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帝製造業回流,三個萬萬沒想到

微信號:格上理財

微信號:gesafecom

作者:籌碼君

來源:籌碼(ID:Chouma2016)

川普在大選中完勝希拉蕊,打了很多人的臉。接下來,這位『天選之人』還將讓很多人的臉更腫。比如,在製造業回流這件事上,如果你信了以馬後炮為核心競爭力的媒體的觀點,那就真要踩錯節奏了。

把產能、把工作崗位帶回美國本土,已經不是競選期間打打嘴炮,是動真格的了。你看,特別有眼力勁兒的庫克正在與小夥伴們嚴肅討論在美國生產iPhone的可能性。

不出所料,輿論又沸騰了,大呼川普扯淡、蘋果要完。大量媒體引用麻省理工科技論壇(MIT Technology Review)一份報告的結論:

如果iPhone真的回到美國本土生產,但是零部件仍由全球其他國家的供應商提供,之後再把零部件運至美國工廠進行組裝,這樣的情況下,以iPhone 6s Plus為例,每支售價將增加30到40美元,使售價提高到779到789美元之間。

問題來了:

  • 1、製造業回流,是川普首次提出,還是兩黨共識?

  • 2、中國、越南等亞洲國家的低成本的人海戰術,還能戰十年?

  • 3、回流美國,製造業就得完蛋?

第一個萬萬沒想到:早有預謀

前人栽樹後人乘涼。在製造業回流這件事上,川普還真得謝謝歐巴馬做了如此多的工作。

2008年金融危機後,美帝就在積極反思,認為製造業的萎縮是導致崗位流失、貿易失衡的重要原因。產業空心化太可怕。

於是,在歐巴馬主導下,一系列政策相繼推出:

2009年:《重振美國製造業框架》

2011年:《先進製造業夥伴計劃》

2012年:《先進製造業國家戰略計劃》

2013年:《製造業創新中心網路發展規劃》

在2011年於白宮舉行的『Insourcing American Jobs』論壇上,歐巴馬在政治覺悟高的企業家們的簇擁下,侃侃而談:

『今天,我與各位歡聚一堂。你們都是識大體的,知道大陸有最能乾的工人、最屌的大學、最有創新精神的企業家。你們把工廠搬回美國,我很欣慰。這種報國精神,正是當下亟需的,中產們都快崩潰了。在此,我需要向那些落後份子說一聲,請盡快趕上。有付出就會有回報,有擔當才有你的份。』

其實,商人們都精著呢,肯與總統大人同舟共濟,那是看到美國與新興市場之間的人力成本差距正在不斷縮小。再加上運輸等方面的成本,在海外生產,真沒有大家想像中的那麼合算。

比如,福特銷往美國市場的Fusion在密歇根和墨西哥的兩個工廠生產。在墨西哥,人力成本更低,在當地生產的零部件更便宜,但是也有成本更高的地方,比如把成品運往美國的經銷商處的成本就比密歇根高。綜合下來,Fusion這款車,在墨西哥的生產成本只比在密歇根低1200美金。

第二個萬萬沒想到:低端崗位先升級,再回歸

當初,美國人將工廠遷往中國、越南、墨西哥等地,有兩大原因。一是大家都熟知的人力成本,二是技工。尤其是後者,是很多公司更為看重的因素。

比如,去年,庫克在接受《60分鐘》節目採訪時就做了澄清:蘋果選擇在中國生產iPhone,並非因為低薪水,而是因為中國擁有比美國更多的技工。

庫克原話是:『中國非常重視製造業,也就是你我所說的職業技術。美國長久以來已經停止培育那麼多工種了。我的意思是,你把美國所有的機器、模具製造者召集到一起,我們所坐的這個房間就裝滿了。而中國呢,你恐怕得好幾個足球場才能裝滿。』

OK,既然大量工種,尤其是低端工種,在美國已經停止培訓了,那麼,能否以機器人、以自動化生產的方式去替代?

耐克是一個很好的觀察標的。

在產品方面,自動化造鞋已得到市場充分驗證。

以鞋面製造為例。

傳統的制鞋方法,需要耗費大量人工做裁剪、拼接。

2012年,耐克發布了採用Flyknit技術的鞋子。簡單說就是,用一根線編織成鞋面。

用什麼線?

聚酯紗線,即用滌綸做成的線形材料。

滌綸彈性好、有強度、耐磨,但透氣差——運動鞋的大忌。怎麼破?

線與線之間交錯編織,形成透氣孔。

怎麼編織?

