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被陌生男子拖進車子,第二天收到500萬支票,原因是…

微信號:我們愛看內涵圖

Recommend/推薦閱讀

民國十二年的冬月初八,是顧輕舟的生日,她今天十六歲整了。

她乘坐火車,從小縣城出發去嶽城。

嶽城是省會,她父親在嶽城做官,任海關總署衙門的次長。

她兩歲的時候,母親去世,父親另娶,她在家中成了多餘。

母親忠心耿耿的仆人,將顧輕舟帶回了鄉下老家,一住就是十四年。

這十四年裡,她父親從未過問,現在卻要在寒冬臘月接她到嶽城,只有一個原因。

司家要她退親!

嶽城督軍姓司,權勢顯赫。

「是這樣的,輕舟小姐,當初太太和司督軍的夫人是閨中密友,您從小和督軍府的二少帥定下娃娃親。」來接顧輕舟的管事王振華,將此事原委告訴了她。

王管事一點也不怕顧輕舟接受不了,直言不諱。

「少帥今年二十了,要成家立業。您在鄉下多年,別說老爺,就是您自己,也不好意思嫁到顯赫的督軍府去吧?」王管事又說。

處處替她考慮。

「可督軍夫人重信守諾,當年和太太交換過信物,就是您貼身帶著的玉佩。督軍夫人希望您親自送還玉佩,退了這門親事。」王管事再說。

所謂的錢權交易,說得極其漂亮,辦得也要敞亮,掩耳盜鈴。

顧輕舟唇角微挑。

她又不傻,督軍夫人真的那麼守諾,就應該接她回去成親,而不是接她回去退親。

當然,顧輕舟並不介意退親。

她未見過司少帥。

和督軍夫人的輕視相比,顧輕舟更不願意把自己的愛情填入長輩們娃娃親的坑裡。

「既然這門親事讓顧家和我阿爸為難,那我去退了就是了。」顧輕舟順從道。

就這樣,顧輕舟跟著王管事,乘坐火車去嶽城。

看著王管事滿意的模樣,顧輕舟唇角不經意掠過一抹冷笑。

「真是歪打正著!我原本打算過了年進城的,還在想用什麼借口,沒想到督軍夫人給了我一個現成的,真是雪中送炭了。」顧輕舟心道。

去退親,給了她一個進城的契機,她還真應該感謝司家。

顧輕舟長大了,不能一直躲在鄉下,她母親留給她的東西都在城裡,她要進城拿回來!

她和顧家的恩怨,也該有個了斷了!

