據說玩滑板的女生都很美。。。

微信號:任真天

微信號:rzt317


狗血!男子送快遞卻被美女客戶留下。。。


「喂,你好」

  「喂,你好,請問是王亞欣女士嗎?這裡是XX快遞,你有幾個快遞到了。」方志強對著手裡的快遞單程序化地說著。

  「你在哪?」對面這個所謂的王亞欣女士聲音冷冰冰地問著,不過,方志強不得不承認,這個聲音非常的好聽。

  「我在你們這個小區的外面,本來是要送進門的,但是門衛不讓我進,所以只能麻煩你到小區外面來取一下,要麼你給你們物業門衛這邊打個電話說明一下,我給您送進去。」方志強解釋著,沒辦法,人家這裡是高檔的別墅區,戒備森嚴,門衛根本就不可能放方志強他們這種送快遞的人進小區裡面去。

  「我現在在上班,沒有在家。」

  「那這樣吧,我把您的東西放在你們的門衛室裡了,還得請您跟你們門衛說一下,讓他們代為簽收。」

  「不行,我的東西都是海外代購的,價值不菲,我必須當面驗貨。」

  「可是……可是……您不在家呀?」方志強有些為難了。

  「你在那等我,我還有兩個小時就下班了。」

  「啊……要不這樣吧,方小姐,您告訴我您明天或者是後天什麼時候在家,我到時候再給您送過來吧。我今天還有很多單要送,我……」

  「我不跟你說那麼多,我的東西今天就要用,我等不到明天。我五點半下班,最遲六點到家,你六點在小區門口等我,要是六點你不在的話我就打電話投訴你,就這樣!」對面的女人非常不講道理強勢地說著,然後直接掛斷了電話。

  「靠,媽的,吃了槍藥吧,要麼就是更年期來了。還海外代購,買的該不會都是進口黃瓜吧。」方志強掛斷電話忍不住罵著。其實,作為一個快遞員,什麼人沒見過?要論受氣,也是常事了,但是方志強還是忍不住罵著。

  看了看時間,現在才三點多一點,真要是在這等她等到六點自己這一車東西今天就不可能送完了,到時候肯定少不了被投訴,一旦被投訴,自己這個月的薪水就泡湯了,他們這家快遞公司管理是非常嚴格的,客戶投訴罰款罰的很嚴重,輕則罰款,重則開除。可是,如果不在這等,這個更年期女人肯定也會投訴,方志強沒辦法,只能立即騎著電動三輪車趕緊往下一個送貨地址趕去,必須得趕在六點之前再趕回這裡。沒辦法,誰叫他只是一個苦逼的小快遞員呢。

  在上海市這種地方,每天的快遞數量幾乎可以說是一個天文數字,具體分配到每個快遞公司的每個快遞員手裡,每天的工作量也是驚人的,就拿方志強這個快遞員來說,每天幾乎是從早幹到晚,連安心吃個中飯的時間都沒有。方志強因為要趕著六點鐘再趕回這裡,所以不得不加快速度去把其它的快遞給送了。

  好不容易,把其它的今天要送的快遞都送完了,方志強把電動車的油門給拉到底開始又往這個別墅小區趕著。再次來到小區門口,方志強正準備打電話,就忽然看到一個女人往自己身邊走來。

  這個女人很漂亮,準確的說是漂亮的讓方志強驚艷。他幹快遞的時間不算長,但是也有好幾個月了,整天在上海市這座國際性大都市裡面轉來轉去,每天接觸過的人也是成千上萬的,女不少見,美女更是見得多了,但是,像面前這種級別的美女,他確實是第一次見。女人年紀不大,方志強可能絕對不超過三十歲,最多也就二十八九歲的模樣,但是渾身上下有著一種成熟女人的氣質,更有一種上位者身上所有的威嚴與冰冷,這種女人給方志強的第一感覺就是霸道女總裁。

