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婆太漂亮了,被主管看上,你願不願意讓?

微信號:整蠱專家

微信號:enjoy360

我叫王浩,一個山村娃,大學畢業後,留在了江城,可惜自己只是一個三流大學畢業生,專業也不行,根本找不到好工作,混了三年,一事無成。

這天,自己又失業了,交了下個月房租之後,身上僅僅只剩下了三百多塊錢,這點錢在江城就算是省著花也熬不了一個禮拜,我有一種走投無路的感覺,甚至於腦海之中有一種鋌而走險的危險想法,人被逼急了,真是什麼都敢幹。

正當自己處於人生低谷的時候,一個意外的電話,卻讓我的命運出現了拐點。

張姐,以前公司的人事經理,她竟然莫名其妙的給我打來了電話,接通電話之後,聽完張姐的敘述,我完全的蒙逼了,拿著手機足足愣了一分鐘沒有說話,直到電話裡傳來張組的催促聲:「王浩,行不行給個話 ,張姐看你老實,又符合對方的要求,這才把這樣的好事介紹給你,你可別不知好歹。」

「張姐,我考慮一下。」我腦子有點發蒙,於是只好先拖著。

「好吧,明天早晨必須給我回復,王浩,其實也沒什麼,對方要錢有錢,要權有權,只要你同意,就給你二十萬的聘禮,你又不虧。」張姐絮絮叨叨的說了一會,這才掛斷電話。

結束通話之後,我發了一會呆,突然抬手給了自己一個耳光,確認一下剛才是不是在做夢。

電話裡,張姐說要給自己介紹一門親事,對方要求很奇怪,必須當上門女婿,並且要求男方的身高要180以上,長相中等偏上,學歷本科,特別註明要老實忠厚,最好是一個內向的農村娃,而這些條件,我剛好符合,仿佛就是為自己量身打造的一般。

老實,內向,甚至於有點木納,身高183,長相英俊,雖然是三流大學畢業,但是畢竟也是本科。

張姐說,女方叫李潔,三十歲,市政府國土局工作,正科級幹部,只要通過對方的面試,就可以給二十萬的聘禮,條件只有一個,那就是馬上結婚。

房子和車子都由女方提供,並且房子還是在江城的市中心豪華地段,這個地段的房子,動輒就要上千萬。

我考慮了一個晚上,心動了,只是自己雖然內向,但是並不是傻瓜,女方這麼好的條件,為什麼要花二十萬找一個木納老實的男人,並且還要馬上結婚,肯定有隱情。

至於什麼隱情,我已經管不了那麼多了,二十萬的聘禮對於貧困的自己來說絕對是一筆巨款,再說了,因為窮的原因,今年二十五的自己還是一個處男,不知女人是什麼子滋味。

第二天一早,我便給張姐去了電話,同意接受面試,於是當天下午,張姐便帶著我來到了中山路的雲霧茶樓。

在茶樓裡我見到了李潔,本來以為她會很醜,沒想到見到本人之後,自己驚為天人,李潔絕對是一個美女,十分的漂亮。她穿了一件套裙,裙擺到膝蓋,下面是肉色絲襪,幹練的短髮,臉上略施脂粉,一副女幹部的打扮配上絕美的容顏,這種反差讓她充滿了魅力,對男人的殺傷力巨大,我看了她一眼,都有一種支帳篷的衝動,征服這種女人,會讓男人有一種滿足感。