既然只需要用線,就省去了人工裁剪、拼接等步驟,整個流程可採用自動化的方式,數字編織機按照設定的編織程序進行就好。

採用Flyknit技術,不僅保證了鞋面該有的包裹、支撐等特性,而且,對消費者來說,更輕、更透氣;對耐克來說,更省材料、更省人力、更環保。

這並不是實驗室裡的技術。在這三四年的時間內,耐克已經在全產品線應用。

最早是用在跑步鞋上。

很快,籃球鞋用上了,比如科比穿的,

足球鞋也用上了,比如C羅穿的。

跑步是耐克的核心業務,率先用上新技術,既反映該公司的決心和遠見,也能讓其快速吃透。之後,將技術橫向擴展到各條產品線,把成本降下來,做到規模經濟。

足以以假亂真的山寨運動鞋是莆田人的『驕傲』之一。在人力時代,差距不大,還能仿。接下來都是用上述這種技術去造鞋了,還讓不讓人活了?

缺技工?AI頂上。

吃不了苦?機器人耐操。

會有越來越多的產品,給你你也造不了。大量低端製造崗位將被美國升級、回歸。

第三個萬萬沒想到:柔性製造開始爆發勢能

『柔性製造』並非新概念。自從1954年美國麻省理工學院第一台數字控制銑床誕生後,70年代初柔性自動化進入了生產實用階段。

消費者對產品功能、質量的要求越來越高,產品更新換代的周期越來越短,產品複雜程度也隨之增大,傳統的大批量生產方式受到挑戰。因為,只有品種單一、批量大、設備專用、工藝穩定、效率高,才能構成規模經濟效益;反之,多品種、小批量生產,設備的專用性低等等,生產效率勢必受到影響。為了同時提高製造工業的柔性和生產效率,使之在保證產品質量的前提下,縮短產品生產周期,降低產品成本,最終使中小批量生產能與大批量生產抗衡,柔性自動化系統便應運而生。

技術已經成熟,我們認為,柔性製造將在未來十年爆發出真正勢能,將全球製造業帶上一個新高度。

還以耐克為例。

目前,耐克已經有自己的機器人,用於無水印染(更加環保)等步驟。不僅如此,耐克還找了強力外援來提升實力。

在產品研發環節,耐克與夢工廠合作,借助他們的設計平台Nova來做到『超速原型設計』,以及更好的3D成像。下圖這雙短跑鞋,在設計時用的是3D成像技術。

電腦裡生成了模型,再用3D列印的方式迅速生產出來。下圖這個包,就是耐克直接3D列印出來的。

在製造環節,耐克找到偉創力(NASDAQ:FLEX)合作。

偉創力是幹嘛的?

他們是美國第一家走出國門在海外設廠的製造商,總部在新加坡,業務包括手機電路板設計、通信工程、汽車配件製造和物流等。他們的主要客戶有:微軟、戴爾、諾基亞、摩托羅拉、西門子、阿爾卡特、思科系統、聯想、惠普、愛立信、富士通。

簡單說,偉創力是頂尖的電子專業製造服務供應商(Electronic Manufacturing Service)。

全球大約75%的智能穿戴設備是偉創力製造,如Fitbit和Jawbon手環。如今,耐克找來偉創力,要他們把做電子產品的那一套,用在造鞋上。是的,IT+製造業,像造手環那樣造鞋。

偉創力這樣的企業涉足傳統製造業,一定不會只是個案。好戲開始了。

多說兩句,其實不只是耐克,老對手阿迪達斯也在努力往這個方向走。

阿迪達斯位於德國南部巴伐利亞州的工廠Speedfactory已經投入經營。這家工廠由德國自動化公司Oechsler Motion GmbH負責經營,以機器人自動生產為主,僅保留160個技術崗位。

Speedfactory的首款產品也已正式亮相。這款名為Futurecraft M.F.G.的跑鞋是第一雙完全由機器人生產的運動鞋。首批產品共生產了500雙,採用了ARAMIS動作捕捉技術,根據個體的皮膚或骨頭的壓力和鬆弛度,設計出更合適的鞋子。

明年,阿迪達斯將在美國亞特蘭大啟動第二家Speedfactory。到明年下半年,這家工廠月產量將達5萬雙。如果一切順利,未來,這些機器人工廠每年將生產100萬雙運動鞋。

從2010年起,美國經濟蕭條,整個社會開始呼籲製造業回流。在接下來的六年中,美國與新興市場的製造成本差距不斷縮小,自動化生產技術逐漸成熟,各家其實已經做好了回歸本土的準備。在這樣的大趨勢下,川普『雞賊』地高呼『不回來,看我不neng死你』,完全是在順水推舟。而對於一個新總統來說,還有什麼會比給選民們創造更多飯碗更能穩住人心和總統寶座呢?

格上理財:在基金業協會登記的私募基金管理人,十年深度研究,甄選陽光私募、PE/VC、海外基金等高端理財產品,為您的資產增值保駕護航!

內容轉載自公眾號


籌碼

籌碼

了解更多

閱讀原文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