  「不用打了,我就是王亞欣。」女人走到方志強身邊冷冷地說著。

  方志強愣了愣,隨後才堆起笑容說道:「真是不好意思,讓您久等了。」

  「我跟你約好的是六點鐘,現在已經是六點過五分了,剛剛我已經給你們公司打過電話投訴你了。」女人絲毫沒有理會方志強,直接說著。

  方志強瞪大了眼睛,隨後怒火中燒,直接開口罵道:「你大爺的,五分鐘至於嗎?」

  「你說什麼?你罵人?」女人豎起了眉毛。

  方志強也知道自己罵人不對,把自己脾氣收起來了,然後說道:「大姐,我……」

  「你叫誰大姐呢?」女人更加不滿意了。

  「不是……方小姐,方女士,我為了給你送這個快遞整整等了兩個多小時,我們送快遞都是有線路的,由近及遠,依次送剛好一圈,為了給你送這個快遞我是跑到最遠的地方,現在又折返回來。你也知道我這是個電動車,哪跑得了那麼快,就因為一個五分鐘你就投訴我,你這也太??太不??講道理了吧?」方志強心裡說不出的委屈,本來想說缺德的,最後還是忍住了,要是再鬧僵對方再給投訴一次,那就真的是日了狗了。

  「多跑那是你的事情,你既然乾的是服務工作,就應當明白服務工作的宗旨是什麼,別說五分鐘,就算是多一秒那也是你的服務態度有問題。我跟門衛說了,你跟著我的車開進來,跟我送到家裡去。」女人根本就沒有理會方志強,轉身上了停在門口的一輛漂亮的BMW7系轎車之上,然後開著車往小區裡面去了。

  「媽的,賤貨,一看就是欲求不滿,家裡沒男人,更年期發作了。我的五百塊錢啊!靠!今天算是折這女人手裡了。還是老畢說的對,漂亮的女人都是毒蠍心腸,沒一個好東西。」方志強一邊騎著車跟在BMW車後面,一邊狠狠地罵著。

  這裡是一個別墅區,整個小區裡面弄得像個大公園一樣,綠樹環繞,環境非常的優雅,一排排成片的大樹鮮花後面隱藏著一棟棟豪華的別墅。說實話,方志強雖然幹了幾個月的快遞了,但是還是第一次送快遞到這種高檔別墅區來,這也讓他第一次感受到了富人們的生活方式。

  BMW車開的不快,顯然是在等著方志強,但是,就算是再怎麼開的慢,也遠比方志強這個二手的電動三輪車快。方志強差點就給跟丟了,不過還是勉強看清楚了位置,然後跟著開進了一個別墅的院子裡。

  方志強把三輪車停在BMW車後面,然後下了車來。

  「總共是十一個包裹,麻煩您一一簽收一下吧!」方志強從身上的包裡面拿出一疊單子一一對照了一下,然後把單子遞給了王亞欣。

  「幫我一個一個拆封,我要確定貨物都是完好的才能給你簽字。」女人冷冷地說著。

  「方女士,你拆封檢查之後才簽收這沒有錯,但是這拆封的事情得你自己幹,我們不負責拆封啊,要是我拆封了真有問題不是我的責任都變成了我的責任,到時候我找誰說理去。」

  「你不拆封我就打電話投訴。」女人回答的很簡潔明了。

  「你……靠!算你狠,你贏了好吧?」方志強氣的腮幫子一股一股的,最後沒辦法從包裡拿出小刀,一個一個包裹給她給拆開。

  「看看啊,這個沒事吧?這個也是好的。這個??這個也沒問題。」方志強一口氣把十幾個包裹全部拆開,然後全部堆在地上,最後說道:「現在你總可以簽收了吧?」。

  「拿筆給我。」女人從方志強身上拿過筆把單子簽了名字。

  方志強接過單子然後就上車準備回去。

  「等一下。」

  「你還要幹嘛啊大姐?不用客氣,不用覺得心裡有愧留我在家吃晚飯,我乾的是服務工作,我是雷鋒,雷鋒是不用吃飯的。」方志強心裡本就有氣,酸溜怪氣地說著。

  「你做夢吧你。把這些東西給我搬到屋裡去。」女人指著地上那大大小小一大堆的東西對方志強說著。

  「不是吧大姐,我是快遞員,不是搬運工,我都已經給你送到家門口了,你還讓我給你送到家裡去?我們的服務宗旨是送貨上門,沒說送貨進家。對不起,您啊,自己慢慢搬吧!」方志強也趾高氣昂地說著,反正單子已經簽了,他也不求她什麼了。

