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小平:一個天使投資人的年終反思

微信號:港股那點事

微信號:hkstocks

編者按:徐小平先生,真格基金創始人(真格基金微信公號ID:zhenfund),中國著名天使投資人。他曾榮獲”2010年最受尊敬天使投資人”,”2011年度天使投資人”,”2012年最佳天使基金”,”2013年最佳天使投資人”,”2013年中關村天使投資領軍人物”等稱號。在創辦真格基金之前,徐小平先生是中國最大教育培訓機構新東方教育科技集團(NYSE: EDU)的聯合創始人,電影《中國合夥人》的原型之一。

本次格隆匯「決戰港股」峰會北京站,徐小平老師為大家分享《一個天使投資人的年終反思》

以下為演講實錄:

俗話說不知死,安知生,不知病,安知健康,不知寒冬,安知陽春盛夏。格隆匯是教大家賺錢的,我想主要跟大家談談不賺錢這個話題。

投資是一個永無止境的追求。我們要看我們犯下哪些錯誤,才知道我們以後怎麼能夠避免錯誤。回首往事,才不會因為自己的認知錯誤失去了好項目而痛苦。到今年,真格基金已經成立5年,這之中有很多值得跟大家分享的經驗教訓,我今天就講這些教訓。

>>>>天使會投資基金真相

先說一個題外話。前段時間,我的好朋友蔡文勝,在上海的格隆匯決戰港股峰會上說了一段話,說和小平、開復做了一個天使會基金,全虧了,沒有一個成功的。我覺得文勝只講對了一半:天使會其實不僅有文勝,開復,我三個人,其實還有雷軍,薛蠻子呢!(笑聲)

我來這裡之前,文勝特別囑咐我,讓我來澄清一下他說的話。

其實文勝本質上說的是事實。2011年,前面提到的這些朋友加上楊向陽、曾李青、何伯權、倪正東、包凡、季琦、呂譚平十二人,不少都是格隆匯的朋友,一起發起成立了中國天使會。成立天使會目的,是促進中國天使投資事業。大家商定,每個人交100萬人民幣作為會費。大家也不能把這個會費沉睡在那裡,就提議用這個錢來做一些投資。天使會半年聚會一次,每次由大家自願帶幾個新項目來面試、投資。我們總共投了八個項目,但我們很快就決定不做了。原因很簡單,就像文勝說的,我們發現天使會大佬集會,沒有一個責任人,無法成為一個投資主體。當然,回頭看,如果我們要賺錢也很簡單:雇一個GP資金管理者,給他正常的2/20的激勵機制,他會天天盯著大佬們要好項目,大佬們為了尊嚴還不得不給。如果我們這樣做了,我相信它會成為世界上回報最好的基金。但這與天使會的宗旨不符。

所以文勝所說,完全屬實,我在這裡提供一些背景細節,讓大家更多了解一個基金的成敗邏輯。

>>>>三個痛失的投資機會

說到文勝,我這裡就講一個我跟文勝之間一個沒有發生的投資故事吧。

2012年夏天,我和蔡文勝等一些朋友去西班牙旅行。到了巴塞隆納,我記得是巴薩羅那著名的高第建築聖家族教堂下,我們提到Facebook剛剛以18億美金收購了Instagram。這時文勝說:按照Instagram的用戶數據估算,美圖秀秀應該值100億美金。而當時美圖秀秀的估值才2億人民幣。

我當時雖然心裡感到震撼,但並沒有就這件事去和文勝繼續討論。因為我想,我是做天使投資的,要有天使投資人的尊嚴(滿場笑),我們不投A輪。

好吧,現在美圖秀秀馬上要上市了,同志們想想,那個時候如果我投了美圖,現在就會賺翻,可以做很多的慈善了。我們已經約了文勝要在美圖上市的時候,去香港為他慶賀。但想起2012年夏天在巴塞隆納聖家族教堂下面和文勝的對話,我會感到鬱悶——上帝為什麼沒有給我投資美圖的啟示!

