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了婚後才知道自己有多惡毒

微信號:悅讀

微信號:yuedu58

作者 | 安頓來源 | 十點讀書會(sdclass)

很多時候,我們恰恰是最不了解自己的那個人。唯有在親密關係中,真實的自我才逐漸暴露出來,然後你才發現原來自己體內也藏有猛獸,時常傷人傷己而不自知。

——小悅

有一次和一位女性朋友聊天,她說了這樣一段話:

在我二十多歲的年齡時,身邊的女人都在恨嫁。或是找到了白馬王子,憧憬著面朝大海,春暖花開;或是戀愛太多失戀太多,想找一個願娶的人一勞永逸地安定下來。她們倒不是找飯票,只是覺得不結婚的人生是不完整的。

轉眼到了我三十多歲的年齡,局面發生變化,離婚成了茶餘飯後的話題。婚姻中的女人以冷漠的語氣說著那些出軌家變和財產分割的事,脫離了婚姻的女人就像去了趟巴黎回來,懷疑旅行的意義,又不甘寂寞一人。

雖沒結過婚,我卻對這席話話深以為然。很多人以為結了婚,就能走上一條安全的、回家的路。事實卻是,更多的人,或迷失或掙扎在婚姻這條道路上,找不到回家的路。

「什麼是愛?」、「怎麼愛?」這是幾乎每個人都在問的問題。

今天,和大家分享一篇與此相關的演講,這個演講曾在網上感動了很多人。但我想分享它,不是因為它感人,而是因為它有用,可以幫助你認識你自己,改變你自己,從而找到一條回家的路。

賴佩霞TED演講 | 19’00”

點擊觀看影片

賴佩霞:台灣著名歌手與藝人,現為雜誌發行人、作家、心理咨詢師、心靈講師。

01

家庭的覺醒

先來看一張圖:

這是賴佩霞在演講中特別提到的一張圖。了解心理學的人大都知道這張圖,它是一個「冰山理論」

弗洛依德、海明威都曾提過冰山理論。這個理論是說:

我們一直認為自己是一個什麼樣子的人,我們自己只看到上面自己想看到的那一部分,通常只有在親密關係裡面,你隱藏在下面的部分通通才會上來。

因為彼此都很知道對方的短板,很容易哪壺不開哪壺。其次就是故意的,你讓我生氣,我就要讓你更難過。所以親密關係中常常出現那種較勁,互相傷害。

不管在外人看起來你有多厲害,不管你覺得自己有多麼好,都會有一個部分的你,是你從來都不知道的。而那個你,是那麼小氣,那麼不可理喻,甚至於那麼惡毒。

賴佩霞說自己本來也不相信,一直到結婚後,才知道自己到底有多兇惡,才明白自己究竟是個什麼貨色。

這時候,當賴佩霞回過頭去看,發現回家才是覺醒的第一步。

在家,我們經常會碰到兩種情況:一種是成為對的,一種是你要成為和平的。

夫妻間的很多爭執都是為了證明我是對的,所以你寧願失去和平,堅持己見。然而,就在那個爭對的過程中,兩人已經互相傷害了很多。

我們為什麼會爭執?

  • 第一,腎上腺素上升。當我們要爭對的時候,腎上腺素就開始上升。而腎上腺素的上升還會成為一種癮,它跟酒癮、煙癮一樣。這也是為什麼有些人會對小小的一件事表現得暴跳如雷。

  • 第二,家庭價值觀的差異。夫妻間的諸多摩擦其實都是價值觀的衝突,這種衝突源自於(夫妻兩人)各自原生家庭所帶來的價值觀。

賴佩霞的第一段婚姻讓她非常痛苦。在這段關係中,她遵照了媽媽教給她的所有道理和做法。比如不可以說人背後話,比如有話要當面說,比如只要是對的,就應該據理力爭。

因為那時候完全不懂,更因為很愛自己的媽媽,這些教導,賴佩霞全部照做。甚至包括那一句很多父母親都說過的,非常危險又愚蠢的話——「我罵你是因為我愛你」。

但是結果,很慘。這段持續了八年的婚姻,最終以她帶著兩個女兒離開而告終。

如果我們很愛很愛自己的父母,就會繼承他們的方式。一旦到了爭是非對錯之時,我們就會在潛意識裡,用當年父母對待(教導)自己的方式,來對待現在的家人。這就是原生家庭在價值觀層面帶給孩子的深刻影響。

