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2年誰拆除了曾是亞洲最大的火車站?現在後悔了

微信號:葉檀財經

微信號:tancaijing

本文轉自微信公眾號:人民書院

從消失的濟南老火車站,看沒文化有多可怕

它曾是亞洲最大的火車站。

它曾被戰後西德出版的《遠東旅行》列為「到遠東最值得看的第一站」。

它曾是清華大學、同濟大學的建築類教科書上的范例。

它就是濟南老火車站。

濟南老火車站由德國建築大師赫爾曼·菲舍爾(HermannFischer)設計,始建於1908年,於1912年建成並投入使用。它是一座典型的德式車站,有著德式建築勻稱、協調的沉實風格,傳遞給旅人一種篤實、穩重的良好感覺。

鐘樓立面的螺旋排列的長窗、售票廳門楣上方的拱形大窗、屋頂瓦面下簷開出的三角形和半圓形上下交錯的小天窗等,既為建築物增添了曲線美,又增加了室內的光亮度。牆角參差的方形花崗巖石塊、門外高高的基座台階、窗前種植的墨綠松柏、棕褐圍欄都使這座不大也不算太小的洋式老車站既有玲瓏剔透感,又有厚重堅實的恒久性。

建築師按照使用功能組織空間,主次分明,形象高低起伏,錯落有致。即使同過去的北京前門老火車站或上海老火車站相比,濟南老火車站在外貌上也要略勝一籌。

設計師在鐘樓上參照了古羅馬的建築式樣。

圓頂下的牆面裝了四個圓形大鐘,既增添了視覺觀賞性,又為旅客提供了方便

從背面看火車站主體的全景

從正面大門進去為候車大廳(後來改作售票廳),平面方形,拱頂高約13米,上覆雙坡瓦屋面。南北兩牆上嵌以寬大的拱形高窗,鑲彩色玻璃。在候車大廳之東突出一個低矮的綠色球型穹頂,是當年的售票室所在(見上圖)。

內部大廳

內部屋頂

鐘樓底座部分

即將建成時,建築師菲舍爾拍攝的全景圖

老濟南火車站的西部是一排三層(包括屋頂層在內)的輔助用房,閣樓山牆舒緩的曲形線條連綿起伏,與候車大廳的穹頂和拱窗互為呼應,從整體上散發出一種穩重而流暢的氣息。

當年濟南老火車站和德國人二十世紀初設計的膠濟鐵路火車站(現為濟南鐵路局公用建築)相距僅數百米。兩座頗具規模、均為歐式風格的車站近距離並存,這在中國大城市中極為罕見。主體建築加上鐘樓、行李房,以及濟南鐵路局、鐵路醫院那一片德式建築,形成了一片氣勢恢宏的德式建築群。

林徽因設計、梁思成審定的吉林西站在1928年建成,幾乎完全模仿了老濟南火車站的設計,卻遠沒有後者精致豐富:

這樣一座美麗的建築,卻沒有被珍惜。

「在1990年代,追求現代化建設、排斥資本主義是一種嚴重的思潮,當時執政者有一種強烈的‘民族自尊’。」一位不願具名的當年濟南火車站擴建專家組成員告訴記者。這指的是老火車站被當年的濟南市副市長評價為「看到它就想起中國人民受欺壓的歷史,那高聳的綠頂子(鐘樓頂)…就像希特勒軍隊的鋼盔」而下令拆除。

建築拆除時遭到市民和學者的強烈反對,當時在全國的學術界可謂罵聲一片,痛斥當局者「沒有文化」。1992年7月1日8時5分,濟南老火車站的鐘聲永遠停止了。由於建築實在堅固,本計劃一月拆完的火車站竟拆了半年,取而代之的是一個毫無特色的新火車站,中國最有特色的火車站就這樣永遠消失了。

濟南老火車站拆除後不久,著名電影表演藝術家、《大浪淘沙》中的男主角於洋出差到濟南,火車開進濟南站,同行的人請他下車,他向車窗外看了看說:「慌什麼,還沒到濟南呢,那車站很漂亮,有一個德國人建的鐘樓。」《大浪淘沙》在濟南取景,自然少不了大明湖、千佛山、第一樓和老濟南站。當同行的人告訴他這就是濟南站,老車站已拆掉時,他驚訝不已,坐在車上半天說不出話來。

21年後,政府果然後悔了。2013年要復建老火車站的消息傳出,在國內引起極大反響,山東省建築大學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教授直言,是「一蠢再蠢」。畢竟做到完全還原已不可能,只能做出一個拙劣的贗品。

「復建最大的意義是警示後人,我們曾經以一種錯誤態度對待了我們的歷史,這就是我們的恥辱碑。」濟南考古研究所所長李銘說。

「濟南老火車站的歷史意義遠遠超過建築本身。建築的靈魂、最核心的因素是歷史載體。濟南老火車站見證了清政府的滅亡到民國的轉變、到抗日戰爭時期日本人軍管鐵路,再到新政權建立以後的這段歷史,它是一段可以觸摸的‘立體的歷史’。」(原文略有改動)

本文轉自微信公眾號:人民書院

申明:感謝作者的辛勤原創!若在本公眾號轉PO過程中涉及到版權問題,敬請與管理員聯繫!以便及時更改刪除,謝謝!

加入我們

聰明人在一起說人話

閱讀原文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