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旬乞討者凍死,該怎麼辦?

微信號:連嶽

微信號:ilianyue

圖:Thomas Pollock Anshutz

據新京報,12月4日下午,北京東城區永定門東濱河路人口文化公園附近,一老人身體僵硬躺在路邊。經搶救,老人宣告死亡。警方表示老人並無外傷。經常照顧老人的劉大姐介紹,老人名叫張昌,年過九旬,河北薊縣人,來北京七八年了,「聽說有兒子與兒媳,但從未見過面」。平時住在橋洞裡,以乞討為生,受大家接濟。

這種聽起來讓人特別難受的事情一出,最熱門的評論與建議總是:政府應該管一管,再也不能讓這種事情發生了。

我認為,只要人有正常的理智,沒人希望90多歲的老人凍死,即使是政府官員。

呼籲政府管一管的人,思路大概是這樣的:這九旬老人拿到足夠多的養老金,不就不用乞討嗎?她受到政府足夠好的照顧,不就不會凍死嗎?

這思路經不起推敲的。試舉幾例:

一個九旬老人,拿了足夠多的養老金,或出於奇特的偏好,或就是想多賺錢,他偏偏去乞討,作為尊重自由選擇的人,應該認為老人有這個權利,此時,政府為了防止他出意外(比如凍死),是不是應該禁止他乞討?因為不禁止,她一樣有凍死的可能。這就變相剝奪了老年人的自由,年輕人可乞討,老年人不能?

九旬老人不能在乞討時凍死,難道八旬老人行?青壯年乞討,快要凍死,然後埋怨政府沒給足夠的錢,輿論可能一點也不同情。那麼,按哪個年齡段劃線?60歲以下的乞丐,凍死活該?政府出台這樣的政策,那些容易動感情的人,絕不可能答應的。

最後,就是照顧一輪輪擴大:政府必須保證所有人不需要乞討,最終演變成無所不包的福利社會,這需要大量的金錢,自然得增加稅收,那些辛苦工作的納稅者一算,我還不如去當乞丐輕鬆呢。獎懶罰勤機制一建立,整個社會就向下沉淪。就像現在的歐洲,懶人越來越多,納稅越來越重。

福利的擴張,政府權力不停深入私人生活,從來都是借助悲情事件,這點和羅爾的悲情行銷是一樣的。情緒淹沒判斷時,你越喊「政府應該管一管」,你越是放棄權利。

如果你想幫助一個人,了解清楚受益對象的真實情況,你就自願行動,用你自己的錢自己的時間。其他任何強制手段,都不是幫助,都是在損害某一部人的利益。

任何愛,都是有成本的,愛得越多,成本越高。這成本不是由吶喊者、鼓吹者付出,那一定是由其他人付出,甚至是被迫付出,不想愛都不行。我想,最公平的方法是,誰鼓吹,誰買單,你的愛,你付費。

你大喊:政府應該管一管,這是假牛逼。你喊:我會管一管,這才是真牛逼。

推薦閱讀:不計成本的理想是邪惡的

上篇文章:我要比你活得久,我要比你活得好

薦連叔,學會正確地愛。

讚賞

人讚賞

閱讀原文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