  「不搬是吧?不搬我給你們公司打電話投訴。」王亞欣說著就拿出手機。

  「得得得,你是爺,我是孫子行了吧。有事就說事,不就是搬個東西嘛,多大點事,你直接說請我搬進去不就行了嗎?老拿投訴說事多沒意思,人和人之間就不能有點最基本的友好和信任了嗎?」聽到又要投訴,王志強頓時就沒了脾氣,乖乖地下車嘴巴習慣性的沒遮沒攔的念叨著,開始去搬地上的包裹。

  「輕一點,要是摔了任何一樣你這點薪水可不夠賠的。」女人也不理會王志強的臭貧,轉身往別墅裡走去。

  「靠,一看就是缺少男人滋潤,內分泌失調。」方志強一邊搬著東西跟在女人身後一邊罵著。

  「你說什麼?再說一遍?」女人轉過身等著方志強怒目而視。

  「沒……沒說什麼呀,我說方女士你年輕有為、溫柔大方呢,對,就是溫柔大方,沒說別的。」方志強連忙瞎掰著。

  「你嘴巴最好給我放乾淨一點。」女人狠狠瞪了眼方志強,然後敲了敲門,裡面走出來一個中年婦女,一看就是保姆。

  「夫人回來了!」

  「嗯,拿進來吧。」女人淡淡地說著,然後走了進去。

  「放哪?」方志強抱著一大堆東西進去,沒好氣地問著。

  「放到茶幾上,幫我把包裝拆了然後把包裝盒都帶出去扔了。」女人一邊走進屋頭也不回地吩咐著方志強。

  「你大爺的,真當我是你家長工啊。你一個包裹我送一天每個包裹賺你兩塊錢,兩塊錢我給當搬運工、當保潔員,你還投訴我,投訴一次我要罰款五百。我是上輩子欠你的還是怎麼的?」方志強終於是忍不住了,把東西一股腦的全部丟在了茶幾上。

  「沒事沒事,夫人,這些東西我拿出去丟了就行了。」這是她家阿姨連忙過來說著。

  「阿姨,沒事,丟個垃圾這都是小事,我順帶手的事,反正我要出去。問題不是丟不丟垃圾,而是人的態度問題,主要是做的太過分了你知道嗎?」方志強見到阿姨過來收拾搶著把包裝盒一個個拆了,一邊拆著一邊對王亞欣說道:「我說大姐,我能不能求你個事?」

  「你說,什麼事?」王亞欣認真的道。

  「我求您啊,以後買東西別發我們家快遞了好嗎?你要發我們家快遞這一片還是得我送,我是真心伺候不起您了,我也要吃飯也要生活,我還上有老下有小,要是你隔幾天來這麼一出,我這點薪水罰了都還不夠呢,求您行行好,可憐可憐我這小快遞員吧,好不好?」方志強一邊說著,一邊拿著一大堆垃圾走出去。

  「你……」方志強的話氣的王亞欣指著手說不出話來。

  「得了,說了,不要留我吃飯,別客氣。再見,哦不,再也不見」方志強一邊走一邊說著,走到門口還把門給關上了。

  「真是晦氣,以後看到這種漂亮女人最好繞道走。難怪算命的說我今年命犯桃花,這不,今天就犯了嗎,五百塊啊,你大爺的。」方志強一邊騎著車一邊喋喋不休地罵著。

  「咦,夫人,這瓶好像有點磨損啊」方志強走出去不久,收拾東西的阿姨拿著一瓶說著。

  「我看看」王亞欣走過來拿過一個精致的小瓶子,果然,瓶子上面明顯有刮花的痕跡。

  「你去把他叫回來」王亞欣連忙對阿姨說著。

  阿姨跑出去,然後又回來,說道:「人已經走了」。

  王亞欣看了看,拿著瓶子,走了出去,然後開著自己的車追了出去。

  想起被罰的五百塊錢,方志強就一陣肉痛,嘆了口氣,嘴裡叼著一根五塊錢一包的煙一邊騎著三輪一邊哼著:「啊……五百,你比四百多一百,啊……五百,你比六百少一百。我的五百塊啊,你怎麼就這麼離我而去了呢,我捨不得你呀!」

