聶樹斌,有個警察一直在幫你翻案!

微信號:鳳凰衛視

微信號:iphoenixtv

2016年12月2日上午10點,聶樹斌故意殺人、強姦婦女案再審合議庭在最高人民法院第二巡回法庭第一審判室開庭,公開宣判,宣告撤銷原審判決,改判聶樹斌無罪。

宣判的前一天,最高法第二巡回法庭通知聶樹斌母親張煥枝和律師李樹亭前往瀋陽。

聽到無罪的宣判,張煥枝走出第二巡回法庭對記者表示,滿意再審的判決,回家最想做的,是到兒子墳上告訴他「媽媽的努力,法律的公平,已經宣布了你無罪」。張煥枝表示,這20年的努力值了,接下來就國家賠償問題會和法院一起努力,而追責的問題也一定會繼續,不會放棄。

這20多年間,有太多人的命運被這起謎案改變,有太多的人在這22年間暗暗地角力。

等著「無罪」這兩個字的人,除了聶樹斌的家人以及為這個案件奔走的律師、記者以外,還有一個警察

他就是原河北省邯鄲市廣平縣公安局副局長鄭成月

這一切的緣起,是另一樁與聶樹斌並無關聯的兇殺案。正是這一樁命案,讓鄭成月成為第一個發現聶樹斌案「兩案一兇」的人。而他的命運也由此改變。

▲ 2016年6月《冷暖人生:殺人回憶 · 聶樹斌案》完整影片

辦公桌上的十年懸案
21年前,1995年,鄭成月還是個剛穿上警服的「菜鳥」。當年10月13日,從警三個月的鄭成月,被通知參與調查轄區內發生的一起兇殺案。
▲ 鄭成月警服照
當晚,鄭成月扛上被子,隨隊趕往案發地南寺郎固村,在村東頭的一口枯井裡,發現一具全身赤裸的女性屍體。手電從洞口照去,隱約能看到死者的雙腳朝上,屍體已經腫脹,散發陣陣惡臭。警方初步判斷,死者系被人強姦後掐死,投入井內。
據村民反映,28歲的王書金有具重大的作案嫌疑。
王書金十四歲時曾強姦過一個八歲女孩,被判處三年少管,不識字,沒有多少文化,唯一的技能就是給窯廠切磚坯。案發後,沒有任何理由地失蹤了。
廣平縣公安局對方圓幾十裡的窯廠進行了摸排,一直未能找到王書金的行蹤。十年間,曾經的刑警小鄭,已是縣公安局主管刑偵的副局長。每逢春節,他都要親自到王書金家蹲守。
「每個月我們都給公安部報個數字,哪個抓著了,哪個沒抓著。王書金這個逃犯這個名字,長期在我辦公桌上放著。」

意料之外的「兩案一兇」
2005年1月18日凌晨,正在值班的鄭成月,突然接到河南滎陽公安局的電話。對方說在當地一處窯廠,發現了一名沒有身份證的男子,自稱王勇軍。
「提到窯廠,我就聯想到王書金。我說他應該右眼有一個弧形的疤,現在應該是三十八歲,身高在一米七零,皮膚較黑,平時留短髮。這個時候我就在電話裡邊聽到:別說了,那就是我。」
鄭成月連夜驅車趕往河南。臨行前,他多了個心眼,帶上了幾份失蹤婦女的報案記錄。第二天清晨,河南滎陽索河路派出所,鄭成月第一次見到他追捕了10年的王書金。
「他說我也該回去了,一直擔驚受怕。我乘他不注意的時候,突然問了一句,王書金你把平紳那個弟媳婦埋到哪個河溝裡了?他說不是埋河溝裡了,我埋到閆小寨那個機井小屋,那個變壓器前邊。」
在鄭成月的親自審訊下,王書金共交代4起強姦、殺人的作案經過。10年來壓在鄭成月心頭的這起大案終於告破。
就在同事們等著為鄭成月慶功時,一個棘手的問題出現了——在帶領王書金到石家莊孔寨的玉米地中,做他自己招供的1994年曾做下的一起奸殺案現場指認時,鄭成月驚訝地得知,這起案件早在10年前就被當地警方破獲,犯罪嫌疑人聶樹斌已被執行死刑。