退親是小事,回城裡的顧家,才是顧輕舟的目的。

顧輕舟脖子上有條暗紅色的繩子,掛著半塊青螭玉佩,是當年定娃娃親時,司夫人找匠人裁割的。

裂口處,已經細細打磨過,圓潤清晰,可以貼身佩戴。

「玉器最有靈氣了,將其一分為二,注定這樁婚事難以圓滿,我先母也無知了些。」顧輕舟輕笑。

她復又將半塊玉佩放入懷中。

她的火車包廂,只有她自己,管事王振華在外頭睡通鋪。

關好門之後,顧輕舟在車廂的搖晃中,慢慢添了睡意。

她迷迷糊糊睡著了。

倏然,輕微的寒風湧入,顧輕舟猛然睜開眼。

她聞到了血的味道。

下一瞬,帶著寒意和血腥氣息的人,迅速進入了她的車廂,關上了門。

「躲一躲!」他聲音清冽,帶著威嚴,不容顧輕舟置喙。

沒等顧輕舟答應,他迅速脫下了自己的上衣,穿著冰涼濕濡的褲子,鑽入了她的被窩裡。

火車上的床鋪很窄小,擠不下兩個人,他就壓倒在她身上。

「你」顧輕舟還沒有反應過來是怎麼回事,男人壓住了她。

速度很快。

男人渾身帶著煞氣,血腥味經久不散,回蕩在車廂裡。

他的手,迅速撕開了她的上衫,露出她雪白的肌膚。

「叫!」他命令道,聲音嘶啞。

顧輕舟就懂了。

不管是激情的歡叫,還是淒厲的慘叫,男女赤身裸體的床鋪上,都會被默認為香艷無比。

香艷,可以遮掩男人的行跡。

同時男人用一把冰涼的刀,貼在她脖子處:「叫,叫得大聲些,否則我割斷你的喉嚨!」

顧輕舟渾身血液凝固,臉色煞白。

男人冰涼的上身,全壓在她溫熱的身子上。

她四肢僵硬了一瞬,沒有動。

他撕開了她的衣襟,肌膚相接觸,他汗淋淋的濕濡沾滿了她。

可這一瞬,顧輕舟沒顧得上他的輕薄,她的注意力都在架著她脖子的那把刀上。

「我我不會」回神,顧輕舟咬牙。

脖子上一把削鐵如泥的刀,她不敢輕舉妄動,她惜命。

「你多大?」黑暗中,男人也微愣,沒想到是少女稚嫩的聲音。

「十六。」顧輕舟回答,被他壓得肺裡窒悶,透不過來氣。

「也不小了,別裝蒜!」男人說。

這時候,火車停了。

整齊劃一的腳步聲,吵醒了沉睡的旅客,車廂裡嘈雜起來。

有軍隊來查車。

「叫!」男人聲音急促,他模仿著床上的表演,「再不叫,我來真的」

他雙臂壯實有力,聲音狠戾。更何況,他的刀架在顧輕舟的脖子上。

遇到了亡命之徒,顧輕舟失去了先機。

她沒有把握能制服這人,當機立斷,輕輕哼了起來。

像女人被歡愛那樣

她哼得稚嫩。

男人小腹處卻微微一緊,差點起了漣漪。

少女像小貓一樣笨拙的哼叫,充滿了誘惑力。

顧輕舟車廂的門被粗魯扯開時,她哼得很有節奏,因為男人的刀,移到了她的後背處。

然後,她就像被門外驚了似的,停了下來。

手電的光束照在他們身上,顧輕舟雪白的胸膛半露,肌膚凝雪白皙,滿頭青稠般的發,鋪陳在枕席間。

她尖叫一聲,摟住了她身上的男人。

軍官拿著電筒照,見屋子裡的香艷,太年輕的軍官很不好意思,而顧輕舟又緊張盯著他,讓他六神無措,尷尬退了出去,心亂跳,都忘記要去看清楚她丈夫的臉。

而後,那個巡查的軍官在門口說:「沒有發現。」

腳步聲就遠了。

整列火車都遭到了排查,鬧了半個時辰,才重新發車。

顧輕舟身上的男人,也挪開了她脖子上的刀。

「多謝。」黑暗中,他爬起來穿衣。

顧輕舟扣攏自己斜襟衫的紐扣,不發一語。

火車輕輕晃動著,勻速前進。

車廂裡靜默無聲。

男人覺得很奇怪,十六歲的少女,經歷這麼驚心動魄的一幕,很鎮定的扣好衣衫,不哭不問,頗有點不同尋常。

他點燃了一根火柴。

微弱昏黃的光中,他看清了少女的臉,少女也看清了他的。

「叫什麼名字?」他伸手捏住了她的纖柔下頜,巴掌大的一張臉,落在他寬大粗糲的掌心。

她的眼睛,似墨色寶石般褶褶生輝,帶著警惕,也或許有點委屈,卻獨獨沒有害怕。

「李娟。」顧輕舟編了個謊言。

李娟是撫養她長大的李媽。

沒人會傻到把名字告訴一個亡命之徒。

她沒有掙扎,眼睛卻盯著男人放在腳邊那把削鐵如泥的匕首。

她眼睛微動,在思量那匕首下一瞬是否落在她的頸項。

微淡燈火中,她的眼波清湛,泛出瀲灩的光,格外嫵媚。

男人冷冽道:「好,李娟,你今天救了我的命,我會給你一筆報酬。」

車廂外傳來了哨聲。

這是暗號。

男人把帶血的外套扔出了車窗外,顧輕舟才發現,他渾身的血跡,都不是他自己的。

他很疲倦,卻沒有受傷。

接應他的人已經到了。

他手裡的火柴也滅了。

「你是哪裡人,我要去哪裡找你?」男人不能久留,又道。

顧輕舟咬唇不答。

男人以為她害羞,又沒空再逼問了,上前想拿點信物,就瞧見了脖子上的半塊玉佩。

他一把扯下來,揣在懷裡,對她道:「這輛火車三天後到嶽城,我會派人在火車站接你!我現在還有事,不方便帶著你,你自己當心!」

說罷,他揣好顧輕舟的玉佩,火速消失在走廊的盡頭。

等男人走後,顧輕舟從被褥裡伸出了手。

她掌心多了把槍,最新式的勃朗寧。

看著這把槍,她眼神泛出嗜血的精光,唇角微翹,有得意的笑。

被男人搶走的那個玉佩,她根本不在意,她沒想過要那玉佩帶來的婚姻,更沒想過用這塊玉佩保住婚姻。

玉佩不是她的籌碼。

而她偷過來的槍,可值錢了!

划算!