  方志強剛把電動車騎出小區來到馬路上,就見到一個四五歲的小孩跑到馬路中間去撿一個玩具球。而這時,對面忽然飛馳而來一輛小車,車速非常的快,直接沖著孩子就開了過來,一點都沒有減速的跡象。

  方志強眼睛瞪的老大,直接把嘴裡的煙給丟掉,一把從電動車上跳了下來,沖著孩子就跑了過去。然後一把抱住孩子撲倒在地,在地上打了好幾個滾,滾到馬路的另一邊。車子的司機似乎從看到方志強的時候才意識到了前面有人一把踩住剎車猛打方向,方志強幾乎是抱著孩子從車子的輪胎邊給滾開的,只差那麼一點點車輪就從他身上壓過去了。

  方志強抱著孩子滾到了路邊,剛剛的驚險只有他自己心裡是最為清楚,說實話,他現在整個心撲通撲通地跳個不停,全身是汗。只是,這邊還沒來得及站起來,就聽到砰的一聲,方志強回過頭,就見到剛剛那輛小車撞在了路邊小區的牆上,整個車子已經是四輪朝天,完全翻了過來。

  原來,剛剛車子的司機有點晃神,並沒有發現在馬路中間的小孩,直到方志強這個大人跑過來她才發現車前面有個小孩子,一下緊張,直接把方向打死,加之車速較快,整個車子直接就翻轉在地上轉了幾個圈撞到了小區的圍牆上才停下來。

  方志強把孩子放在地上說道:「趕緊回去找媽媽,讓你媽媽帶你去醫院檢查一下是否受傷了,快去。」

  說完之後就急忙往小車邊上跑去。

  只見車子已經翻轉,司機已經暈了,不省人事。而且,方志強發現了最為致命的一點,那就是車子竟然開始漏油了。另外,不知道怎麼回事,車胎邊上有個地方已經開始冒火了。按照美國大片裡的場景,方志強可能馬上就得爆炸,就算不爆炸也得起火,要是再不把這個司機給弄出來,可能這個司機就得死裡面了。

  方志強也顧不得自己剛剛救孩子時手上被磨掉的皮在冒血。打開車門,一把抓住裡面的司機就往外拖,拖了一下沒動,這才發現,司機身上還系著安全帶的呢。方志強直接趴在地上,把自己整個身子給爬進去,把司機身上的安全帶給解開,然後就這麼躺在地上,雙腳抵在門上用力把司機一點一點的往外拖拽,費了好大的勁,才把司機給拽出來,然後起身抱住司機就開始跑,跑了十來步後面車子轟的一聲,隨即火光沖天。看到這一幕,方志強頓時就開始覺得腳軟,就這麼一兩分鐘的時間,自己就兩度從死神身邊經過了,他幾乎是呆滯地抱著女司機就這麼看著燃燒的車子。這時旁邊的路人紛紛拿起手機開始打急救電話,而在不遠處執勤的交警也開始加速往這邊趕來。方志強不知道的是,他發呆的時候,手裡抱著的女司機也在呆呆的看著他,認真地看著他,最後,閉上了眼睛。

  方志強回過神之後,才把司機放在地上。這才發現,司機是個女人,前面情況那麼危急,方志強一心想著救人,根本就沒去注意司機是男是女。經過這麼一遭,兩個人都是灰頭土臉的,方志強也看不出女人長什麼樣,也沒這個心情來管這些了。方志強伸出手觸碰了一下女人的鼻子,萬幸,還有呼吸。這時警察跑了過來。方志強見到警察過來了,也就從地上爬了起來,往自己的電動車邊走去,自己身上一身汗,身上也全是灰。

  方志強把外套給脫了下來,拍了兩下,全是灰塵。然後才注意到自己整個手臂全是血,前面救小孩時手臂與地面摩擦,整個手臂的皮都給磨了好大一塊,前面沒注意,現在才感覺到酸痛。方志強連忙把衣服給擼起來,手臂上已經是血肉模糊了。

