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血病女童羅一笑事件發酵前後:真相到底是什麼

微信號:澎湃新聞

微信號:thepapernews

澎湃新聞記者 陳緒厚 魏凡 王文秋 綜合報導

深圳白血病女童羅一笑事件在經歷了社交網路病毒式傳播、輿情反轉後,仍在進一步發酵。

11月30日午間,繼公眾質疑羅一笑父親名下有3套房產、P2P公司借勢行銷等質疑外,一份據稱是羅一笑治療費用、醫保報銷比例清單也開始在網路上傳播開來。

網傳清單信息顯示,羅一笑2010年12月開始參保,至今參保為71個月。截至2016年11月底,共住院兩次,住院總費用合計為8萬餘元。其中目錄內費用醫保記帳6萬餘元,占目錄內支付比例為89.8%,占總費用支付比例為76.8%。

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就網傳清單信息向深圳市衛計委、深圳市人社局、深圳市兒童醫院進行核實。深圳市衛計委、兒童醫院均表示,清單中數據不實,醫院正在查病情和費用,屆時將及時向社會公布。

深圳市人社局則表示,由於涉及到患者病情,擔心個人隱私問題,該部門將在咨詢負責法律業務的科室後再考慮公布相關數據。

對於行銷炒作的說法,深圳市小銅人金融服務有限公司創始人、CEO李小跳11月30日回復澎湃新聞稱:「從我們P2P觀察打賞的十一萬多(後來被屏蔽打賞功能) 最終公司捐款按照轉PO次數計算一分錢也不會少!」

李小跳還對澎湃新聞稱:「羅爾與小銅人公司沒關係,家庭情況貧寒,沒有三套房。」

不過,羅爾本人30日承認,他有三套房子是事實。

羅爾向澎湃新聞證實,他2001年用20萬元全款在深圳購入了第一套房,之後在東莞購入了一套酒店式公寓和一套80平方米的房子,這兩套房總值100萬,月供5000元。這兩套房尚無房產證,無法交易。家裡還有一台2007年以10萬元購入的別克車一輛。

羅爾還稱,自己並沒有網傳那樣的已開辦廣告公司,只有每月4000薪水收入,妻子是全職家庭主婦。

深圳市民政局工作人員11月30日告訴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針對羅爾為女兒籌集善款行為,該工作人員稱,首先得判斷這種行為是募捐還是個人求助,根據相應法律法規,個人沒有募捐資格。

深圳市兒童醫院工作人員告訴澎湃新聞,在深圳市衛計委要求下,醫院將就此事於今日內做出正式的情況說明。

廣東寶慧律師事務所律師藺存寶對澎湃新聞表示,個人救助對受助對象有要求,一般指受助對象是特定的,且經濟困難,假如受助對象經濟狀況良好(甚至較為富裕),還來向社會求助的話,屬於對慈善的亂用。同時,求助對象所披露的信息假如存在虛構或隱瞞事實的行為,這種行為屬於虛構事實。

針對「‘羅爾事件’被指炒作、行銷」的說法,藺存寶表示,當前的「朋友圈慈善」缺乏相應規則和機制,很多和商業行為結合,如果裡面摻雜了太多商業目的,甚至幕後有推手運作,也屬於對慈善的亂用。

據封面新聞報導,深圳市小銅人金融服務有限公司相關負責人11月30日稱,據不完全統計,僅30日凌晨騰訊開通的捐款通道,已收到捐贈200餘萬;按照小銅人金服承諾的,將做到50萬元的捐贈。「最近,我們會對外公布捐款明細等內容,謠言將不攻自破。」報導稱,目前深圳市民政部門已經介入,共同監督這筆善款的使用。

回顧事件發酵前後:

一篇名為《羅一笑,你給我站住》的文章最近刷爆了朋友圈。

5歲女兒突然得白血病

據金羊網報導,今年1月,羅爾就職的雜誌社停刊,他一下子成了閒人。9月8日,5歲多的愛女笑笑查出了白血病,住進了深圳市兒童醫院。

從笑笑入院起,羅爾就將一家人與白血病「戰鬥」的歷程寫下來,陸續在自己的公眾號「羅爾」上發表。文章發到朋友圈後,大家紛紛慷慨解囊,為笑笑最初的醫療費提供了保證。「我的公眾號關注者也逐日上升,突破了一千,又突破了兩千。

文章讚賞金也收獲頗豐,到9月21日,關於笑笑的幾篇文章讚賞金已達32800元」。

經過兩個多月的治療,眼看笑笑的病情一步步得到控制,沒想到卻在本月不幸被感染,病情轉危,從23日至今仍未離開重症監護室。病情加重,治療費用也成倍增加。這時羅爾第一次感到了恐慌。羅爾說,許多朋友建議他用流行的眾籌、輕鬆籌等方式為笑笑籌集醫療費。其實一個多月以前,德義基金就主動找他,要為笑笑發起籌款活動,那時他感覺自己還撐得住,也不想去搶占有限的公益資源,就把機會讓給了其他患兒。但病情危重後,每天一萬元的治療費用讓這個小家庭捉襟見肘。

網友微信「讚賞」捐款

金羊網的報導稱,羅爾考慮再三後,打電話和小銅人創始人、老友劉俠風商量如何解決笑笑的醫療費問題。最後商量的結果是,由俠風整合他為笑笑寫的系列文章,在小銅人的公眾號P2P觀察裡推送,讀者每轉PO一次,小銅人給笑笑一元(保底捐贈兩萬元,上限50萬元),文章同時開設讚賞功能,讚賞金全部歸笑笑。羅爾說,俠風是唯一的老板,他們可以在公眾號上吸粉,同時也可以幫助笑笑,他就同意了。

