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聚焦:是誰,讓聶樹斌20年難平反?最終翻案的最大「推手」,竟然是……

微信號:馮站長之家

微信號:fgzadmin

全國最高人民法院的法庭上,72歲的老人,失聲痛哭!

她兒子聶樹斌,1995年被以強姦殺人罪執行死刑。21年後,最終被認定無罪。

罪名洗雪了,名聲恢復了,但,人永遠回不來了!

聶樹斌死時,僅僅20歲。

聶母一句話,讓人淚下——

「我很想他!」

聽來,讓人心酸。誰知道,兒子曾經多少次進入她的夢裡,含淚泣血告訴母親,自己是冤死的!

聶樹斌案、呼格案,開始被冤殺,最終罪名洗雪。很多人感嘆:正義只會遲到,但絕對不會缺席。

但是,20歲的聶樹斌、18歲的呼格,他們走向刑場,被執行死刑的時候,他們心中得有多恨?!他們明知自己不是殺人犯,卻被公安幹警屈打成招,被執行死刑。

對於含冤死去的人來說,「遲到的正義」,還有何正義可言?

聶樹斌、呼格的親人,尤其他們的媽媽,不相信自己的兒子會強姦、殺人。

柔弱的她們,用難以置信的堅韌和不屈,奔走、喊冤、申訴。

呼格的媽媽,養孩子用了18年。為孩子喊冤,又用了18年!

聶樹斌的媽媽,養孩子用了近21年。為孩子喊冤,又用了21年!

人生,有幾個18年!有幾個21年!!

對這心傷透、身累倒的媽媽們,「遲到的正義」,還真的有資格叫「正義」嗎?

並且,案件細節的大量曝光,告訴我們:

正義的力量,很難靠正義自己伸張。

法律的威嚴,很難靠法律自身體現。

這就是中國古代哲人說的:徒法不足以自行。

2005年,廣平縣公安局副局長鄭成月審訊王書金,發現「聶樹斌案」一案兩兇。這本是開啟深入調查,還聶樹斌清白的大好契機。

但,最終的結果讓「正義」受傷,好人受挫!河北石家莊不承認錯抓、錯殺。廣平縣敢說真話的副局長,49歲被免職!

2007年,最高法院指示河北高院審查「聶樹斌案」,竟然7年沒有結果!

不僅如此,河北為了維持錯誤判決,竟然想到了「殺人滅口」!

2007年,邯鄲市中級人民法院決定對王書金執行死刑。

王書金上訴後,2013年,河北高院裁定王書金不是聶樹斌案真兇,仍然要執行死刑!

如果王書金死了,聶樹斌冤死一案,似乎就可以永遠「石沉大海」,一了百了了!

河北法院怎麼敢置全國最高法院的指示於不顧?怎麼敢置洶洶民意於不顧?

答案是,他們有一個靠巴結上周永康,而登上河北政法委書記寶座的張越!

在被中紀委立案審查後,張越的囂張做法,才被媒體披露出來。我們也才明白,在真兇露面的情況下,聶樹斌平反為什麼還這麼難!

張越攀附上周永康,仗著上面有人,將河北公檢法系統打造成了獨立王國,人稱他是「河北政法王」,甚至是「河北王」。所以,他甚至連最高法院的帳都不買!

為了說服王書金改口,不給聶樹斌洗冤機會,河北政法委竟然派出一個工作組非法介入,勸王書金「別蹚聶樹斌案的渾水」,如果照辦,會給王書金女友和孩子辦低保。在遭到拒絕後,工作組人員刑訊逼供,「在廁所用木板抽打王書金的腳心,在訊問室的鐵椅子上讓王書金坐了半個月之久」。

最高人民法院指令山東省高院對聶案復查後,河北省政法系統個別人士依然態度強硬,稱「這個案子就別想翻」。

聶樹斌最終平反昭雪,在其中起重要作用的,有慈愛的雙親、正義的記者、正直的警官、敬業的律師……

但是,最終能夠搬開聶樹斌案平反絆腳石的,是習近平主管下的共產黨正在轟轟烈烈推進的反腐行動!

當張越被查辦後,山東省高院的復查才這麼順利,最高院的審理才這麼順利,才有了今天聶樹斌的平反!

就像張越之流,心中裝的只是小群體、小圈子的利益得失,而絲毫沒有把小老百姓的生死與苦難放在心上!

像張越之流,職責是推進轄區內的法治建設,但是在他們身上,看不到任何依法治國的影子!

在中國推進全面依法治國的征途上,這種「打著紅旗反紅旗」的官員,查辦得越多,中國的官場就越清明,中國的法治就越公正。

當年,讓聶樹斌冤死的官員們,今天都在哪兒?必須一查到底!如果明知是冤案,還昧著良心做,必須讓他們付出代價。

當年,極力掩蓋事實,阻撓聶樹斌平反的官員,又都是誰?如果這夥兒蛀蟲不除,中國法治建設的基礎,遲早會被他們蛀空!

我們相信,遲到的正義,並不僅僅是好人平反昭雪。

遲到的正義,更重要的是,讓每一個作惡的人,最終都受到應有的懲罰!

您的支持是我們前進的動力

讚賞

人讚賞

閱讀原文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