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導演拍片真醜,深深引起了我的尊敬

微信號:毒舌電影

微信號:dsmovie

Sir今天要說的這個牛人,大家這幾天都在聊。

但之前聽過他的,肯定不多。

提起好萊塢,通常會加上兩個字,大片。

而他稱王的領域,是B級片,也就是「小片」。

羅傑·科曼,好萊塢的半壁江山。

而這麼牛的人,最近跑來北京混了……

他導演過50多部B級片,參與創作和發行的電影超過400部。

2009年獲得奧斯卡終身成就獎。

昆丁為羅傑·科曼頒獎

他的自傳是獨立電影人的聖經:

在好萊塢拍了一百部電影,勞資一個子也沒虧過。

平均每部電影利潤在300%以上。

他是史丹佛大學的工科畢業生,畢業後在一家發動機公司上班。

只上了4天班,就不幹了。

因為他決定去20世紀福克斯公司的收發室打雜。

然後跟公司說周末可不可以讓我去片場幹活,不要錢。

……就這樣進入電影圈。

羅傑·科曼沒在任何電影學院讀過書,居然提攜了一票電影學院高材生。

紐約大學畢業的馬丁·斯科塞斯(《雨果》導演),加利福尼亞大學洛杉磯分校UCLA的科波拉(《教父》導演),加州大學沒畢業的朗·霍華德(《美麗心靈》導演)……

是吧,都是如雷貫耳的名字。

所以,這個老爺子,雖然你沒聽說過他,但江湖上都是他的傳說。

這個90歲的「傳說」,上周到了北京,為華語網路大電影《生死鬼蜮》做監制。

他參與的是愛奇藝的「大師監制」計劃

據他身邊的中方工作人員透露,他來中國做監制不是露臉圈錢,而是真的有在看劇本。

他還在知乎LIVE回答網友提問,去北京電影學院和學生們互動。

精神狀態很好,雖然拿著手杖,但健步如飛。

這麼一位老爺子,有個怎樣的人生?

Sir這次特地請來好友影評人小A,一起給你爆一些又猛又好玩的料,看完絕壁會樂死,還能學到一些相當有用的發財絕活。

不信?我們馬上開始。

先從他的發家路,B級片說起。

B級片跟美國電影審查的分級G、PG、R的沒什麼關係,它指的是電影的製作成本。

有錢的叫A級,沒錢的叫B級。

上世紀30年代,美國大蕭條,觀影人數大幅下跌。

院線為了吸引觀眾,推出雙片放映模式,買一送一。

一部A級片附帶一部B級片,A級片是大製作、明星班底,B級片分量就輕得多。

羅傑·科曼正式進入電影業是在50年代,雙片放映的制度已經結束。

B級片的風格和製作模式卻保留了下來。

沒有明星、大場面,B級片的生存之道,就是迎合觀眾。

摸準觀眾的消費心理,這是羅傑·科曼成為B級片之王的第一法寶。

那時正值原子彈爆炸、人造衛星上天、人類登上月球等歷史性時刻,民眾對未來充滿幻想或者恐懼,怪獸科幻片正好可以滿足人們的想像——這就是生意經。

民眾恐慌核武器,那好,就拍一個《螃蟹怪的襲擊》。

講螃蟹受到核實驗的污染,變異成怪物,不僅吃人,還會吸取人類的智慧不斷升級。

這個怪物簡陋得可笑。

但B級片不在於製作精良,而是貴在創意。

這個螃蟹怪的設定,影響了後來的許多電影。

哥斯拉就是受到核輻射的產物。

而《星河戰隊》的大蟲子也會吸食腦髓,讀取思維。

甚至,開創了一個新的電影題材——水底生物恐怖片。

《紐約時報》曾經這麼說:

《大白鯊》不就是一部高成本的羅傑·科曼電影嗎?

1957年蘇聯成功發射人造衛星,新聞傳出十天後,羅傑·科曼就開始拍攝《衛星大戰》。

所以,他的電影腦洞,你覺得怎麼來的?

打死你也猜不到……基本就是在報紙頭條上找來的。

某期《生活》雜誌,封面是一個摩托車阿飛的葬禮,羅傑·科曼和編劇把這一幕直接用到了電影《野幫夥》的結尾。

這部1966年的電影是公路片的鼻祖,3年後的《逍遙騎士》名氣大得多,但幾乎是完全復制《野幫夥》。

兩部片的主演也是同一個人,羅傑·科曼一手培養的彼得·方達。

作為B級片之王,羅傑·科曼另一個法寶是——

摳。

拍《風馳電掣》的賽車和跑道都是用現成的,因為正好趕上美洲豹杯公開賽。

而且你肯定猜不到……

這部電影翻拍後,就是我們後來看到的《玩命關頭》。

有一次好萊塢後山失火,他的第一反應是——

好消息啊!