  回頭看了看,現場來了很多警車,方志強從兜裡摸出一根煙點上,然後上了自己的電動車開始自顧自的往回開去,走了一半就聽到了救護車的聲音。

  而在方志強的電動車後面,也就是在小區門口,一直停著一輛BMW車,BMW車裡面坐著一個女人從頭到尾觀察到了這一幕。女人有些出神地望著此時顯得非常狼狽的方志強,整個人若有所思著,最後意味深長地笑了笑。

  如果方志強看到這個美的不像話的女人一定會驚呼,這個女人就是之前投訴方志強的王亞欣。

  方志強看了看時間,已經六點三十多了,前後一耽誤就是半個多小時過去了,自己得趕緊回去,不然公司都下班了,自己今天的快遞單要是交不上去可是又得罰款的。想到這,方志強也顧不了手上冒出的血,趕緊往公司趕。

  方志強趕到公司的時候,很慶幸,人還沒全部走,起碼經理很意外的這個時候還沒有回去。

  「經理,今天這麼晚還沒有下班呀!」方志強笑嘻嘻的甚至於是有點諂媚地對經理說著。

  「我在等你。」經理冷冷地說著。

  「等我?哎呀,經理你真是為了工作一絲不茍啊,是我們學習的好榜樣,我以後一定要向經理你看齊,努力工作,把工作放在第一位……」方志強開始了不要臉的拍馬屁。

  「得了得了,你知道我等你是為了什麼事嗎?」經理不耐煩地說著。

  「不是為了……等我今天的單子嗎?」方志強有些驚訝。

  「那是我的工作嗎?我至於為了你的幾張單子親自坐在這裡等你到這個時候嗎?」經理沒好氣地說著,隨後經理從辦公桌的櫃子裡拿出一個信封丟在方志強面前,說道:「這是你上個月的薪水以及這個月的傭金,都在裡面,你點一下。」

  「發薪水?這個月怎麼提前了?還把這個月的都發了,這個月還沒過一半呀,經理,我怎麼感覺有些不對勁啊?」方志強也覺得有些不對了。

  「這裡一共是八千三百塊錢,我問了財務那邊,你上個月的薪水是五千四百塊錢,這個月有一千九,當然,不包括今天的,所以一共是七千三百塊。看在你小子工作一直也都算挺認真的份上,我讓財務給你多發了一千塊,算是我個人給你的補償以及加上你今天的傭金吧。拿著,以後好自為之。」經理繼續淡淡地說道。

  「經理,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方志強完全沒搞明白怎麼回事。

  「你還要我明說嗎?說的清楚點,就是你被公司開除了,拿著你的錢,把你電動車的鑰匙留下吧!」

  「為什麼?為什麼要開除我?經理,你總得給我個理由吧,不能無緣無故的開除我啊!」。

  「我會無緣無故的開除你嗎?我問你,你今天是不是給一個叫做王亞欣的女人送過快遞?」。

  「對啊,是有這麼個女人,怎麼了?」。

  「怎麼了?怎麼了那就要問你自己了。下午她給總公司打了投訴電話投訴你,說你不準時,遲到了。然後,就在前面不久,她又打了電話,點名要讓公司開除你。」

  「這個女人瘋了吧?不就是跟她約好的時間我晚到了五分鐘嗎?不至於這麼狠毒要開除我吧?但是,經理,就因為她一個電話你就要開除我?你就不問問到底是怎麼回事?」。

  「人家說了,給人家的東西內包裝上面有刮痕,她投訴你,說是這個東西價值三萬多塊。她讓公司開除你,如果公司不開除你,她會讓她的律師去法院起訴我們公司,把這個官司打到底。你也知道,我們是快遞公司,現在競爭壓力這麼大,光我們上海市大大小小的快遞公司就有起碼四五十家,這還不包括物流的。而且,總公司在我們上海市就有兩家分公司,我也知道,這件事情不是你的錯,跟你沒關係,但是我們不能冒這個風險。如果對方真的起訴,我們公司的名譽受損,最關鍵的是我在總公司主管那邊的印象就不好了。所以,我們能做的,只能是開除你。你年輕氣壯的,在哪都能找到工作的。所以,她給了你幾個投訴我都沒有按照規定扣你薪水,而且多給了你一千塊,算是給你的補償了吧。咱們平時相處也不錯,我對你也算是不錯了吧,你也多體諒一下我,我也是沒有辦法。」經理苦口婆心地說著。

