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一笑事件」讓我不寒而栗

微信號:鬼腳七

微信號:taobaoguijiaoqi

我忍不住寫這篇文章,因為這事情對我衝擊太大!

(一)

不了解「羅一笑事件」的人,去百度搜尋一下。

我了解這件事情,應該比其他人早兩三天,過程是這樣的:

  • 11月27日,我在劉俠風的朋友圈看到了一篇文章《耶穌,別讓我做你的敵人》,說他們帳號的讚賞很快到了上限。那時我開始了解這件事。這篇文章現在被刪除了。當日捐款就超過了五萬。

  • 11月29日,看羅爾推送的文章《我承認,我被錢砸暈了頭》。

  • 11月30日上午,朋友圈都在轉《羅一笑,你給我站住》的文章,轉PO語提到「讚賞到了上限,轉一次有人捐一塊錢」。

接下來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後來風向就反轉了。有人說「帶血詐捐」、「惡心故事」、「精心騙局」、「P2P公司精心策劃的行銷事件」、「羅爾在深圳三套房一輛車」,「小三上位」 ……..

這件事情我很關注,存在幾個巧合:

  • 首先,我認識「P2P觀察」負責人的劉俠風,雖然沒見過面但微信聊過天;

  • 其次,我跟羅爾一樣,都是自媒體人也都出過書,而且年紀差不多,他的遭遇很容易映射到我身上;

  • 更巧合的是,羅爾是湖南人,我也是湖南人,羅爾老婆姓文,我也姓文(這個姓很少),剛好,我有個兒子也叫笑笑。

(二)

這件事情,從頭到尾令我非常非常「難受」。

1.第一次看見這個信息,我有點難受。笑笑得了白血病,文字寫得很真誠。碰巧我姓文,湖南人,我兒子也叫笑笑。

2.第二次看到羅爾的文章,我更難受。這種難受是不舒服,是因為羅爾的文章。文章中說:

我心裡堵得慌。羅爾不坦誠,讚賞功能一定是被處罰關閉的。因為我公眾號讚賞功能也因此被處罰過,後台有明顯說明,處罰原因:涉嫌濫用讚賞功能。讚賞不能用於募捐。他說成了「微信後台慌了……. 」,而且整個描述中讓人感覺到一絲炫耀的語氣。

3.11月30日,發現大規模轉PO後,我難受,甚至有些氣憤。我發了個朋友圈:

文字中我理解有錯,以為有人提到的讚賞上限是「P2P觀察」的讚賞功能。

對很多人不去了解情況,盲目轉PO羅爾的文章,雖然有善心,但我還是鄙視他們。我更不認同這種行銷方式:轉一次捐一塊錢,看上去是做善事,但實際上綁架人們的同情心。當時我想:事情鬧這麼大了,羅爾自己怎麼還不中止?

4.後來更覺得難受,因為感覺羅爾說謊了。醫院公布了笑笑幾個月內三次的住院費用,總共204244元,醫保部分168051元,自費361933元。如果自費 3萬多,根本不用做任何眾籌和捐款,親戚借一下也能解決。後來看劉俠風的解釋,說他應該幫朋友提前準備好錢做手術。這個解釋合理,我接受。

5.我一直有疑問:之前羅爾公眾號募捐了那麼多錢,為什麼微信後台不關閉羅爾的讚賞功能?後來發現了羅爾用了那麼多語言技巧:

  • 羅爾的文章中只是說自己多愛女兒,女兒病情有多嚴重,醫院花銷很大很大,家境有多不好,但絕對不提募捐二字,他的讚賞引導語,也不提募捐。系統自然不會停讚賞功能。

  • 文章中提到「微信後台慌了,關閉小銅人公眾號P2P觀察讚賞功能一個星期」這句話很有水平,沒有提到處罰二字,又說了關閉讚賞功能的事實。更牛逼的是,還在曝光「小銅人公眾號P2P觀察」。

  • 文章提到「微信後台發現加我好友的人太多,且一加就給我錢,不讓我再加好友了」個人微信每天加好友有上限的,羅爾做過廣告公司、做微信公眾號這麼久不會不知道這一點,但文章中的說法會顯得自己很無辜。

  • 文章中提到「讀者又找到我的微信號,加我會好友,直接給我轉帳」,告訴大家,這個微信號不是讀者找的啊,是羅爾自己告訴人家的。看看他公眾號的關注自動回復:

