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多少愛心可以這樣被惡意榨取?

微信號:南方周末

羅一笑的照片(網路/圖)

看到這樣的文字,誰內心最柔軟的部位不被觸動呢?「羅一笑,不要亂跑,你給我站住!」「要是你不乖乖回家,就算你是天使,就算你跑進天堂,有一天我們在天堂見了面,爸爸也不理你!」一篇名為《羅一笑,你給我站住》的文章,最近刷爆了朋友圈。

這篇深情的文字出自深圳某雜誌社主編羅爾之手。今年9月8日,他5歲的女兒羅一笑查出白血病,羅爾開始在微信公號上記錄女兒與病魔作鬥爭的過程。據他自己說:「我的公眾號關注者也逐日上升,突破了一千,又突破了兩千。文章讚賞金也收獲頗豐,到9月21日,關於笑笑的幾篇文章讚賞金已達32800元」。

11月25日,這篇名為《羅一笑,你給我站住》的文章,逐漸刷爆朋友圈,大家紛紛慷慨解囊,每日打賞金額達到了微信文章打賞金額的上限——5萬元/天。善款像水一樣流過來。但輿論很快反轉,有人爆出羅爾家境不差,在深圳東莞共有三套房。

根據網民「劉俠風」在其微信發文《耶穌,請別讓我做你的敵人》的說法,該文稱羅一笑患白血病在深圳市兒童醫院住院,「每天醫療費用少則一萬出頭,多則三萬有餘的費用,一大半少兒醫保走不了」。

而根據北京青年報的採訪,9月和10月這兩個月,劉一笑的治療費用報銷在70%以上,報銷後支付費用確在2萬元左右,11月份以來的花費暫未統計。

這也觸動了網友的神經,羅爾給自己女兒治病,連兩萬塊錢都不想自己掏,一下子籌到這麼多錢,還能發一筆財,買個小戶型呢!這個算盤打得好!

雖然真相還有待進一步確認,類似的事情最近卻發生多起了,這個事件有標本意義。目前,借著互聯網的東風,愛心眾籌、慈善募捐多得一塌糊塗,紅火得沒邊了,一些人看到了上下其手、渾水摸魚的機會。怎麼讓愛心不虛擲、善功不唐捐?這個事件提供了兩點有針對性的反思。

其一是程序上的反思。

就拿生大病向社會公眾募捐為例,有許多問題:沒病裝病騙捐,怎麼防范與鑒別?確實生了大病,但不想花自己的錢,向公眾募取巨款,怎麼防范?誇大病情及貧困悲慘程度,募取遠遠超過治療需要的捐款,怎麼防范?這些事項需要實質審查。

假設求助者確實生了大病,該病在正規醫院有正規治療手段,為治病患者已花光了家中的財產,並且有贍養義務的子女也盡了力,在這種情況下,患者向社會公眾求助,似乎也談不上不合理。但募得錢後,也有一些問題:如何確保這些錢是用到治療上,而不是挪作他用?別太相信人性,因為覺得把錢花在治療上不值得,父母卷走子女愛心捐款也不乏其例。還有,治愈後善款仍有結餘,怎麼處置?不能只指望求助者的良心吧?這些事項需要事中事後監管。

有鑒於此,2016年9月1日施行的慈善法第26條規定:不具有公開募捐資格的組織或者個人基於慈善目的,可以與具有公開募捐資格的慈善組織合作,由該慈善組織開展公開募捐並管理募得款物。這一條的立法意圖就是為了從程序上解決上述問題,讓「具有公開募捐資格的慈善組織」承擔對求助者進行事先實質審查與事中事後監管的責任。

但微信、輕鬆籌等可以公開籌款的平台既不承擔對實質事項的嚴格審查責任,也不管事中事後監管。例如輕鬆籌只是提供眾籌平台,並收取2%的手續費。這就給輕鬆籌一種激勵:眾籌項目多多益善,眾籌目標金額越高越好,做多做大規模才能收取更多的手續費,這錢可謂「輕鬆賺」。這種責任與收益的不對稱性是不合理的。平台應該承擔起與收益相匹配的實質審查與監管責任。在微信公號與朋友圈籌款,微信是不抽頭的,誰來履行審查監管職責,值得探討。

其二是實質上的反思。

設想有一位體面的人生了大病,出於對家庭負責任的態度,他會考慮這病有沒有治療價值,會權衡不同治療方案的成本效率,會在個人治療與家庭長遠利益之間做出最佳平衡;即便在求生意志壓倒一切之下,治療支出的優先劣後順序應該是這樣子的:首先考慮醫保報銷與支出家庭收入財產,其次要求有贍養義務的子女幫忙,在窮盡前兩種手段之後,最後向熟人乃至社會公眾尋求幫助。這種唯恐給別人添麻煩的體面人,誰不想幫呢?

但目前,來錢太快太輕鬆的愛心眾籌、慈善募捐,讓兩種不良傾向暴露無遺。

一是得了大病之後,想把自己積攢下來的財產留給骨肉情深的子女,讓與自己不相乾的外人掏錢給自己救命續命,既要錢又要命,魚與熊掌得兼。

二是既然由外人掏錢,那花的錢越多越好,治療方案要最貴最尖端的,絕不考慮治療價值與成本效率,如果花自己的錢或自己子女的錢是絕不會這樣乾的。

這樣的用心傷害大家的愛心。至於處心積慮騙取捐款無本套利的惡行就更不用說了。

有鑒於此,個人覺得,在網上公開募捐者,有義務公布自己及有贍養義務的子女的財產收入情況,欺詐者應該受到懲罰;有義務出具正規醫院的病歷及相關證明,並提供核實管道,讓任何人都能輕鬆核實情況;應該有第三方專業人士評估推薦最佳的治療方案,並估算治療費用。對沒有給出這些要件的求助者,愛心人士在掏錢前應該慎之又慎。

沒有慧眼加持的愛心,是極容易成為冤大頭的。

點擊訂閱:2017年《南方周末》

閱讀原文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