想當孫子的985畢業生,給行長提鞋都不配!

大長腿紅燈區日韓姑娘

渣男夜店男色

圖片均轉自網路

原創文字,歡迎轉PO朋友圈

歡迎關注微信公眾號「杜紹斐」,ID:shaofeidu

點擊閱讀原文,查看所有歷史文章!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