案件陷入僵局。

玉米地中的命案
河北省石家莊,孔寨村。烈日下,公路兩旁是一望無際的玉米地,高高的玉米桿將穿行其中的人隱匿在綿延的灰綠色之中。然而,就是這片普通的玉米地,卻悄然無聲地改變了很多人的命運——
康某,附近液壓件廠的一名女工,1994年8月5日下午,她下班從此路過,被人強姦後殺害。
聶樹斌,河北鹿泉下聶莊一個20歲的青年。1994年9月23日,他被警方從家中帶走,鎖定為奸殺康某的犯罪嫌疑人。經過半年的調查、審理,1995年4月25日,石家莊中級人民法院以故意殺人罪判處聶樹斌死刑,兩天後執行槍決。
▲ 聶樹斌

漏洞百出的案卷
2005年3月15日,《河南商報》發表了一篇報導《一案兩兇,誰是真兇?》,「聶樹斌案」這起陳年舊案,在「偵破」10年之後突然轟動全國。
▲ 各大媒體關於聶樹斌案的報導

不久,鄭成月接到通知到省政法委去匯報案情。

「石家莊中級人民法院,拿著聶樹斌案卷,匯報這個案子的情況:聶樹斌是主動自己供述了犯罪事實,對聶樹斌判處死刑,沒有問題。案卷內的證據確鑿、充分。」
隨後,鄭成月向主管匯報了他經辦的王書金案。王被捕後主動交代的4起奸殺案中,與聶案重疊的這起,王不僅準確指認了案發現場,還交代了諸如作案後,將死者的鑰匙扔在了屍體旁邊等諸多細節。
「我問中院匯報案情的人,現場提取到這串鑰匙了嗎?他說有,第二句話問的是:聶樹斌交代了這串鑰匙的事嗎?他說沒有。當時在場的主管都感覺到驚訝了,我也感覺到驚訝了。」
河北省政法委決定對聶樹斌案進行復查。迫於壓力,當年偵辦聶案的公安局將相關卷宗送至鄭成月案頭。看著這份 10年前的案件材料,他氣憤不已。
「聶樹斌,我們在村裡了解的時候,都說口吃,一句話半天說不出來。一個結巴的人,刑事訴訟法怎麼規定的?對於這樣的人必須點明口吃,這個都沒有。聶樹斌說話,甚至比我說得還快,可能嗎?這不是在作弊?我自己在屋裡看著,自言自語地咔一扣卷,我說純粹是假的。所以我堅信,聶樹斌案是冤案。」
然而,鄭成月沒有想到,對聶樹斌案的復查忽然不了了之。而他偵辦的王書金案,起訴時也從4起變成了3起。
「省刑偵局的主管,叫我們把孔寨殺人案去掉,不起訴。當時我說不行,這個材料我不能改。他說這個不用你管。」

「堵著正義的槍口」
2007年3月12日,王書金案一審開庭。聶樹斌的父母找到鄭成月。
「老太太太問我,我想聽你辦案的人說句實話,我兒子到底是不是兇手。我說大嬸,你永遠相信共和國的法律。老太太太哭了幾聲說,我家裡錢都花幹了,我跑過去跑過來,連孩子的一張判決書拿不到,人家不管。這一句話倒把我問住了。我說大嬸,你兒子不是兇手。不管哪一級主管來調查我,只要我這個頭在這長著,我就會說真話。」
▲ 聶樹斌母親在法院門口
此後,鄭成月個人幫聶樹斌父母尋找律師,並幫助律師分析案件的種種疑點。他還經常到獄中看望王書金,鼓勵他如實交代案情。被捕後,王書金家裡沒有一個人去看過他,鄭成月成了唯一來探視王書金的人。王書金稱他鄭哥。

「那個道口燒雞,我「咔」給他扯了一條腿,我說給你吃。他拿著那個腿呀不吃,一直看著我,他說我這一生中沒人對我這麼好過。我就說:書金,記住,如果說要是你乾的,不管誰問也如實的說,這就行了。他說你放心吧,我會如實說的。」

▲ 王書金於庭審現場
石家莊中級人民法院一審判決王書金死刑。法庭上,王高喊:我明明殺了三個人(四起奸殺案中有一被害人未死亡),怎麼變成了兩個?引發現場一片哄笑。
一審後,王書金不服,提起上訴。上訴程序不同尋常地持續了六年。2013年,河北省高院做出終審裁定——維持原判。
案件交由最高法院進行死刑復核。

意識到王書金一死,聶樹斌案將失去最重要的線索,曾經努力要將王書金繩之以法的鄭成月,開始為保他一命四處奔走。他給在政法系統工作的同學、朋友寫信,陳述案件中的種種漏洞,笑稱自己是在「堵著正義的槍口」。