美圖不能算是我的失敗,畢竟這只是朋友之間的一次對話,而下面才是我做投資以來,一個真正錯失的項目。

這個事情也發生在2012年。我記得那是2012年十月金秋,我們去矽谷找項目,到達之前還去Napa河谷去觀光了兩天。到了史丹佛,一個小夥子,帶著對我的認同和期待來找我。我記得我是在我們矽谷租的Airbnb家裡跟他見的面。小夥子拿著一個像名片那樣厚薄的螢幕,說我們一群清華本科畢業、史丹佛的博士,還有幾個IBM的科學家,一起辭職出來準備做柔性螢幕。現在估值三千萬美元,希望我投一點。

雖然他們都很優秀,符合我們投資出色人才的標準,我確實是想投他們的。但我一聽三千萬美元,腦子就自然閉上了。因為我還是覺得:我是天使投資人,我有天使投資人的尊嚴(滿場再次大笑),我們不投A輪啊。天使投資,那時候平均估值在三百萬美元左右,三十萬美元能夠拿到10%,而三千萬美元的公司,我們三十萬美元才一個點,太貴啦。

好吧,我就這樣錯過了這個項目。

短短四年過去。現在這個被我驕傲地錯過的柔宇科技,做出了世界上最薄最亮的柔性螢幕,上周報導,其估值達到了二百億人民幣。一年前,他就到達了十億美元。每次看到他們的好消息,我都心如刀絞(場內爆笑)。作為天使投資人的驕傲,被碾壓得粉碎。什麼是天使投資人的驕傲呢?投到柔宇科技這樣的項目就是最大的驕傲,而不是什麼估值、風險、和輪次。

第三個我要分享的失敗故事,是一個「可以自欺」的錯誤。

什麼叫可以自欺的錯誤呢?就是我們投到了在一個顛覆性行業裡最早成立的公司,我們可以說是這個行業的先驅,但不幸我們也投到了先烈,而且在先烈成仁的過程中,我們還堅守陣地,與創業者一起壯烈犧牲了(滿場笑聲)。回頭看,我們也有嚴重的錯誤。

我說的是汽車分享行業。

真格基金沒有投資到滴滴打車。為什麼?因為我們在2012年初就看好共享出行,上半年就投資了搖搖招車,那時滴滴還沒有成立。當時我興奮得要命,我經常在我們辦公室門口,看見有人在焦灼地等車,問你要打車嗎,我來幫你搖一搖(滿場笑爆)!人家以為我是神經病。

但我在使用搖搖的時候,確實體驗很不好,互動性比較差,常常我自己也不知道怎麼回事。但後來我看到滴滴崛起很久,我都沒有用過滴滴。因為我為自己投資的項目深感驕傲,堅決支持,我已經投資了搖搖,還要滴滴幹嘛?我們幫搖搖團隊做了好多工作,政府關係,尋找團隊,推薦用戶,但這一切都不能抵擋住滴滴的崛起。我現在手機裡還裝著搖搖,但這個美麗的夢怎麼也搖不回來了。這是一個特別悲傷的故事。

我常常說,創業者不能用一次成敗論英雄,對投資人也一樣。所以,搖搖的故事,用勵志的話來說,我至少為之奮鬥過,夢想過,和創業者一起為此付出了心血,死而無憾(笑聲)!

但投資人只看結果,不看過程。作為一個機構投資人,回報是唯一的成敗標誌。回報不好,說別的都沒用。但是說實話,就搖搖這個項目,我依然可以自欺,因為畢竟我們是這個賽道裡的第一輛車,只不過後來翻車了。而且創業者依然是我們熱愛的創業者,他現在已經在做著其他有意義的事情。

但這件事情值得我們總結,值得真格基金反思。面對類似情況,我們應該怎麼辦?