火速帶人跑到火災現場,拍了很多畫面,然後在自己的好幾部電影裡,把這些素材……

反復使用!反復使用!反復使用!

實在是太會省錢了……

根本不會有人注意到,這部影片的大火和那部影片的大火一個樣。

說得好有道理。

他經常把其他電影的爆炸畫面,剪進自己的電影。

只要付一點錢就可以了,為什麼要浪費錢再拍一遍呢?

對演員也是反復利用。

一個演員有時要分飾多角,角色之間還會有對手戲:一個自己要追殺另一個自己,自己還會參加自己的葬禮。

穿幫?

反正沒人會注意到你。

演這麼多戲要加錢吧?

呵呵。

邁克·康納斯跟他說要漲薪,結果就發生了以下對話。

邁克:「拍一個半星期,才掙400美元,太少了。」

羅傑:「我是這麼想的,我準備給你1200美元,拍三部片子。」

邁克:」那不還是400塊一部片子嗎?」

羅傑:「是,但你至少可以確定,手裡一下子有了三部電影的片約。」

羅傑·科曼1994年就製作過《神奇四超人》。

當時電影的預算需要3000萬美元,而制片人手上只有100萬。

於是制片人找來羅傑·科曼,因為100萬,對這位精打細算的老爺子來說,簡直特麼太多了!

(這後來成了他參與過最有錢的項目之一。)

對拍電影來說,要摳到極致,還有一點很重要——

快。

羅傑·科曼有句名言:

電影只有一種拍法:飛快地拍。

兩天一夜拍完《恐怖小店》,只花了3.5萬美元,結果票房大賺。

第一卷膠片要拍好,最後一卷要拍好,其他的……差不多就行了。

拍完《烏鴉》,覺得這個片子的哥特式場景不錯。

於是在原背景裡,又拍了《恐怖古堡》。

劇本麼,還是臨時寫的。

對一個每天拍50個景的導演來說,羅傑·科曼的字典裡沒有NG——

所有演員,最好給老子一遍就過。

完全不能理解庫布裡克這種一個鏡頭拍上百次的導演……你家膠卷不花錢嗎?

《發條橙》

可能因為特省力……所以有大把人為他工作。

並且,人才輩出。

從斯科塞斯到德尼羅,羅傑·科曼的公司走出的10位好萊塢大腕

科波拉在羅傑·科曼那兒拍了第一部電影《癡呆症》,B級片版的《精神病患者》。

這海報上的13像不像一個大寫的B——明告訴你是B級片

按照規定的時間,9天拍完。

詹姆斯·卡梅隆的起步,是從給羅傑·科曼做模型開始的。

比如這部《世紀爭霸戰》。

太空飛船別具B級片風味。

仔細看,這是Sir見過最性感的飛船……

憑借獨特的做模型技巧,卡梅隆被提拔成副導演。

他在《終結者》DVD的評論音軌裡說:我是「羅傑·科曼電影學校」教出來的(學生)

傑克·尼克爾森,一向以反派角色深入人心。

《閃靈》

採訪中談到羅傑·科曼,就這樣,哭了。

因為感激羅傑·科曼給了他第一次主演電影的機會。

上周在愛奇藝參加活動的羅傑·科曼,談起自己60年代成立公司,是為了「對自己導演的片子完全掌控」。

但他從70年代開始,就基本不當導演了。

一直在給年輕人當制片,時間都用來「剝削」年輕導演了。

但科波拉依然感謝他:

羅傑·科曼雖然剝削所有為他工作的年輕人,但肯於放手讓他們去幹,這是場公平的交易。

用羅傑·科曼自己的話來說:

讓他們去嘗試,學習的時候,我們都會犯不少錯誤,但能學到一名電影科班生畢業時所能擁有的全部專業知識。

學生們回報師父的方式之一,是請他在自己的電影裡出鏡。

《教父II》裡羅傑·科曼演了個參議員。

喬納森·戴米是他的愛徒,他在戴米的電影裡出鏡了3次,分別是《沉默的羔羊》《費城故事》和《蕾切爾的婚禮》。

而且,羅傑·科曼雖然摳,雖然快,但是——

並不爛

剛入行的時候,他是福克斯的劇本醫生。

所以他的電影在故事層面,都不難看。

60年代他改編了愛倫·坡的一系列小說,拍成8部電影,叫好又叫座。

70年代他開始做發行,一口氣把伯格曼、特呂弗、費裡尼、黑澤明等國際大師的電影帶到美國院線,拿了不少奧斯卡最佳外語片獎。

是的,這個90歲的老頭是個吝嗇鬼,又摳門又貪財還「剝削員工」……

但是他會講故事、還很有品位,真正做到了雅俗共賞。

那些只會花大錢、做特效、請明星拉流量的大老板們,拜托你們睜大眼睛,好好學學。

本文圖片來自網路

編輯助理:怕墨的索裡尼

閱讀原文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