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記得那些年初寫下的新年計劃嗎?

微信號:槽邊往事

微信號:bitsea

一年將盡,還記得你年初寫下的新年計劃嗎?完成得怎麼樣了?聽到我的這個問題,是否立即感覺到胃裡有蝴蝶在扇動翅膀?嗯,如果你不想讓人感覺到焦慮,那麼最好就不要在年末的時候不知趣地提出這樣的問題。

對於我來說,這個問題沒有任何心理壓力。不信的話,我現在就把前年聖誕節裡手寫的《2016新年計劃》翻出來給你看看:

當然,其中第7條並沒有做到。昨天《十一月寫字總結》一文的禪定時刻部分,一時沒有控制好,馮唐就默默挨了一槍。但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因為我看到他白衣飄飄,放開自行車把手的時候,簡直是無法抑制地聯想起李兆基在電影《食神》中沙灘上奔跑的一段。馮唐看到之後當然不會很高興,他在朋友圈裡貼了我的《2016新年計劃》並且表示:

又到了做新年計劃的時候了。別人轉給我下面這張圖,讓我著重看7。嗯,這就是我為什麼漠視男性的原因。2017年的新年計劃裡,打算繼續放棄男性。

這就讓我產生了一種放學以後用彈弓打學習委員屁股,並且將其打哭的罪惡感。所以,為了減輕這種感覺,我決定寫《2017新年計劃》的時候,再抄一遍《2016新年計劃》,並且把第7條再去掉一個字。

在這麼多年裡,我寫過許多次《新年計劃》,基本上沒有一次能夠完成。小的時候完不成是因為中文太爛,根本搞不清楚新年願望和新年計劃之間的區別:願望是用來祈禱的,而計劃是用來執行的。所以,無論在《新年計劃》裡寫多少次「我要發財」,或者「我要找到馬子」,到年底的時候絕對不會有一樣兌現。現在回過頭來想想,哪怕就算是新年願望,寫這兩條進去也是夠悲催的了。

等終於弄明白了願望和計劃之間的區別,人在年景好的時候,往往把一切順遂都歸結為自己的英明神武,就會在《新年計劃》裡提出了許多不切實際的想法。於是,到了年底的時候還是一事無成;當流年不利的時候,人又往往太過悲觀,《新年計劃》裡盡是一些瑣碎的小事,還自以為踏實認真。等到真正完成之後,卻毫無任何成就感,甚至都忘了這是年初自己的計劃內容。

今年不算年景好,也不算是流年不利。我感覺今年是非常沉悶的一年。如果我不提的話,你是否能想起今年在巴西舉辦了一次奧運會?一方面是你我這些年見過的東西越來越多,比如說美國黑石沙漠的火人節,七八年前是我博客裡作為資訊進行報導的內容,今年已經有一堆中國人在現場參加了。再比如說日本,一度是一個正兒八經的外國,現在被各種中國人各種翻騰,如同對待一個中國的省,對哪裡吃什麼玩什麼買什麼,可能比大多數日本人還要熟悉。於是,能帶來新鮮感的事物就不多了。

另外一方面是真沉悶。拿互聯網來說,當整個互聯網形成BAT(百度阿里騰訊)三家獨大局面的時候,變數就已經變得很少了;於是手機技術的突破,使得移動互聯網成為可能。進入移動互聯網5年之後,整個移動互聯網創業又籠罩在TMD(今日頭條、美團、滴滴)三家一統江湖的局面之下,一整年都沒有什麼新鮮事。有人做了共享經濟的創業企業一覽,能共享的已經全都共享完畢,連假牙共享可能都沒有放過,但是讓人眼前一亮的又有什麼呢?

再拿影視娛樂來說,年初信誓旦旦電影票房要飆600億。《美人魚》出來橫掃一片,一時間人人信心滿滿,誰都信了。連網票網站都信了,紛紛撤出補貼。於是我們看到:現在是12月,今年票房連500億都勉強。和去年相比,基本上沒有任何現象級或者國民級的電影。同樣的,如果你是一個電視劇或者電影編劇,今年大概從年頭喝咖啡一直喝到年尾,談了一整年的各種項目,但是,最終簽下來執行的項目總數是:零。

所以,如果你的《新年計劃》沒有完成也不用太過在意,因為完不成的人多了去了。多少個讀書群沉默了?多少個減肥群解散了?多少個打卡背單詞的人消失在了人海?多少個關於鬧鐘響就起床的誓言飄散在風中?

說這些話並不是為了刺激你,好讓你在周一來臨前焦慮一晚上。我的意思是:還有24天2016年就要結束了,哪怕你在這24天裡試著完成幾件年初新年計劃裡定下的事情也好啊?即便是完不成,堅持做這最後的24天也成啊?起碼做到了有始有終,首位呼應。

這樣吧,我先來:2014年的最後24天,我決定做到《2016新年計劃》裡的第7條!

你呢?

題圖攝影:José Manuel de Laá

圖片授權基於:CC0協議

槽邊往事和菜頭 出品

【微信號】Bitsea

個人轉載內容至朋友圈和群聊天,無需特別申請版權許可。

請你相信我:

我所說的每一句話,

都是錯的

禪定時刻

看完了羅爾最新的採訪影片。怎麼講,羅爾老師有些話一直不好意思直說,我幫他講出來好了:

1、女兒死了可以再生一個,房子賣了可就買不回來了;

2、生不了也沒關係,有兒子就足夠了,女兒不算人;

3、既然女兒不行了,為家裡補貼幾百萬家用也是好的,不然就白養了;

4、網友不願意給錢,又不願去死,還整天罵我,令到我很為難。

還記得年初時候的夢嗎?

讚賞

人讚賞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