「這種新式勃朗寧,有價無市,黑市都買不到,他是軍政府的人。」顧輕舟判斷。

男人爬到她床上時,反應很快,還帶著一把很鋒利的匕首,顧輕舟失去了制服他的先機,卻同時摸到了他褲子口袋裡的手槍。

顧輕舟一直想要一把自己的槍。

她怕男人想起槍丟了,顧輕舟不出聲,成功轉移了男人的注意力,直到離開,男人都沒留意這碴。

她不知男人是誰,對方看上去不過二十四五歲,渾身帶著傲氣。

他說在火車站接她,大概是在嶽城有點勢力的。

顧輕舟不會自投羅網。

顧輕舟說服來接她的小管事,放棄火車,改乘船去嶽城。

她不想被那個男人找到,要回這支勃朗寧手槍。

嶽城那麼大,不走火車站進城,不信他能輕易尋到她;哪怕尋到了,顧輕舟也把槍藏好或者拿去黑市賣個高價了,死不承認。

「火車三兩時遇到管制,停車檢查,我害怕,不如去改乘船,從碼頭進城。」顧輕舟輕咬著唇。

她唇瓣飽滿櫻紅,雪白牙齒陷入其中,一雙大眼睛水靈靈的望著,叫人不由心中發軟。

王管事雖然是個粗人,也懂憐香惜玉:「輕舟小姐別怕,咱們下一站下車,改乘船就是了。」

到了下一站,他們果然乘船。

乘船之後,顧輕舟對王管事也和顏悅色了些。

「我從記事起,就跟著李媽在鄉下,家裡都有誰,我不知道」顧輕舟跟王管事打聽消息。

王管事善談,就把顧家之事,說了一遍。

顧輕舟頷首,和她了解到的差不多。

船比火車慢,他們遲到五天,才到了嶽城。

顧輕舟自己拎著棕色藤皮箱,站在顧公館門口,細細打量這棟法式小樓。

「這是我外祖父的產業。」顧輕舟心想。

顧輕舟的外祖父曾是嶽城富商,祖上是開布匹行的。

她的母親難產之後,她唯一的舅舅吸食鴉片膏,在煙館裡被人捅死。

外祖父白髮人連送一雙兒女,承受不住就去世了,所有的家業都落入了顧輕舟父親的掌中。

「輕舟小姐,到家了。」王管事笑,上前敲纏枝大鐵門。

「是啊,到家了。」顧輕舟輕嘆。

這是她外祖父的產業,應該是她一個人的,當然是她的家。

自己的東西,她要慢慢找回來。

她瞇起眼睛,露出一個淡淡的弧度,笑得很靦腆純良。

「我長大了,家業該回到我手中了。」顧輕舟心想,唇角有個淡淡笑意。

王管事就在心中嘆氣:「這輕舟小姐太乖了,像只兔子。家裡其他人可是比狐貍還要奸詐,她們肯定會害死她的。」

想到這裡,王管事就覺得可惜。

一路相處,他還是挺喜歡顧輕舟的,不想她死得那麼可憐。

進了大門,一個穿著細雲錦旗袍的高挑女子,站在丹墀上,靜看顧輕舟,眼角帶笑。

她保養得當,約莫三十五六,腰身曼妙,風姿綽約。

「輕舟?」她輕輕喊了聲,聲音溫婉慈祥。

這就是顧輕舟的繼母秦箏箏。

秦箏箏是顧輕舟生母的表姐,卻和顧輕舟的父親顧圭璋暗通款曲,做了顧圭璋的外室。

那時候,顧圭璋和顧輕舟的母親剛成親。

秦箏箏比顧輕舟的母親早三年生子,所以顧輕舟現在有一個姐姐,一個兄長,都是她父親的血脈。

說來格外諷刺!

扶正之後,秦箏箏又生了一對雙胞胎女兒。

顧圭璋和秦箏箏,帶著他們的四個兒女,住在顧輕舟外祖父的洋房裡,光明正大將這棟樓改名叫「顧公館」。

顧輕舟唇角微揚,笑容靦腆又羞澀,修長的羽睫輕覆,遮住了眼睛裡的寒意,不說話。

秦箏箏和王管事都當她害羞。

「這是太太啊,輕舟小姐,叫姆媽。」王管事提醒顧輕舟。

顧輕舟低垂著眉眼,笑得更加靦腆,「姆媽」是絕對不會叫的。

秦箏箏也配麼?

