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峽庫區的哭泣:莊稼枯竭、家畜熏死、酸雨頻現…涪陵村民苦不堪言!

微信號:央視財經

微信號:cctvyscj

重慶涪陵地區位於長江上遊,這裡的人們祖祖輩輩生活在依山傍水的環境裡,靠山吃山,靠水吃水,這裡曾經是藍天碧水、瓜果飄香,但這幾年,村民們的生活遇到了很大的麻煩。央視財經《經濟半小時》記者進行了現場調查,一起來看看!

污染物壓頂 莊稼死亡 井水廢棄

重慶市涪陵區雙桂村長江,依山傍水,本來是個瓜果飄香、四季宜人的小山村,但現在,村民們個個都叫苦不迭,因為他們居住的環境出現了大問題,每天早上起來被壩子上吹過來的白灰熏得睜不開眼睛,要是刮點風,到處就像下雪一樣白花花的。平常家裡的屋頂上、地面上,田裡的莊稼和蔬菜葉子上,也總是被那種灰白色的粉塵所覆蓋。村民們告訴記者,白色的粉末是磷石膏,污染大得很。

磷石膏是生產高濃度磷復肥時產生的一種工業副產石膏,它是一種粉末狀的灰白色固體廢渣,主要成分是二水硫酸鈣。村民們說,飄到村子裡來的磷石膏粉塵來自附近的一家磷肥廠,它是中化集團重慶涪陵化工廠下屬的磷肥生產廠。

在當地村民的指引下,央視財經《經濟半小時》記者從雙桂村能看到磷肥廠堆放的磷石膏粉,就在山坡上面,遠遠看去,像一個灰白色的壩子。除了磷石膏粉塵污染,雙桂村村民說,他們同時還遭受另一種污染,就是磷肥廠那個硫磺煙,空氣特別難聞,人有時候一聞到那個氣味,就像背氣了。

11月10日一大早,村裡一個小組長髮現,自家的院子裡竟然被雨水沖來了不明污染物!一夜之間,組長家排水道石頭表面被白色的石膏狀污染物覆蓋了。

雙桂村三組組長告訴央視財經《經濟半小時》記者,這是從記者之前看到的哪個磷石膏壩子流下來的。村民帶著記者沿著山坡一路向上,一路都能看到漂著的白色污染物。最後看到了一個口徑一米左右的排水溝。在排水溝旁邊立著一塊牌子,上面寫著「截洪溝」,這個截洪溝環繞在磷石膏堆的外圍,在磷石膏堆的下邊,目前還積著不少污水,這些污水是由雨水沖刷上面的磷石膏堆而形成的。

在磷石膏堆場東側的道路邊,還立著一塊警示牌。上面寫著:磷石膏的分子式為二水硫酸鈣,主要危險特性是:「壩內水屬工業廢水,對人畜有危害;可能發生管湧、滑坡、洪水漫頂、潰壩事故。」

「壩內水不能用作生活和灌溉用水。」這個警示牌由中化重慶涪陵化工公司豎立。很顯然,該廠對壩內污水的危害性非常清楚,而這位村民對於壩內污水的危害性也有自己的體會。

雙桂村村民:這個水有酸有鹼,手伸進去會癢會疼。

村民們說,重慶涪陵化工污染由來已久,記者注意到:2013、2015和2016年重慶各級環保部門都要求中化涪陵化工有限公司限期進行整改並罰款5萬元的處罰,那麼,重慶涪陵化工公司對這些浸泡過磷石膏的污水會怎麼處理呢?記者看到,在截洪溝邊上立著一塊警示牌,上面寫著:「工業循環水,嚴禁入內」。

村民告訴央視財經記者,化工廠在山下攔了一個壩,化工廠稱他們會將壩子攔下的污水抽回廠子裡循環利用。但村民們質疑壩子攔水量有限。

雙桂村村民:它有根管子,架著往廠子裡抽污水,它污水多了的時候抽不及,就流入長江去了。

另外,由於截洪溝太小,連續幾天的大雨,沖刷磷石膏堆後也會溢出截洪溝,沿著山坡漫到田裡和村子裡,所以才出現了組長家11月10日的不明污染物。組長說這些年來,污水從磷石膏堆場漫下山來已經不是一兩次了,只要有大雨,就會發生污水漫頂流下山坡。雙桂村的生活用水因此受到了嚴重的影響。原來做飯飲用的水井,目前絕大多數已經廢棄。