年輕時期的賴佩霞

02

如果你的母親很哀傷

你敢快樂嗎?

家是一個人的起點,但我們大部分人身上的問題卻始於家庭。

現在,問大家一個很重要的問題:

如果你的母親一輩子呈現出來的都是哀傷,是落寞,你還敢快樂嗎?

賴佩霞講了自己的故事。她的母親是單親媽媽,50年前,因為越戰關係,母親留在了越南,父親去了美國。那時候已經懷孕的母親仍然決定生下她,但很多年,她不曾見過自己的父親。

因為母親過得很辛苦,不快樂,在和母親相依為命的日子裡,賴佩霞不敢做錯事,不敢惹麻煩,甚至不敢跟媽媽說自己受了什麼傷,因為怕媽媽難過。很多委屈就這樣一個人吞了下來。

母親與孩子的關係是最親密的,當媽媽不快樂的時候,懂得心疼媽媽的孩子只能默默承受。承受的多了,必然會出問題,而最大的問題就是不自信。

後來,賴佩霞把自己身上的所有問題,碰到的任何問題全都歸咎於沒有爸爸,並帶著這樣的念頭走入了第一段婚姻。

兩個來自單親家庭的孩子(賴佩霞的第一任老公也來自單親家庭),怎麼創造出幸福美滿的家庭生活呢?他們沒有榜樣啊。這時候,如果你不覺醒,不知道問題在哪裡,不開始自信,你就永遠不可能走出一條幸福的康莊大道。

走進婚姻,賴佩霞才發現,在那個冰山的底層,有多大的一部分的自己,是自己從來不知道的。當她發怒的時候,態度蠻橫,說話刻薄,但那時她卻堅信自己是對的。

從那個搖搖晃晃的婚姻中走出來後,賴佩霞開始思考問題到底出在哪裡?到底什麼才是對的?

這個問題直到後來她因為一個想法才有了答案。這個想法就是——如果今天碰到這樣狀況的人是我的孩子,那我應該怎麼做?與其講道理給他聽,倒不如做給他看。

正是從那個時候起,賴佩霞開始慢慢懂得,怎麼樣因為愛孩子而轉過頭來愛自己。並從現任先生與他父母的關係中,逐漸明白什麼叫愛自己。

賴佩霞和丈夫

03

什麼是愛自己?

年輕時,我們愛上一個人,總會勝過愛自己。而身邊大多數的聲音也都在告訴我們:去愛別人。

可是賴佩霞說:一定要先愛自己。

她說:我先生是我所見過全世界最愛自己的人。他的體重從當兵那時起到現在65歲一直沒有增加過。他每天堅持運動,不健康的東西一點都不吃。

為什麼?因為他很愛他的父母,他知道自己的身體發膚受之父母,所以他很珍惜父母親給他的生命。而只有一個真的愛自己父母,敬畏自己的父母,知道他們一生的辛苦,知道他們將生命傳授給自己是多不容易的人,才能真正地愛自己。

自從認識他之後,我開始學會了愛自己。為什麼我一定要愛我自己?因為一個不快樂的母親是養不出一個快樂的孩子來的。他們需要榜樣,需要知道什麼是快樂。

所以,在親密關係當中我們兩個也放下了輸贏,每次有爭執的時候我就說「算你贏好了」,他就閉嘴了,這招很好用。因為我深深了解我不想要爭輸贏,我想要和平。在我們之間的和平裡,創造了兩個快樂幸福的孩子。