我十分的激動,說話都結結巴巴起來,可是對方的態度卻十分的冷淡,大約談了一刻鐘,便匆匆離開了。

回到出租房之後,我覺得自己肯定沒戲了,也沒有再跟張姐聯繫,但是沒有想到,三天之後,竟然接到了李潔的電話,她約自己再次到雲霧茶樓見面。

這次見面,李潔穿得很隨意,牛仔褲配T恤,配上她絕美的容顏和短髮,隱隱有種男女通殺的感覺。

我十分激動的坐在她的對面,聊了沒兩句,李潔便拿出一份協議,說:「這是一份保密協議,你簽了的話,我馬上支付你二十萬聘禮,今天下午我們就去登記。」

「呃?」我表情一愣,沒想到這麼快就登記結婚。稍傾,自己拿起桌子上的保密協議仔細的看了起來。

保密協議一共四條內容,第一,名為夫妻,實則各過各的生活,互相不得干涉;第二,不準泄漏關於她的一切事情;第三,在外人面前必須維護兩人之間的夫妻關係,並且還要表現出恩愛的一面;第四,如果自己違反上面三條的任何一條,將支付一千萬的賠償金。

我放下協議,盯著眼前的李潔,眼睛裡露出異樣的目光。

「同意的話,就簽字按手印,然後把你的卡號給我。」李潔十分不耐煩的對自己催促道。

我思考了大約十幾秒鐘,最終在協議上簽上了自己的名字,然後按了手印,因為這件事情對於自己來說好像沒有什麼損失,無非就是結一次婚而已,但是卻能收獲二十萬人民幣,所以簽字的時候,沒有任何心理負擔。

李潔收走了協議,當時就帶著我去了一趟銀行,從銀行裡出來的時候,我卡裡多了二十萬,下午的時候,我們兩人去民政局領了結婚證,成為了法律上的夫妻。

當天晚上李潔又帶我去了她父母家,她爸爸早逝,母親是江城大學的哲學教授,五十多歲的老太太太保養的像四十歲的阿姨。

李潔的母親可能為她的婚事沒少操心,聽說我跟李潔登記領證了,立刻審查起關於我的一切,我把自己的情況敘述了一遍,說完之後就發現李潔的母親眉頭緊促,一臉的不滿意。

其實不用想我都知道她不會滿意,一個木納老實的山裡娃,怎麼配得上她優秀美麗的女兒。

吃飯的時候,李潔和她母親說的是江城話,我聽不太懂,於是只能坐如針氈的悶頭吃飯,菜雖然很豐盛,但是我卻巴不得快點結束,這是自己第一次覺得吃飯是一種受罪。

李潔跟她母親吵了起來,最後扔下一句,你讓我結婚,我現在結了,你還想怎麼樣,以後我的人生我自己做主,不會再讓你來支配我的生活,然後便帶著我離開了。

半個月之後,我和李潔舉行了婚禮,因為李潔是市政府國土資源和房產管理局的正科級幹部,所以雖然想低調結婚,但是扔然來了不少人,政商兩界的人都有。

結婚當天,我就像一個木偶似的,跟在李潔旁邊,臉上始終帶著卑微的笑容,跟一個一個的大人物喝酒,到了後來自己都麻木了。

房地產有多火,國土資源和房產管理局就有多火,幾乎江城的房地產企業都派人來參加了婚禮,後來我才知道,傳言李潔明年兩會可能還要再進一步,十分有可能坐到副局長的位置。

我喝的爛醉如泥,反正也碰不了李潔的身子,什麼狗屁洞房花燭夜跟自己沒一毛錢關係。

深夜,因為酒渴突然醒了過來,發現自己躺在一張大床上,當然身邊沒有李潔的身影,我撇了撇嘴,離開房間去廚房打水喝。

在經過主臥室的時候,發現房門虛掩,從裡邊傳來一絲女人的呻吟聲,從來沒有上過女人的自己,立刻心跳加快,甚至於聽到呻吟聲,下面都有了反應,於是便大著膽子把虛掩的房門輕輕的推開一條縫,朝著裡邊望去。