我遇到很多投資人,越投越痛苦,哪怕他其實做得很不錯。為什麼呢?因為投資是一個沒有終點的奮鬥。你在這裡做的越多越知道,這裡機會太多,項目太多,但每一個項目又都是一個風險。投了,你可能血本無歸,不投,你可能錯失良機。所以你必將糾結,必將會錯過。

作為一個投資人,你可能一生都會在這方面左右為難,舉步維艱。這就需要投資人進行反思、總結、提升,最後找到你的投資哲學。找到你堅信的哲學以後,是死是活你都要堅守你的哲學。這樣,才有可能找到一條出奇制勝的成功投資之路。

>>>>兩個差點錯失的獨角獸

我為什麼會犯這些的錯誤,以及我們能夠從這些錯誤裡學到什麼?稍後我會跟大家聊聊我們的總結。不過在總結之前,我要先講一下幾個好的投資故事,展現一點真格基金的光明面。我不能只講錯誤,講完了大家就不投我們了(笑聲)。

真格基金有幾個差點錯失、但是最終抓住了的獨角獸,其中一個是找鋼網。

找鋼網2011年的年底來找我們,他們要800萬投資,三、四千萬估值,但是我只想給他600萬,王東說好吧,晚上再接著聊吧。結果當天晚上王東約了險峰華興的陳科屹吃飯了,一見面科屹就「Duang」敲定給他900萬。幸虧我是科屹的LP,科屹敲定後來找我,說徐老師,我們一人投資一半吧。所以找鋼網其實是科屹雄才大略,貪婪無恥地先搶下來了(大笑),再仁慈地讓我們投資了一半。

現在這家公司,去年融資估值是65億人民幣,我想現在怎麼也值100億了。我們當初投的區區幾百萬,現在投資帳面價值幾億。

第二個差點錯失的獨角獸是依圖科技。朱瓏、林晨曦兩個創始人2013年上半年來到我家裡,我從下午3點鐘跟他們聊到深夜一點鐘,用完下午茶吃晚飯,吃完晚飯吃夜宵,到了凌晨又到我們樓下酒吧泡了一個小時,最後睡在我家!吃我的睡我的,還要跟我砍價,當時都崩潰了(場內大笑)。

聊到深夜的時候,我說好吧,我給你們200萬美金20%,這在當時,其實是一個天價了。我以為他們會感動得擁抱我。但是他們居然說,200萬美金16%!我聽了恨死他們了(滿場大笑)。就為這個估值我們糾纏了一個多月。我曾經專程早上6點鐘飛上海,跟他們聊了一天,晚上6點鐘再飛回來。我們就這麼認真的去爭取這個機會。最終他們咬死100萬美元8%,幸運的是我還是投進去了。現在依圖科技已經成為國內人工智能最重要的公司之一,在國家各個重要方面,發揮著他們的作用。想起來我感到無限自豪和欣慰。

>>>>五年回望

找鋼和依圖,都是我在第一次見面就決定投資,給出offer的項目。雖然為估值問題有些驚險,但核心還是我們對於自己不懂的項目,依然能夠快速大膽地做決策。俗話說,藝高人膽大。

那麼,真格基金投資藝術在哪裡?我們的決策依據是什麼?

一直以來,真格基金投資的靈魂核心,不是數據和模式分析,不是同業競爭對比。我們只做一件事情,投人。但「想說愛你不容易」,要堅守投人的原則,真的非常難。

我們開投資會議,天天有人說這個模式不錯,這個數據不錯,這個技術挺好,有同行在搶這個項目啊,他們已經有好幾個TS啦……這些都會造成我們偏離投資的核心原則,即投人到核心原則。柔宇科技當時的產品雖然看起來一般,但從投人的角度來看,這6個人世界頂級的科學家、工程師,當代中國最優秀的科學創業者,他們把生命和職業生涯獻給柔宇科技,光是他們幾個人的機會成本,就是幾百萬美金一年。他們敢冒這個險,我們為什麼不敢?這就是我做判斷的依據,我投資決策的支點。

很多企業,包括柔宇科技,在發展過程中,總有人說風險大,不可能。問題是,天使投資人投的就是大風險,賭的就是不可能。優秀的投資人就是別人說不可能的時候,你能夠看到可能。這就是偉大的投資人和平庸的投資人之間的區別從這個角度來講,如果我們真格要想繼續投到好項目的話,一定要堅持我們自己的信仰,看到優秀的人,就和他們一起做夢,別的都不管(滿場掌聲)

