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者故事 | 不管多少歲,願你臉上都有著光

微信號:讀者

微信號:duzheweixin

01

20幾歲的時候,在我的出租屋裡,午後的陽光透過窗戶,灑進屋裡,我和林小陌光著腳丫躺在沙發上,臉上貼著黃瓜面膜;屋裡音樂響起,我們一邊吃著木瓜,一邊嬉笑著。

那時候,我喜歡打字和插花,她喜歡攝影和畫畫。未來,對我們而言,好像很遠很遠。我們沒心沒肺得聊著小強的趣事,大陸的木訥,還有我那凍死人的冷笑話。

林小陌,拉著我見她所有美術學院的朋友,向大家介紹我,然後帶著我去很有意思的古鎮,跟著一群攝影愛好者采風。住在木屋裡,走在青石鋪成的街上,撐著油紙傘,身邊還有那可愛的導遊小姑娘。她還帶著我一同聚會,唱歌時,我們總是脫掉鞋子,踩在沙發上,瘋啊鬧啊還有肆意地笑著。

學插花的時候,姐姐說,以後回長沙開一家花店吧,聽起來真的很美好。而林小陌卻想著,如果有一天,在有陽光的陽台,擺上自己的畫板,在時光的靜謐裡,享受畫畫的樂趣,那該多美妙。

這些大概就是少年時,我們的理想吧——肆意卻很美好。

02

一直以來,我以考研的名義的從寢室裡搬了出來,住在校園後門的小區裡,每天看書,偶爾背背單詞,樓下麻將館的老板每次都用欣賞的眼光看著這個看著挺努力的跟音樂學院其他人不一樣的小姑娘。

那天,小舞帶著朋友開著一輛拉風得很的紅色跑車來到我出租屋的樓下,大聲喊著嚷著,帶我去市區洗腳,就這樣,在麻將館老板那奇奇怪怪的眼神裡,我被拉上了那輛車,跑到市區,瘋瘋鬧鬧。

就這樣,小舞帶著我去那種光怪陸離的都市裡,在男人、女人、紅酒、高跟鞋的世界中,看五光十色、燈紅酒綠。

我們瘋完了,鬧完了,逛完街,茫然的站在城市的十字路口,嗨,小白,要是在這個城市,我們能夠有一輛小車,就算QQ就好了,然後擁有自己的一間書屋,我就滿足了。

想著想著,我們倆相視而笑。我說,是啊,那可真好。

03

畢業後各奔東西,離開了林小陌和小舞,我來到新的城市,雖是生養之地,卻陌生至極。我努力過活,才發現自己大學學的東西,也許什麼都不是。說真的,我挫敗了,自以為是很多優點真的是一無是處。

從此不再更新日志,偶然接到那座城市裡的電話,聽到那邊那座城市裡,一片歡聲笑語,都是那麼熟悉並且喜愛的人,暢談著在一起的各種夢想。而我只能一個人逛街,一個人吃飯,在繁華的城市中心;電影院裡,我一個人坐在一個小角落裡,仿佛默劇裡微不足道的那一幀。

25歲的我,還很迷茫,循規蹈矩的日常,而林小陌沒有,她做了自由攝影師,小舞也沒有,她做了制片人。

我想我就是那種普通至極的姑娘,不可能美麗得不可方物,不可能勇敢得說走就走,不可能富有得隨心所欲,我想,所謂的夢想,那都與我無關吧,不過是癡人說夢。

年輕時,我豐富光艷的生活終究是憑借了別人的光,讓自己也沾了些光,而離開了那群追夢的人,我的普通和無華,就會原形畢露。

後來,30歲的我才知道,自己錯了。原來每個人,都是可以活成自己的模樣的。

林小陌送給我相機,我開始攝影了,小舞開始讓我寫劇本了,我重拾了寫作的自信。慢慢的,我也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我也可以自帶光芒。雖然弱小而不美,卻也微微發著光。

生活不管是平平淡淡還是轟轟烈烈。我想,我們都不應因為生活的冗長,暫時的不成功而頹然。總要有點光亮,讓我們在一成不變的生活裡驚起一些波瀾,可以憑借它,生活變得豐富而美好。