床頭開著橘紅色的台燈,李潔雪白的身體竟然和一個陌生男人交纏在一起,還有她斷斷續續的低吟,以及男子粗重的喘氣聲。

媽蛋,自己結婚,竟然別人在玩自己的老婆,雖然李潔只是自己名義上的老婆,但是做為男人,看到這一幕,我心裡仍然十分的不爽,仿佛受到了某種侮辱。

大約五分鐘之後,男子便趴在了李潔的身上,而李潔雪白的任然躺在男子懷裡,並且還用手在其後背溫柔的撫摸。

「江哥,我現在已經結婚了,明年提副處的事情你可要放在心上。」李潔的聲音。

「放心好了,你的洞房花燭夜都給我了,只要我坐上那個位置,你的副處跑不了。」

「謝謝江哥。」

……

兩人在床上說著一些臉紅的話。

稍傾,男子從李潔身上下來,轉身的一剎那,我看清楚了此人的容貌,嚇得自己一身冷汗,翹起腳尖不敢發出一點聲音,慢慢的回到了房間,因為那個男人李潔白天帶著自己敬酒的時候介紹過,好像是江城的副市長。

在離開的時候,我聽到男子說要梅開二度,李潔的腦袋已經趴在了對方的雙腿之間。

媽蛋,完了,徹底完了,這下上了賊船了,看樣子想要脫身還不一定能走的了,回到自己的房間之後,我一臉的憂慮。

本來自己想著過個一年半載就離婚,再撈點錢,然後就拿著錢回鄉裡找個黃花大閨女結婚生子,現在看來是異想天開了,李潔的事情絕對不可能讓別人知道。

如果脫離她的控制,自己不會被滅口吧?我突然心裡感覺到了一絲害怕。

第二天一早,等我起來的時候,江副市長已經離開了。李潔像沒有發生過任何事情一般,正坐在餐廳裡吃早餐。因為我倆屬於晚婚,所以她有十五天的婚假,不過為了往上爬,她已經向組織申請只休一天,明天就會去上班。

坐在餐椅上的李潔,身穿著一件淡色的絲綢睡衣,兩條光滑雪白的大腿露在外邊,讓剛剛起床的自己瞬間下面支起了帳篷,並且嘴裡還發出很響的吞口水的聲音。

咕咚!

李潔瞥了我一眼,露出厭惡的表情,於是我馬上彎著腰去了洗手間。

等我洗漱完了,從洗手間出來的時候,李潔已經吃完了早飯,她朝著我招了招手,說:「有事跟你說。」

我盡量控制自己不去看她光滑雪白的大腿,然後低著頭慢慢的走到了她身邊。

「坐!」李潔說。

「哦!」我應了一聲,在旁邊的沙發上坐下,有點局促,始終不敢正眼看她。

「既然我們是名義上的夫妻,那麼你必須得有一個身份,我在市裡有一家西餐廳,你掛個名,表面上你是老板,實際上,我每個月給你6000塊的薪水,怎麼樣?」李潔說道。

「需要我做什麼?」我問。

「什麼都不需要做,你願意去餐廳看看,就去看看,不想去也沒關係,反正我一直請專業經理人打理。」李潔回答道。

聽到她這樣說,我心裡一陣喜悅,什麼都不用幹就能每個月拿6000塊薪水,住在這裡不需要錢,唯獨吃飯可能要浪費一點夥食費,這樣的話,每個月至少可以節省4000塊錢下來,比自己工作強多了,於是我馬上答應了下來。

李潔點了點頭,隨後朝著我仍然高高撐起的褲襠看了一眼,說:「我先支付你一個月薪水,出去解決一下自己的生理問題,我可不想某天晚上發生不好的事情。」說著,她竟然還伸腳在自己撐起的褲襠處碰了一下。