雙桂村村民:就是那個磷石膏水進到裡頭來了,水燒開了就看得到上面漂著一層,它就起那個黃泡子。

目前整個雙桂村的井水人不能吃,也不敢給家畜家禽飲用。在雙桂村,本來對家禽一直是放養,但現在,都改成了圈養。和人一樣,家禽家畜的飲用水也改為自來水了。水往低處流,堆放在高處的磷石膏遇到大雨難免污染到山下的田地和村莊。

那麼,重慶涪陵化工廠為什麼要把磷石膏粉堆放在山頂上呢?村民們的介紹讓記者吃了一驚。原來現在能看到的幾十米高的磷石膏堆不過是它的冰山一角。它並不是堆放在山頂,而是從原來的深溝底部一直往上堆成了一座磷石膏山。這些梯田型的台階下面埋著的都是磷石膏粉。

據村民講,2002年重慶涪陵化工廠一開始在山谷裡堆放磷石膏粉時,谷底的深度與工農橋下面的水平面相當。記者簡單測算了一下,這個磷石膏山的厚度大約在120米左右。在衛星地圖上,可以清楚地看到磷石膏堆,它在重慶涪陵化工廠的東北角,工農橋的南側,是非常醒目的不規則白色圖塊。記者爬上附近的一座山頭俯瞰,這是磷石膏山北側的部分,這是磷石膏山南側的部分。磷石膏粉儼然堆成了一座龐大的山體。而它覆蓋的是雙桂村大片的耕地。

雙桂村一位幹部給記者出示了從2002年開始,涪陵化工廠陸續租地堆放磷石膏的部分協議。根據租地協議,從2002年起,重慶涪陵化工廠分期分批租用雙桂村的土地用於堆放工業廢渣磷石膏粉,第一批土地租期20年,到2022年結束。此後租地期限以2022、2023年為截止時間。所租用土地絕大多數為耕地。這份2006年與雙桂村一社的租地協議顯示耕地占了98%以上。

近些年來,化工廠總共占用耕地面積一千畝左右,剩下的耕地少得可憐,一人只有兩三分地,而且都是邊邊角角的坡地,只能種菜。村民說,磷石膏粉塵常年飄落到田地裡,黏上磷石膏粉的蔬菜會枯死,即使葉子上的磷石膏粉被雨水沖洗掉,但是,雨水會將磷石膏粉沖到田裡,土地已經被污染了。蔬菜成熟後,卻很難賣出去,村民只能自己吃。

在雙桂村,央視財經《經濟半小時》記者看到大片耕地被磷石膏粉占用,小片地種的菜也換不來幾個錢,零零散散的柑橘樹,果子非常稀少。村民說,以前雙桂村漫山遍野都是柑橘樹,每家都有幾十棵甚至上百棵樹,一年能賣幾千元上萬元。

但現在,滿山的果園消失了。不僅柑橘樹死了,其它樹種也出現了枯死現象。磷石膏粉塵已經污染了水源、蔬菜和樹木,那麼人呢?每天一抬頭看見山頂上巨大的磷石膏堆,雙桂村的村民就會陷入莫名的擔心之中。

酸雨頻現 村民苦不堪言

磷石膏作為一種工業廢渣,除了會造成粉塵污染、水源污染外,它裡面還含有砷、銅、鋅、鐵、錳、鉛、鎘、汞及多種放射性元素。重慶涪陵化工的磷石膏堆厚度有上百米、面積有上千畝,巨大的磷石膏堆十幾年露天堆放在那裡,最近處距離農戶只有三四十米。央視財經《經濟半小時》記者了解到,磷石膏堆不僅占用了雙桂村的耕地,還租用了南岸浦村的耕地。與雙桂村村民主要住在山下不同,南岸浦村位於山頂上,地勢較高,距離磷石膏堆也較遠。但他們一樣擺脫不了污染的困擾。

老張是涪陵區龍橋鎮南岸浦村一組的村民,他家在山頂上種有幾分黃豆。11月中旬正是黃豆收獲的季節,但老張放棄了這一片黃豆,老張說這些都是被酸雨污染的。

南岸浦村村民老張:這種熟的黃的都是自然死,那種幹了的都是燙死的,根都是爛的死了,它沒有顆粒了,是癟殼了。上面有黑點,也是它污染的問題。

記者看到這片地裡,枯死的黃豆占了一大半兒。老張說是酸雨滴到葉面上把黃豆燙死了。它的污染源就來自重慶涪陵化工廠的合成氨工廠。這家工廠就在這座山的下邊。

央視財經《經濟半小時》記者在化工廠門口有一塊產品生產工藝圖,上面有硫磺酸工藝圖和硫酸尾氣處理工藝流程圖。這說明如果處理不慎,有可能會泄露含有硫磺的尾氣。那麼,老張家枯死的黃豆會不會就是化工廠泄露硫磺尾氣污染造成的呢?老張說,此前已經發生過多次。其他村民也證實酸雨事件多次發生,化工廠還進行了理賠。