  聽到經理說的這些話,方志強忽然就愣住了,半響後才發出幾聲冷笑,隨即說道:「我理解你,可你們他媽的誰來理解我呀?得了,我也不跟你多說廢話了,不就開除嘛,此處不留爺自有留爺處。記住了,這一千塊不是你補償給我的,而是老子應得的,媽的,上個月老子請你吃飯花了八百多,加上今天的薪水剛好一千。禿頭,就你的這種處事方法,你不去聯合國當秘書長都是屈才了。」

  方志強說著拿起桌子上信封就往外走,走了兩步又回頭,走到桌子前面拿起經理放在桌子上的一包中華煙就往外走。

  「你幹什麼?拿我的煙幹嘛?」

  「沒煙抽了,別追,再追我等下把你車軲轆給你卸了你信不信?抽了老子那麼多煙,老子拿你一包怎麼了?」方志強指著追出來的經理說著,然後轉身就走出了公司。

  走出公司,方志強一肚子的火氣,先不談那個女人到底是哪根筋不對硬要跟他作對,就是這個經理,為了這份工作也為了以後的發展為了每天能多派點單多賺點錢,他平時可沒少對這個經理表示表示,平時給他送煙、請吃飯在他面前裝孫子,這孫子平時吃他的拿他的時候稱兄道弟的,一到這種時候立即翻臉就不認人了。明知道這事其實與他方志強一點關係都沒有,根本就不是他的錯,但是,他為了不影響他的官帽子,二話不說就把方志強給開除。方志強除了心寒,還是心寒。

  方志強騎著自己這輛八十塊錢從廢品店裡買來的舊自行車沿著馬路慢慢地騎著,路過那家熟悉的銀行,摸了摸兜裡裝著錢的信封,拿著卡走到了自動存款機面前,把這八千多塊錢全部打進了卡裡,然後查了查卡裡的餘額,加上這八千三,現在卡裡面總共有九千二百多塊錢了。

  看著上面這可憐的數字,方志強再次無奈地笑了笑,從衣服的兜裡拿出一個小本子,打開,只見小本子上面密密麻麻地寫著人的名字,後面有銀行帳號以及金額,這些金額多的有三四萬的,小的也有七八千。

  前面幾筆帳都用筆劃過了,方志強找到第三筆錢,然後根據提供的銀行帳號,從自己卡裡面轉了九千塊錢過去,然後拿出筆把這筆帳也劃掉。劃掉過後方志強再次數了數,最後嘆了口氣,自言自語道:「還欠五十二萬三了!」

  走出銀行,想著自己好不容易才找到的這份工作一下子就又沒了,頓時心裡就火冒三丈,他把火氣全部撒到了王亞欣的身上,如果不是這個女人硬要跟自己作對,自己又怎麼會流落到這一步呢?想到這裡方志強就忍不住了,直接拿出手機開始翻找著王亞欣的電話號碼,可是,自己一個快遞員,每天的通話記錄起碼都是上百條的,又都是陌生號碼,他哪知道哪一條是王亞欣的。

  「媽的,管不了了,老子今天不把這口氣給出了我就不是人,你個死三八!」方志強一邊罵著一邊騎著車就往王亞欣所住的小區趕去了。

  走到小區門口再次被小區的保安給攔住了,王志強給保安發了一輪煙,當然,這煙就是從經理桌子上搶來的那包中華了,方志強解釋了自己是要進去拿件的,就是下午的那個女人家。保安對於方志強是有印象的,加上方志強身上還穿著快遞公司的衣服,也就讓他進去了。

  方志強騎著自行車就往王亞欣家裡而去,推開王亞欣家的鐵門,直接把自行車停在院子裡,走到王亞欣家門前,也不安門鈴,伸手就拍門,好像要把一肚子的火氣就發泄在她們家門上似的。