04

人群熙熙攘攘,但是我真的可以辨識出,有些人,不一樣。他們眼神篤定,臉上有著光。

昨天認識了一對夫妻,理工大學校區裡羅拉漫咖啡館的老板。

他說,這間咖啡館,不怎麼賺錢,但是他很喜歡,這就是他的夢想,希望在校園裡的有這樣一家咖啡館,這裡每天人來人往,不斷上演著很多動人的故事。咖啡館裡,除了醇香,音樂,時光,還流淌著歲月裡說不完的情話。

她說,我想要做一名花藝師,把作品放在咖啡館裡,讓它們每日見證這世間的青春,情感,歲月,還有時光。

說這些時,他們的臉上有光,成功的企業家,因為夢想,卻沒有那些市儈之感,質樸的情懷讓人覺得充滿溫情。

諾大的咖啡館,暈黃的燈光下,溢滿著咖啡的清香,我仿佛覺得,這咖啡館裡,一切物品都開始有了生命。它們在生活的暗處,善意地看著這個世界。

無意間,這對夫妻,打動了我,讓我想起了自己以前那隱隱藏起來的夢想,我不知道是否有生之年可以做到它,但是我卻真的想起了它。它就深藏在我的身體裡。

我真的看到,有些人,不一樣。就像林小陌,就像小舞,就像咖啡館老板,他們臉上有著光。

心裡有著夢想,於是,臉上就有著光。

大多數人被生活的潮水淹沒得無法喘息時,他們卻活得勃勃生機,活出暢快淋漓。

05

30歲的時候,偶爾打電話問問老友最近如何,可是沒想到,老友卻說,沒有過上自己想要的生活。麻木的生活著,一成不變,仿佛在泥沼裡,渾濁中,茫然掙扎。曾經風中桀驁的少年們,是什麼讓你臉上暗淡了,沒有了光?

你是否還記得,心中的夢想。

若有人問我,你喜歡自己哪個年齡段?我會回答她,任何時候,只要臉上有光。

那種光,可以沖破灰蒙的時光,讓我看到希望,充滿力量,就像陽光逐散層層烏雲,四處散開的光芒,逐漸豁然明亮。

生活總是會給我們各種各樣的難題,所有人都一樣,沒什麼差別。人和人真要有差別,就是內心世界的不同,然後現實世界就會千差萬別。

你見過的人,你看過的書,走過的路,最後就變成了你的模樣。不要讓自己暗淡了,沒有了光,這一生,本就是你沖破各種機會得到一切得之不易的東西的一生,為何不堅持你心中想要做到的理想,完成這趟生命的歷程?即使一時半會還完成不了,我們也可以逐步去靠近它,千萬不要把它遺忘。

也許大多數人都被現實打壓得低頭走路,但是總會有人抬頭看天,用自己的睿智,自信,微笑,沖開這生活的暗淡,然後,一臉光芒萬丈。

不管多少歲,願你不泯然眾人,不淹沒人群微笑,自信,勇敢臉上有著光

編輯:谷主

編者:歡迎廣大讀者投稿,遇見更好的你,是我們的小確幸。

作者:周小白。一個業餘寫作者。職場媽媽,白天是職場精英,晚上帶孩子,早起寫字,讀書。熱愛攝影,畫畫,堅持寫走心的文字。找她請搜尋公號:周小白補習班(ID:smallwhite77),或微博搜尋:周小白補習班。

喜歡這篇文章?

長按下方二維碼,給作者一些鼓勵吧

聲明:為鼓勵原創寫作,「讀者故事」欄目中所有的轉帳二維碼均設置統一金額為2元,由用戶自己決定是否需要向作者轉帳以資鼓勵。所有的鼓勵金都將直接轉入作者微信帳戶,《讀者》微信公眾號不收取任何費用。

「讀者故事」欄目長期面向讀者征稿啦!

征稿要求:1.個人原創故事性文章,可以是真實的故事,也可以是虛構的;2.文章內容健康、思想積極向上;3.文章從未在其他微信公眾號上發表過;總字數在4000字以內;

4.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請將文章直接寫進郵件正文中,文末加上作者名稱和聯繫方式,郵件標題為:讀者故事+文章題目。5.投稿一經採用,編輯會第一時間和作者聯繫;採用的稿件將發表在《讀者》微信上。

6.「讀者故事」欄目是專為讀者提供作品展示的平台,分享故事,提倡寫作,因此暫不提供稿費,敬請您的理解。

7.請勿重復投稿。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