南岸浦村村民:今年酸雨燙了三次,第一次是榨菜,第二次是玉米,第三次是紅薯黃豆。今年賠了我們兩次了,給生產隊賠了四萬多元。

對於重慶涪陵化工廠污染造成南岸浦村莊稼枯死之事,村委會支部書記也向記者做了證實。

重慶市涪陵區龍橋鎮南岸浦村支部書記李守林:都賠了。污染是點火的時候它煙氣比較重,它氣一放出來,人狗都受不了。

據村民講,化工廠污染造成莊稼枯死、果樹消失,一些家禽也難逃厄運,有時候把雞都熏死了,他們現在最擔心自己的身體健康。

土地無法復耕 村民盼搬遷

雙桂村位於山腳下,緊挨著重慶涪陵化工的磷肥廠,遭受的主要是磷石膏的污染。南岸浦村位於山頂上,緊挨著重慶涪陵化工的合成氨廠,遭受的主要是尾氣的污染。常年生活在這樣的環境中,村民們苦不堪言,多次找工廠交涉,向有關部門反映,結果怎麼樣呢?

在雙桂村,央視財經《經濟半小時》記者看到,涪陵化工廠的租地協議上寫著:「租用期滿20年後,由甲方負責組織復耕」。按照這個協議,必須在2022年到2023年做到復耕但村民覺得不可能做到。因為無論把堆成山的磷石膏搬走復耕,還是在磷石膏上面覆蓋土壤復耕,都不可能。把化工廠搬走,或者把村子搬遷,這是雙桂村村民最迫切的希望。而在南岸浦村,六個組已經搬走了五組,只剩下一社的二十多戶還住在山上。

南岸浦村支部書記告訴記者,根據當地政府規劃,重慶涪陵化工廠將在今後幾年逐步搬遷到別的地方。那麼,化工廠搬走之前,污染問題又該怎麼解決呢?

央視財經《經濟半小時》記者檢索重慶市環保局官方網站,從2014年1月到2016年11月,不到3年時間,環保局對重慶涪陵化工廠因為污染做出的處罰就有10次之多。主要問題有「磷石膏渣場截洪溝不完善、存在滲濾液進入截洪溝外派現象;生產廢氣未經處理直接排入外環境」以及偷排廢氣廢水等違法行為。這些污染正是雙桂村和南岸浦村村民提到的問題。

11月15日,記者離開前,在雙桂村磷石膏堆場,停工幾天之後,運輸車和挖掘機重新忙碌起來,磷石膏堆又高了一層,磷石膏粉塵也漸漸彌漫起來。

半小時觀察:

習近平總書記指出:「良好生態環境是最公平的公共產品,是最普惠的民生福祉。」而節目中重慶市涪陵區雙桂村和南岸浦村村民的生活環境,讓我們實在輕鬆不起來。這裡的村民不知道,他們何時才能呼吸到清新的空氣、喝上潔淨的河水,被污染的良田還能不能復耕,化工廠何時才能停止破壞環境的行為。

據村民介紹,當地有關部門曾多次對重慶涪陵化工進行處罰,但收效不大。記者登陸了重慶環保局的官方網站,根據搜尋到的記錄,在最近不到三年的時間,重慶環保局已經對中化重慶涪陵化工有限公司進行過10次處罰,在這些處罰中最多的一次罰款只有10萬元。這點罰款對於一個年產200萬噸化肥的大型企業來說,簡直是九牛一毛、無關痛癢。法律是紅線、法治是底線。但執法失之松軟,那麼執法就變成了「棉花棒」、「癢癢撓」。

習近平總書記指出:「只有實行最嚴格的制度、最嚴密的法治,才能為生態文明建設提供可靠保障。要建立責任追究制度,對那些不顧生態環境盲目決策、造成嚴重後果的人,必須追究其責任,而且應該終身追究。」這充分表達了黨中央保護環境的堅決態度。對那些屢次觸犯法律紅線、大肆污染環境的行為,有關部門必須從嚴執法,增加違法者的違法成本,嚴格執行問責制度,只有這樣「美麗中國」才能夢想成真。

你會喜歡

▶公然欺騙中央督察!企業違法,政府掩蓋,廣西合浦驚現近百”天坑”…

重要提醒!這16家銀行借記卡可異地註銷,但有這些限制👇


來源:央視財經(ID:cctvyscj)《經濟半小時》

本文編輯:薑美羊

違法從嚴,追究責任!↓↓↓歡迎分享和評論~

閱讀原文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