  • 羅爾說笑笑在重症監護室一天的醫療費用「每天醫療費用少則一萬出頭,多則三萬有餘,一大半少兒醫保走不了」。但醫院公布住院費用以後,發現他自費只有3萬多,總共只有20萬。我可能醫藥費絕對有一天是超過一萬的,羅爾也看見過人家一天花兩三萬的。所以羅爾說少則一萬,多則兩三萬。沒有錯,只是給讀者的感覺是,每天都要一到三萬。

由此可見,羅爾文字功底很嫻熟,但確實存在刻意用文字做募捐、誇大費用、隱瞞某些不利信息。不要覺得這些是我意想出來的,我寫公眾號寫了三年,能看見這些技巧很正常。發現這些,也令我很難受。

6.後面羅爾採訪時說「我很傷心,人們沒同情心,根本沒人關心他女兒的安危,大家只關心他是不是個騙子。」我聽了更難受。大家捐了260多萬,怎麼還沒有同情心?

說了這麼多「難受」,都是對羅爾的指責。但羅爾真的那麼不堪麼?我又憑什麼指責他?我也是個自媒體人,如果事情落在我的頭上,我會如何做?請接著向下看。

(三)

有幾個問題,需要認真思考,下面是我的思考分析的結論和過程。

1 羅爾算不算壞人?

綜合來看,羅爾不算壞人。雖然算不上一個好人,但絕對不是借女兒的病情來「詐捐」的人。羅爾為什麼要寫那樣的文字?

社會上有人喜歡誇大自己承受的壓力和受到的傷害,大部分自媒體人就屬於這類。自媒體人寫了一篇文章,100個評論中 90個讚美,10個批評,他就會受不了。他會再寫文章解釋,說讀者多麼不講理啊,自己被罵得多慘等,然後等著讀者來安慰。這是自媒體人的通病,我也有過。羅爾用文字誇大一些情況,我很理解,我也這麼做過。

事件出現以後,羅爾本來可以向大家坦承道歉。他應該學習奧運冠軍林丹,外界報導林丹出軌後,林丹很快就發微博承認錯誤,表示道歉;應該學習支付寶,當外界都在批評支付寶變成支付鴇時,彭蕾很快發郵件道歉,承認錯誤。事情慢慢就平息了。但羅爾沒有道歉,反而在責怪大家沒有同情心。我能理解,他女兒在重症監護室,此時真的可以原諒他的情急之語。

羅爾不認錯,是他情商不高,而且情急之下說錯一些話,可能他也後悔了;他誇大某些事情,是自媒體人的通病,只不過他用錯了時間和地方。然而,笑笑生病是事實,進了重症監護室,也是事實。還有一件事,羅爾最開始收的32800元讚賞,他捐出去30000 元,這個舉動說明羅爾這個人心地真的不錯。

所以,羅爾不算個壞人。他絕對不是刻意用女兒的病情來行銷,也絕對不會是「詐捐」!羅爾信基督教,我堅信一名虔誠的基督教徒,絕對不會這麼極端。

但為什麼會有這樣的結果?後面會有分析。

2 劉俠風算不算壞人?

我肯定劉俠風算好人。願意拿錢去幫助自己的朋友,已經是義舉了。誰不希望既捐錢,又能推廣一下自己的公司?這個出發點太正常不過了。我很理解,遇到我,我也會這麼做。

只是劉俠風的公司太敏感了。如果小銅人公司是專門做慈善的,那大家會稱讚他們,哪怕小銅人真是賣銅人的,大家可會原諒。但他公司是做P2P的,還做廣告行銷、策劃推廣,於是很多人覺得受騙了。如果不理解,仔細想想這個道理。

劉俠風之所以會想努力幫他的老上級羅爾,有部分原因是羅爾的誇大其詞:「白血病,每天一到三萬的費用,大部分還不能走少兒醫保」。如果我的朋友告訴我這些事,我會毫無保留的相信他。

當然,還有一點,憑我之前跟劉俠風的幾次微信聊天,我感覺這個人還是一個不錯的人,絕對不會為了利益不擇手段。

我很理解劉俠風,如果是我,也有可能做出類似的事。

3 互聯網是個放大鏡

互聯網是個放大鏡,能一萬倍放大你的善,也能一萬倍放大你的惡

這次很殘酷,互聯網先一萬倍放大了人們的善,讓羅爾得到了260萬的捐款;很快又一萬倍放大了羅爾的惡,放大了羅爾內心的欲望。

99%的人都逃不過對名和利的追求,我也在其中。從羅爾文章的某些地方透露著他對名利的追求。不幸的是,羅爾遇到了魔幻放大器。不用多,只要當時存有一絲對名利的渴望,就能被放大一萬倍!何況羅爾內心存有不止一絲。