投資人並不是各個領域的專家,你只不過手上有錢而已。投資人要把對夢對判斷,交給你認同的優秀的創業者去做。

堅守投人哲學,是我們的第一點反思。

第二,投人哲學也要拓展。去年年初我提出了一個口號叫做「From A To A」 — From Angle to A Round,從天使輪到A輪。錯過了美圖秀秀、柔宇科技,一部分原因是我們糾結於估值,覺得我們應該只投天使輪。天使輪,投資人是在黑暗中戰鬥,你所投資的項目只是在創業者的腦子裡、計劃裡、電腦裡、BP裡,找到最好項目的難度非常大。而A輪時,創業者的項目已經在市場上打仗了。從發現投資的角度,等於你從黎明前的黑暗,到了太陽升起以後,投資人能更清晰地看到一些成果和趨勢,成功的幾率會高很多。

有人說,到A輪不就貴了嗎?但好的公司有無數倍的發展空間。所以我在真格基金提出一個口號:不看貴,只看倍!多貴不重要,重要的是看有多少倍成長空間。我們今年投了很多估值幾千萬美元之間的項目,我們放進去一兩百萬元美元,雖然點數很少,但畢竟這些項目的風險已經大大減少,成功了,依然會有足夠的回報。

第三個反思是投人哲學需要拓寬。剛才講了錯過滴滴這個讓人痛心疾首、但依然「可以自欺」 的錯誤。但我們不能再自欺:我們是在投資,不是在創業培訓,雖然我們的培訓很多,但依然我們是在做投資。

假設說一個項目不行,我們就要用競爭對手逼迫我們的創業者。把他們逼瘋,讓他們瘋狂學習,瘋狂趕超(滿場掌聲)。如果經過全部的努力依然趕超不了,這輛賽車仍然不可避免地要滯後——那作為負責任的投資人,我們就應該盯著快速前行的整個車隊,抓住下一輛賽車。

在這裡我們的投資哲學是什麼?項目做得好,就是創業者好。我們應該不斷去追求這些最好的創業者,哪怕我們已經投資了競品項目

幫助創業者,是真格的職責。但幫助創業者,還是為了基金的回報。Peter Thiel在從零到一這本書裡說,千萬不要在不好的項目上花太多時間。但我在許多「不好」的項目上還是花了很多時間。我對此非常驕傲。只是我同時還應該更加積極地去跟蹤市場上更好的項目。那些發展迅速、有可能競爭勝出的項目,即使我們在天使輪沒有機會投到,我有責任在pre A或A輪時關注他們。

真格基金2011年建立之時是3000萬美元,現在我們管理著6億美元、四期八只基金,投了400多個項目。我們投資這麼多項目,並非是要依靠概率投出獨角獸來。實際上每一個項目投下去,我都認為又一個獨角獸又誕生了!雖然第二天醒來,我往往會後怕得要死(滿場大笑)。

這是天使投資永遠的一種狀態,你會永遠在創業者航船的顛簸中跟著暈船。但是我們在這種遺憾和痛苦中,依然越來越快樂地前行。因為,我們相信今天中國的創業者,我們相信今天中國的創業環境,我們也相信中國創業的未來(滿場掌聲)。

我們要做的就是持續不斷地、更加精準地找到優秀的年輕人,大膽的投資他們,為未來的中國商業領袖背書,也是為中國偉大的創業時代謳歌。這就是我們過去現在和未來一直做的事,也希望我今天分享的投資經驗對格隆匯的朋友們有所啟發。

格隆匯聲明:格隆匯作為免費、開放、共享的海外投資研究交流平台,並未持有任何關聯公司股票。轉載本文,請務必註明來源「港股那點事」及作者。

峰會報名

由格隆匯打造的「決戰港股」海外投資嘉年華系列峰會自2016年10月19日(周三)至2016年12月30日,在全國8大核心城市隆重召開(深圳、杭州、上海、南京、北京、成都、廈門、廣州)!

首次將中國境內的海外投資這個特殊群體(海外上市公司,擬在海外上市的公司,海外投資者、機構、監管層)聚攏在一起,結朋交友,共商全球資產配置大計。

格隆匯真心誠邀所有對海外投資感興趣的朋友參加這次巡回峰會——這將是一次港股的「長征+北伐」盛會。期待您的參加!

第六站將於2016年12月9日(周五)成都召開。

了解活動詳細內容以及報名方式請點擊閱讀原文,到場參會者均會獲得由「格隆匯」精心準備的精美禮品!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