「有人還勸我,鄭局長小心點。我說沒什麼了不起,就這一條命吧,大不了我這個局長不當嘛。我不是在跟政法機關唱反調,我是在唱正調。」

無形的大手
2005年「一案兩兇」曝光後,鄭成月便經常受到上級紀委的調查,各種非議和謠言四起。2009年,雖然沒有查出什麼問題,49歲的鄭成月還是被停職了。
「跟我說,鄭局長,年齡到了,給年輕人讓讓道。願意幹就在這幹,不願意幹就歇著。我說行,我搬著被子就回家了。」
▲ 賦閒中的鄭成月
「心裡挺難過。當時有幾天,我都不出家門,自己在屋裡喝酒。我在想,把人殺錯了,還不認錯。也許對這個案子一模糊,馬上就升官了,但你當個警察,小官不大,非說實話不行。我就是這個性格,這是歷史造成的。」
文革初期,鄭成月的父親也曾因人誣告「污蔑主管人」,而被打成反革命入獄。從此,6歲的鄭成月便流浪街頭,靠撿爛菜葉長大。

直到1978年父親平反,18歲的鄭成月才入伍參軍當了偵查兵。出於從小對警察的崇拜和法律情結,1993年,鄭成月自學考取了中國政法大學法律系。畢業後,如願進入家鄉的公安局,當了一名刑警。

「我爸爸就跟我說,記住,當警察掌握著人民的生命,什麼時候都要實事求是,不能作假,不能害人。所以在聶案上,我一直記著我爸爸這句話。」

如今,停薪留職的鄭成月,靠在北京一家律師事務所打零工,做刑事顧問為生。

尾 聲

這份採訪實錄,今年六月份在鳳凰衛視《冷暖人生》欄目播出,截止發稿前,微信後台陸續收到了讀者發來的新的留言。

有些東西,哪怕時間過得再久,也不會被忘記。

鄭成月本來打算在聶樹斌案再審的時候去最高法出庭作證,後來才知道是直接宣判。鄭成月目前身體狀況已經不是很好,11月30日,他和聶樹斌的姐姐通話:「我活不了多久,我死了以後,要給我在聶樹斌的墳墓旁邊樹一個碑,寫上「人民警察愛人民」。」

~END~

聶樹斌案時間表

1994年8月,河北省石家莊市西郊發生命案,女子康某某的屍體在一片玉米地裡被發現。

1994年9月,聶樹斌被警方懷疑為犯罪嫌疑人並抓獲。

1995年3月,河北省石家莊市中級人民法院認定聶樹斌犯故意殺人罪,判處死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犯強姦婦女罪,判處死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決定執行死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宣判後,聶樹斌提出上訴。

1995年4月,河北省高級人民法院二審判決認定聶樹斌犯故意殺人罪,判處死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犯強姦婦女罪,判處有期徒刑十五年。決定執行死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民事賠償部分維持一審判決。

1995年4月27日,聶樹斌被執行死刑。

2005年,王書金供述曾強姦殺害聶樹斌案的被害人。

2013年9月,河北省高級人民法院對王書金案做出二審宣判,裁定王書金供述與石家莊西郊強姦殺人案證據不符,不能認定王書金作案,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2014年12月12日,最高人民法院根據河北省高級人民法院申請和有關法律規定的精神,決定將河北省高級人民法院終審的聶樹斌故意殺人、強姦婦女一案,指令山東省高級人民法院進行復查。

2015年4月,山東高院就復查工作舉行聽證會,聽取申訴人及其代理律師、原辦案單位代表和聽證人員的意見,並同步微博播報聽證會全過程,聽證會歷時10小時15分。

2016年6月6日,最高人民法院決定依法提審原審被告人聶樹斌故意殺人、強姦婦女一案,按照審判監督程序重新審判。

2016年6月8日,最高人民法院法官在山東省高級人民法院向聶樹斌的母親送達再審決定書。

2016122,聶樹斌故意殺人、強姦婦女案再審合議庭在最高人民法院第二巡回法庭第一審判室開庭,公開宣判,宣告撤銷原審判決,改判聶樹斌無罪。

「我的兒子要是還活著,就該42歲了」

點擊圖片,回顧一個母親的心路歷程

編輯:劉曉慧 倪塑 田園

鳳凰相關閱讀

· 煤老板與官員的灰色政商關係

· 樸槿惠真要下台?沒那麼容易!

· 隨風飄去的民企「原罪」 | 程鶴麟

· 這年頭,有事兒得先看自媒體?

· 卡斯特羅:那時我只有20歲,對蘇維埃聯盟充滿了信心

· 這部「19禁」電影早就揭露了韓國的黑金政治

· 台新黨如何對抗年輕人「綠化」?

閱讀原文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