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不小心感動了,一不小心又憤怒了

微信號:大叔愛吐槽

微信號:dashuaitucao

曾經,有人在朋友圈發「人販子全部死刑」,大家感動了,轉PO了;後來發現這是有人在做商業行銷,於是憤怒了

曾經,有個女子自稱為了救兒童被狗咬傷,大家感動了,捐款了;後來發現她根本就是自己被狗咬了想騙點醫藥費,於是憤怒了

曾經,有個成都女司機被男司機暴打,大家憤怒了,罵男司機;結果車載錄像顯示女司機是危險駕駛,大家又憤怒了,罵女司機

……..有人總結出一個規律:中國網民總是處於憤怒和感動兩種狀態裡

這個規律在《羅一笑,你給我站住》這件事當中,再次應驗

感動,是因為名叫羅一笑的小朋友得了白血病,她父親羅爾在微信公眾號發文章記錄,寫得情真意切,催人淚下

於是網民的善心來了一次大爆發,傳播效果驚人

雖然羅爾沒有留下銀行帳號,但通過微信的讚賞等管道,捐款迅速超過200萬元

憤怒,是因為第二天就有各種爆料,說這只是一次炒作,不但醫療費用沒之前說的那麼高,而且羅爾還有三套房

更詭異的是某個P2P平台還以「轉PO一次就捐一塊錢」的方式參與其中,疑似對自身做行銷。而這個P2P平台的負責人,恰好又是羅爾相熟的朋友

那麼到底事情有多少是真?有沒有行銷炒作?各種說法都有,這裡只列出其中可信度較高的

首先是醫療費用問題,羅爾之前的說法是每天三萬。但是在一位記者(微博@一個有點理想的記者)對深圳兒童醫院副院長的採訪中,費用並不是這個數字:

之後,據說是來自深圳社保局的一份清單,和副院長的說法比較接近

到目前,總共患者現金支付的費用是1.8萬,和「每天三萬」差很多。今天下午,羅爾接受媒體採訪時承認,因為有深圳醫保,女兒羅一笑患病以來,迄今為止,自費部分承擔了2萬

可見,治療費用的確被誇大了

另外,就是羅爾的家庭是不是經濟困難?已經到了需要上網募捐的程度?主要質疑是他在深圳和東莞有三套房,下面的對話截取媒體對羅爾本人的採訪:

記者:網上有人說您在深圳和東莞有三套房,這個屬實嗎?羅爾:東莞的話,這個房子的話,現在還沒把它搞清楚。

記者:這是什麼意思啊,沒聽懂。羅爾:這是前年的事情,房產證還沒有,都還沒有辦下來,還差個證。

對於這個問題,疑似羅爾同事(或朋友)的人發文章進行了「澄清」,如下:

而按照南方日報對羅爾採訪獲取的說法:羅爾的雜誌已社停刊,他除了每個月4000多元的薪水,沒有其他收入。之前他花了20萬元在深圳買了一套二手房,在東莞買了兩套,東莞的這兩套房總共100萬元但都沒有房產證,現在銀行貸款有40多萬元,月供5000多元,另外,他還有一輛車,比較舊…

換句話說,羅爾的現金流也許不寬裕,但是否已經需要到網路募捐的程度?

如果大家事先知道:羅爾自負的醫療費只有2萬,還有三套房(雖然有的沒有房產證),轉PO和捐款還會熱情嗎?答案不言而喻!

今天羅爾在採訪時表示,自己家庭目前可以負擔醫治女兒的花費,多出來的這部分捐款已經聯繫慈善和民政,打算成立「白血病基金」

然後就是行銷,有一種說法是:某P2P平台的負責人和羅爾一起策劃傳播這起事件,為的是給自己的公眾號漲粉(註:該P2P平台最初推送的「轉PO就捐款」的文章,並不是《羅一笑,你給我站住》,而是硬扯上宗教的另外一篇)

在上文這位羅爾的同事所寫的文章裡,也提到這件事,但他認為無可厚非

不知道你們同不同意這種觀點?不過在我看來,「轉PO一次,就捐一塊錢」和「買一瓶XX山泉,就捐一分錢」並沒有本質區別,更像是行銷而非慈善

對此羅爾本人的說法是:他的朋友(P2P平台的負責人)是想幫他,但直接給錢他不會要,他們就合計出了這個方法(不知道羅爾本人知道不知道,他朋友的P2P平台因此大幅漲粉,身價倍增

以下是羅爾今天接受採訪的影片:

似乎不能說羅爾是在利用女兒騙錢,但這件事的確變得不太純粹了,和人們的想像大不相同

所以有許多人開始感慨:為什麼自己的情感總是被利用?每次滿腔熱情/同情/激動/感動/憤怒的轉PO,然後就他媽來個反轉!?

還有人做出這樣的調侃

甚至有人說出了這樣絕望的話

可是現在的關鍵不是去譴責誰,不然就會墜入文章開頭所說的那個怪圈。我們倒是應該問一問自己:

為什麼一天花幾萬,文章裡卻沒有任何醫院病歷和費用清單?你卻立刻就信了?

為什麼當事人不接受直接募捐,卻在文章裡開通讚賞?又牽扯出一家商業機構?

為什麼動不動就拿「耶穌」和「撒旦」說事?難道耶穌不給打錢,就成了撒旦?

為什麼你當時甚至都沒有仔細看完文章,就已經開始在轉PO甚至呼籲別人轉PO?

為什麼下面像這樣的募捐不信,而網上的募捐就這麼相信?是因為作者文筆好,故事動聽,轉PO方便?

可是,除了熱情/同情/激動/感動/憤怒…人類不還應該有個叫「理性」的東西嗎?為什麼大家總是不愛理它?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