  「來了來了!」這時,她們家阿姨過來開門了,一開門看到是方志強,好奇地問道:「你怎麼又來了?」。

  「人呢?那個三八在不在家?」方志強沒好氣地問著。

  「阿姨,是誰呀?」裡面傳來王亞欣的聲音。

  「是你大爺我。」方志強一聽王亞欣在家,直接就走了進去。一進去就見到了王亞欣正坐在餐桌前吃飯。

  「你怎麼又來了?」王亞欣看了看方志強,似乎一點都不覺得奇怪,一邊繼續吃著飯一邊問著。

  「我怎麼來了?我怎麼來了你問我?你自己心裡不清楚?我說你這個女人心怎麼這麼毒?你是月經不調還是白帶異常啊?你內分泌失調缺少男人你把火氣發我身上幹嘛?我招你惹你了?我就一個送快遞的,我三點鐘給你送過來,你讓我六點來,我沒辦法,轉了一圈,多走了起碼十幾裡路返回來特意給你送,你他媽的,老子遲到五分鐘你投訴我,這也就是算了。給你送過來了,我還給你開箱,給你當搬運工給你送進來,還給你當保潔員,我給你當孫子,把你當親奶奶伺候。臨了,你還他媽的打電話投訴我,讓公司把我開除。我哪得罪你了?我是奪走了你的初夜還是殺了你爸?你至於跟我有這麼大的深仇大恨嗎?」方志強是不管三七二十一就是一頓罵,什麼難聽的話都罵了出來。

  王亞欣聽過方志強的話之後氣得不行,臉上冷冰冰的,但是讓方志強意外的事王亞欣並沒有沖他發火。而是等方志強罵完了之後才淡淡地說道:「罵完了嗎?」。

  「沒有,我今天過來就是特意來罵你的!」

  「那你繼續罵吧,我聽著。」女人說完之後繼續吃飯。

  女人的這個態度讓方志強很難受,就像是你用盡了力氣打出去但是這一拳卻打在了空氣上的感覺一樣,十分不得勁。方志強來的時候可是做好了要和這個女人決一生死的準備的,結果現在局面就變成好像是自己一個人在這無理取鬧。

  「你這個女人不按套路出牌啊,你這種態度可不對,什麼叫我繼續罵?難道我罵你罵錯了嗎?我沒打你就是夠講客氣了。我今天來就是想問你,你憑什麼要這麼對我?你今天給我個理由,不然???」方志強狠狠地說道。

  「不然你準備怎麼樣?」女人還是淡淡地問著,十分平淡,好像完全不把方志強的威脅放在心上。

  「不然……不然……」方志強想了半天,也沒想出自己到底能把這個女人怎麼樣,最後才狠狠地說道「不然我今天就在你家裡不走了。」

  「怎麼?準備耍無賴啊?要不要我報警?」女人依舊淡淡地說著,然後又對阿姨說道:「阿姨,去拿醫藥箱來,你幫著給他手上上點藥包紮一下。」

  「啊?」方志強被女人的態度給搞蒙了,看了看自己還是血跡斑斑的手臂,擺了擺手說道:「不用在這假惺惺的裝好人,我的手沒事,不用你管,我今天就是想問你,我到底哪裡得罪你了,你硬要跟我死磕。」

  「給他塗點碘酒,然後上點青黴素,再用紗布給包紮一下。」女人完全沒有理會方志強,對拿出醫藥箱的阿姨說著。

  「好的,夫人。」阿姨照做,走到方志強身邊,開始擺弄。

  「不用阿姨,我這手沒事的,不用,哪敢麻煩你,我自己來吧!」方志強非常不好意思,客氣地說著。

  「沒事,啊喲,你這手怎麼變成這樣了?怎麼弄的呀?」阿姨看到方志強的手後連忙說道。

  「那個……那個不小心,騎車的時候摔了一跤,給摔成這樣了。不礙事的。哎呀!」方志強先是一本正經地說著,忽然痛苦的哀嚎著,因為阿姨給他塗碘酒了,這酸爽,也只有經歷過的人才知道。

點擊下面的閱讀原文鏈接,閱讀更多章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