她雪白的小腳一碰自己的褲襠,雖然隔著一層衣服,但是我瞬間有種觸電的感覺,渾身一陣抖動,隨之感覺內褲濕了,下一秒,自己滿臉通紅的低下了頭。

「呃?」李潔眉黛微皺,露出一絲詫異,問:「你還是處男?」

「嗯!」我微微點了點頭。

「咯咯……真是稀罕品種啊!」李潔咯咯一笑,隨後我看到她臉上露出思考的神情。

稍傾,當我準備站起來去洗手間洗澡換內褲的時候,被她給叫住了,她說:「等等!」

「呃?什麼事?」我剛站起來,又坐了下來。

「你的處男先別破,我再給你十萬塊,算把你的第一次買下來,如何?」李潔盯著我問道。

「好!」我點了點頭,其實心裡想著,你就是一分錢不給,現在就跟自己上床我都同意,可惜好像李潔並不是這個意思。

我彎著腰跑進了洗手間,打開熱水準備洗澡的時候,發現浴盆旁邊涼著黑色的丁字褲和肉色的絲襪。

「這肯定是李潔穿過的東西。」我在心裡暗暗想道,隨後鬼使神差的將手伸向了那條令自己欲火焚身的黑色丁字褲,將其放在自己鼻子下面聞了聞,同時右手活動了起來……

等自己洗完澡換好內褲出來之後,李潔已經去了書房,她告誡過自己,在家裡,她的房間和書房我不能進去。

看了看表,已經十點多了,自己還沒有吃早餐,於是便拿著李潔給的房門鑰匙悄悄的離開了。

出來之後,我渾身感覺輕鬆,在家裡有一種壓抑的氣氛,令自己十分的不舒服,始終有一種戰戰兢兢的感覺。

現在不用工作,我百無聊賴,先去粥鋪吃了皮蛋瘦肉粥和油條,然後在公園裡溜達了一圈消食。

俗話說,溫飽思淫欲!

不用再擔心經濟問題的自己,突然非常想找個女人,然後跟她上床,把自己這個處男的身份解決掉,但是李潔說要給十萬塊錢買自己的第一次,這令我十分的鬱悶,心裡想著,你要買現在就買,無限期的買下去,老子不憋死啊!

在公園裡越想越生氣,於是轉身朝著玫瑰苑小區走去,回到家之後,發現李潔正在客廳裡看電視,於是我便小心翼翼的走了過去。

「有事?」她抬頭看了我一眼,問道。

「那個……我……你……」本來在外邊想好了的話,到了她面前,自己卻緊張的結結巴巴說不清楚。

「你一個大學本科生,連句完整的話都說不清楚嗎?」李潔眉頭微皺,一臉不耐煩的說道。

「在你面前有點緊張。」我尷尬的說道。

「緊張?我又不是老虎,不會吃人,有什麼事,說吧,下午我還有一個聚會。」

「那個,上午的時候,你說要花十萬塊錢買我的處、處男……」自己話還沒有說完,李潔便開口講道:「錢啊,我叫人一會打給你,放心好了,還有別的事嗎?」

「不是,我想問問你買多久?」我說。

「什麼意思?」

「我想找個馬子。」最後一咬牙,我把自己的想法說了出來。

「這樣啊!」李潔臉上露出思考的表情,稍傾,她開口說道:「三個月,三個月之後,如果我還沒有用上你的處男,那你就可以找馬子了,但是在這之前,你必須保證自己的處男之身,如何?」

「嗯!」我點了點頭,因為自己根本沒有跟她討價還價的餘地。

我不知道她買自己的處男幹什麼,本來以為她想跟自己發生一點關係,可是通過剛才的談話,我算是看出來了,她對自己的處男身份一點沒有興趣,好像另有別的安排。

下午的時候,李潔穿了一條運動短裙,露出兩條光滑潔白的大腿,讓我一陣心猿意馬,上身是運動小背心,頭上戴著白色的遮陽帽,腳上是白色短襪加紅色運動鞋,拿著網球拍離開了。

我看著她離開的背影,想像著如果自己能把她壓在身下是一種多麼美妙的感覺,不過下一秒,立刻便清醒了過來,李潔可是江副市長的女人,自己敢有一點歪想法,下場絕對會很慘。

日子就這麼平淡無奇的過著,我每天除了吃飯,就是在公園裡瞎溜達,其間倒是跟李潔出去參加過二場宴會,為此她給自己訂做了二套高檔西裝,還買了一塊幾萬塊錢的手表,並且還以二萬元的價格在市政府給自己買了一輛淘汰下來的半舊奧迪車,掛得是國土局的牌照,油錢、維修費、保養費還可以把發票給她報銷,簡直不要太爽。

