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磅!基辛格來北京見王岐山,身負「特殊使命」

微信號:鳳凰網

微信號:ifeng-news

12月1日,王岐山會見基辛格

今晚,邊驛卒看到了一條重磅消息——王岐山在釣魚台會見了93歲的美國前國務卿基辛格。

會見現場。坐在王岐山左手邊的分別是中國人民外交學會會長吳海龍、外交部副部長鄭澤光。坐在基辛格右手邊的是基辛格咨詢公司常務董事雷默。

參與會面的也是都是基辛格的老朋友了。比如外交部副部長鄭澤光去年12月就參加了國務委員郭聲琨與基辛格的會見。

會面中,王岐山介紹了十八屆六中全會部署從嚴治黨的情況。這與王岐山的最新身份——中央深化國家監察體制改革試點工作主管小組組長——相符。

這是王岐山在會見時為基辛格放上靠墊

不過此時基辛格更是為中美關係而來。他表示:中國共產黨在加強自身建設和反腐敗方面取得的成績令人矚目,願意為美中關係的健康發展作出貢獻。

重點就在於最後這句「願意為美中關係的健康發展作出貢獻。

基辛格的身份大家都知道,正是他45年前秘密到訪中國,開啟了中美關係正常化的進程。他是無可爭議的外交大師,從肯尼迪到歐巴馬,十個美國總統都曾咨詢他的意見;從毛澤東到習近平,所有中共最高主管人都曾與他會面。他的這句「願意為美中關係的健康發展作出貢獻」有著半個世紀的重量。

他為什麼會在此刻來中國?

特朗普當選後中美關係陷入不確定中,此時當然要老將出馬,穩住形勢。

訪華前基辛格最後一次公開活動就是11月18日會見美國當選總統特朗普,據透露,兩人討論了中國、俄羅斯、伊朗和歐盟問題。事後特朗普表示:「我非常尊敬基辛格博士,並且讚賞他和我分享自己的想法。」

據美國媒體透露,基辛格這樣提到中美關係:

最重要的教訓是,中國與美國有著不同的歷史和文化。我們一直生活在安全的環境裡,而中國周邊總是有敵人。所以,中美兩邊的人了解對方是重要的,而兩國的政治主管人理解對方的思維方式則尤其重要。尼克松做的最好的一點是,在我們最初舉行的會談中,我們沒有談論我們雙方之間的差異,而是談論我們的目標,看這些目標是否可以能夠和諧。

這段話應該是有所指的,在特朗普當選前後,他和他的團隊恐嚇制裁中國的言論可不少。特朗普曾在競選過程中威脅稱要對從中國進口的商品征收稅率為45%的關稅,特朗普的經濟顧問曾表示將會「說到做到」把中國列為匯率操縱國,而特朗普的國家安全顧問則指責中國是激進伊斯蘭主義者的「盟友」。

看到這些話,基辛格一定相當著急。所以他對特朗普的第一個建議就是,把一個了解中國歷史與文化的人放在他的班子裡,作為美中政府之間的聯絡人。這個人應當關注正在發生的很多事情以確保它們遵循連貫性。此外, 美國主管人應該認清這個國家根本的國家利益是什麼,而不是被雙方之間目前存在的一些紛爭擋住視線,從而影響到看問題的角度。

對於毫無外交經驗的特朗普來說,能夠請到基辛格確實是走了大運。正如一位觀察家描述:「今天的中美關係、美俄關係、中東局勢三者格局,追本溯源便是基辛格擔任國家安全事務顧問和國務卿年代塑造出來的;今天研究這三個范疇的學者,學生年代讀的正是是基辛格的外交談判記錄。

這次大咖基辛格親自出馬,很可能是受特朗普委托來中國進行先期接觸,為特朗普1·20就職後出台對華政策鋪路。

為什麼是王岐山會見基辛格呢?