「別為難孩子。」秦箏箏和善溫柔,接過顧輕舟手裡的藤皮箱,「快進來。」

「是。」顧輕舟聲若蚊蚋,踏入了高高的門檻。

顧家的大廳裝飾得很奢華,成套的義大利家具,一盞意式吊燈,枝盞繁復絢麗。

顧輕舟坐在客廳喝茶,秦箏箏問了她很多話。

很熱絡。

顧輕舟將一個鄉下少女的羞澀、笨拙、寡言和拘謹,表演得不著痕跡。

她偽裝成只人畜無害的小白兔。

秦箏箏「偵查」了半天,也得出一個「小白兔」的結論。

這孩子很好拿捏,不如她生母的萬一,就放鬆了對她的警惕。

乖巧膽小就行,秦箏箏能暫時容納她幾天。

晚夕,顧圭璋下班回來了。

顧圭璋乘坐一輛黑皮道奇,有專門的司機。他下車時,秦箏箏和顧輕舟在大門口迎接他。

他穿著一件玄色大風氅,裡面是咖啡色豎條紋的西裝,同色馬甲,黑色領帶,馬甲口袋上墜著金表,金表鏈子泛出金光。

「你阿爸回來了。」秦箏箏笑著對顧輕舟道。

顧圭璋看到顧輕舟,腳步一頓,臉上浮動幾分驚訝。

「哦,是輕舟啊。」顧圭璋打量著顧輕舟,「你都這麼大了」

顧輕舟穿著月白色碎櫻斜襟衫,深綠色長裙,衣裳特別土氣,可她生得清秀,兩條辮子垂在臉側,格外雅致,比城裡那些剪短頭髮的女孩子都體面好看。

顧圭璋很滿意。

晚飯的時候,顧輕舟見到了家裡所有人。

顧家的四個孩子、兩個姨太太,顧輕舟都見到了。

她低垂著眉眼,不動聲色打量她們。

「你這辮子真可笑,現在誰還留辮子啊?」晚膳之後,顧家的四小姐顧纓,剪著齊耳短髮,拉顧輕舟的長辮子。

顧纓見父親對顧輕舟頗有好感,心生嫉妒。

顧輕舟眼風掠過,含笑不語。

「姑娘家就應該是長辮子!」顧圭璋不悅。

顧四被父親罵了頓,委屈嘟嘴。她和三小姐顧維是雙胞胎,今年都十三歲了,特別喜歡惡作劇。

「等她睡著了,去把她辮子給剪了!」顧四氣不過,出主意道。

父親不是喜歡顧輕舟的辮子嗎?那就剪了,看她如何得父親歡心!

「好啊好啊。」顧三興奮應和。

這對雙胞胎姊妹,商量著趁夜入顧輕舟的臥房。

顧輕舟的臥房,安排在三樓。

孩子們都在三樓。

顧輕舟房間隔壁,連接著她異母兄長顧紹的房子,兩人共用一個陽台。

「沒辦法了,三樓只剩下這間房。」傭人解釋道,「輕舟小姐您先湊合。」

顧輕舟試了試陽台的門,可以鎖上,就放心住下了。

她的房間,全是老家具,花梨木的櫃子、桌子,以及一張雕花木床。

淡紫色錦緞被子,倒也舒服。

三樓只有一個洗澡間。

顧輕舟去洗澡的時候,先被她異母姐姐占了,後來又是異母兄長,拖到了晚上九點半,才輪到她。

洗澡之後,她坐在床上擦頭髮,直到十一點才睡。

剛躺下,顧輕舟就聽到有人開門的聲音。

她在黑暗中蟄伏著,繃緊了後背,像只戒備的豹。

「快點快點。」

顧輕舟聽到了老三顧維的聲音。

老三和老四要剪掉顧輕舟的頭髮。

「我不想剪她的頭髮,我想劃破她的臉,她長了張妖精一樣的臉,將來不知道禍害誰!」老四倏然惡狠狠道。

老三隱約也有點興奮:「阿爸會不會罵?」

「阿爸疼我們,還是疼她?」老四反問。

自然是疼她們了。

兩個小姑娘,其實更嫉妒顧輕舟無辜純淨的面容。

嫉妒讓她們變得惡毒。

她們聲音很輕,顧輕舟聽得一清二楚,她唇角微動,有了個譏諷的淡笑。

想劃破她的臉?

那這兩只貨要再去練個十年八年才行。

剪刀靠近,冰涼的鐵幾乎湊在顧輕舟臉頰時,顧輕舟倏然坐起來,一把抓過了老四拿著剪刀的手。

顧輕舟動作極快,反手就把老四手裡的剪刀,就著老四的手,狠狠紮進了旁邊老三的胳膊裡。

「啊!」

老三顧維的慘叫聲,響徹整個房子。

睡夢中的所有人都驚醒了。

顧輕舟回到顧公館的第一個晚上…. ….

【未完待續

點擊下方「閱讀原文」閱讀後續精彩情節

閱讀原文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