11月30日早上,事情已經鬧得很大,捐錢突破200萬,羅爾一定清楚當時的情況。他當時為什麼不想辦法制止?他完全有能力制止,只需自己刪除文章《羅一笑,你給我站住》,大家也就不會轉了,事件瞬間就戛然而止。之後再發聲明,做別的處理都可以。但羅爾沒有刪除,他寫了一篇文章《我主耶穌,我向你求告》,建議大家不要捐款了,還發了一首詩。(這篇文章目前已經不存在,被刪除了)

我還是說羅爾不算一個壞人,雖然他內心有對名利的貪念,但誰沒有呢?至於說羅爾的過去,我想每個人都有過一些令自己慚愧的過去。

如果這次只是捐了幾萬塊錢,可能沒有人會說什麼。但事情鬧大了,性質就變了。羅爾和劉俠風根本沒有想到事情會影響這麼大,他們出發點是為了笑笑的病情準備後期的資金,也不算錯。

我認真思考了一下,把我放在羅爾的位置上:女兒病情越來越嚴重,花費越來越大,自己家裡沒有多少存款,未來是什麼情況不知情,剛好有朋友要用這種方式捐錢給我 ……. 我知道我不會做得比羅爾強

我愛我女兒,我會寫文章,我喜歡誇大一些東西,我對名利有貪念,我情急時說錯話,我的文字技巧比羅爾不少,我的行銷技巧比羅爾還多……

我之所以能這麼了解羅爾做法和心理,因為我和羅爾是一類人

當我這麼想的時候,我瞬間被擊中了!仿佛我就是羅爾,眾人指責的就是我

4 給自媒體人的教訓

這件事情,讓我反省了很久。最開始我指責羅爾,後來我指責自己,既慚愧又後怕:

我對名利有貪念嗎?

我有誇大自己受的委屈嗎?

我夠純粹嗎?

我敢於承認錯誤嗎?

……

我已經不再指責羅爾了,羅爾的缺點我都有,我一樣會犯錯。我指責羅爾,就是在指責我自己!我很感謝羅爾,給我上了一課,用他殘酷的經歷給我很好的上了一課。

有個法師修行很好,看見我的朋友圈給我發了幾句話:

立足於粉,面向懸崖,不寒而栗,可持久否?

抉擇因果如細粉,執持見地比天高,方為正途。

我仍然在懸崖邊上,「羅一笑」這件事讓我不寒而栗!最好的方式,莫過於遠離懸崖,我發現自己居然還做不到!我仿佛看見,某一天我從懸崖上摔了下去,懸崖邊圍著一堆群眾,口吐唾沫大聲責罵 …….

(四)

羅爾信基督的,願主保佑笑笑能度過難關!

文章最後,用一段《聖經》中的文字作為文章的結尾。

[約翰福音8.1-11]

有一天,文利和法利塞人帶了行淫時被抓的女人來見耶酥,他們說:「按照摩西法,這樣的婦人要用石頭砸死。」「夫子,你說把他怎麼辦?」耶酥彎著腰用指頭在地上畫字,不回答,他們不停的問,耶酥就直起腰來說:「你們中間誰是沒有罪的,誰就可以先拿石頭打她。」說完又繼續彎腰用指頭在地上畫字。那些人聽到耶酥的話,從老的到少的一個一個全都走了,最後殿裡只剩下耶酥和那位婦人。耶酥直起腰來說:「婦人,沒有人定你的罪嗎?」婦人說,「主啊,沒有。」耶酥說:「我也不定你的罪,去吧,從此不要再犯罪了。」


【七哥閒談】

我受衝擊太大,晚上半夜寫了這篇文章。

我可能這些觀點也會把我推到風口浪尖。我不是想指責羅爾,也不是想為羅爾辯解。我指責羅爾犯的錯,就是在指責自己。我相信,羅爾冷靜後會給寫文章自我解剖自我反省並給群眾道歉的。

我說過,我們每個人只會看到我們想看到的世界。文章中我仔細描述了內心的變化歷程,從這件事,我看到我內心的陰影。給大家看看我之前如何誇大我受的委屈的一篇文章《一堂修心課》,雖然確實是修行,但也包含了誇大受委屈的成分!其他自媒體人類似的文章也很好找。

這件事情,觸動到了我。希望我的反思,也能觸動到一些人。我想起陀思妥耶夫斯基說的一句話:

我唯一擔心的是:我配不上我所受的苦難。

寫完這篇文章,我看見耶穌還在彎腰地上用指頭畫字,我默默地從他身邊走過。

隨便

讚賞

人讚賞

閱讀原文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