首先,身為中央政治局常委的王岐山來見基辛格,足以顯示中方對他此次訪問的重視。

另外,王岐山和基辛格是老朋友了。同為歷史哲學的愛好者,王岐山與基辛格可以聊的話題自然不少。

2009年首輪中美戰略與經濟對話閉幕晚宴上王岐山在發表演講

2009年首輪中美戰略與經濟對話閉幕晚宴在華盛頓舉行,王岐山和基辛格都有參與,時任國務院副總理王岐山發表演講,他提到「基辛格先生是中美現代關係的開拓者。他整個經歷了、見證了中國是怎麼走向改革開放、怎麼順乎潮流發生劇變的,我說他是一個完整的中國現代的一個見證人。」

王岐山還慨然談到:我以為中美關係的潮流,兩國人民在決定著、兩國人民的共同利益在決定著。

此後,王岐山又於2011年,2013年,2015年多次與基辛格會面。

2011年6月,時任國務院副總理王岐山在中南海會見基辛格。王岐山表示:兩國經濟高度互補,誰也離不開誰。雙方要增進了解,加強合作,共同建設全面互利經濟夥伴關係,避免經濟問題政治化。基辛格表示,願繼續努力推動美中合作,為兩國關係健康發展做出貢獻。

2011年,王岐山會見基辛格

2013年3月,已經成為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紀委書記的王岐山在人民大會堂會見了基辛格。

2013年王岐山會見基辛格

王岐山提到,中美經濟互補性強,利益相互交融,兩國關係已超出雙邊范疇,越來越具有全球性影響。在不確定的世界裡可以確定的是,中美關係將朝著相互尊重、互利共贏的方向不斷發展。加強中美合作,不僅要看怎麼說,更要看怎麼做,雙方要把握趨勢,拿出行動,坦誠溝通,擴大合作,共同推動中美合作夥伴關係健康發展。基辛格表示,要從長遠和戰略角度發展美中關係,願繼續為兩國關係健康發展作出貢獻。

根據新華社通稿,王岐山還「向客人介紹了中國共產黨的紀律檢查工作」。2014全國政協十二屆常委會七次會議上,王岐山向全體政協常委生動描述了當時見面場景:

基辛格問我:「你到底管什麼了?」

我說,我管8300萬中共黨員的紀律問題。8300萬是一個相當於中等偏大國家的人口規模。

基辛格說:「這是一個偉大的工作」。

我理解他的話不像是好話,而是在調侃我——偉大的工作,是指什麼意思呢?就是說我做不到,管不住……

說到這裡,王岐山話鋒一轉:我的觀點就是從嚴管黨,從嚴治黨,這就是我的信條。

2015年王岐山會見基辛格

兩年後,王岐山在與基辛格的會面中提到「十三五」規劃和幾年來的反腐工作,基辛格不得不佩服地表示:「已經觀察到中共十八大以來中國所發生的深刻變化,非常敬佩中國共產黨的勇氣。

當然,他還加了一句「中國的成功符合世界利益,願為美中關係健康發展做出新貢獻。

可以發現,「願為美中關係做出新的貢獻」是基辛格的保留用語,從最近的一些談話來看,他對於歐巴馬執政8年裡的中美關係並不滿意。

最近,《大西洋月刊》刊登了其總編輯戈德堡對基辛格的專訪,當被問到給歐巴馬打幾分時,基辛格回答「B+」,進而他解釋到:

B+是打給當前的美中關係,如果考慮到長期影響的話,我會給他打一個更低的分數。短期來看,他改善了美中關係的某些方面,但他並沒有對美中關係的長遠發展做出顯著貢獻。

他還指出:「(歐巴馬對中國)不是太強硬,而是太短視。若要真正發展與中國的關係,我們必須考慮到兩國關係的長期發展趨勢。

他還不無感傷地回憶他和周恩來總理的對話:

我們看上去就像是兩位大學教授,我們討論了這個世界的本質和人類的未來。這樣的對話在當前美中對話中已經很少見到了。

周恩來與基辛格

國家主管人會晤時,通常會就具體問題展開實務性磋商。但每次會談結束時,中國主管人總是略有失望。他們想要討論更根本的哲學性問題,比如中國人會說,「如果我們互相換位的話,我們也許會遏制中國的崛起。而現在,你們美國想要遏制我們嗎?如果你們不想,那麼待中美兩強並立,世界會是什麼樣?」此類哲學性的談話從未進行過。

總的來說,基辛格的外交更加務實,更加注重長遠的利益。或許,對於歷史大勢的清晰認知,能夠讓他在中國主管人這裡獲得共鳴。

基辛格要在未來的中美關係中發揮什麼樣的「餘熱」,能否幫助扭轉候任總統及其幕僚班子對華氣勢洶洶的態度,值得期待。

資料來源:央視、新華網、鳳凰周刊、觀察者網等

有中國國家利益的地方

就有邊驛卒(ID:bianyizu)的眼睛

想了解政經要聞 、時事熱點?

長按二維碼關注鳳凰網(ID:ifeng-news)

你想看的這裡都有

閱讀原文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