快樂不是靠賺錢,不是光看一個數字就可以快樂起來的,他們需要看到一個快快樂樂的榜樣。這世界上有錢的人很多,但快樂的人太少了。

很不幸,我就是在一個「沒有和平,只有兩個很不快樂的榜樣」的家庭中長大的孩子。從我記事開始,就目睹了父母關係一次又一次的破裂,在種種爭吵和打架中,絕望地瞪著暴跳如雷的父親,流淚心碎的母親……

所以從小到大,自卑是我最親的朋友,並且我經常是一副苦大仇深的樣子。而在每個爸爸和媽媽考慮離婚的時刻,我都跟媽媽說:媽媽別哭,我以後肯定不結婚,咱倆就一起過吧。」這種對愛情的不相信,對婚姻的恐懼曾讓我把「不結婚」這句話堅定地說了好幾年。

幸運的是,長大後隨著智力和閱歷的增長,開始覺醒自己的人生絕不能過成爸媽那個樣子。我漸漸隱約地感覺到,自己的生命竟然和那些「幸福的別人」是一樣寶貴的。我開始努力對自己好一點,精神上不再自我折磨,物質上則盡量自我滿足。在愛自己的過程中,一點一點的自信起來,也一點一點的確信,自己還是值得被愛的。

都說成人禮,是我們遇到一個人,通過一段關係,去重新認識這個世界。以前我會覺得那個人一定是我的今生摯愛,但現在我會認為,那個人,不是別人,而是我自己。

愛自己, 自我探索,是獲得自己想要的幸福的第一步。

為什麼要愛自己?因為你很重要,你就是你能擁有的全部。你存在,才會感覺到世界的存在。

你感覺到風時,風才在吹;你把宇宙放在你的心裡,宇宙才存在;你失去平衡,才會感覺整個世界失去平衡;你不快樂,世界自然也不會快樂。

愛自己不僅是給自吃好的,穿舒服的,更是內在世界許多價值感的建設。與自己的關係處理好了,與家人、朋友、同事、路人的關係才能自在妥帖。

王爾德有一句話:

愛自己是這一場終身浪漫的戀情。可能愛自己就是所有的根本、夢想的目的。人活一世肯定都想有一些成就,而這個成就探索到最後,就是內心的平和,家人的快樂。

04

什麼是愛

怎麼去愛

最後,再說回到「什麼是愛,怎麼去愛」這個問題上。

很抱歉,這個問題恐怕誰也沒有辦法給出一個確切的答案,因為每個人都應該有自己的答案。不過這裡我很想推薦一本我最愛的心理學書——美國心理學家斯科特·派克寫的《少有人走的路:心智成熟的旅程》

這本書擺在我的案頭,很多時刻給予我無窮的力量,到現在還會經常拿起來翻翻,有些段落甚至可以背出來:

「真正意義上的愛,既是愛自己,也是愛他人。」

「不愛自己的人,絕不可能愛他人。」

「父母缺少自律,就不可能讓孩子懂得什麼是自我完善。我們推動他人心智的成熟,自己的心智也不會停滯不前。我們強化自身成長的力量,才能成為他人力量的源泉。我們終歸會意識到,愛自己與愛他人,其實是並行不悖的兩條軌跡,二者之間越來越近,其界限最後模糊不清,甚至完全泯滅。」

怎麼說呢,沒有誰的父母是完美的。從前他們對我們的愛可能如此殘破,但我們無法責備,因為已經發生,我們唯一能做的就是學會愛自己,讓自己的心智成熟起來,快樂起來,慈悲起來,而不是重蹈覆轍。

只有快樂的人才能養育快樂的孩子,只有快樂的人才能創造快樂的世界,認識自己,愛自己,找到回家的路。

這是很不容易的一條路。但是,我們只有藉由它,才能通向幸福。

但願你我都能早點找到回家的路。


閱讀原文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