笑笑系列文章,羅爾寫了兩個多月,最多的一篇閱讀量三千多次,轉PO一百多次,羅爾想,就算閱讀量翻十倍,俠風也不會「損失」太大。「沒想到經俠風加工後,竟釀成了 網路大事 。」

「他是一個老父臥床的兒子,也是一個女兒剛剛住進重症室的父親,同時肩負著一個正在上大學的兒子。人到中年,四面碰壁,羅爾對家裡每一個人都抱著沉痛的虧欠心情。」這篇沉重的文章擊中了許多人的內心,更從27日起在朋友圈中掀起刷屏之勢,不到半天,閱讀量突破10萬,讚賞金達五萬元上限,讚賞功能暫停。午夜過後,讚賞功能恢復不到兩小時,閱讀量突破100萬人次,讚賞金再次達到五萬元上限。微信後台關閉小銅人公眾號P2P觀察讚賞功能一個星期。

P2P觀察讚賞達到上限後,讀者循小銅人留下的線索,找到羅爾的公眾號,讓羅爾的讚賞功能也連續兩天突破五萬元上限。

短短幾天已籌夠治療費

兩邊都不能讚賞後,讀者又找到羅爾的微信號,加他為好友,直接給羅爾本人進行轉帳。微信後台發現加他好友的人太多,且一加他就給羅爾錢,不讓他再加好友了。朋友們讚賞不了,也加不了他的微信給他發紅包,於是有很多人輾轉托朋友的朋友,把錢交給他。

據金羊網記者了解,深圳還有一位本土公眾號大V「淼哥故事會」也同樣被笑笑的故事感動並撰文開通「讚賞」功能,幫助籌款,截至記者發稿已經有9萬多元通過「讚賞」的方式進行籌款,「淼哥」通過微信轉帳方式給羅爾本人,並對金額和轉帳進行了「截圖」公示。

羅爾自嘲:「我徹底被錢砸暈了頭。」他說,有些微信紅包都來不及收取,就沉底了,「許多的留言我看不了,許多的恩情我感謝不了,許多的錢我數不清楚,感謝山呼海嘯一般的人間大愛。」不過羅爾不斷向記者強調,現在笑笑治療需要的錢已經足夠了,大家不用再給他「讚賞」了,希望大家可以去幫助更多需要幫助的人。

「讚賞」開啟捐款新管道?

深圳一家公益組織機構「蒲公英自然教育促進中心」相關負責人鄭小姐認為,微信「讚賞」這個做法突破了傳統的募集方法,利用朋友圈的黏合度進行廣泛傳播,還是非常有效的。她說,這麼短時間就有這樣的效果,她本人也感到非常的震撼。

鄭小姐說,總體來說,她是非常支持這種創新的做法,因為這樣的方法籌集時間很短,卻非常有效。她說,以前在傳統媒體上進行募集資金是有難度,這次利用了新媒體社交的轉PO和關注反而有了不一樣的效果,非常值得探討。同時,鄭小姐也告訴記者,因為這個事情,她觀察到已經喚起社會對於白血病兒童的關注,覺得非常好。

不過鄭小姐也提到,雖然做法創新,但是資金的用途、去向如何監管?「既然向公眾募集,監管的問題都是值得探討的」。

一位不願具名的中國資深公益人在接受記者採訪時表示,現在國家民政部已經通過了首批13家慈善互聯網募捐平台。不過,她認為,微信打賞的方式,不是直接進入受捐人的帳號,現在屬於監管的「灰色地帶」。

這位資深的公益人告訴記者,在微信公號裡打賞的行為屬於個人對個人的贈予,不算是「捐贈」,「捐贈是有法律定義的行為,捐贈給公益機構是有票據,可以免稅的,進入到公益成為公眾財產一般就不可逆。」她告訴記者,對於個人求助募捐的問題,原則上屬於個體之間的民事法律行為,與有組織進行的慈善活動有相當的區別。

她告訴記者,《慈善法》規定個人不可以公開募捐,但是並未禁止個人求助。她表示,現在受到民政部認可的13家平台都是有著成熟的機制,受助者的項目是有反饋,是可以追責。「但若無正當理由,贈與是不能隨意撤銷的。所以,針對個人求助者的贈與,以及可能發生的風險,捐贈人一定要有清醒的認識,謹慎行事,做好求證與監督,爭取多方核實驗證其提供信息的真實性,並要求對方公開贈款的使用情況及相關的證明材料。」

被指行銷

羅爾的這一做法被指「炒作」,有網友報料稱:「關於《羅一笑,你給我站住》一文,與作者羅爾同在深圳女報的朋友Po了真相,此事有人在背後做行銷(行銷人是小銅人,出版界)。」

11月30日上午,封面新聞記者致電深圳市小銅人金融服務有限公司。相關負責人回應:據不完全統計,僅30日凌晨騰訊開通的捐款通道,已收到捐贈200餘萬;按照小銅人金服承諾的,將做到50萬元的捐贈。「最近,我們會對外公布捐款明細等內容,謠言將不攻自破。」該公司同時表示,目前深圳市民政部門已經介入,共同監督這筆善款的使用。」

11月30日上午,澎湃新聞多次電話聯繫羅爾本人,電話無人接聽。

深圳市民政局工作人員表示,目前尚未接到相應投訴,具體情況需要了解。針對羅爾為女兒籌集善款行為,該工作人員稱,首先得判斷這種行為是募捐還是個人求助,根據相應法律法規,個人沒有募捐資格。

熱門文章