這段時間,江副市長經常來家裡,基本上都是晚上八點鐘左右過來,然後李潔會讓我先出去,十二點過後再回來,說是要跟江副市長談工作,如果不是結婚那天親眼撞見了他們兩個人的好事,自己絕對不會往那方面想。

我不會讓李潔知道自己已經發現了她跟江副市長的奸情,於是每次都露出一臉懵懂的表情,非常配合的離開家,然後去附近的商場轉上一圈,或者去電影院看一場電影,要麼就開著車去江邊兜風,總之,有了錢有了車之後,自己的生活已經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開著奧迪車,一身合體的高檔訂制西裝,外加一塊幾萬塊錢的名表,這套行頭穿出去,沒有人再敢小看自己。在陳記粥鋪喝粥的時候,那名長得最漂亮的服務生小芹,以前根本不搭理自己,現在卻一口一個浩哥的叫著,還問自己為什麼不約她出去玩?

說起這陳記粥鋪,自己認識李潔之前就經常在這裡喝粥,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小芹,小芹長得雖然沒有李潔漂亮,氣質更沒法比,但是也算清秀,在陳記粥鋪五名女服務生之中,是最好看的一個。

當時自己對她一見鍾情,本來以為憑大學生的身份還追不到她一個打工妹?但是現實卻給了自己一記耳光,約了她十幾次,沒有一次成功,於是自己便死了心。

現在看到自己開上了車,穿著高檔的訂做西服,戴著幾萬塊錢的名表,竟然主動想跟自己出去玩,看她那個樣子,就是帶著去開房也會樂意,如果自己不是跟李潔有三個月之約,肯定會立刻帶著小芹出去開房。

「這麼好一個擺脫處男的機會浪費了,真可惜啊!」我心裡一陣鬱悶。

凌晨十二點半,我回到了家,朝著鞋櫃看了一眼,發現江副市長的鞋子已經沒了,證明他已經走了,於是自己才脫鞋走進客廳。

以前每次回來,李潔都已經睡了,這一次,她竟然坐在客廳裡看電視,看到我回來,主動打了一聲招呼:「回來了。」

「嗯!」我應了一聲,心裡有點奇怪,以前她根本不會主動跟自己打招呼,今天怎麼如此反常,於是心裡便加了小心:「難道她發現了什麼?不應該啊。」

事出反常必有妖,我雖然內向,但不是傻瓜,怎麼也是大學本科畢業,腦袋夠用,只是嘴巴有點笨而已。

「王浩,坐下,我有話跟你說。」李潔對我招了招手,讓我坐在她身邊。

他穿著絲綢睡衣,裸露著兩條雪白的大腿,坐下的時候,我能隱隱約約看到她兩條雪白大腿之間黑色的蕾絲內褲。

雖然已經見過幾次,但是每一次看見,自己仍然會立刻產生反應,下面支起了帳篷。

我坐在了李潔旁邊的沙發上。

「王浩,還記得我們兩人的三個月之約嗎?」

「嗯!」我點了點頭。

「現在到做到約定的時候了。」李潔說。

聽到她這樣說,我的心跳瞬間加速,暗道:「難道今晚可以跟她……」

「只要伺候好了,我再給你十萬塊錢,如何?」李潔盯著我的雙眼問道。

「這……」我沒有馬上答應,因為既然她用商量的語氣跟自己說話,那就說明做的事情肯定需要自己心甘情願,這樣便有了跟她討價還價的餘地。

由於微信篇幅有限,本次僅連載到此處,後續內容和情節更加精彩!

點擊下方閱讀原文」看全文。

↓↓↓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